•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抚顺

战俘劳工青年敢死队的斗争

时间:2017/6/15 9:27:27   作者:李永增   来源:《中国“特殊工人”》   评论:0
内容摘要:我是河北省威县人,于1940年在河北省威县抗日学院(也叫抗日中学)学习。在校学习期间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是青年抗日先锋队的队员。当时,该校校长是杨秀峰、陈再道,教导主任是宋任穷。1941年我被编入新4旅3团宋庆昌连当战士,1942年在山西平阳车站与日军作战时被俘(当时被俘人员约2600余人)。日军将我们先后押到北京审讯...

战俘劳工青年敢死队的斗争
资料图片


  我是河北省威县人,于1940年在河北省威县抗日学院(也叫抗日中学)学习。在校学习期间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是青年抗日先锋队的队员。当时,该校校长是杨秀峰、陈再道,教导主任是宋任穷。1941年我被编入新4旅3团宋庆昌连当战士,1942年在山西平阳车站与日军作战时被俘(当时被俘人员约2600余人)。日军将我们先后押到北京审讯,一个多月后送到抚顺龙凤、茨沟各1000人,本溪湖600人。我与宋庆昌、马同喜、吴持平等一千余人来到抚顺搭连坑做工,称为特殊工人。特殊工人大队长、原新4旅某连连长宋庆昌(贾忠武),第8小队队长马同喜和徐更伍(徐柱台)、吴持平、戴玉文等人是我们的带头人。


  在煤矿我们待遇很差,为此,我们经常进行斗争。在他们几个人领导下建立了25人的青年敢死队,队长吴持平;40人的支援队,队长马同喜;30人的救护队,队长戴玉文。

  约在1943年11月间,宋庆昌、马同喜、徐更伍、吴持平、戴玉文等秘密召开了党团员积极分子会议(我当时是团的积极分子),参加会议者约15人,会上研究了如何进行反压迫斗争的问题。次日晚,由吴持平领导青年敢死队、支援队六十余人砸了戏园子,打了大把头牟景华,并由马同喜组织一些人乘乱之时到处贴上了“戏给工人看,水给工人喝”、“打倒把头吃饱饭”等标语传单。不久又先后组织了青年敢死队领导五六百余工人,支援队领导整备二百余人,以要求“增加工资,吃饱饭,不准打骂工人”为口号,进行了罢工。由于互相冲突,工人将严把头家抢了,矿方与把头被迫给工人增加了工资。斗争次日,又向洋工头子杜勇(日本人)提出了三个要求:(1)特殊工人要吃得饱、穿得暖;(2)必须撤销特殊工人住处的岗楼;(3)取消特殊工人上下班由日本人押送。日方于1943年末被迫答应了这些要求。

  1944年春天,我们的反抗斗争更加活跃了。一天晚上,搭连坑的1、2、3、5井口的东窑地大架子底下发现了标语,传单百余张,内容我记得有:饭给工人吃,房子给工人住,打倒把头,把日本人赶回东京去,共产党解放全中国等。另外第10小队队长戴玉文带领五人与日伪冲突时,打死日本人一人和俩警察,后逃出抚顺,给敌人一次有力地打击。事后,日本人虽进行了多次捕人,但未获真相,最后在龙凤、搭连等地采取大规模的以所谓“抚顺龙凤鼠疫检查”为名,到附近居民住宅进行搜查,翻箱倒柜,对每人都进行了检查。我们的同志先后被逮捕34人,日本人对他们进行了严刑拷打审讯,但未获什么材料,后被送进矫正辅导院。

  由于工人斗争激烈,敌人对特殊工人看管更加严格了,在我们住的周围又增设一道电网,不许我们乱串。这时有一些同志思想动摇,马同喜等同志及时做工作,要我们拿出在关内抗日时的精神来,坚持与敌人斗争到底,使大家坚定了胜利的信心。

  1944年冬,宋庆昌见工人们吃穿非常困难,就指示崔去柱(特殊工人小队长)在某日晚11点钟领着40多人抢了煤矿的卖店。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搭连坑特殊工人大队改编为人民自卫大队,约有1300人,队长宋庆昌,马同喜、徐更伍、吴持平也在队里边,做什么不详。9月间去沈阳与热辽军区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接头后,改编为特务3团,宋庆昌任团长,许彪任参谋长,我为侦察通信排副排长。特务3团先后在四平、抚顺、锦州等地,与国民党作战。


标签:特殊工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