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时间:2017/11/16 10:39:23   作者:徐洪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具有百年历史的“东乡坑公园”,应该是抚顺地区最早的公园之一,它明显要比目前仅存的1922年的新屯公园、1925年的东公园(劳动公园)和西公园(儿童公园)都要早。但因留存后世的资料匮乏,加之笔者耳目所及的局限,“抚顺东乡坑公园”当年究竟布局如何?

  大约在前几年吧,笔者收集到一枚背面印有“抚顺碳矿东乡坑公园”照片的老明信片(图一)。按照我的集研惯例,每收集到一枚新发现的家乡老照片,都要翻阅相关史料,并携带它寻找照片拍摄原地、走访当地群众进行一番考证;挖掘照片背后的故事,然后再梳理记录下集研体会。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翻遍了案头资料,并不见有这枚“抚顺东乡坑公园”的文字记载。问了一些人,竟使见图者发愣,无人知晓该公园的详情;更匡论拍摄的确切地点了。于是我便将这个“悬案”作为一个课题,潜心寻找阅读有关“东乡坑”的史料,留意查访老抚顺。经一番不懈努力,这个“东乡坑公园”终于有了一些眉目。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一)

  首先,让我们从“东乡坑”煤矿说起。清光绪三十一(1905)年3月10日,日寇入侵抚顺后,立即非法接管了王承尧的“华兴利煤矿总公司”和翁寿的“抚顺煤矿总公司”,霸占了杨柏河东西所有的矿坑。并于1905年5月1日成立了“抚顺采炭所”,揭开了四十年掘采掠夺抚顺煤炭资源的序幕。

  起初日寇控制的千金寨、杨柏堡和老虎台等几个矿坑,日总产量累计达到1400吨。但对于资源匮乏、又四处扩张侵略的日本来说,这个产量远远满足不了侵略者的胃口。他们无论民生还是工业,尤其军事都急需大量的能源。于是日本人按照碳矿第一期开发计划,先后在千金寨东南,杨柏河的东西两側,相继开凿了“大山坑”和“东乡坑”两个新矿井。

  这两个矿坑本属同一个矿脉,处于东西走向的抚顺煤田之上,具有埋藏浅、煤层厚,易于开采的特点。其中位于千金寨东南丘陵上的“大山坑”,以日俄战争时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官、陆军大将大山岩的名子命名。1907年底投产当月就产原煤四万多吨,令日本人欢喜若狂。但后来抚顺煤矿大露天掘时,“大山坑”北侧被挖成西露天矿大坑一角,南侧继续开发成为今天的胜利矿。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二)

  与“大山坑”互为姊妹坑的“东乡坑”煤矿(图二),以日俄战争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的名字命名。位于杨柏河东岸的一块平地上,西侧隔河距大山坑约三里多路,即今天西露天矿大坑东侧最深处,向南正对着胜利矿东侧平顶山的位置。该矿于光绪末年(1908)11月19日动工开凿,翌年6月便见煤投产。是抚顺早期著名的重点高产煤矿之一,当月产量就达到23674吨。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三)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东乡平八郎题字


  清宣统元年(1909)11月25日,东乡平八郎到抚顺煤矿参观。当听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东乡坑”煤炭高产优质时,非常兴奋,欣然挥笔为炭坑题写了“东乡坑”三个大字的矿名。图三是日本为庆祝明治三十八年(1905)“日俄战争”胜利,而发行的一枚纪念明信片。其背图除两幅景观照外,还嵌有两个战犯——当年海、陆军司令官的戎装照片:左上角为东乡平八郎、右上角为大山岩。

  图四是一幅1931年侵华日寇绘制的抚顺地形示意图,图上非常清楚地标注着当年抚顺新老市区、杨柏河(红字),以及“大山坑”、“东乡坑”等煤矿的具体位置。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四)

