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东三路的故事之:三路商店

2017-07-15 10:21 抚顺七千年 许星威 1706
三路商店,全称应当叫东三路副食品商店。住得远的人管它叫圈儿楼,那是不了解情况。整个商店是由三路商店和四路商店两部分组成,四路那半有楼,三路那半没楼,是平房。巧的是两个商店都是由两个女主任掌管,更巧的是这俩女主任,都是我班同学的妈。史建华的妈管四路商店,于立夫的妈管三路商店。我们班同学不一般,原因是妈都厉害!...
东三路的故事之:三路商店 图1
插图 曹宇

  三路商店,全称应当叫东三路副食品商店。住得远的人管它叫圈儿楼,那是不了解情况。整个商店是由三路商店和四路商店两部分组成,四路那半有楼,三路那半没楼,是平房。巧的是两个商店都是由两个女主任掌管,更巧的是这俩女主任,都是我班同学的妈。史建华的妈管四路商店,于立夫的妈管三路商店。我们班同学不一般,原因是妈都厉害!

  三路商店是站前最大的副食商店,也是抚顺最大的。这么大的商店,离我家住的幸福楼不远。有时快做饭了,突然发现没酱油了,爸妈着了急,我大喊一声,等一会儿,马上就买回来!操起瓶子一眨眼就跑回来了,不耽误。家有客人现去买菜也方便。

  上学的路,有时就穿过东三路商店,从三路商店东边的门进去,穿过卖肉、卖蔬菜、卖水果、卖烟酒、卖粉条干货、卖酱菜,最后从卖鱼的摊位一路走过,再进四路商店的东门,再从那的北门走出,啥也不买,就是过路,溜达着玩。

  大部分人走过是看货架上的货,我呢,主要看宣传画。每个货架上都有一幅很大的宣传画,撑满后面的墙。我就觉得,三路商店的画画得真好,那些鱼鲜活、肉鲜亮、菜青翠、蛋溜圆,比起货架上真的都好看。这样的宣传效果非常好,让商店显得货物丰富,琳琅满目,没有感觉物质匮乏。几十年以后,有机会去了朝鲜,竟然发现了秘密:在平壤的商场里也有蔬菜水果宣传画充实货架。真想不到,这绝招竟然被别人学去了。

  其实,我们小时候,也并不都是物质缺乏。文G前,三路商店的还真是鱼肉禽蛋蔬菜水果样样齐全。立夫大概受到他妈遗传,三路商店那么多商品价格,他能过目不忘,有高超的经商天份。几十年后,他仍然清楚记得每种货物的价格,张口就来:一斤一等猪肉1.08元,二等0.87元,三等0.78元。镰刀鱼0.42元。鸡蛋0.92元。茅台酒一瓶8.7元,一盅0.8元。一斤苹果0.45元。一把水萝卜0.06元。一斤西红柿0.06元。香烟:大生产0.33元,大前门0.32元,红玫瑰0.27元,握手0.19元,混叶0.08元……

  而史建华头脑聪明,分明是当领导的料。那时候,就能掌握从第一第二商业局、食品公司、三路商店到分部的领导的大名,并且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亲疏。他之所以长大没做领导工作,是没有往领导艺术那悟,他自信不用那么麻烦,身高和拳头就可以出人头地,于是忙于打打杀杀在江湖了。

  到了1968年,一下子大小商店空空荡荡,三路商店也只剩宣传画在争奇斗艳。商品的紧缺,人们的购买欲望不得不用票证来限制,点心就是粮食,买粗粮饼干都要粮票,更不说高级点心了。史建华、于立夫的妈忙得团团转,早上7点上班,晚上10点回家。忙着组织进货,卖菜,晚上还开路线分析会,或者学习最高指示什么的,忙得见头不见尾。这可让孩子们高兴坏了,学也用不着上,又没有大人的约束,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了。

