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徐洪:难忘知青岁月

时间:2017/12/17 12:31:56   作者:徐洪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真正喜欢集邮的人大都明白,有时候并不是由于邮品值多少钱才去占有它,而的确是因为喜欢而为之。笔者雅藏的几套反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内容的邮票,就是如此。这些邮品当年究竟购自何时何地?如今它们身价几何?对我来说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最近在整理欣赏它们时,触景生情,勾起了自己对一些往事的回忆与思考...

  真正喜欢集邮的人大都明白,有时候并不是由于邮品值多少钱才去占有它,而的确是因为喜欢而为之。笔者雅藏的几套反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内容的邮票,就是如此。这些邮品当年究竟购自何时何地?如今它们身价几何?对我来说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最近在整理欣赏它们时,触景生情,勾起了自己对一些往事的回忆与思考。

  一提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很多人都认为其发端是“文大”期间的1968年。其实“上山下乡”一词最早见于1956年,中央政治局在《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文件中,首次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概念。而真正意义上的知青上山下乡活动比这还要早,应该始于1955年。这年8月北京青年杨华、李秉衡等人,提出到边疆去垦荒的申请,得到北京团市委批准与鼓励,随后引发了城市知青上山下乡的热潮。当时他们到农村去,其目的是为了消灭“三大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和体力与脑力劳动的差别,带有积极的理想主义色彩。1960年代涌现出的邢燕子、侯隽、董加耕等一大批先进青年,便是那个时期的典型代表。

徐洪:难忘知青岁月

  (图一)

  为了宣传知识青年在农村的意义和作用,1964年9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发行了志号为“特66”《知识青年在农村》特种邮票一套(图一)。由邵柏林设计、影写版印刷,全套四枚流水编号为380—383,发行量为600万套。面值均为8分,票幅为竖幅26.5×36毫米。邮票名称分别为《收割》、《种树》、《学习》和《科学试验》,形象地反映了邮票主题。

  到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期间,遵照毛主席“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从1968年开始,中国政府组织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到农村定居和劳动的政治运动。这便是人们所说的那场震撼全国、轰动世界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图二是中国人民邮政于1969年10月1日发行的,与五年前“特66”同名的邮票“文17”《知识青年在农村》。该套邮票仍为影写版、一套四枚,分别为8分《和贫下中农在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4分《向生产进军》、8分《向老农学习,搞科学试验》和10分《赤脚医生》。设计者李大伟(前两枚)、张克让(后两枚)。票幅变为横幅40×30毫米,发行量均为5000万枚。

徐洪:难忘知青岁月

  (图二)

  在当时看来,这场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出发点是好的。是以“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为理论依据,把知青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作为反修防修的一项必要措施,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从而达到知识青年的革命化。当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曾经预言:“中国和平演变的希望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身上”。因此,毛泽东格外重视培养接班人、教育下一代的问题。他认为,要防止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