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2018-01-27 05:03 抚顺七千年 刘学敏 2642
或漫步于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通幽曲径,或疾行于林间湖畔廊桥水榭,惹眼的是移步换景的秀色美景,扑面的是透彻心脾的沁凉清风,“风景旧曾谙”——这片我曾经十分稔熟的地方,眼下却新奇得近于陌生——月牙岛,这匠心营造的城市景观,这如诗如画的湿...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

美丽的浑河(网络图片)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2

月牙岛生态公园(网络图片)


  每次走进月牙岛,我都会有些小激动、小感动。


  或漫步于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通幽曲径,或疾行于林间湖畔廊桥水榭,惹眼的是移步换景的秀色美景,扑面的是透彻心脾的沁凉清风,“风景旧曾谙”——这片我曾经十分稔熟的地方,眼下却新奇得近于陌生——月牙岛,这匠心营造的城市景观,这如诗如画的湿地公园,便是我曾经尽兴挥洒和驰骋童年野性与真性的北大坝——河夹芯么?

  我的激动与感动,仅限于曾经的天然河滩变作了的人工的园林么?

  似乎不尽然。

  从大伙房水库大坝到和平桥,绵延30公里的抚顺城区,被浑河裁剪为匀称的两条,分作河南、河北。儿时,我家住南岸,河在北面,河边有堤坝,北大坝就这样约定俗成地叫出来。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3

1965年的浑河(抚顺市区段)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4

浑河老照片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5

未开发前的河夹芯


  我懵懂初开,听着关于“水鬼”的故事长大。我母亲说我姥爷的爸有一回去卖菜,过小桥的时候秤砣掉到河里,秤砣不沉底,飘着。我姥爷的爸冷笑一声:你个水鬼!骗我下水呀?我不下!话音刚落,秤砣“咕噜”一声下去了。邻居们都说,大河馋,年年淹死人。

  我母亲总是讲老李家“连成子”被“水鬼”勾去时的情景:大河涨水,连成子看见河里飘着桃子,带树枝儿的桃子,粉红的桃子,鲜绿的叶子,连成子就下河去捞桃子,桃子沉底了,连成子也沉底了。

  在我的小学时代,至少有三个男同学“野浴”淹死。所以,十三岁之前,在我的内心,浑河是恐怖的,因此望而怯步。在我们这片儿,男孩子好坏,标准就是上不上北大坝玩儿。1966年,伟大领袖号召到大江大河锻炼成长,改变了民间的评判标准,给我们去北大坝撒野去大河洗澡凫水,颁发了一柄光芒四射的尚方宝剑。

  出家门向北,穿过几条窄窄的胡同,三分钟,北大坝就到了。那时浑河两岸的河堤都是土石堆积的,上面生长着杂树和蒿草。河道中间那条滩涂,被人们称为“河夹芯”;“河夹芯”又把河道隔成两条,靠南的叫“一道河”,靠北的叫“二道河”。“一道河”已经被城市生产生活用水染黑,臭气扑鼻;“二道河”水质似乎尚好,雨季河道变宽、河水浑黄,水流湍急。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6

上世纪80年代的抚顺葛布大桥


  那时的浑河是野性的,河水喧哗着滚滚西行;河滩上有许多坚硬浑圆的河卵石,葛布桥以西五百米,肥厚的沙滩地疯长着茂密的柳树毛子,其间有沙斑鸡、交嘴雀等鸟儿婉转啼鸣、窜起又落下,有田鼠贼头贼脑梭巡出没,有蝗虫、扁担钩和螳螂在草丛中弹跳,还有变色龙和小长虫不期而遇。蝴蝶蹁跹飞舞,时常会发现巨型蛱蝶,俗称“马燕儿”,美丽异常;红蜻蜓是最多的了,蓝色或者绿色的大蜻蜓比较少见,偶尔看到,必定追逐捕捉,蚊虫滋生,有很多淡绿色的外表很像蝇子的飞虫,学名牛虻,我们称作“瞎蒙”,叮人,尖锐的疼,疼后是痒,剧痒,然后起包,大包,红色。间或有一些水塘,青蛙和癞蛤蟆大声鼓噪,水面被“香油儿”等浮游生物划出一道道细小的涟漪。植物葳蕤繁茂,有艾蒿、节股草、酸浆、蚂蚁菜和甜面根儿。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7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8

野浴(资料图片)


