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小小评书迷

时间:2018/6/19 11:22:55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6
内容摘要:  说起评书,那可是老百姓最喜爱的中国传统曲艺形式之一,我们60后就是听评书长大的一代。6、70年代,别说电脑、手机、多媒体,连电视机平民百姓家都没有,“戏匣子”是大人小孩的最爱,“听”是我们过评书瘾的唯一方式。七十年代人们最喜欢听的是马季、唐杰忠的相声,但听久了也觉得单调。  ...

王尧:小小评书迷


  说起评书,那可是老百姓最喜爱的中国传统曲艺形式之一,我们60后就是听评书长大的一代。6、70年代,别说电脑、手机、多媒体,连电视机平民百姓家都没有,“戏匣子”是大人小孩的最爱,“听”是我们过评书瘾的唯一方式。七十年代人们最喜欢听的是马季、唐杰忠的相声,但听久了也觉得单调。

  到了七十年代后期,随着传统文化的解禁,传统相声名段纷纷“重出江湖”、上乘新作也层出不穷,“说学逗唱”饱了人们的耳福。但比起听相声,听评书更有瘾多了。每天电台播送评书结尾时的最后那句“且听下回分解”、“咱们下回再说”,就像磁石一样,把老老小小定点、定时地“粘”在收音机旁。

  记得最早听过的评书是《敌后武工队》,但记不起是谁播讲的了。这位不太知名的演员模仿起匣子枪又脆又响的枪声、“咕咕咕”的鬼子歪把子机枪声、手榴弹爆炸声的口技是一绝。虽然说得不错,但我觉得不如李天心的连环画《敌后武工队》惟妙惟肖,看着过瘾。后来抚顺人民广播电台播过关山播讲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虽然不是评书,但这部书本身就是评书章回的写法,加上杨子荣剿匪的故事异常精彩,也“抓”住了不少听众。



王尧:小小评书迷
图片来自网络



  但令人最难忘的,还是七十年代末陈清远先生播讲的评书《烈火金刚》。陈老先生把刘流的这部评书体的原著给说活了,名段迭出。他说起战斗场面刚猛绝伦,如英雄史更新巧战突围的机智勇敢,出身29军大刀队的丁尚武抡着喝饱了鬼子血的大刀砍杀日寇的粗犷勇猛,《肖飞买药》肖飞的抗日游侠之风,还有解老转儿“七十二个心眼、九十六个转轴儿”的喜感和精明,汉奸军阀高铁杆拥兵自重、敢跟鬼子毛驴太君叫板的匪气都活灵活现。就连书中的配角、倔强耿直的何世清老人也说得个性迥然。老人捧着一坛盛满了全村死难者鲜血的“民族血”,号召全村人誓死抗日,干部、民兵都跪下宣誓、区委书记田耕悲壮动员的场景,被陈先生说得令人血脉贲张。


  陈老先生北方口音重,他那一代老艺人文化程度不高,对一些字的读音也是当年很多东北老一辈人的读法。如说身负重伤的史更新顽强地站起来坚持战斗时,把“踉踉跄跄”读成“郎朗仓仓”,跟很多那一代人把“刽”子手读成“快”子手、把“侵略者”读成“侵料者”一样,也许是那一代人的语言习惯问题。我们那时模仿陈先生这一段时还故意加重语气搞笑说“我们史更新同志郎朗仓仓站起来,高呼打倒日本侵料者!”,现在想来,真是没到“大鹏展翅恨天低”时,就“小犬无知嫌路窄”了。


王尧:小小评书迷


  陈青远给人物“开脸”、说场面常用合辙押韵的“贯口”、顺口溜,生动形象又令人捧腹。说《肖飞买药》汉奸何志武骑着自行车出场的那段就令人捧腹: “这台自行车,眼看离不远儿。梳着飞机式儿,头发打着卷儿。脑型两头尖,长着大饼子脸儿。鹰鼻小耳朵,配着疤拉眼儿……”,形容毛利鬼子长得像“轧油的滚子、二号屎壳郎”, 形容伪军嘀咕肖飞“戴着那个(礼帽)、穿着那个(绸褂)、这边别着那个、那边还别着那个(指肖飞别着双匣子枪)、骑着那个(自行车)、嘴上还说着那个(气势大),我要那个(指盘问),他准那个(打人),呆着没事儿我可别找那个(挨揍)!”等等,收音机里他在舞台现场表演的“包袱”也又脆又响,观众笑声一片。这只是其中的一例而已。

