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人物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蒋国恩回忆录

时间:2018/5/20 8:45:40   作者:曹文奇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评论:0
内容摘要:伪康德元年(1934年)八九月间,红军头次来到我们这里,共两个人,一个是王连长,另一个姓周,住在我们西河掌村老初家。村上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红军,当胡子要抢老初家的皮袄时,那个王连长将自己穿的红军衣服向外一露,就把胡子吓跑了,这样一来便传开了,全村上的人都知道红军来了。  伪康德二年春,有30来个戴日本人的铜帽子,穿日...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蒋国恩回忆录


  伪康德元年(1934年)八九月间,红军头次来到我们这里,共两个人,一个是王连长,另一个姓周,住在我们西河掌村老初家。村上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红军,当胡子要抢老初家的皮袄时,那个王连长将自己穿的红军衣服向外一露,就把胡子吓跑了,这样一来便传开了,全村上的人都知道红军来了。


  伪康德二年春,有30来个戴日本人的铜帽子,穿日本人黄大衣的红军,向大四平替察署而来,捎信叫警察来接。警察接信后,眼看着有伙人就要来到,他们迅速列队来到大四平河沿上,与来人相遇,见礼后,这时有10来个“日本人”很快转过身去迅速拉出枪对着警察,并大喊:“别动!”立刻缴了警察署的枪。最后,把孙海臣署长带走了,后来,听张景益村长说,孙海臣被红军带走后不久,因他要逃跑,被红军战士开枪打死了。

  伪康德2年,红军大队来了,他们先在八里甸子,把警察署烧了。大伙都说红军来了,杨军长和程司令有400人,到那里时都进行宣传。他们来到大四平加上山林队共600余人,住满了整个大四平沟里。山林队头叫朱海乐,他们刚来就把我绑上带到大四平见杨军长,杨军长亲自给我松了绑,并讲了很多抗日的道理。我听他们说没有地方住,军长说:“主要是朱海乐没有地方住,并让他们回大四平住”。当我和朱海乐来到路上,我就说:“你们到我家去吧,我家住得下,还有吃的。”

  6月份,红军破平顶山,天一朦朦亮枪就打响了。当时,程司令有200人,杨军长有200人。我听说朱海乐部队也参加了战斗。

  7月份,杨军长的部队就在我的家住下。之后,杨军长就讲起红军革命的事来,并说他们从关内来了8个人,编成八个军。他们住了一宿,第二天,杨军长带领着军队就走了。他们住下的当天晚上,还叫我召集少年开会,动员参军,后来,杨军长叫我当干部,任务是收集粮食,刺探敌人情况。

  伪康德3年腊月前,红军破硷厂,一天晚上,杨军长穿着一件黄呢子大衣,随身带着1个小枪,看样子是要开会。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由红军战士押来18个人,进屋后,军长叫他们把军衣脱下来亮相。之后,我听说,他们都是在我们红军打那本良时投降过来的人,实际上他们是由邵本良派过来暗害杨军长的。当天晚上杨军长吿诉我说:“老蒋头你有福啊,原来这些人投过来的目的是要把我打死,那时,你也要受牵连哪。”我一听,吓了一跳。

  第2天早晨,杨军长向弟兄们讲话,讲了一上午,杨军长只穿了一件毛衣,没戴帽子。最后,他问大家,这些人怎样处理,大家都同意把这些人处死。

  在腊月13这天,杨军长派小四平的张喜山到硷厂去出探。就在那一天,把那18个坏人拉到河套里,当场放了4个,其余14个坏蛋处死了。

  腊月14这天下午3点钟,我红军700来人,其中包括朱海乐的人,分三路向硷厂方向进发。西路由程司令,南路朱海乐,东路是杨司令。红军到硷厂后,枪声歌声同时进行,响成一片。这时,朱海乐部下在万家床子吃烧饼,这样老百姓就与他们打了起来。军长一看坏事了,命令大家快退出去,回来后,他们又住在我的家里。杨军长处罚了破坏纪律的山林队员。

  腊月15,日本守备军来了好几百人,过岭就开始烧房子,飞机进行轰炸,敌人一气撵到西河掌,我的房子着了,书房也烧了,因为,人家都说我的房子是红军司令部。当时,我们都逃了出去,可是杨司令放走的4个人,却被炸弹炸死了,真是人容天不容。

