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时间:2018/1/3 18:24:36   作者:徐洪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清代抚顺城嘉会门(南门)百年前就作为抚顺名胜古迹之一,被多次翻印到明信片上广为传播。笔者潜心收集抚顺老明信片几十年,迄今为止已收集到十几种不同版本印有抚顺城门的老明信片,但都是照相写真版的,绘画版的嘉会门不但没见过,更没有听说过...

——兼述抚顺城的沿革兴衰

 

  清代抚顺城嘉会门(南门)百年前就作为抚顺名胜古迹之一,被多次翻印到明信片上广为传播。笔者潜心收集抚顺老明信片几十年,迄今为止已收集到十几种不同版本印有抚顺城门的老明信片,但都是照相写真版的,绘画版的嘉会门不但没见过,更没有听说过。

  可就在闲来无事网上“遛弯”时,无意中在某网店的一组旧封片里,发现了一枚绘有老城门的明信片,很像家乡抚顺城的嘉会门(图一)。推荐给几位藏友欣赏品鉴,结果是与不是莫衷一是。若待争论出或蒸或烤的结果,大雁早飞远了,干脆先把实物弄到手再说——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的,而且价格也不高。就这样我便毅然将其收入匣中。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一)

  明信片到手后,笔者进行了认真比对,果然是抚顺城嘉会门(南门)!理由如下。首先从主图上看,城墙、门楼与两侧的民房景物的形状格局,与照相版上的城门(图二)几乎相同,绘画的透视角度与拍照取景的角度也一样;其次,城楼右侧的电线杆都出现在两个不同版本的图片中,说明这是同一个地点的重要参照物。第三,该彩绘版的嘉会门明信片的四角,有明显的相角插口的印痕,而且均呈现色差,明显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存放所致。从而排除了现代人仿制的可能,至少是一枚几十年前的东西。最后,同组其它几枚明信片风格相同,均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东西,无形中佐证了该片的绘制年代,起码应该在七、八十年前无疑。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二)

  另据80多岁的赵世刚老先生回忆,抚顺1948年解放时,他才十几岁。印象中抚顺城南门还在,不过已经凋敝不堪,即将坍塌。从这幅水粉画上的城门及周边景物来看,与外地其它城门均不相同,确是抚顺城无疑。而门楼画得比较完整,说明绘画时间较早,城门保存尚好。抑或进行了艺术加工,但最早不会超过1908年。因为抚顺发电厂于1908年底才开始发电,画面上的电杆可以作证。另外该画作并非现场写生,绘画者凭借记忆,源于现实又进行了发挥美化,与实物有些出入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从城墙、门楼和日本兵等元素,可以得到充分反映。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三)

  今天我们提及的抚顺城指的均是清代古城,而有关抚顺城的历史要追溯到630多年前的明洪武一朝。明太祖(朱元璋)平定辽东后,于洪武十七年(1384)在高尔山前、今火车站以西(图三•2)修筑砖城,以防御残余元孽与建州女真,是当年辽东十八城之一。并由“抚绥边疆,顺导夷民”而得名“抚顺”。据《全辽志》记载:抚顺城“周围二里三百七十六丈,池深一丈,阔二丈。城门一:迎恩”。同时还以抚顺城为中心,沿辽东边墙设北会安、南东州两堡,及七座路台,三十九座敌台等防御设施。本城驻官兵一千一百零八人,各堡、台驻官兵计二千余人。城东设有抚顺关与马市,今前甸镇关口村附近,是明朝与建州女真通商互市之所。

  从明万历以后,抚顺一直是明王朝和建州女真人兵戎相见的前哨阵地。这里战火纷飞,烽烟四起。明万历四十六年,即后金天命三年(1618),清太祖努尔哈赤率兵两万,与事先入城的“商人”里应外合,攻下抚顺城。虏去人畜物资后将古城全部拆毁,从此抚顺城变成了一片废墟。1644年大清入主中原,八旗官兵及其家属相继“举族西迁”。遂使辽东人口锐减、更加荒凉。至康熙二十一年(1682)皇帝东巡,“过抚顺旧堡,见败垒榛莽中,居人十余家,与鬼伥为邻,唯一古刹,塑像狰狞,未经焚毁,炉香厨火,亦甚荒凉。过之谙惨。时闻惊风,虎尾欲竖”。当时抚顺城的惨败景象,跃然纸上。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四)

