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东北历史

高句丽占领辽东时间略考

时间:2017/11/12 22:24:17   作者:赵智滨   来源:《东北史地(学问)》   评论:0
内容摘要:有关高句丽占领辽东①地区的具体时间,史载不详。金毓黻认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在东晋元兴三年(404),②该观点得到了中国学界的广泛认同。韩国学界则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395年以前,高句丽已占据了辽东地区,林起焕则将其具体到386-391年间;另一种观...
  (文章来源:《东北史地(学问)》 2015年第2期P39-44页)

  有关高句丽占领辽东①地区的具体时间,史载不详。金毓黻认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在东晋元兴三年(404),②该观点得到了中国学界的广泛认同。韩国学界则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395年以前,高句丽已占据了辽东地区,林起焕则将其具体到386-391年间;另一种观点认为大约在400-402年间,高句丽才占据了辽东地区。③笔者认为,从《梁书》的相关记载和当时东亚整体局势以及燕丽双方的军力对比判断,以上观点似乎均未得实,故不揣冒昧,试对高句丽占领辽东的具体时间作进一步探讨。


高句丽占领辽东时间略考


  一、后燕夺占辽东并在东北布置重兵

  东晋太元八年(383),统治中国北方的前秦在淝水之战中被东晋打败。太元九年(384),原前燕皇族慕容垂趁机在河北地区建立后燕政权,并派兵攻打前秦的幽州(治所在蓟城)和平州(治所在龙城)。④幽平二州于太元十年(385)二月被后燕夺占。当年六月,高句丽军队夺占平州下辖的辽东郡和玄菟郡,⑤十一月后燕夺回两郡。⑥《资治通鉴》卷106记载,晋孝武帝太元十年:“燕王垂以农为使持节、都督幽平二州、北狄诸军事、幽州牧,镇龙城。徙平州刺史带方王佐镇平郭。”后燕为确保龙城战略大后方的安全,将幽州治所由蓟城(今北京)迁往龙城(今辽宁朝阳),平州刺史治所由龙城迁至辽东郡下辖的平郭县(今辽宁盖州附近)。以宗室大将慕容农为幽州牧,同时负责幽平二州的军事事务,平州刺史慕容佐则坐镇平郭,直接加强辽东地区的防御力量。很明显,后燕如此布防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高句丽侵扰辽东。

  林起焕认为在395年至406年期间中朝史籍中没有高句丽向辽东扩张的记载,而《好太王碑文》中也没有高句丽在391年至395年期间向辽东扩张的文字,因此林起焕推断高句丽向辽东扩展和控制这个疆域是在广开土王即位以前,也就是在386年至故国壤王死亡的391年间发生的。⑦从单纯的逻辑分析来看,林起焕的推断不无可能性。⑧但是如果我们从当时东亚地区的整体局势和燕丽双方军力对比判断,高句丽在386年至391年间占领辽东地区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资治通鉴》卷107《晋纪》太元十四年条载:“春正月……辽西王农在龙城五年,庶务修举,乃上表曰:‘臣顷因征即镇,所统将士安逸积年,青、徐、荆、雍遗寇尚繁,愿时代还,展竭微效,生无余力,没无遗恨,臣之志也。’庚申,燕主垂召农为侍中、司隶校尉。以高阳王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建留台于龙城,以隆录留台尚书事。又以护军将军平幼为征北长史,散骑常侍封孚为司马,并兼留台尚书。隆因农旧规,修而广之,辽、碣由是遂安。”从太元十四年(389)的慕容农上表来看,后燕幽平二州驻军“安逸积年”,没有大的军事行动,由此可见,在386至389年期间高句丽与后燕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高句丽自然也就没有占领辽东的可能性。太元十四年(389)慕容农南调中原之后,后燕并未放松对幽平地区的控制,以宗室大将慕容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并派重臣平幼、封孚辅助慕容隆。后燕幽平二州军力不仅未减,反而有所加强。慕容隆是后燕名将,颇有军事才干,又拥有一支强大军队。⑨以当时高句丽的国力来看,根本不具备击败后燕幽平驻军的可能性,退一步讲,即便高句丽在当时侥幸击败了平州驻军,也很难抵挡慕容隆所率领的幽州大军的反攻。更何况假如389至391年期间高句丽占领了辽东,慕容隆必然要受到责罚。但我们看不到任何相关记载,相反却有“隆因农旧规,修而广之,辽、碣由是遂安”的记载。