  伪康徳3年2月二十几,正在拉粪的时候,红军开始打邵本良。红军在前面走,邵部在后面跟,红军在鸡房子吃早饭,邵部抢上山头开了枪。红军在屋里出不来,军长带20余人转到西山老虎砬子一看,邵部有200来人,不过100来步就要到房子了,眼瞅邵部要得逞,这时被俘的一个机枪射手说:“军长你把我放开,我给你打:“军长便放开了那个俘虏的手,他用机枪就两梭子子弹把邵军打下去了。

  双方一直打到晌午,邵部撤退了,军长也撤了下来,咱们的伤号有几十人,邵部伤号更多。这一阵打下后,由于早饭没吃成,大家都特别饥饿,见到我家做的小豆腐,不少兵就吃了起来。军长不让吃。我说后,他们才吃起来。军长对我说,今天大家都乏了,你去站岗吧。我在大道上听动静,二更天,我听到枪响,回来吿诉军长,军长听后一笑。我问他,“你笑啥!”他说,“这是我们打的,目的是扰乱他们,不让他们睡觉,否则他们会回来撵我们。”

  鸡叫时,杨军长他们吃完饭就走了。邵军进来后,问我:“红军走了没有?”我说:“走了”。他问:“到那儿去了?”我说:“不知道!”他说:“红军闹的我们一宿未睡。”然后,邵军就奔凤城县去了。红军来到凤城县夹砬子两山夹一沟的地方埋伏起来,当邵军一进沟,红军就打了起来,接着就是冲锋,敌人200来人,打散了花,最后就剩邵本良等7个人,他们逃到硷厂。

  第3天,红军回到西河掌,这回他们都是守备队的打扮,我没敢放声近前一瞅,他们就说:“怎么你不认得了。”这时他们一笑,我才明白过来。接着他们就谈起胙天打邵本良的事来,军长说:“杂种这回叫他撵”。这样他们把全部经过告诉了我们。

  伪康德3年6月前,红军向东去了,接着警察署来了个姓杨的署长。在八月割地时,红军白天不来,晚上回来。紧接着伪军开始挖围子归屯。红军这时也在山上“挖仓子”,下山来搞给养。我们给他们往山上送,都是在晚上去的,共送过5石粮食。白天给鬼子挖围子,修“围道”,逼迫着我盖房子,过不几天,日本靖安军来了。

  后来,一个叫“王跩子”的人投降了敌人,把我供了出去,不久,伪警察署把我抓去,过我的堂。他们问我,“你给一个姓甄的红军做过衣服”。我说:“不知道”。他们把“王跩子”叫来与我对证。我看见王就恨死了他,没有作声。我问他:“你是看见的还是耳传”。他说:“是耳传”这一下我心中有数了,然后我就说:“咱们认得有3年了,我还给你办过事。”他说:“没有”。我说:“我和甄队长认识时间短,没做过什么”。“你在山里带着红军上我家。我们家做的饭,你要吃,不给你吃,你说我们通匪。给你吃了,你反来咬我给甄队长办过事,你有良心吗?”

  这时日伪军的金主任,对着王跩子说:“你不象人,人给你饭吃,你却忘恩负义,行了,你走吧!”之后,警察署叫我“出探”,一定要找到甄队长。在回来的路上,我看到甄队长,吿诉他们敌人要抓你们。当天晚上,日本人来了好几百人,这些人就到处搜査,没有查到。

  红军甄队长只剩几个人,他们经常吃些高粮,或炒苞米,很艰苦。和我一起出探的人中,有个叫朱宝贵的,我了解他家也是正经庄稼人,以后,就帮助我接济甄队长。过年时,红军在干石河子活动,被警察抓去一个红军叫黄茂德,他爷俩都被抓去了。以后,我军地方工作员张芝贵、陈吉贵也被抓去。警察们追问他们红军到底在哪里,他们没说。后来,村长也被抓去了。起初,警察把张芝贵过了堂,由于他们没招供,第2天放了回来。

  伪康德4年以后,红军再也没到过我家来过。

  我想到的就这么些,那时和杨靖宇及红军接触很多,但现在年龄大了,记性不好,讲得可能不大周全。

  1964年10月9日


标签:杨靖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