  那时候到浑河野浴的,清一色是男孩子,只有极少数成年人,也是男人,所以裸浴自然而然,后来我们才知道,还有一种裤衩叫做游泳裤衩。我们纵情投身浑河,嬉戏打闹竞赛,然后哗啦哗啦上岸,把赤裸的身体摔在滚烫的沙滩上,眯起眼晒太阳,眼前金光飞舞,也许会闻着河水淡淡的腥味昏昏欲睡,做童年虚幻而滚烫的美梦……

  河夹芯向西,始出现小片菜园,附近居民种些白菜、胡萝卜、地瓜等作物,有朴拙的窝棚,松散的篱笆,我们这帮熊孩子背负着夕阳疲惫地归家,往往又渴又饿,曾经偷吃过胡萝卜、地瓜,用手撸吧撸吧就咔嚓咔嚓大嚼,带着浓浓的泥土芬芳。更西边那大片大片的农田和菜地,是葛布六队的领地,我们都没有走近过,远远地看着很多人在劳作,惚兮恍兮,恍兮惚兮。

  到了海城桥那儿,浑河接纳了从南边向她扑来的古城子河。

  六七十年代,西露天矿选煤厂的水排入古城子河,河水越来越黑,俗称“煤泥河”,黑黑的河水排进“一道河”,一路向西继续着藏污纳垢的使命;而“二道河”悠然甩出一个弧形,以更加雄豪的气势向西流淌。那个弧形怀抱着的滩涂,植物繁茂,水草丛生,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又是别一番味道。

  地球上有三大生态系统,即森林、海洋和湿地。森林是地球的“肺”,海洋是地球的“胃”,而湿地,则是地球的“肾”。词典说,湿地指天然或人工形成的沼泽地等带有静止或流动水体的成片浅水区——河夹芯是典型的湿地。

  似乎是2014年,河夹芯开始进行施工建设,逾三年,一座占地130万平方米的抚顺月牙岛生态公园蓦然呈现在市民的生活中。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9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0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1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2

以上四图为建设中的月牙岛生态公园(抚顺知名摄影师提供)


  “爽借清风明借月,动观流水静观山”,昔日桀骜不驯的浑河,如今温顺地依偎在河道北侧,形成一道宽阔平缓的水域,有鸥鹭翩然翔于低空,有垂钓者悠然倨于岸畔,有游人欣然隐现于树丛。内湖秀丽、外江壮美,花团锦簇、植物葱茏;揽月亭和紫月亭,隔湖遥相呼应,近可俯瞰月湖之秀美,远可揽阅浑河之壮阔,在月湖与浑河之间的白鹭堤上,千亩湿地,芦苇扶风、白鹭齐飞,实在是个赏心悦目,怡情养性的好地方。

  人居环境的理想最高境界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使人愉悦的自然情感和生活情趣恰恰就是这种理想。浑河城市湿地的改造利用是历史的必然、时代的必然——利用湿地资源的特殊环境和地貌特色,因景写意,以水造园,建设城市园林,提升城市品位,为居民提供美好的居住环境,乃现代人文关怀的必然选择。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3

月牙岛生态公园(网络图片)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4

月牙岛生态公园(网络图片)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5

月牙岛生态公园(网络图片)


  追求天人合一、自然和谐的园林文化,本是中国皇家贵族和文人士大夫的一大癖好,北京皇家、王府园林,苏杭园林……和西方的皇室贵族园林一样,全中国所有的园林,统统属于皇家、官家或者富豪家——那不是给你们人民享用的!

  只有到了共和制以后,城市公园,才归还给广大民众。“由政府或公共团体建设经营,供公众游玩、观赏、娱乐的园林,还有改善城市生态、防火、避难等作用。”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6

月牙岛生态公园音乐喷泉(网络图片)

刘学敏:月牙岛的前世今生 图17

月牙岛生态公园音乐喷泉(网络图片)


  1856年,坐落在摩天大楼耸立的曼哈顿正中、占地843英亩的纽约中央公园落成。抚顺的几处公园,都是将近一百年前,日本殖民者修建的,解放以后一直是抚顺百姓休闲游乐的处所。如今,我们终于有了自己投巨资兴建、为人民大众提供的现代化城市园林,这种时代的进步着实令人欣喜,更何况月牙岛是在资源枯竭的历史时刻兴建,更是令人感慨万千,值得为倡导者点一个大大的赞!

  行文至此,笔者建议有关部门考虑在适当的地方建立一个适当规模的游乐场,以其收入部分补充巨大的维护性开支,以免其日常保养维护难乎为继。(2018年1月27日灯下)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月牙岛  浑河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