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人物

王丽:李香兰的跌宕人生

时间:2017/10/31 9:24:50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2014年9月7日,著名艺人李香兰去世,消息传出,令大批中日老粉丝唏嘘不已。她是与周璇、姚莉等齐名的上海滩“五大歌后”,首唱的名曲《夜来香》、《何日君再来》等至今依然被人们传唱;她7年红透半边天,曾因汉奸罪被捕,后又遣返日本;又因发表长文,劝诫首相小泉纯...

  (文章来源:《文化月刊》 2014年第32期P100-103页)

  2014年9月7日,著名艺人李香兰去世,消息传出,令大批中日老粉丝唏嘘不已。她是与周璇、姚莉等齐名的上海滩“五大歌后”,首唱的名曲《夜来香》、《何日君再来》等至今依然被人们传唱;她7年红透半边天,曾因汉奸罪被捕,后又遣返日本;又因发表长文,劝诫首相小泉纯一郎不要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引起轰动。她的人生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

  44年在上海发行传世名曲——《夜来香》,让李香兰成为上海滩七大歌星之一


王丽:李香兰的跌宕人生
李香兰


  神秘身世:在辽宁出生的日本女子

  李香兰的原名叫山口淑子,祖籍日本佐贺县,1920年2月生于辽宁省抚顺市,当时她的父亲山口文雅在满铁任高级职员,是个亲华派日本人,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后因亲华受到拘留,被撤销职务。

  其祖父山口博酷爱汉学,仰慕中国文化,于1906年举家迁到中国东北。1933年,13岁的山口淑子认了父亲的中国同学、时任沈阳银行总裁的李际春为养父,从此有了个好听的中国名字:李香兰。

  此后,李际春的第二夫人每天教李香兰学北京话,带她吃涮羊肉、看电影。李香兰美丽大方,跟音乐有着天然的缘分。有一次在抚顺开往沈阳的火车上,她结识了一个同龄的俄罗斯犹太裔少女柳芭,两人结为闺密。

  后来,李香兰患了肺病。为恢复肺部健康,经柳芭引荐,李香兰得以结识白俄罗斯著名歌剧演员波多列索夫夫人,并拜她为师,开始跟随这位女高音歌唱家学习声乐。接受正式的西洋声乐教育,并在美声唱法方面表现出独特的天赋。

  一次,李香兰登台为老师的个人演唱会做暖场表演,一亮相,便被当时的奉天广播电台相中。

  当时的日本,在东北推行“日满亲善”、“五族协和”的怀柔政策,急需李香兰这样通晓中日两国语言、长相漂亮、歌声甜美的偶像。日本当局认定,有着日本血统的李香兰不可能背叛日本,而要培养一个中国女演员,就说不准了。最后,满铁公司大员甘粕正彦亲自上门“邀请”,原本不赞成女儿为满洲背景的奉天广播电台工作的山口也不敢拒绝。


王丽:李香兰的跌宕人生
李香兰学生时代与父亲合影。


  中学毕业后,李香兰以潘淑华为名到北平求学。在北平,李香兰凭借娴熟的中文与天籁般的歌声,结交了不少中国朋友。好玩的是,由于她能说得一口非常标准的京片子,又对自己的身世守口如瓶,以至于她的老师、同学都不知道她的日本血统,一直把她当作地道的北京人。这一阶段,日本占领东三省,中国人抗日热情空前高涨。不久,日军入侵热河,中国军队穿着草鞋从南方开来,奋勇抵抗,李香兰的中国同学也纷纷参加到抗日运动中去。

  聚会中,同学们义愤填膺地抒发着自己的爱国热情,有人问李香兰:“如果日本人发动侵略战争,你打算做什么?”李香兰想了想,面容从忧戚、难过、痛苦转为坚决,她站起来说:“我希望站到北平的城墙上去,死在中国和日本双方的枪弹之下。”当时的李香兰,不过是一名十几岁的中学女生,能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让人感受到她的早熟和处于那个时代的无奈。

  七年红透半边天,曾以汉奸罪被捕

  1937年8月,伪满洲国通过了“电影国策案”,决定在长春,成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简称“满映”。伪满民政部警务司长甘粕正彦被任命为“满映”理事长。

  “满映”成立的目的也跟“满洲新歌曲”栏目一样,无非是宣传所谓的“日满协和”,最终达到维持和稳固日本在伪满洲国殖民统治的目的。“满映”当时的摄影水平很高,是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影企业。

  1938年,18岁的李香兰进入“满映”, 由此开始了自己长达7年的演员生涯。她拍摄了多部电影,从而成为伪满洲国头号演艺巨星。

  李香兰主演的第一部电影《蜜月快车》,奠定了她“懂日语的中国少女影星”的地位。其后,她又出演了《支那之夜》、《白兰之歌》等电影。这些影片大多讲述中国姑娘爱上日本男子的故事,李香兰在片中形象艳丽、性格温柔,很符合日本男人对中国女人的完美设定。

