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岁月晃晃悠悠,带走了我们的激情

2017-08-03 14:10 抚顺七千年 孙凤芹 1074
岁月如梭,一晃38年过去了。我从一个病弱、瘦小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没有风韵的老太婆。思维不再敏捷,但一段难以忘怀的知青经历,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们青年点里有知青48人,每一个人都有一幅青春的画面。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这两个人和事:她叫卜庆霞,与我在同一间寝室,每天的工作、学习和生活都在一起。她皮肤白白的,辫子...

岁月晃晃悠悠,带走了我们的激情 图1
1977年,翁旗五分地公社东山大队的部分抚顺知青回抚过春节时,在赤峰合影留念


  岁月如梭,一晃38年过去了。我从一个病弱、瘦小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没有风韵的老太婆。思维不再敏捷,但一段难以忘怀的知青经历,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们青年点里有知青48人,每一个人都有一幅青春的画面。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这两个人和事:

  她叫卜庆霞,与我在同一间寝室,每天的工作、学习和生活都在一起。她皮肤白白的,辫子粗粗的,身板直直的;长得虽不漂亮,但很有气质,说话相当有水平;她是一个才女,每天书本不离身。在知青生活的两年中,有她的陪伴,让我每天都在愉悦的心情中渡过,心里的梦想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下乡头一年,我们学的是马列、毛主席著作,每天都要写学习心得。

  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我们就每天盲目的学个没完,没有复习资料和课本,也不知道庆霞是从哪里找来的几页带有习题的语文资料,我们就如获至宝,到青年点附近营子里的小学校去学习。说是小学校,其实就是两间破烂不堪、四处漏风的土坯房,里面有十几张桌椅,桌椅前面的墙上有个黑板。因为白天我们是要干农活的,于是,我们就伴着小油灯,在那里度过了无数个不眠的夜晚。  

  1977年,翁旗五分地公社东山大队的部分抚顺知青回抚过春节时,在赤峰合影留念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我和庆霞两人都决定要参加。考前,我们要去离我们青年点有20几里路的公社去参加学习班,由于交通不便,都是羊肠小道,只有唯一的交通工具----毛驴车。记得每次都是青年点点长李明彩赶毛驴车送我们去公社,翻山越岭,十分辛苦。

  因为学习的缘故,我和庆霞还结识了公社会计的小女儿。她热情的约我们去她家做客。无巧不成书,世界上就有这么巧的事,在她家墙上的镜框里,我竟然发现了我三婶的照片。原来公社会计的大女儿与我三婶同在辽宁省朝阳制药厂上班,关系情同姐妹。有了这层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了。她把自家门前树上的桃子摘给我们吃,这是我吃到的世界上最好吃的桃子,也许是杏吧,反正是黄黄的那种,敢情杏也没有那么大呀!

  他叫李明彩,是我们的点长。在青年点里的几十人当中,是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时他瘦瘦的,身体很单薄。个子虽然不算高,看上去有些严肃。但冷峻的外表下,却显出很精明强干的样子。他有着那么深奥的眼神,小小年纪,干的却都是大人们干的事儿,操的都是大人们操的心。

  他在我的心里就像白马王子一样神圣而不敢靠近。他对青年点里的每一项工作都是兢兢业业,由于我们吃水困难,他每天都要亲自赶着毛驴车去营子附近的井里打水。那种取水的方式是最原始的,绳子缠在轱辘上,轱辘两端各站一人用力摇,在几十米深井水里打上来一桶水,属实不易,用“吃水贵如油”来相容这里的吃水难一点也不过分。

  记得当时我得了一种怪病。干活累了,躺在地头上睡着了,醒来感觉脚趾头疼,后来就东窜西窜两条腿都疼了起来,不能走路,不能动弹,瘫在炕上,一动就跟针扎似的疼。李明彩得知后,不由分说赶着毛驴车送我到公社的医院,在那里扎了针、吃了药,反复折腾好多次,效果也没有明显好转,仍然疼得我死去活来。带队师傅准备要给我办回城名额,我死活不愿意。

  这时候,李明彩突发奇想,和几个同学给我烧了一大锅热水,让我烫脚,这一烫不要紧,感觉腿脚里面嗖嗖的,有风在窜,窜来窜去,如此几回,嘿!我这个怪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就在此时此刻,我还在怀疑,李明彩他们是不是神医下凡来解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由于我吃不惯羊肉,我常常把青年点里做好的那份属于我自己的炖羊肉端到老乡家里,跟他们换饭吃。老乡家里做的一种主食叫“散状”,那好吃得无法形容。松松软软,沙沙棱棱,至今回味无穷。这当然得感谢我们能干的点长李明彩了,没有他的炖羊肉,也许我不会知道有“散状”这种食物了。

  有件事我至今也没有搞明白,我最爱吃的炖酸菜,他是怎么做出来的?当地严重缺水,根本长不出能腌酸菜的大白菜。这酸菜,李明彩是从哪里弄来的?在我的印象里,他冷漠的表情,幽幽的眼神,通常带有一些神秘色彩。

  岁月晃晃悠悠,带走了我们的激情,但带不走我们永远的昭盟情结。

  (作者孙凤芹当年赴昭乌达盟翁牛特旗解放营子公社二分地大队插队的抚顺知青,曾就职于抚顺市东洲区新屯小学)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