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周新哲:忆陈云同志视察抚顺铝厂

时间:2018/5/14 11:07:22   作者:周新哲   来源:《有色金属工业》   评论:0
内容摘要:往事依稀,犹如昨日。尽管时间的隧道每时每刻都在消磨着珍贵的印记,但从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和老一辈们点点滴滴的回忆中,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力量,那种对中国铝工业深情关怀和寄予厚望的力量,这力量激励着抚顺铝厂走过了55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抚顺铝厂的前身是于1936年,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动下,由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与伪满...
  往事依稀,犹如昨日。尽管时间的隧道每时每刻都在消磨着珍贵的印记,但从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和老一辈们点点滴滴的回忆中,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力量,那种对中国铝工业深情关怀和寄予厚望的力量,这力量激励着抚顺铝厂走过了55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抚顺铝厂的前身是于1936年,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动下,由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与伪满政府合资成立的“满洲轻金属株式会社抚顺制造所”。1937年动工,1938年投产,1941年形成1万吨/年的产能,到1945年8月间,共产铝近4.6万吨,全部用在了日本侵略亚洲的军事上。

  1945年,日本投降后,苏联军队开进抚顺铝厂,将工厂的设备拆除运往苏联。据后来联合国调查组的报告证实:抚顺制造所66.3%的设备被运走。

  1948年,国民党政府接收了抚顺铝厂,工厂再次遭到“接收大员”的洗劫。

  此时的抚顺铝厂几乎变成了废墟。可是这一切并不能毁灭我国的铝工业,抚顺铝厂必然要复兴,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壮大。

  1948年11月,东北解放,万众欢欣鼓舞,工厂回到了人民的手中。然而工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工厂己经是满目疮痍。

  党中央开始着手准备新中国成立后如何进行经济建设工作。东北是全国工业的重要基地,辽宁是重中之重。哪些工厂需要先恢复生产?哪些工厂能恢复?如何恢复生产?怎样发动群众?等等,千头万绪,需要做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

  1949年元月的东北,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当时任东北局副书记兼沈阳市特别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的陈云同志冒着严寒来到抚顺铝厂。他深入厂房,同工人、技术人员、干部广泛交谈,详细地了解抚顺铝厂在日伪时期的生产经营情况。

  当陈云同志得知与抚顺铝厂恢复生产配套的铝土矿及氧化铝厂在山东省张店时,立即表示要与华东局联系,请他们尽快恢复生产,以确保抚顺铝厂的原料来源。

  陈云同志说:“共产党领导革命二十几年了,现在革命力量这样强大,全国胜利就要到来,是依靠什么法宝呢?没有别的,就是依靠大家出主意。三个臭皮匠,凑个诸葛亮。”“要告诉全体工友,大家要挑起担子,不光是积极做工,还要真正尽主人翁的责任。”

  据资料记载的时间,陈云同志是第一位到抚顺铝厂视察的党和国家的领导人。

  1949年12月,重工业部在北京召开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全国有色金属工业会议。会上,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对发展铝工业给予了特殊关怀,确定了建设抚顺电解铝厂、山东张店氧化铝厂、吉林碳素厂的发展中国铝工业的战略思路,也就是后来形成的“四环套”铝厂。即在“满轻”的废墟上恢复扩建抚顺铝厂,在山东张店建氧化铝厂,在吉林新建碳素厂,在黑龙江原日军“731”细菌部队的旧址附近新建轻金属加工厂。其中,抚顺铝厂的铝、镁电解扩建项目成为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156项重点工程中的两项。

  根据国家发展计划,抚顺铝厂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从1950年6月开始搜集原始资料,1952年8月工程开工,全部基本建设过程的实际施工的时间只有两年多一点。在当时的条件下,以这么快的速度建设这么大的工厂,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关怀是巨大的动力。同时,也显示了“抚铝”人的智慧和力量,是新中国社会主义的优越制度激发了他们的劳动热情和忘我工作的精神。