  她在电影《支那之夜》中扮演的中国姑娘,要死要活地想嫁给日军,留给人的深刻印象则是一个美丽的狂热追求日军的中国青春女性及其甜美的歌声。当这部电影在日本本土演出时,曾出现了观众排队七圈半买票的壮观场面,李香兰因而得以名噪一时。但它却因奴化意识太强,完全不能被中国人接受。

  李香兰在“满映”拍摄的片子《我的夜莺》耗资25万日元,相当于一般电影投资的5倍,花了两年时间才拍成。影片描写的是父女二人悲欢离合的故事,她自己认为“这是一部具有世界性的音乐片,也是日本电影史上一部真正的音乐片”。

  1942年,李香兰到日本占领下的上海发展,为孤岛上海的中华电影公司、中华联合制片公司拍摄影片。她出演的《木兰从军》与《流芳百世》的电影轰动一时。在《流芳百世》中她因扮演林则徐的女儿而蜚声沦陷区影坛,她主唱的电影主题歌曲——《卖糖歌》及插曲 《戒烟歌》,使之红遍整个沦陷区。

王丽:李香兰的跌宕人生

  她对这两部电影有不同的解释,她认为它们完全可以被普遍的中国观众从爱国抗敌——抗日的角度去理解,她甚至说这是中日双方都能接受的电影。不过,她真正的红火却是上世纪50年代继演出好莱坞电影及百老汇歌剧后,应香港电影公司之邀拍摄的几部电影,有《金瓶梅》 《一夜风流》 《神秘美人》等等,其中的插曲都由她亲自演绎并灌成唱片。此外,她还参与拍摄了“纪实性艺术片”《黄河》和俄罗斯风格的音乐片《我的黄莺》。

  除拍电影外,其间李香兰还成功地演唱了《满洲姑娘》等一系列中国歌曲。她演唱的《苏州夜曲》是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以中国的旋律为基础,参考了美国爱情歌曲,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

  《夜来香》、《何日君再来》等更令歌迷们听后心花怒放,使得她成为与周璇、白光、张露、吴莺音齐名的上海滩“五大歌后”之一。

  《满洲姑娘》流行于1938年,歌曲表现的是迎春花即将绽放的三月时节,一位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待嫁邻村王家的喜悦。李香兰用她那甜美而煽情的歌声唱道:“我是16岁的满洲姑娘,春天三月雪化时,等到迎春花开放,我就出嫁到邻村。”接着,一声深情的“王哥,你可要等着我呀”,唱得人心里一软,无法不感动。

  《满洲姑娘》很风靡,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作为当年关东军日本骑兵在黑龙江服役时就很熟悉这首歌,直到他老年还能哼上几句。歌曲中的“满洲姑娘”在日伪的包装下过着欢欣雀跃的幸福生活,还带着少女怀春的憧憬和期冀,然而现实中的生活在日军铁蹄蹂躏下的东北姑娘却过着啼饥号寒的屈辱生活,她们岂能有像歌词中的那么美好幸福呢?

  《夜来香》创作于1944年,是百代唱片公司特邀作曲家黎锦光参考中国民间小调专为李香兰谱写的,但其中旋律和节奏完全采用了欧美风格,谱成了轻快的“慢伦巴”,一时间传遍了灯红酒绿的沦陷区大小城市。可惜这却是一首禁歌,虽然很好听,当时很多人也只能私下唱它。李香兰在自传中说:“尽管这首歌曲很受欢迎,但流行的时间不长,后来日文版和中文版都禁止出售……理由是任何一首软绵绵的情歌都会使风化紊乱。”


王丽:李香兰的跌宕人生


  鲜为人知的是,1945年,李香兰在上海因演唱《夜来香》这首歌,还受到传讯。她说:“他们怀疑我唱这首歌是期望中国(重庆)政府回来。”

  李香兰曾回忆说:“在那个战争年代,为了生存,我拼足了力气学唱歌。”同时,她也为自己曾出演“为军国主义服务、歧视中国人的电影”深感内疚。1944年,她断然退出满映,客居上海。

  作为日本政府一手打造的“亲善”偶像,李香兰的爱情也受到格外关注。据李香兰的小学同学三宅清子女士回忆,李香兰曾与日本满洲开拓团的调查员高木敬一相恋。高木也是满铁子弟,因亲华被定性为“危险分子”。他比李香兰大几岁,两人从小就交往甚密,李香兰走红后,他们不得不在日本军方的强硬干预下断绝往来。

  1945年6月,李香兰在上海大光明大戏院举行个人演唱会——《夜来香幻想曲》。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在上海的公开演出,两个月后日本战败。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根据《处置汉奸案件条例草案》,开始搜捕汉奸。李香兰以勾结日军的“文化汉奸”的罪名被逮捕,理由是“身为中国人,却拍演玷污中国的电影,为日本的大陆政策推波助澜”。