  前清盛世,满族故乡抚顺不仅是“开国立基”的“龙兴圣地”,又是清帝谒永陵祭祖的必经之地。清廷再也不能让这种荒败的景象继续下去,于是从乾隆四十三年(1778)开始,用了六年时间重建了荒废了整整160年的抚顺城。图四这帧清代抚顺城的全景照,是从高尔山顶向下俯拍的。照片中古城的南北城门依稀可见,说明拍摄时间是在日俄战争之前。这也是目前仅见的、最早的清代抚顺城的全景照片。清末,照相机刚刚被日本人带进中国,能拍下辽东边陲小镇,并翻印到明信片上沿传至今,足见其弥足珍贵。清代抚顺城的具体位置在明抚顺城址西南。按现在来说,是西至宁远街,东至新华街,北至永吉路,南至新城路的范围内,即如今北关社区之内。见图三•1示意图。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五)

  抚顺城的城墙高约二十尺,宽约十二尺,用青砖包土石砌筑,周围修有护城河。古城“周围三里,东、南、北三门”(《盛京通志》),实际上只有两个城门:南嘉会门,北广润门,门上有城楼。门楼采用阁楼与敌台相结合的建筑方式。斜山式屋顶镶嵌琉璃瓦,在阳光下金壁生辉,具有传统的民族建筑风格。图五照片定格了嘉会门空旷的门前,可见护城河桥上的护栏与完整的城墙垛口,以及远处高尔山上的古塔,说明拍照时间较早,起码要在清末日俄战争之前。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六)

  古城正面嘉会门二层为仿敌台建筑,设五个垛口间隔五尺,是用于瞭望和射击的。垛口内为士兵驻守的铺房,敌台上有士兵昼夜巡逻、敲绑,遇有敌情随时报警。北门称作“广润门”,建筑简单,不设垛口。图六设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的一幅广润门照片,当然拍摄于1905年前了。至于东门为便门,亦设有阁楼与敌台,目前尚未发现有照片存世。平时南北二门守卫甚严,卯时(早6—8时)开,酉时(晚6—8时)关,闭门后没有门票不得进城。

  改朝换代后,抚顺由硝烟弥漫的前沿变成了满清王朝的大后方。抚顺城落成后满汉居民也逐渐密集,重新兴旺起来;而且从康熙至道光四帝曾九次经抚顺东巡祭祖。七十三岁高龄的乾隆登抚顺城后还留下“洪武城抚顺,意在抚顺我”的诗句。五十年后的道光九年(1829)抚顺城进行了唯一的一次大修。之后随着列强入侵,加之清廷的腐败,各朝皇帝再也无心谒陵,也无力对古城进行维修了。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七)

  到了近代,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清王朝的厄运到来,抚顺城也加速走向衰落。光绪三十一年(1905)3月10日,败退到高尔山上的俄军与攻占了抚顺城的日军相互炮击,山顶古塔弹痕累累,山下广润门轰然倾塌。一场腥风血雨过后,抚顺城墙与城内房屋多半倒塌(图七)。自此商业萧条,居民流离,整个古城处于奄奄一息之中。图八是日均占领抚顺城后在嘉会门前的一张留影。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八)

  斗转星移又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雨剥蚀,到1948年10月31日,抚顺解放时,矗立了整整170年的抚顺城,已经面目全非、垂垂老矣。在市区改造过程中,摇摇欲坠的嘉会门和残余的墙垣被陆续拆除,护城河也随之填平,老城从此不复存在了。伴随着时光的流逝,它昔日的尊容也逐渐从人们的记忆里逐渐消失。如今在一个现代化居民街区里,仅见一个“清代抚顺城北门遗址”记事碑(图九),其它古城痕迹都已荡然无存了。

徐洪:抚顺城“嘉会门”惊现绘画版

  (图九)

  乌呼惜哉!倘若将“抚顺城”完整地保护至今,那该有多好啊!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