  《梁书》卷54《东夷·高句骊》载:“垂死,子宝立,以句骊王安为平州牧,⑩封辽东、带方二国王。安始置长史、司马、参军官,后略有辽东郡。”后燕封好太王⑪为平州牧在397年。⑫从《梁书》的记载来看,高句丽占领辽东郡应在397年之后。

  总而言之,林起焕认为386至391年间高句丽完全占领辽东的推断与当时东亚地区的整体局势和燕丽双方军力对比不符,且与《梁书》记载相悖,恐难以成立。

  不过,高句丽在辽东地区也并非毫无进展。《好太王碑文》载:“永乐五年,岁在乙未……于是旋驾,因过襄平道,东来□城,力城,北丰,五备海,游观土境,田猎而还。”⑬《三国志》卷4《魏书·三少帝纪》记载:“(正始元年二月)丙戌,以辽东汶、北丰县民流徙渡海,规齐郡之西安、临菑、昌国县界为新汶、南丰县,以居流民。”从北丰县民可以渡海至齐郡的情况来看,其应该位于辽东半岛南部,好太王碑文中的囗城、力城应该离北丰不远。永乐五年(395)好太王在囗城,力城,北丰三地视察,说明辽东半岛部分地区在高句丽占领之下。高句丽何时占领这一地区情况不详,很可能是后燕在收复辽东郡时,因北丰三地较为靠南而没有收复。总体来看,385至395年期间,高句丽虽有一定实力,但与后燕在幽平二州的军力相差甚远,还不具备占领辽东地区的实力。

  二、高句丽趁后燕内乱国衰夺占辽东

  太元二十年(395),北魏大败后燕,后燕图谋反攻。⑭《资治通鉴》卷108《晋纪》太元二十一年(396)条载:“春正月,燕高阳王隆引龙城之甲入中山……闰(三)月乙卯,燕军至平城,虔乃觉之,帅麾下出战,败死,燕军尽收其部落……垂在平城积十日,疾转笃,乃筑燕昌城而还。夏四月癸未,卒于上谷之沮阳……壬寅,太子宝即位。”太元二十一年(396),慕容垂将驻扎在辽西龙城的大军内调中山,集中兵力攻打北魏。闰三月,后燕击败魏军,但慕容垂本人于四月亡故,其子慕容宝即位。当时的局势对后燕十分不利,北魏军队随时可能南下,原龙城驻军难以回调辽西。后燕东北军力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不过从后来慕容会部的作战表现来看,此时后燕幽平二州驻军仍有相当的实力,高句丽尚不敢轻举妄动。不过随着后燕东北军力的削弱,高句丽不必担心后燕对他发动大规模进攻,战略回旋余地增大。《好太王碑文》载:“以六年丙申,王躬率水军,讨伐残国(百济)……而残主困逼,献出男女生□一千人,细布千匹。归王自誓,从今以后,永为奴客。太王恩赦先迷之愆,录其后顺之诚。于是得五十八城,村七百。将残主弟并大臣十人,旋师还都。”好太王六年(396),高句丽趁后燕无暇东顾之机南下大败并逼服百济,一举扭转了高句丽在朝鲜半岛争霸战争中处于劣势的局面。

