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写给青春的告别诗

时间:2018/5/4 12:08:49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1
内容摘要:我喜欢诗,但对自由诗这种题材不太感兴趣。总觉得这类诗太过朦胧,作者往往自顾自抒发自言自语,读来像猜谜语,悟不到其中真味,更难有共鸣,所以看得少也写得少。但有一首自己写于29年前的自由诗始终没有忘记,不是因为写得多好,是由于它写在我即将告别共青团岗位的前夕。这首诗发表在1989年《抚顺団讯》第5期,作为“团干作品”刊出:...
  王尧:写给青春的告别诗
老抚挖团干部担任第22中学校外辅导员

  我喜欢诗,但对自由诗这种题材不太感兴趣。总觉得这类诗太过朦胧,作者往往自顾自抒发自言自语,读来像猜谜语,悟不到其中真味,更难有共鸣,所以看得少也写得少。但有一首自己写于29年前的自由诗始终没有忘记,不是因为写得多好,是由于它写在我即将告别共青团岗位的前夕。这首诗发表在1989年《抚顺団讯》第5期,作为“团干作品”刊出:

  《长别星梦》 

  远方的星,玫瑰色的梦。在美丽的春天里携手前行,我们已走过了多少路程。温馨的笑,愉快的容颜,当失去这一切的时候,仍旧感受到它的余温。星遥遥在银河边闪耀着盼望,梦悠悠在心底里呼唤着思念。绿色的叶子在秋风中阵阵地陨落,远望长河,归去的是你孤独的帆。

  难忘的梦,永恒的星辰。照亮了我的前程,给了我不灭的火焰。一声珍重,又一声再见,闪现的回忆映湿了眼睛。心清清祈求着你的幸福,魂静静祝福着你的平安。人生的道路远远伸展,今后相逢,相逢定不同陌生的路人。

  记得当年有的朋友看后笑问我:“你这首诗很像情诗,你是为了纪念你爱的人写的吗?”我的回答是,如果你的青春储藏了一段忘不了的、极其丰富的年华,一群忘不了的人,你就会读懂它。

  1989年,是我在老抚挖(原抚顺挖掘机厂)工作的第7年个年头,也是我在共青团工作岗位的第7个年头。自18岁入厂从事团的工作,25岁的我已是虽然年轻,但资历很久的老团干部了。八十年代为团的工作付出和正在渐渐逝去的青春,令我且行且珍惜。

  在母厂的青春岁月,是一场多么珍贵、美丽而真切的梦啊!

  巍峨高大的厂办公大楼,宽阔无垠的厂区,一排排林立着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厂房,每天上下班川流不息的人群,那洋溢着振奋、昂扬的心气儿、精神头儿,注定感染着你,让你每天看也看不够。想记住全厂三十八、九个车间、分厂的名字吗?恐怕你得记上大半年,才能慢慢理出个个儿数。要熟悉万人大厂的每一个人,就算干到退休的父辈们也认不全,厂子资历再深、名气再大的人也是闻名多于见面。说起工厂的工种、工序来,人们大多只知道个“车钳鉚电焊”,其实林林总总的多着呢,只有干了几十年的老职工才大概说得明白。


王尧:写给青春的告别诗
老团干部们八十年代郊游留念


  雄浑嘹亮的乐曲伴随你每天早晨走进工厂,又把你每天晚上送出工厂的大门。不知疲倦的兴奋闪耀在每天的日子里。每天兴冲冲地上班,意犹未尽地下班。每天都有那么多青年朋友去认识结交,一年中有那么多新奇的事情需要去策划,去实践、去经历、去享受——

  冬雪绵绵,连空气好像都微醺微醉着。当四面八方零散的鞭炮开始远远近近响起时,告知元旦、春节将至,团委就要号召各级团组织举办丰富多彩的文艺联欢活动。你能在各单位晚会的急管繁丝、快乐的歌舞里度过一个来月,这也是年轻人一展身手,一鸣惊人的好机会。当早春二月凛冽的冬风里嗅出些早春味道时,团委就要召开团代会或是常委会、全委会,把全年团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生产活动、文体活动等各项工作任务明确下来。