  听陈青远的评书,能听出当年的世情百态,让那个年代的人和景、民俗、言语特点活生生如在眼前。评书界用“精美帅奇,俏绝妙巧”形容陈青远的评书风格恰如其分,通俗点说就是“嘎嘣溜脆、幽默诙谐、雅俗共赏、扣人心弦”。他还有一部传统评书《大隋唐》也脍炙人口。个人认为,就雅俗共赏、贴近生活和技艺水平而言,陈青远是其他评书演员难以比肩的“评书泰斗”。

  只可惜,听说他播讲的所有评书资料都被家里一场大火烧毁了,现在网上只能搜到《肖飞买药》的片段。至于他现存的《曹家将》,被人们盛赞,但在我看来只是“物以稀为贵”,这部书只是陈青远先生发挥的一般水平。真希望哪个电台能翻检出七十年代的录音带,那对抢救陈老先生的绝品功德无量。

  八十年代初,是评书在改革开放后新一轮鼎盛期。从刘兰芳的《岳飞传》开始,田连元的《杨家将》、连丽如的《东汉演义》、袁阔成的《三国演义》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评书热。那时听刘兰芳的《岳飞传》听得入迷,什么“力劈华山、举火烧天”的招数、陆登守关被金兀术砍杀时“斗大的人头骨碌碌落在地上”、岳云锤震金蝉子“砸得万朵桃花开”的口头禅都张口就来。第一天听了“小英雄高宠在山路上进无可进、退无可退,抖英雄壮虎胆,要力挑铁滑车!”这句结尾预告,第二天就算上着课,也要偷跑出去找一帮晒太阳、听评书的老头听收音机,听完高宠挑滑车捐躯那段儿,一下午心里都惋惜得过不来劲儿。

  田连元的《杨家将》用山西口音说寇准惟妙惟肖,他取材舞台表演事故的评书小段也令人忍俊不禁,如表演开枪时幕后拟音的想心事慢了,前台演员为了圆场急中生智装作对着枪口检查故障,可负责拟音的这时却猛醒过来,“啪”的一声“枪响”,演员不得不“倒地身亡”,令观众哄堂大笑。连丽如播讲《东汉演义》里“贾复闯联营盘肠大战” 那一段把贾复的英勇壮烈演绎得扣人心弦。一部之乎者也、波澜壮阔的《三国》让袁先生讲得深入浅出、精彩纷呈,袁阔成的评书《三国演义》堪称评书“学院派”的经典教科书,其成就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人难以望其项背。

  这些评书大家之后,出现了深受大众欢迎的单田芳。他创作题材广泛,古典评书、民国历史、中外战争、袍带书、武侠书几乎无不涉及,也有很多精品。但大侠们动辄“甩着大肚子,跳起一丈多高”、瘦小的老头老侠客“力举千斤”、光着脚在刀尖儿上比武打斗就说得有点悬了,多少算点瑕疵。不过听评书不是说历史,听听热闹别当真。

  也许是有天赋,小时候听完精彩的评书,也能像模像样地模仿一段。我在榆林的抚挖子弟小学“卫东一校”读书时还与小伙伴们一起演过天津快板。有位厂里派来的工宣队娄师傅,他是抚挖厂的“故事大王”。老头舞台经验丰富,眼睛大而有神、脸上“挂相”,有一次还给全校师生表演过《烈火金刚》里史更新“白手夺枪”。他的儿子继强也颇得父亲真传,在抚挖团的活动中演出评书小段《关公温酒斩华雄》很受欢迎。娄师傅也许是看中我台词记得好,我们一老一少还到附近的小学去演出相声,一时很受欢迎。我上中学时也“不务正业”,整天画连环画,还模仿古典评书的风格,自己杜撰出一个年代、一个主公和一群文臣武将,尝试着写起评书,不过毕竟学业紧张,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终未成器。但做不成曲艺演员,有了这个爱好,也为少时平添了不少“歪才”、乐趣。

  前几天翻出自己过去留存的自创评书小段,觉得有点意思。现摘录在这里,也算为自己小时的爱好作个纪念。



  (自创评书)


虎牢关英雄逞神武  刘关张大战吕温侯


  这回书,说的是东汉末年,汉室衰微,西凉恶贼董卓篡夺了朝纲,施行暴政,上欺天子,下压群臣,残害忠良,屠戮黎民,恰逢大灾之年,民声鼎沸,天下大乱。十八路诸侯兴兵勤王,与董卓的大军恶战在虎牢关前。