  《资治通鉴》卷108《晋纪》太元二十一年条载:“八月己亥,魏王珪大举伐燕,步骑四十余万,南出马邑,逾句注,旌旗二千余里,鼓行而进……燕征北大将军、幽平二州牧、清河公会母贱而年长。”太元二十一年八月,北魏举倾国之力进攻后燕,此时后燕负责东北防务的是幽平二州州牧慕容会。《资治通鉴》卷109记载,晋安帝隆安元年,“是月(三月),(慕容会)始达蓟城……壬子夜,宝与太子策、辽西王农、高阳王隆、长乐王盛等万余骑出赴会军……乃减会兵分给农、隆……幽平之兵皆怀会恩,不乐属二王……丙辰,宝尽徙蓟中府库北趣……(慕容会)自称皇太子、录尚书事,引兵向龙城……会众皆溃。会将十余骑奔中山,开封公详杀之。”东晋隆安元年(397),北魏大败后燕,慕容宝逃出首都中山,投奔慕容会所统率的幽平大军。为夺取皇位,慕容会发动叛乱,兵败被杀。经过这一系列的变乱,后燕已元气大伤,慕容宝被迫龟缩在辽西地区的龙城。

  《梁书》卷54《东夷·高句骊》载:“垂死,子宝立,以句骊王安为平州牧,封辽东、带方二国王。安始置长史、司马、参军官,后略有辽东郡。”好太王(句骊王安)被慕容宝任命为平州牧,封辽东、带方二国王,可谓极尽殊荣。后燕之所以如此礼遇好太王,是因为在隆安元年(397)原平州牧慕容会叛乱后,慕容宝直接管辖的领土只剩下辽河流域和幽州东北部。如果此时高句丽大举进攻辽东,后燕在战略上将处于极端被动的局面。慕容宝不得不向高句丽示好,将慕容会死后空缺出来的平州牧授予好太王,冀希望用平州牧和辽东、带方国王的虚名笼络高句丽,阻止其进攻辽东。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当时后燕已陷入战略困境,但其仍有一定的军事实力,此时高句丽如进攻辽东,很可能会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为了迷惑后燕当局,好太王接受了后燕的任命。

  从《梁书》的记载来看,高句丽是在隆安元年(397)好太王被后燕任命为平州牧后才出兵占领辽东郡的,那么,具体在何时呢?

  隆安二年(398)二月,后燕将领兰汗与段速骨发动叛乱。四月,兰汗杀慕容宝,自立为大单于、昌黎王。七月,慕容宝之子慕容盛杀兰汗,恢复后燕政权。⑮经过这一连串的打击,后燕军力受到严重削弱,高句丽的实力相对上升,在一个特定时间段内具备了对辽东用兵的条件。《资治通鉴》卷112载,晋安帝元兴元年“(五月)高句丽攻宿军,燕平州刺史慕容归弃城走”。《读史方舆纪要》卷3《历代州域形势·三十六国》:“宿军,在故龙城东北。义熙初,慕容熙改置营州于此。”宿军地处龙城东北,一般认为在今辽宁北镇一带,⑯为后燕末期东北重镇。高句丽攻占宿军这件事表明在元兴元年(402)高句丽确实已经占领辽东。理由有二:一是燕平州刺史原驻辽河以东的平郭(今辽宁盖州附近),当时却内迁至宿军(今辽宁北镇附近),很明显是受高句丽压迫的结果;二是宿军位于辽河西数百里处,而以步兵为主的高句丽军在不占领辽东的前提下,根本不可能长途奔袭宿军。⑰

  慕容盛复国后,后燕国力得以恢复,其军队在元兴元年以前多次征伐高句丽、奚,均大获全胜,对北魏作战也不落下风,⑱此时的高句丽军力当弱于后燕。如果高句丽在慕容盛复国后进攻辽东,必然会遭到后燕的大举反攻,且战败的可能性很高,但现有史料未见这样的记载。由此可见,高句丽在慕容盛复国后至宿军之战这段时间内不可能占领辽东。

  从逻辑上讲,高句丽在隆安元年至元兴元年期间占领辽东,同时在慕容盛复国后至宿军之战这段时间内高句丽又无占领辽东的可能性,那么高句丽占领辽东就只能限定在兰汗与段速骨发动叛乱至慕容盛复国这个时间段内。从史料记载来看,这种推断是否可能呢?