  争创全市、全省共青团系统标准化建设的模范单位、争创全市的“红旗团委”、“先进团支部”排头兵是每年不变、必须实现的目标。当三月的柳树尖刚冒出了新绿转眼又变得嫩黄时,全厂团组织就要拉起心灵手巧的青年组成的“学雷锋服务队”,走上响彻《学习雷锋好榜样》歌声的街头,为市民提供各种便民维修服务。从踏青游园的4月份开始,就要举办各种主题、贯穿全年的演讲、征文、论辩,面对热点话题的“团青对话”活动,不断为青年们“充电、加油”。

  机关团总支还率先发起了厂校合作活动,几位委员担当了22中学的校外辅导员,走进课堂为中学生们讲“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理想教育课。工厂团的工作必须围绕生产活动这个中心来设计活动,发挥作用,组织青工义务突击劳动、“小改小革”能手竞赛就成了共青团每年常态化的长线活动,年终要评出一批青年技术能手、标兵,培养、推荐出类拔萃的青年劳模。


王尧:写给青春的告别诗
老抚挖机关团支部成员在研究活动计划


  “五四”青年节到了,厂团委就要举办隆重盛大的表彰纪念活动。把团干部、团青骨干、青年模范们用“大通套”通勤车沿着青年路拉到水库的团市委夏令营营地,挑来湖水炖羊汤,围着篝火跳舞联欢,弥漫着友情,也悄然生发着爱情。

  6、7月份,当又一批职工子弟走进工厂时,团委就请老红军为母厂的血脉们讲光荣传统。8月份,用现在的话说是旅游旺季,有专职团干部的车间、分厂“财大气粗”,组织团员青年们到大连、鲅鱼圈、北戴河去旅游,条件差一点的兼职团干部也不甘示弱,力所能及地组织“小部队”,拎上录音机去劳动公园、新屯公园游园,买点面包、香肠来一次野餐。接下来的9、10月份,“庆十一、迎国庆”歌咏比赛、歌手大赛当仁不让地成为团组织必办的、影响力空前的活动。接着又是渐渐的进入工厂生产最繁忙深秋,来到年底收官的冬季。

  当新厂的基建需要年轻的力量,一群群年轻人就像保尔柯察金和他的伙伴们似的,在严寒的工地上用铁镐奋力刨开冻土,为解冻后搭建库房争取时间,打下基础。当工厂搬迁需要抢救上百吨金贵的零部件时,又是一双双年轻的手臂和炽热的胸膛把它们送到开往新厂的卡车上。当即将外销的挖掘机需要装填配重铁时,团干部生力军就像《上甘岭》里英勇无畏的的志愿军机枪手一样,排着队挺身站在铁堆和挖掘机前,把一块块沉重的配重铁放进配重箱里。接着,又是元旦,又是春节联欢,……一年年,年轻人尽情燃烧着青春之火,享受着它散发着的热量,不知疲倦地从年初烧到岁尾,从这一个春节燃到又一个起点。


王尧:写给青春的告别诗
老抚挖团干部八十年代集体合影
(前中坐者为老团委书记韦廷玉同志,第三排中间为作者)


  可是,“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青春的到来总像流火一样耀眼,逝去又像流星一样迅疾。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批批老团干部陆续转业了,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共青团这个集体。有的专职团干部转入到车间、分厂和机关党政工各个岗位,同样付出心血和汗水的兼职团干部们也相继卸掉了团内职务。他们和她们不再出席共青团的会议和活动,继往开来的是一茬茬新鲜血液。到1989年,我入厂时的老团干部们已经悉数转业了。

  在被他们的手臂推向母厂共青团工作的前台,直面重大的使命和挑战时,我常常想起他们,并从中汲取着信心和力量。这首写于25岁的诗虽然幼稚,但更有些未卜先知的神奇——我们这些青春时代的好友,即使告别了那段亲密相伴的光阴,也从未终止思念和友谊。

  “五四”到了,节日快乐!祝你珍惜属于你的青年节,祝福与你相伴的人们。(写于2018年“五四”青年节)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