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探索发现

李寅:风口浪尖中的满汉通婚

时间:2018/4/28 21:09:54   作者:李寅   来源:网摘   评论:0
内容摘要:编者按: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清宫私房事》(李寅著)一书梳理了大量史料,以清宫人物为线索,以点滴史实为依据,为读者层层揭开了大清后宫的神秘面纱。  历来有一种说法,满汉不通婚。这种说法源于顺治初年,孝庄太后曾颁下懿旨:“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此旨悬于神武门内,严厉而带有政治色彩,使本来轻松有趣的话题带有了些许血腥味道。...

  编者按: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清宫私房事》(李寅著)一书梳理了大量史料,以清宫人物为线索,以点滴史实为依据,为读者层层揭开了大清后宫的神秘面纱。


李寅:风口浪尖中的满汉通婚


  历来有一种说法,满汉不通婚。这种说法源于顺治初年,孝庄太后曾颁下懿旨:“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此旨悬于神武门内,严厉而带有政治色彩,使本来轻松有趣的话题带有了些许血腥味道。

  光绪二十七年十月,慈禧太后也曾下懿旨:“我朝深仁厚泽,浃治寰区,满汉臣民,朝廷从无歧视。惟旧例不通婚姻,原因入关之初,风俗语言,或多未娴, 是以著为禁令。今则同道一,已历二百余年,自应俯顺人情,开除此禁。”两位太后的懿旨相隔二百余年,似乎在此时间内,满汉没有通婚。

  清初,典籍中确有这样的记载,“在京城的旗人之女,不准嫁与民人为妻。”然而,真实情况下,满汉真的不通婚吗?

  其实,早在顺治五年,顺治帝就曾谕礼部:“方今天下一家,满汉官民皆朕臣子,欲其各相亲睦,莫若使之缔结婚姻。自后满汉官民有欲联姻好者,听之。”同时,又谕户部:“嗣后凡满洲官员之女欲与汉人为婚者,先须呈明尔部,查其应具奏者,即与具奏,应自理者,即行自理。”这些谕旨,就为满汉通婚打开了方便之门。也可以说,清初满汉通婚是有明文规定的。后来,清世祖顺治帝竟率先垂范,公开纳汉女入宫。资料记载,世祖甚至想“以汉女备六宫”,不过遭到孝庄文皇后的阻止而未能如愿。

  我们再查史料,发现康熙帝的密妃王氏也是汉女。她的父亲王国正是个知县,没有入旗。而雍正帝敦肃皇贵妃年氏,则仍属汉军镶黄旗,其本质出身是地道的汉人。此外,还会有一些汉军旗的女子入宫为妃,而且地位也很高。如嘉庆帝生母孝仪皇后魏氏,史书记为“汉人而投旗者”。其实,她为汉军旗包衣管领下人,出身寒微。入旗后,赐姓魏佳氏。对于这个女人,需要介绍一下。孝仪皇后,也就是“令妃”,她可是后宫中汉人女子的翘楚。

  其一,封号稳步上升。魏佳氏初入宫的时候,仅是贵人,经过她的努力,这个女人的封号,居然稳步上升:乾隆十年,被封为令嫔;乾隆十四年,晋升为令妃;乾隆二十四年,晋升为令贵妃;乾隆三十年,晋升为令皇贵妃。乾隆三十年,她晋封为皇贵妃,皇后在第二年去世,那么,直到乾隆四十年魏佳氏去世,这十年的光景,后宫之中没有皇后,她就是宫中的老大了。

  其二,宠冠后宫。宠冠后宫的标志就是,魏佳氏与乾隆帝生育了6个孩子,:乾隆二十一年,生皇七女;乾隆二十二年,生十四子永璐;乾隆二十三年,生皇九女;乾隆二十五年,生十五子颙琰;乾隆二十七年,生皇十六子;乾隆三十一年,生十七子永璘。我们从魏佳氏生育的年份看,从乾隆二十一年开始,乾隆帝46岁,魏佳氏30 岁,一直到乾隆三十一年,乾隆帝56 岁,魏佳氏40岁,他们之间保持了10 年的生育期,也就是在这10年里,魏佳氏最为得宠。

  其三,在宫斗中大获全胜。其实,魏佳氏的得宠远不止这些。乾隆帝宠她,爱她,信她,给她以最优厚的待遇,让这个女人尽享胜利者的快乐。毫无疑问,魏佳氏是一个敢于挑战的冒险家,她的对手就是中宫皇后乌喇那拉氏。在后宫之中,那拉皇后的下面是令贵妃,位置是最近的了。可是,她有更高的要求,就是晋封为皇贵妃。就在乾隆三十年,陪同乾隆帝南巡途中,在杭州的“蕉石鸣琴”这一问题被提上了日程。后来皇后被打入冷宫,乾隆三十一年七月,黯然死去。而魏佳氏,在皇后被打入冷宫、备受煎熬之时,她却如愿以偿,“乾隆三十年六月,晋封皇贵妃”。

  其四,儿子被立为皇太子。打败了中宫皇后,晋封为皇贵妃,魏佳氏如愿以偿。但是,这不是她的最终目标。乾隆三十一年,她又生育了乾隆帝第十七子,使她达到生育6 个子女的最高目标。那拉皇后去世后,她在宫中位置最高,到乾隆三十八年冬至节,她的儿子第十五子颙琰被“高宗密建皇储”(《清皇室四谱》)。虽然,魏佳氏并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凭她的宫中地位,凭她的直觉,还是很有把握的。

  其五,死后享哀荣。乾隆四十年,魏佳氏不幸病逝,走完了她49岁的人生。她的去世,使乾隆帝非常悲痛,他痛苦地写道:“强收悲泪为欢喜,仰体慈闱厪念谆。”表达自己悲痛而又思念的心情。到乾隆六十年,乾隆帝禅位,做太上皇,魏佳氏的儿子颙琰继位,她母以子贵,“著赠为孝仪皇后,升祔奉先殿。”她的神牌被摆放到太庙、奉先殿和陵寝大殿,她的棺椁被安放到裕陵地宫。这一切,都是那些宫中妃嫔们望尘莫及的事情,真是死后享哀荣。

  诗人吴士鉴曾以《满汉通婚》为题,作诗一首:

  汉姓难同色目侪,当年却特制诚乖。

  东朝未下通婚诏,圣母曾闻氏魏佳。

  尽管如此,满汉通婚这一做法,在宫中总处在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之中,汉族女子和优秀的汉文化时刻在吸引着清代帝王。虽然,他们一再声称“宗室觉罗不得与民人结亲,违者按律治罪”(乾隆五十七年上谕),但处在大汉文化包围下的清代帝王,怎能做到这一点呢?所以,即使发生宗室联姻的事情,也只好听之任之,“不必离异”,只象征性地给一些处分而已。清史专家王钟翰先生曾就满汉通婚作过结论:“恰恰相反,在清代官书《清实录》里即有大量准许满汉通婚的明文记载。”


李寅:风口浪尖中的满汉通婚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