  《梁书》卷54《东夷·高句骊》载,“安始置长史、司马、参军官,后略有辽东郡。”该段文字表明,好太王在就任平州牧后,先是置长史、司马、参军官来处置平州具体事务,后来才派兵占领辽东郡。这说明好太王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虚领平州牧,长史、司马、参军官这些官员实际上都是后燕任命的,好太王只是他们名义上的长官。兰汗叛乱爆发后,好太王完全可以利用其后燕平州牧的身份,以帮助后燕镇压叛乱为借口⑲到平州视事,趁兰氏自顾不暇之机占领平州下辖的辽东、玄菟两郡,即所谓“后略有辽东郡”。当时兰汗立足未稳,又面临慕容氏势力的反扑,难以对高句丽的进犯做出有效反应。中原王朝史籍不载此事,很可能是因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发生在兰氏政权时期。一般来讲,像兰氏这种时间短暂的僭伪政权,其相关史料往往不易被保存。

  综上所述,高句丽占领辽东应在隆安二年(398)兰氏当政时期。

  三、后燕反攻高句丽,争夺辽东地区失败

  慕容盛即位之初,后燕国力较为虚弱。慕容盛不得不将主要精力放在内政上,以巩固政权,恢复国力。《晋书》卷124《慕容盛载记》载:“改年为长乐。有犯罪者,十日一自决之,无挝捶之罚,而狱情多实。高句骊王安遣使贡方物。”后燕长乐元年(399),好太王向后燕朝贡,实际上是观察后燕政局,看其是否有实力收复辽东失地。《好太王碑文》:“九年己亥,百残违誓,与倭和通。王巡下平穰。而新罗遣使白王云:倭人满其国境,溃破城池,以奴客为民。归王请命。太王恩慈,称其忠诚。特遣使还,告以密计。”好太王九年(399),倭国联合百济攻打新罗,一旦新罗屈服,整个朝鲜半岛局势将发生极其不利于高句丽的变化。但好太王只是口头表达了援助之意,并未立即出兵,其所顾忌的就是后燕对高句丽潜在的大举进攻。

  《资治通鉴》卷111《晋纪》隆安四年条载:“高句丽王安事燕礼慢;二月,丙申,燕王盛自将兵三万袭之,以骠骑大将军熙为前锋,拔新城、南苏二城,开境七百余里,徙五千余户而还。”隆安四年(400),后燕夺取高句丽新城(今辽宁抚顺高尔山城)、南苏(今辽宁铁岭催阵堡山城)二城,拓境七百余里。新城、南苏二城位于原后燕玄菟郡(治所在今沈阳东上伯官屯古城)北面,是高句丽旧土。⑳从常理判断,后燕应首先收复辽东、玄菟二郡,而不是攻占高句丽旧土。笔者以为,慕容盛之所以如此用兵,与当时辽河流域的地理情况和双方军队的实力及作战特点有密切的关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在辽河以西今北镇与辽中之间有一片面积很大的沼泽地,史称“辽泽”,有学者估计当时辽泽南部扩展到今台安全部和盘锦东北部,北部扩展到今新民中部。㉑从唐代有关辽泽的记载来看,大部队通过辽泽十分困难,骑兵部队要想通过尤其不易,㉒而骑兵部队恰好是后燕军队的优势所在。反观高句丽军队,以步兵为主,十分擅于守城。如果燕军从正面强行通过辽泽后进攻辽东城,㉓只要辽东城内的丽军坚守数月,燕军疲兵城下,届时好太王如能把握好战机,率主力部队前来赴援,三万燕军前有丽军主力,后有辽泽天险,必败无疑。有鉴于此,颇有谋略的慕容盛选择了从新民北部绕过辽泽,出其不意攻占新城、南苏二城。㉔高句丽猝不及防,损失不小。不过,燕军并未消灭丽军主力部队,高句丽仍有反击后燕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北魏随时会趁燕军主力在辽东之际进攻龙城,慕容盛明智地选择了退兵。