  董卓,带着自己的心腹猛将、义子干儿吕布吕奉先率领五万铁骑兵镇守虎牢关。

  这位吕布吕奉先,官拜温侯。生得眉清目秀,身高过丈,武艺高强,弓马娴熟,膂力过人,号称“飞将”。胯下赤兔胭脂兽,掌中一杆酒杯粗细、重一百二十斤的方天画戟,勇冠三军。与诸侯恶战数场,真是人见人亡,马逢马倒,一连挑死诸侯数员猛将,杀死兵将无数,真有万夫不挡之勇,直杀得诸侯人人心慌,个个胆寒。亏得诸侯兵多将广,粮草充足,没有被吕布击溃,但是想战胜人家,攻占虎牢关可没有主意。

  这一日,十八路诸侯正在盟主袁绍的帐中商议军情,忽听探马来报:“吕布搦战!”袁绍急忙与各路诸侯各领军马,在虎牢关前列开阵势。大家伙儿定睛往对面观瞧,只听虎牢关内“咚咚咚”三声炮响,五千铁骑杀出阵来,分二龙出水式扎住阵脚,当中旗门开处,闪出一员青年将军。见此人年纪二十多岁,身高在一丈开外,生得细腰乍臂,双肩抱拢。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脑后两条雉鸡翎迎风飘摆,头顶上“突突突”一朵红缨乱颤。身穿猩红色战袍,体挂黄金连环锁子甲,蝴蝶绣的粉色中衣,一双虎头靴牢插在葵花镫内。左挎铜把铁胎弓,右挂羽尾雕翎箭,肋下佩三尺龙泉宝剑,掌中一杆一丈八尺长的描金点钢方天画戟,光这大戟尖子就有一尺八寸多长,沉甸甸、冷森森、亮花花夺人的二目。往脸上看,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面如傅粉,耳大有轮,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对虎目傲视群雄,这小伙子真漂亮!可嘴角眉梢总带着那么一股傲气,透着那么不可一世。再看他坐下的这匹战马,浑身红如炭火,没有一根杂毛,头如侧砖,螳螂脖,大蹄碗,鬃尾乱乍,有腾空入海之势,真乃宝马良驹!此人正是温候吕布吕奉先。真是人也精神,马也威风,马前有百步的威风,马后有千丈的杀气!有道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人马之内,汉末两绝”,真乃一员猛将也! 

  只见吕布用戟点指众诸侯,高声喝喊:“呔!吕布在此,哪个叛逆与某一战?” 袁绍问左右将佐:“何人敢去为我生擒吕布……?”他都没有底气啦。没有一个答茬的,大伙儿都让吕布给杀怕了。只听吕布大喝一声:“一群乌合之众、无能之徒,谁敢迎战?”有人憋不住火啦,高叫一声:“某愿往!”说着话一员大将纵马出阵。众人视之,乃是河间太守张扬的部将,有名的勇将铁枪将军穆顺。穆顺催马拧枪直取吕布,两马相交,没走上一个回合,被吕布大喝一声,“刷”的一戟“蛟龙戏水”直刺穆顺的前胸,穆顺使出十成的力气挺枪格架,兵器相交,吕布的大戟是纹丝没动,“扑楞楞”挑透前心,穆顺的死尸栽到马下。袁绍再问:“何人再战吕布?”河内名将方悦舞三尖两刃刀纵马来斗吕布,战不到三合,被吕布一戟砍断刀杆,复一戟挑于马下。北海太守孔融的大将武安国骤马抡动长柄大锤,大战吕布。还别说,这武安国还真算不错,在吕布马前硬对硬斗了十个回合,这才怒恼了吕布,抡动方天画戟来了个“左右逢源”,扫到锤杆子上,一戟砍断了武安国的右手腕,武安国惨叫一声,撒手扔锤,败归本队。

  吕布用戟点指众诸侯,高声喝喊:“哪个叛逆还来送死?”联军大帅,河北太守、白马将军公孙瓒一听,他这位主帅也不能不出来了。公孙瓒抡动金顶枣阳槊直取吕布,两员将打在一处。北平大帅公孙瓒使出了平生的武艺大战吕布,被吕布杀得汗流浃背,盔歪甲斜。斗到十个回合,被吕布一戟把公孙瓒杀得挫发穿冠,额头上一绺子鲜血也飙出来啦,撩断袢甲绦,甲叶子也零碎啦,刚要圈马败阵,吕布又是一戟,戟尖子划开公孙瓒的右腿上,鲜血直流,把公孙瓒疼得吼叫连连,撒手扔槊,披头散发,催马往本阵便逃。