  “杀了她!枪毙李香兰!”在中国民众满腔愤怒的声讨声中,检察官要求按照汉奸罪将李香兰处死。这时候,李香兰道出了自己是日本人“山口淑子”的真相。当时的国人一致认为,李香兰说自己是日本人,是为了逃脱“汉奸罪”的惩罚。他们认为李香兰“在战时通过豪华的银幕出卖了祖国,一旦要追究她的汉奸罪行,便诡称是日本人,躲进日侨区,企图逃往日本”。有的报纸甚至刊登出“12月8日,李香兰将在上海国际赛马场枪决”的消息,以此舆论来向当局施加压力,达到严惩李香兰的目的。

  1946年2月,中国军事法庭在查清李香兰确是日本人后,下达了最终判决:“审理到此终结,解除汉奸(罪名)。但是,李香兰也并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本庭负责审判的宗旨,在于制裁那些身为中国人而背叛中国的汉奸罪。”法官义正词严地告诉她,现在既已证实了你的日本国籍,自应宣布不能以“汉奸罪论处”,“然而,在理论上和道义上你是存在问题的。你以中国人的艺名演的那些电影,在法律上虽不适用于汉奸审判,但本法庭却认为是件很遗憾的行为”。

  1946年2月,李香兰含泪挥别上海,被遣返回日本。其实李香兰的前半生,几乎都在中国度过,只是在满映从艺期间回过几次日本。

  晚年李香兰

  用余生来悔过,劝诫日本政府不要拜鬼

  法庭宣布对其宽大予以释放,李香兰带有深切悔意地说道:“中国人不知道我是日本人,我欺骗了中国人,一种罪恶感缠绕着我的心……我虽然不能对一系列电影的规划、制作和剧本等都去负责,但参加了演出是事实。尽管当时我还年轻,也应该承认自己的思想是愚蠢的,对此我深感内疚。”

  1947年,李香兰改回原名山口淑子。告别了“李香兰”的她跨入日本影坛,继续从事演艺事业,为东宝、松竹制片公司拍了一系列电影。1951年,山口淑子嫁给了美国的雕刻艺术家野口勇,1956年离婚。1958年,山口淑子与外交官大鹰弘坠入爱河。大鹰弘当时为日本驻联合国大使的秘书官、三等书记官。婚后冠丈夫姓,成为大鹰淑子,并退出演艺界当起了外交官夫人。

  1978年,李香兰作为日本环境访华团团长率团访华。在访问长春电影制片厂时,她情真意切地说:“我有两个祖国,中国和日本,中国是养育我的母亲之国,日本是我的父亲之国。中国是我的故乡,所以去中国应该说‘回’中国。”

  2002年,文化部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放映日本拍摄的专题片《我所认识的李香兰》,既揭露了李香兰的侵华责任,也赞扬了她的忏悔诚意。她还教育日本青少年牢记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并出书揭露:“这全都是事实呀!”

  值得欣慰的是,李香兰从日本政界引退后仍长期担任“亚洲女性基金会”副理事长,她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战争受害者、当年从军的慰安妇公开道歉赔偿。

  2005年,已经85岁高龄的李香兰公开发表一篇长文,劝诫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要参拜供奉有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原因是“那会深深伤害中国人的心”。此事在日本引起轰动。

  关于中日间偶尔的小摩擦,李香兰认为应该正视,不能使它积重难返:“中国和日本是我的‘母亲之国’和‘父亲之国’,我最不希望见到两国的友好关系出现问题。周恩来总理说过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日本人应该用自己的良知清算过去,两国年轻人更应用全新的广阔视野,认真考虑将来如何友好相处。”

  “中国人不知道我是日本人,我欺骗了中国人。一种罪恶感缠绕着我的心,我仿佛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陷入了绝境。”当时89岁的李香兰在晚年写下了这样饱含忏悔之意的话。

  无论在日本还是中国,李香兰都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女子——张学友的一曲《李香兰》,让无数中国人记住了这个名字;2007年,东京电视台制作的电视剧《李香兰》播映时,在日本引起轰动;十几年来,日本著名的四季剧团将音乐剧《李香兰》作为保留节目,在日本、中国、新加坡等地常演不衰……

  2013年,对于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实行所谓的“国有化”以及安倍拜鬼等,李香兰还通过媒体提出严厉批评。

  2014年9月7日,这位著名艺人在日本去世,享年94岁。这令她的许多中日老粉丝都唏嘘不已。

  13岁出道,18岁走红,23岁攀上事业巅峰,26岁黯然回国……前半生,李香兰没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后半生,她生命的主题就是悔过。就像她自己说的:“一个被时代、被一种虚妄的政策愚弄的人,如果噩梦醒来后,能有机会对当时的行为反思,或加以解释说明,也是幸福的。”


标签:李香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