  《资治通鉴》卷112载,晋安帝隆安五年“(八月)壬辰夜,前将军段玑与秦舆之子兴、段赞之子泰潜于禁中鼓噪大呼……俄有一贼从暗中击盛,盛被伤,辇升前殿,申约禁卫,事宁而卒……明旦,群臣入朝,始知有变,因上表劝进于熙。熙以让元,元不敢当。癸巳,熙即天王位。”慕容盛谋略超群,有很强的战略预判能力,善于用兵。但其对手好太王同样是一位优秀的军事统帅,㉕两人的政治军事才干可谓不相伯仲。㉖隆安五年(401)八月慕容盛死后,慕容熙夺得皇位。慕容熙虽有一定军事才干,但为人荒淫残暴。㉗自此后,燕丽战争的天平开始逐渐倒向高句丽。

  《资治通鉴》卷112《晋纪》元兴元年条载:“(五月)高句丽攻宿军,燕平州刺史慕容归弃城走。”元兴元年,高句丽攻占燕平州治所宿军。㉘韩国有学者认为,大约在400年至402年间,高句丽占据了辽东地区。㉙从高句丽攻占宿军的情况来看,其在402年肯定已经占据了辽东,然而如果具体到400-402年间,恐怕与当时的局势不符。慕容盛复国后,后燕的军力逐渐恢复。新城之战表明,高句丽军队的作战能力,尤其是大规模野战能力仍不及燕军。因此在400年新城之战至401年慕容盛被杀之前,如高句丽进攻辽东,后燕必然会全力反攻,高句丽难有胜算。㉚402年5月前,慕容熙刚刚即位,其暴政影响尚未显现,军力尚存,高句丽要想在401年8月至402年5月如此短的时间内占领辽东,可能性也是较小的,㉛即便真有大规模的战争,史书也当有记载。

  《晋书》卷124《慕容熙载记》载:“会高句骊寇燕郡,杀略百余人。”《资治通鉴》卷113《晋纪》元兴三年条载:“晋安帝元兴三年(十二月)高句丽侵燕。”高句丽在元兴三年(404)再次进攻后燕,金毓黻由此认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应在元兴三年(404)。㉜其理由大致有四:一是“高句骊寇燕郡”有脱文,应为“高句骊寇燕辽东郡”;二是隆安四年(400)后燕夺占高句丽新城、南苏,可证明高句丽当时尚未领有辽东;三是隆安四年后燕辽东郡治所襄平令段登以谋反罪被诛杀,可证明辽东郡当时仍在后燕控制之中;四是义熙元年(405)正月后燕进攻辽东城,说明辽东城在元兴三年冬已被高句丽占领。

  笔者以为金毓黻的这4个理由恐怕都难以成立。第一,自隆安四年(400)以后,燕丽两军多次交战,涉及多地,怎可断定一定是辽东郡?后燕确实设置有燕郡,但在隆安三年(399),后燕燕郡已被北魏占领。㉝《晋书》所记载的燕郡不应被理解为郡名,㉞“会高句骊寇燕郡”应被理解为高句丽进攻后燕国的郡县,而非其他。第二,前文已述,在高句丽占据辽东郡的情况下,后燕可以从辽西地区的新民北部绕过辽泽进攻新城、南苏。第三,后燕在隆安四年(400)确有襄平县建置,但却是侨置在辽西地区的。《魏书》卷4上《世祖纪》载:“(延和元年北魏)徙营丘、成周、辽东、乐浪、带方、玄菟六郡民三万家于幽州,开仓以赈之。”北魏延和元年(432),北魏进攻北燕辽西地区,移北燕辽东郡居民于幽州,这表明在辽东郡失守后,后燕在辽西地区侨治辽东郡,辽东郡郡治襄平县也当同时被侨治,因此襄平令段登在隆安四年被杀不能成为高句丽在元兴三年(404)占领辽东的理由。㉟第四,义熙元年(405)正月后燕进攻辽东城并不能证明辽东城在元兴三年冬被高句丽占领,因为正如前文所考证的,隆安二年(398)时辽东城就已经被高句丽占领了。总体而言,金毓黻认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在元兴三年的理由并不充分,恐难以服人。实际上,金毓黻最大的问题在于,元兴三年时高句丽军队野外作战能力仍不如后燕军队,很难想象高句丽只“杀略百余人”便可以轻易占领辽东城这一辽东地区的战略枢纽,这不符合当时双方的军力对比。