  吕布催马便追。这匹赤兔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乃是一匹宝马良驹,其快如风,眨眼之间,就与公孙瓒的战马追了个马头衔马尾。吕布冷笑一声,抖戟便刺,这劲头使了足有八成,这条大戟犹如怪蟒出洞,快如闪电,直取公孙瓒的后心。眼看就要一戟把公孙瓒戳于马下,耳轮中就听得暴雷一声大吼:“三姓家奴休得猖狂,燕人张飞在此!”话到马到兵刃到,紧接着就听见“当啷啷”一声巨响,吕布的大戟与这个人的兵器碰到了一起,硬生生被拨开了!公孙瓒拣了一条命,败回本阵。

  赤兔马“胯拉拉”倒退了几步,吕布就觉得虎口有点儿发酸,他大吃一惊:“这是谁这么大劲儿?”稳住座骑,定睛观看来将。只见此人身高八尺开外,肚大腰圆,悍壮魁梧,就象一座铁塔,势如奔马,人高马大。黑盔黑甲皂罗袍,好象一团乌云相仿。胯下踢雪乌骓豹,掌中端着一杆酒杯粗细的丈八镔铁黑缨蛇矛。敢情刚才就是这个兵刃把吕布的画戟磕开的。只见此将头戴荷叶乌金盔,身披大叶连环镔铁铠,内衬皂罗袍,面如乌金,黑中透亮,亮中透润,两道狮子眉,一对大环眼怒目圆睁,狮鼻阔口,嘴上两撇黑胡向上翻着,颌下扎里扎撒的一部短钢髯。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吕布看罢,心中怒恼,大声喝道:“大胆的黑贼,通名受死!”

  来将呵呵冷笑:“吕布啊,娃娃!我乃是你家张飞、张三爷到了!还不下马受死更待何时!”原来此将就是张飞张翼德,桃园三结义的三弟张飞!刘备当时只是个平原县令,关羽、张飞只是马弓手、步弓手,袁绍和袁术兄弟重地位轻慢贤才,派不到他们出战。是张飞看到吕布耀武扬威,早就忍不住了,看到公孙瓒被吕布杀得大败,故而出马相救。两个人通过名姓,就戟、矛并举,二马盘桓杀在一处,一口气大战了四十多个回合,不分输赢胜败。两军看得目瞪口呆,不住地擂鼓助阵,高声喝彩。

  三将军张飞脾气刚烈,力大无穷,杀法骁勇。他的蛇矛重一百二十斤,在三国这部书里号称是“一杆秤”,专门“秤”有名大将的武艺,而且秤砣还带涨的,——张飞可是这部书里武艺见涨、越秤越高的名将。有名的上将大都和张飞交过手,胜过张飞的还没有。可今天不然,三将军碰到的可是本部书的第一条好汉吕布吕温侯。论力气,三将军和吕布不分上下。可是说到武艺,这时的三将军武艺虽然纯熟,但这时候还称不了人家吕布的这条大戟。转眼间又斗了十个回合,这就是五十多个回合啦,三将军让人家吕布的这条大戟逼得可有点见汗啦,枪法也渐渐散乱。吕布冷笑一声:“黑贼看戟!”一戟刺向张飞的前心,张飞用尽平生之力横枪招架,想把吕布的大戟磕开。可是吕布的大戟就这么压在张飞的大枪上,吕布运足力气使了一招“分筋错骨”前拉后送,就是要耗掉张飞的膂力,稍一马虎,吕布的大戟尖子就能挑了张飞。张飞明白到了生死关头,他“嘿嘿嘿”用力把蛇矛抬了几抬,可是人家吕布这杆大戟重若千斤,前粘后粘就是纹丝没动!张飞性起,须发皆炸,“哇呀呀”地怪叫,可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这时只听铜钟似的一声喝喊:“三弟,休要担惊,少要害怕,为兄到了!”一员大将催战马杀上前来。此人身高九尺五寸,绿巾绿袍,面如重枣,五绺长髯随风飘摆,卧蚕眉倒剔,丹风眼圆睁,催黄骠马,舞动青龙偃月刀直取吕布,出手就是一个十成劲头的“力劈华山”,大刀搂头盖顶就下来了!吕布急忙撇开张飞撤戟招架,耳轮中就听得“呛啷啷”一声巨响,二将各自撒开战马打在一处。原来关羽看张飞取吕布不下,情势危急,急忙舞动八十二斤的青龙宝刀上来助阵。吕布虽然架开了关羽的钢刀,但是觉得来将的大刀来势沉重,自己的双臂有些发麻,心说“这是哪里来的这么两个勇将?我可得加万分的小心”。关云长被架开了这一刀,也觉得虎口发涨,双臂发酸。他暗暗吃惊,难怪三弟取他不下,看来吕布的确是武艺超群,勇力兼人!说不得单打独斗了,关张二人合力大战吕布,青龙刀刀山相仿,蛇矛枪枪林也似,把吕布裹在垓心;吕布全无惧怯,舞动这条方天戟刺、撩、砍、架、砸、拨、挑、拉,如一条银龙相似。又力斗了三十个回合,这前后就是八十多个回合啦,关张二将竭尽全力还是战不倒吕布,三人还是不分胜负!十八路诸侯和两边兵将不住赞叹:关张乃世之虎将,可人家吕布真乃天下第一勇将啊!

