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东北民族

“女直水达达”释名

时间:2017/6/28 9:39:01   作者:薛磊   来源:《黑龙江民族丛刊》   评论:0
内容摘要:  薛磊(1977-),男,江苏铜山人,讲师,历史学博士,从事元朝史研究。原文出处:《黑龙江民族丛刊》(哈尔滨)2007年第2期  元代文献中时常会出现“女直水达达”的记载,这样,有关“女直水达达”之称的渊源、“女直”与“水达达”的关系、“女直水达达”的族属等问题也就成为元代女真...

  薛磊(1977-),男,江苏铜山人,讲师,历史学博士,从事元朝史研究。原文出处:《黑龙江民族丛刊》(哈尔滨)2007年第2期 

  元代文献中时常会出现“女直水达达”的记载,这样,有关“女直水达达”之称的渊源、“女直”与“水达达”的关系、“女直水达达”的族属等问题也就成为元代女真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鉴于此,笔者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上述问题作进一步的阐发。

  元代“女真”又称“女直”,在元代文献中,同时存在“女真”、“女直”两种称呼。①“女直”之称始于辽代,当时为了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改“女真”为“女直”[1]。元代的“女直”之称当是对辽代叫法的沿袭,因为元朝人在解释“女直”之称时也都溯源到辽代[2] 1399—1400。


“女直水达达”释名


  “水达达”一词最早见于南宋人彭大雅撰写、徐霆注疏的《黑鞑事略》。“其(蒙古)残虐诸国,已破而无争者……东曰高丽,曰辽东万奴,即女真大真国……西南曰斛速益律于……或削其国或俘其众。如高丽、万奴、狗国、水鞑靼、木波,皆可置而不问。惟克鼻梢一国,稍武余烬不扑,则有燎原之忧,此鞑人所必争者。”[3] 书中的“斛速益律于”注曰“水鞑靼”。正如一些学者指出的那样,“斛速益律于”为“斛速益律干”之讹,“斛速益律干”是蒙语的音写,意为水百姓。书中两处提到的水鞑靼无疑就是指元代东北地区的水达达,但该书记其在蒙古的西南,显然有误[4]。既然《黑鞑事略》中用水鞑靼(水达达)来注释蒙语“斛速益律干”,看来,水达达一词是在当时已颇为流行并专有所指的非蒙古语词汇。这样,水达达一词必定可以在金代的文献中找到出处。

  日本学者箭内亘认为女真水达达是居住在黑龙江流域一个部族或地方的名称,用以指女真的一部[5]。但箭内亘并未对“水达达”一词的来源作深入的考察。据丛佩远先生考证,《朝鲜李朝实录》中出现的“水兀狄哈”或“水吾狄介”,实际上源于金代的“兀的改”、“乌底改”,意为“水野人”[6]。贾敬颜先生则认为:“水达达之名……它与朝鲜记录中的水兀狄哈或水吾狄介,及明人所称的江夷,为同义语。”[7] 综合丛佩远及贾敬颜先生的研究成果,我们便可以看出,元代的水达达之称源于金代文献中的“兀的改”或“乌底改”,在《朝鲜李朝实录》中则称为“水兀狄哈”或“水吾狄介”。金代兀的改居住在金朝的东北边地。《金史》卷二十四《地理志上》:“金之壤地封疆,东极吉里迷、兀的改诸野人境。”看来,金代兀的改虽被称为野人,但并不是泛称,而是有所专指。并且在金代,兀的改并不属于女真人。