  “(义熙元年正月)燕王熙伐高句丽。戊申,攻辽东。城且陷,熙命将士:‘毋得先登,俟铲平其城,朕与皇后乘辇而入。’由是城中得严备,卒不克而还……(义熙二年二月)燕军行三千余里,士马疲冻,死者属路,攻高句丽木底城,不克而还。夕阳公云伤于矢,且畏燕王熙之虐,遂以疾去官。”㊱东晋义熙元年,后燕进攻辽东城,因为慕容熙的错误指挥,燕军战败。义熙二年,后燕冒险千里跃进进攻木底城(新宾永陵南城址),㊲再次战败。后燕在对高句丽的战争中接连战败,损失惨重,不得不采取守势。《晋书》卷124《慕容熙载记》:“大城肥如及宿军,以仇尼倪为镇东大将军、营州刺史,镇宿军。”从后燕的这个战略转变判断,其原来所占领的新城、南苏二城很可能在义熙二年(406)木底城之战后被高句丽收复,高句丽对辽东地区的占领得以巩固。后燕辽西地区亦失去屏障,不得不加固宿军城防,防止高句丽报复。《资治通鉴》卷114晋安帝义熙三年:“(七月)乙丑,云即天王位,大赦,改元正始……丙寅,熙微服匿于林中,为人所执,送于云,云数而杀之,并其诸子。云复姓高氏。”义熙三年(407)七月,高云杀慕容熙,慕容氏后燕政权灭亡。

  结语

  有关高句丽占领辽东地区的具体时间,史载不详,中外学者们也未取得一致的意见。我们不妨换个思路,从当时东亚整体局势和燕丽双方军力的此消彼长来入手考察这个问题。在385-404年之间,后燕部署在东北地区的军事力量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超过了高句丽,只有在隆安二年(398)兰氏当政时期的一小段时间里,后燕的军力弱于高句丽,因此笔者判断正是在这一时期,高句丽占领了辽东地区。也正是因为高句丽占领辽东发生在国祚极短的兰氏僭伪政权时期,史籍才疏于记载此事。

  本文承蒙长春师范大学姜维东先生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冯立君先生增订内容,特此鸣谢!

  [注 释]

  ① 本文辽东指当时后燕所控制的位于辽河以东的辽东郡和玄菟郡。

  ②㉜ 金毓黻:《东北通史》,重庆:五十年代出版社,辽宁大学1981年翻印本,第150页。

  ③⑦㉙ 林起焕:《高句丽向辽东扩展及其疆域》,《高句丽渤海研究》第45辑(2013年)。

  ④《资治通鉴》卷105,晋孝武帝太元八年、九年条。

  ⑤ 平州管辖位于辽河以东的辽东郡(治所在今辽宁辽阳老城附近)和玄菟郡(治所在今沈阳东上伯官屯古城)。

  ⑥《资治通鉴》卷106,晋孝武帝太元十年条。

  ⑧ 实际上,笔者最初的设想与林起焕先生有相似之处。

  ⑨《资治通鉴》卷108,晋孝武帝太元二十一年条载:“春正月,燕高阳王隆引龙城之甲入中山,军容精整,燕人之气稍振。”