  其次,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大和公园”。1905年日本人武力霸占抚顺煤矿后,为大量掠夺宝贵的煤炭资源,迁移来抚的日本人逐年增多。他们在矿点附近大肆侵占民地,营建专门供日本人居住的生活街区,妄图长期驻留统治抚顺。当年最大的日本人居住区便是位于千金寨西南的“日人街”,见图四左下角部位。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五)

  原千金寨“日人街”位于今西露天矿大坑中部偏西,大体在石油一厂与千台山之间的位置。在规划建设“日人街”的同时,还于1914年在街区的东南、老碳矿事务所北侧,修建了一个占地7670平的专供日本人消遣娱乐的“大和公园”(图五)。后又不断扩建到48000平,公园内建有公会堂、本愿寺、习武场、神社等建筑设施。是占领统治抚顺的日本人重要的活动场所,也是抚顺最早的公园之一。但千金寨、“日人街”的地下,蓄积着特厚的优质煤层,很快因煤矿大露天掘而被强迁,这个公园自然也随之废弃被挖掉了。

  附带说明一下:“大和公园”又称“见附公园”,“大和”与“见附”均为日本地名。侵略者用日本地名在中国土地上命名,把抚顺视为自己领土,充分暴露出他们侵华掠地、企图长期霸占、统治抚顺的野心。

  接下来再说“东乡坑公园”。这是日本人在开凿的“东乡坑”煤矿投产之后,在坑口附近修建的一个公园,并因之而得名。“东乡坑”煤矿于1909年下半年开始投产,伴随着这个优质高产的煤矿的运营,矿工住宅区、日人居住区、生活商业区等,陆续开始在矿坑周边形成,当然也包括这个公园。因此从时间上分析,“东乡坑公园”最早应不会早于1909年,最合理的推测应该是与千金寨“日人街”的“大和公园”同期建设,或较之略早一些。

  从地点上分析,该公园应该位于“东乡坑”北侧平地边缘一带,见图三右下角红箭头所指处,即今天永安台迎宾路向南延伸至大坑深处的北部。该处地面未大揭盖前是一片植被茂密的丘陵,适宜修建公园。而据图三和一些档案资料记载,此地北邻一个“养犬场”、“竞马场”和“运动场”,似乎辖属于该公园。至于该公园的范围大小、园内布局等,笔者所接触的矿史、志书等均无记载;那些身历过百年前“东乡坑公园”的老者,今天也均都作古,难怪无人知晓了。而在相机刚刚流入中国,又有幸定格“东乡坑公园”尊照,并能流传百年至今的,亦仅仅发现这一帧,足见其珍罕了。

  进入1920年代,由于抚顺煤田西部埋藏较浅,更适合露天开采。满铁抚顺碳矿按照大露天掘开采规划,先挖人工河改道杨柏河,再将“大山坑”与“东乡坑”等终止井采,与南侧的杨柏堡坑、西部的千金寨坑等合并,统一进行大揭盖掘采,最后形成震惊世界的西露天煤矿大坑。“东乡坑公园”与西部的“大和公园”命运一样,都被大露天掘挖掉,永远不复存在了。

  图六是本人收藏的另一枚老明信片,其背面印有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拍摄的抚顺露天掘老照片,照片真实地定格了露天掘初期宏大的大揭盖景观。从照片所拍摄的地点分析,当为今天西露天矿大坑的东侧,被挖掉的地面应该就是原“东乡坑公园”的位置。而照片左侧较高地貌,乃今天西露天矿大坑北沿正对的南阳街区位置。

徐洪:抚顺“东乡坑公园”考
(图六)

  总之,具有百年历史的“东乡坑公园”,应该是抚顺地区最早的公园之一,它明显要比目前仅存的1922年的新屯公园、1925年的东公园(劳动公园)和西公园(儿童公园)都要早。但因留存后世的资料匮乏,加之笔者耳目所及的局限,“抚顺东乡坑公园”当年究竟布局如何?该照片的背后还有那些故事?均有待于研究抚顺历史的专家、学者进一步挖掘补正。(作于2017年11月6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