  元代水达达多与女直联称,称为“女直水达达”或“水达达女直”,用以指明水达达真正的族属[8]。杨茂盛先生进一步指出,《元史》中华书局点校本中将“女直”与“水达达”之间用顿号顿开实际上是不对的。“女真和水达达并不是两个并列的名称,而是修饰与被修饰、限制和被限制的关系,两者一般不能拆开,而是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名称——‘女直水达达’,其义为女真中的水达达。”[9] 笔者同意这种观点。只是杨茂盛先生提出的几点理由似乎还不能充分地说明问题。杨茂盛先生提出了如下主要依据:一是,《元史》中大量出现“女直”与“水达达”的联称,即“水达达女直”或“女直水达达”;二是,谭其骧先生认为“水达达”为“女直水达达”的简称。笔者认为,《元史》中“女直”与“水达达”虽有联称,但又多次单独出现。另外,谭其骧先生所说的“水达达”为“女直水达达”的简称是指“女直水达达路”而言的。“女直水达达路”作为一个机构的名称,“女直”与“水达达”之间是可以不断开的。谭其骧先生在同一篇论文中讲得很清楚,女真水达达路“不以山川城邑改以女直、水达达二族名为路名,亦犹云南行省之以金齿为宣抚司名,以乌撤乌蒙为宣慰司名也”[10]。所以,谭其骧先生并没有认识到水达达为女真人的一部分。看来,杨茂盛先生提出的依据并不能十分地令人信服。

  为了支持“女直水达达”、“水达达女直”义为女真中的水达达人这一观点,笔者又找到了两条依据。首先,《元史》卷一百《兵志三·屯田》:“肇州蒙古屯田万户府:成宗元贞元年七月,以乃颜不鲁古赤及打鱼水达达女直等户,于肇州旁近地开耕,为户不鲁古赤二百二十户,水达达八十户,归附军三百户,续增渐丁五十二户。”显然该则史料中的“水达达女直”与“水达达”是同一所指,“水达达”为“水达达女直”的简称。第二,元代史料中有“女真旧土有(水达旦)[水达达]万户府”的记载[11]。这又从一个侧面说明水达达为女真人的一部分。至于水达达的居地,文献中则有“水达达田地”、“水达达地面”等称呼。② 其实,“水达达”一词本身也可表示地理概念,即水达达之地的简称。如:至元二十八年(1291)二月,元廷“遣官覆验水达达、咸平贫民,赈之”;武宗至大二年(1309)九月乙巳,元廷“以盗多,徙上都、中都、大都旧盗于水达达、亦剌思等地耕种”[12]。

  前已提及,水达达一词源于金代的兀的改。但是元代的水达达并不等同金代的兀的改。金代兀的改仅指金朝东北边地的某个部族,而元代的水达达则是泛指松花江南北傍水而居的女真人。这一地区在金代本来就是女真人的居地。水达达路辖下“元初设军民万户府五,抚镇北边。……各有司存,分领混同江(指今松花江)南北之地。其居民皆水达达女直之人,各仍旧俗,无市井城郭,逐水草为居,以射猎为业”[12]。贾敬颜先生认为元代的水达达“本系元朝对朝鲜咸镜北道至大彼得湾以北沿海或沿江居住的某一个乃至几个部落、部族的称呼,后来则泛指乌苏里江东西、黑龙江下游南北两岸至此江口一带以渔猎为生的许多部落与部族,是对于北极边诸民族的通称”[7]。从上面的分析来看,贾先生的观点是很值得商榷的。究其原因主要是贾先生误将女真与水达达对立开来,没有认识到水达达是女真人的一部分。

  原文参考文献:

  [1]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9.
  [2]宋濂.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3]王国维.黑鞑事略笺证[M].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83:26.
  [4]姚大力.元辽阳行省各族的分布[J].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1984,(8).
  [5]箭内.滿洲に於ける元の疆域[G]//满洲历史地理:第2卷.东京:丸善株式会社,1940.401—403.
  [6]丛佩远.元代的野人、吾者野人、女直野人与北山野人[J].史学集刊,1988,(3).
  [7]贾敬颜.东北古地理古民族丛考[J].黑龙江文物丛刊,1983,(2).
  [8]王绵厚.张成墓碑与元代水达达路[J].社会科学辑刊,1981,(3).
  [9]杨茂盛.关于水达达的分布与族属问题[J].东北地方史研究,1989,(2).
  [10]谭其骧.元代的水达达路和开元路[G]//长水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310.
  [11]黄.金华黄先生文集:卷二五[M].上海:上海书店,1989.
  [12]赵万里.大元一统志[M].北京:中华书局,1966:221.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