  ⑩ 平州牧与平州刺史职责相同,只是地位更为尊贵。

  ⑪ 据《梁书》等史籍,好太王名字为高安,《三国史记》则记为高谈德,为求统一,本文一律称之为好太王。

  ⑫详见后述。

  ⑬ 学界对好太王碑碑文内容的解读歧见较大,本文采用耿铁华的释文。参见耿铁华《好太王碑一千五百八十年祭》,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⑭《资治通鉴》卷108,晋孝武帝太元二十年条。

  ⑮《资治通鉴》卷110晋安帝隆安二年:“(二月)壬午,宝至乙连,长上段速骨、宋赤眉等因众心之惮征役,遂作乱……燕尚书顿丘王兰汗阴与段速骨等通谋……(四月)引宝入龙城外邸,弑之。汗谥宝曰灵帝,杀献哀太子策及王公卿士百余人,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昌黎王,改元青龙……(七月 )庚戌,飨将士,汗、穆皆醉,(慕容)盛夜如厕,因逾垣入于东宫,与旱等共杀穆。时军未解严,皆聚在穆舍,闻盛得出,呼跃争先,攻汗,斩之。”

  16 刘子敏:《高句丽疆域沿革考辨》,《社会科学战线》2001年第4期。

  17 从高句丽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高句丽要想进攻位于今辽河以西北镇附近的宿军,只能从辽东城或新城方向进军,而新城元兴元年(402)已被后燕占领,高句丽只能从辽东城方向进军。很明显,辽东城此时已在高句丽控制之下。

  18《晋书》卷124《慕容盛慕容熙载记》。

  19 好太王被后燕任命为平州牧后,至少在名义上,高句丽已是后燕的臣属,有义务帮助后燕平定叛乱。

  20 《好太王碑文》:“守墓人烟户……新城三家为看烟。南苏城一家为国烟。新来韩秽……是以如教令,取韩秽二百廿家。虑其不知法则,复取旧民一百十家。”

  21  肖忠纯:《古代“辽泽”地理范围的历史变迁》,《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0年第1期。

  22 《旧唐书》卷77《阎立德传》。

  23 即原辽东郡郡治襄平县,高句丽占领后改称辽东城,位于今辽宁辽阳老城附近。辽东城是控制辽东地区的重要战略支点,高句丽必然会派重兵防守。

  24 从位于辽河以西的新民地区北部渡过辽河,正对的就是高句丽西部重镇新城。

  25 从其以最小的代价占领极具战略价值的辽东地区便可见一斑。

  26 不过,后燕军队的野战能力较强,高句丽的军队难以与其正面争锋,实际上处于战略劣势。

  27《晋书》卷124《慕容熙载记》。

  28 后燕原平州治所平郭在398年被高句丽占领,后燕最迟在400年燕丽新城之战前免去好太王的平州牧职务,另在辽西的宿军侨立平州。

  29 实际上,后来高句丽军队战胜燕军,靠的也是守城战,而非野战。

  30 高句丽军队之所以会取得宿军之战的胜利,不是因为其军力强大,而是因为慕容熙年少即位内部不稳,宿军又与辽东城有辽泽阻隔,后燕方面麻痹大意所致。如后燕军事先有防备,高句丽军恐难以得手。

  31《资治通鉴》卷111晋安帝隆安三年:“十二月甲午,燕燕郡太守高湖帅户三千降魏。”

  32 不排除后来燕郡被侨治在后燕其他地方的可能性,但燕郡属于幽州管辖,自402年后,后燕幽州被侨治在辽西郡的令支,即便燕郡被侨治,也当在辽西郡附近,从当时的局势来看,高句丽的军队根本不可能进入辽西郡附近。

  33 实际上,正是因为辽东郡已在辽西地区侨治,段登才更有机会谋反。难以想象,在远离首都龙城千里之外的辽东郡,段登会有谋反成功的可能性。

  34 《资治通鉴》卷114,晋安帝义熙元年、二年条。

  35 赵智滨:《安东都护府初建时行政建置考略》,《东北史地》2014年第1期。


标签:高句丽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