  这时刘备可着了急啦。怎么?他看这吕布也太勇啦!自己弟兄两员虎将还取他不下,怕时间长了有什么闪失,心想得了,我也上去帮一把吧!双腿一踹马镫,舞动双股剑就加入了战团。这刘备胳膊长啊——手可过膝嘛,手也有力量——当年桃园相识曾力分过关张恶斗!刘备这双剑缠头裹脑一顿乱砍,把吕布给砍得有点懵啦——吕布心想:啊,原来你们哥仨打我啊?好吧,我看你们能奈我何?那吕布多骄傲啊,那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啊!吕布一咬牙,一横心,就舞动大戟跟这三兄弟拼了命了!四个人成丁字形大战在一处,关羽舞动大刀重如千钧刀刀直取吕布的要害;张飞舞蛇矛枪枪不离吕布的哽嗓咽喉;刘玄德双股剑轮动如风劈刺吕布的前心后背;吕布把这条方天画戟舞得水泄不通,接招拆招急架相还,大戟如猛虎出林,直取三将的要害,真是招招要命,式式夺魂!两边观战的军兵将佐都看傻了眼啦!鼓也不敲了,旗也不摇了,沙场之上就只能听见四位将军的兵器相撞之声!

  转眼间又斗了二十几个回合,吕布啊,觉得自己渐渐有点撑不住了,汗把战袍都有点湿透了。主要是刘备这么一上来形势就不同了,吕布力战关羽、张飞二将虽然还不至于落败,但那是两员旷世虎将、万人之敌啊。可是刘备上来这么没头没脸的搅和划拉,可把吕布忙活得有点眼花缭乱了。吕布就渐渐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够用了,手中的这条画杆方天戟也有点压手了——吕温侯自己明白,累了,要顶不住了。

  这时候城上观战的董卓也着急了,“好虎架不住群狼”,人家三个打一个,你怎么能支撑得了啊,这三人不是刚才那帮酒囊饭袋,那个大耳朵、胳膊跟长臂猿似的使两个破铁片子的家伙倒不怎么样,可那个红脸大胡子使刀的和这个黑脸用矛的可真是一等一的猛将,可别让我这义子干儿命丧当场,董卓吩咐:“鸣金收兵”!

  “当啷啷”锣声一响,吕布就明白了。心说这是义父怕我抵挡不住,爱惜我啊,得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坡下驴,来日方长,我还是走吧!

  想到这,吕布大喝一声:“看戟!”一戟刺向刘备的面颊,刘备急忙拨马躲闪举剑抵挡,关羽、张飞急忙骤马过来舞动刀、矛格架。就趁这个空儿,吕布杀出空档,催动赤兔宝马,跑回虎牢关。刘关张三兄弟在后头紧追不舍。吕布进关,吊桥拉起。三兄弟追到城下,被乱箭射回。十八路诸侯摆酒相庆,董卓也设宴为吕布压惊。

  这正是:张飞关羽胆气洪,力战枭雄鬼神惊,桃园兄弟齐奋勇,温侯吕布留英名!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