  其实,我们每天也不光玩,也是操持家务的能手。蔬菜紧缺,有无限时间的孩子们就成了买菜的主力。没开业,商店门前就挤得满满的,门一开,就往里冲,抢占有力地形,一下把老太太们甩在后面。冲在前面的手紧紧扒住柜台,后面的见缝就钻,个高的从上面压。再狠的,团队作战,两人把另一个人抬起,从前面人墙的头上爬过去。每个人都手攥着钱和购菜票,而且票是更重要的,没票有钱也买不了菜。菜票是一个月供应的量,一家一张,每天一划,过期不补。扣子挤掉了,鞋带踩断了,挤了满身臭汗,可买到的一网兜菜高高举着,再加上满脸炫耀的笑容,这是胜利的标志!让没买到菜的伙伴气得鼻子冒烟,老太太们更是气得半死。我们几个幸福楼的小子买菜的水平都很高超,最能耐的是李少文、李辉。

  但是,我们明白,越是人多越是拥挤,越是小偷行动的时候,就是那几毛菜金,都是小偷的目标。

  秀玮就好多次在三路商店里眼瞅着小偷在掏包。有个穿着白衬衣,眉清目秀的干瘦小子,一只手上挂着衣服遮人眼目,另一只手在下面掏包,多次得手。他不是一人行动,还有同伙接应,得手一传,钱就不见了。这把秀玮吓的,这人就在三路附近住,经常看到,竟然干这个见不得人的事。那人我认得,是我们一个学校高两个年级的,很有文艺天份,样板戏郭建光的“朝霞映在阳澄湖上”唱得很像。可就是不学好,除了偷,还打架。再大了又吸毒,叫人打残了,走路要拄个棍,披着将校呢军大衣,还玩着派,这是后话。

  买菜也不能强攻、硬冲,还要动脑筋、使巧劲。我们发现帮忙卸车就能提前买到菜。于是,早早候在三路和四路商店两门中间,等着送菜的马车,一来就跟着进了商店后门,一卸车我们就赶紧帮忙,商店领导一看时间紧,人手少,也就默许了我们的支援。卸完车,我们就会在商店开门前就把菜买完了。这个秘密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不然都来抢着卸车,那商店肯定不能答应,菜就买不成了。

  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三路商店。馋了,花7分钱买一两饼干。钱再多点可买二两炉果,或姜米条,这两种点心有油,扛饿。而蛋糕,只能站在玻璃窗外多看两眼。更多时候,从家里拿个苞米面饽饽,到三路商店酱菜摊上买二分钱苤蓝丝,那是最划算的咸菜,有黑芝麻、白杏仁,酱油味也香,边走边吃,一直能吃到民主小学呢。有时也买上几颗水果糖解馋,别人都是放在嘴里含着,舍不得一下吃没了,我就耐不住,糖进了口中就要嚼了,等了那么久,进了嘴里还要等,那嗓子和胃不急死了?其实,买零食都要从买菜的钱里省下来,要一分一分地攒。

  买菜如果和力夫一起去,就不一样了。因为营业员都认识他,一起买,会多快好省。同样是买肉,可以买到肥肉膘,回家炼油,自己去买的只能是哈拉皮。最来劲是买镰刀鱼,跟力夫就能买到手掌宽的。所以,小个子力夫肯帮忙,人缘很好。

  史建华和于立夫的妈能当上主任,绝非一般能耐,除了当领导,也当营业员,经常出现在最忙的柜台。史建华的妈,高大漂亮,戴着橡皮围裙,手执一把大弯刀,站在肉摊上,手起刀落,上下飞舞,砍骨斩肉,那叫英姿飒爽。而立夫妈则火眼金睛,眼里不揉沙子,小偷小摸一来,立马就认出,高声呼唤:广大的工农兵群众,提高警惕,注意你们的物品。气得小偷暗暗叫苦,难以得逞,只能迅速溜之大吉。

  商店确实不是风平浪静之地,听说有三百多个员工的三路商店,就挖出1个大贪污犯,还办了全市的展览,我们都参观了,看了展出的他贪污的赃物,光上海牌手表就有10只,听说他贪污了两万元钱呢,放在一起能老鼻子多了。

  我们一直出入在东三路商店,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

  过了若干年后,我的同学佟艳、何洋俩女生成了东三路商店的营业员。而史建华、于立夫俩男生谁也没接他们妈妈的班,没在那上班,有点遗憾。

  又过了若干年,三路商店拆了重建,改名抚顺商场,除了卖副食还增加了百货,跟百货大楼争生意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许星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东三路的故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