  1958年,党在经济工作的指导方针上犯有“左”的错误,使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遇到了严重挫折,城乡人民生活出现很大困难,陈云同志较早地发现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带来的问题。12月,陈云同志提议,不要公布中共八届六中全会确定的1959年钢、煤、粮、棉四大指标。之后,他又指出四大指标是难以完成的。1959年5月,陈云同志在“关于钢铁指标问题给毛泽东同志的信”中,提出把钢铁超过900万吨的产量作为奋斗和争取的目标,这些正确意见当时没有受到重视和采纳。

  6月,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的陈云同志在因病休养期间,由时任省长黄欧东同志陪同下,再次来到抚顺铝厂视察。

  10年的建设,抚顺铝厂己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一个从废墟中站立起来的新“抚铝”、一个凝聚了陈云同志无限关怀的新“抚铝”呈现在面前时,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陈云同志乘车直接来到刚刚建成的第五、六厂房,等候在那里的抚顺铝厂时任厂长李波涛、总工程师韦涵光等同志迎上前去,陈云同志与他们亲切地握手、问好。

  陈云同志问李波涛厂长:“你叫什么名字?”李波涛厂长回答后,陈云同志风趣的说:“这名字不错嘛,波涛汹涌,好有气魄!”

  在听取厂领导汇报生产建设情况时,陈云同志不时发问,而且问得很细。当听到第三系列设计安装的是60KA铝电解槽时,陈云同志问:“这个系列的电解槽都有多少?是哪里设计的?建筑面积是多少?”李波涛厂长答道:“这个系列共有电解槽164台,配置在建筑面积7560平方米的两个厂房内,是沈阳铝镁设计院以苏联设计的铝系列为模式进行设计的。”

  陈云同志问:“你们厂在改造、新建工程中共投资多少?”

  李波涛厂长回答:“在原有基础上改造了一期工程,又新建、扩建了二、三期工程,总共投资约2亿元。”陈云同志又问:“搞一个新的系列铝厂需投资多少?”

  李波涛厂长回答:“建一个新的系列铝厂需投资4000多万元。

  陈云同志认真、细致地提问,体现了他注重实践、认真调查研宄和踏实细致、联系群众的领袖风范。

  在电解厂房视察时,有两位在现场工作的前苏联专家听说有中央领导同志来到车间,通过翻译提出能否见到陈云同志。陈云同志听说后欣然同意,并热情地和苏联专家握手、问好,向他们对中国的援助表示谢意。这两位专家非常高兴,事后逢人便说:“我见到陈云了。”

  在视察半连续铝锭铸造机操作时,时任总工程师韦涵光向陈云同志介绍了生产过程。当时,陈云同志注意到省长黄欧东在大家的后边,便立即让黄欧东同志到前面,意思是请大家一起听介绍。这种对干部、对下级的尊重和关怀的品格,使在场的人们深感钦佩。

  陈云同志在“抚铝”视察期间,处处体现了“不唯书,不唯上”的唯实精神。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前苏联援建中国的156项重点建设工程,是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命脉。陈云同志十分注意关心协调苏联专家的援建工作,当他了解到苏联专家在援建抚顺铝厂过程中存在着“分工不细,管上水不管下水,工程不配套、不配合和严重扯皮”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工程进度,他立即找到苏联援建中国专家的负责人说明问题。苏方遂派人到抚顺铝厂了解情况,及时改正了错误。

  陈云同志是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经济专家。他不但知识渊博,而且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给抚顺铝厂的干部和工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虽然只到过抚顺铝厂两次,但留给抚顺铝厂的精神财富却很多,很多……

  伴随着新中国前进的步伐,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下,从废墟中崛起的抚顺铝厂冲破艰难险阻,成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的中坚,成为中国第一铝厂。同时,也为中国铝工业的建设和发展输送了大批的技术人才和生产骨干。55年来,抚顺铝厂完成利税35亿元,相当于国家投入的16倍。抚顺铝厂研制和生产的新型材料和高纯金属材料,曾广泛应用于我国的航天工业、国防军事工业和科研尖端领域,为我国人造卫星、运载火箭、洲际导弹和神州飞船的发射成功做出了重大贡献,多次受到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通令嘉奖。□

  (作者系抚顺铝厂党委书记  原文:《有色金属工业》2005.7)


标签:陈云 抚顺铝厂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