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抚顺

日本抚顺暴行:“万人坑”较大有8处 死者30万

时间:2018/8/30 12:33:39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2007年4月抚顺一工地施工时发现万人坑。  日本侵略者在战败撤退前夕,为了掩盖其侵略罪行,将载有其侵略罪行的历史档案几乎全部销毁,其中就包括屠杀中国人民和奴役中国劳工的档案。不过,有些罪证是无法销毁、不可抹杀的,那就是“万人坑”。  抚顺市社会科学院的最新调查结果表明,日本在抚...

日本抚顺暴行:“万人坑”较大有8处_死者30万
2007年4月 抚顺一工地施工时发现万人坑。

  日本侵略者在战败撤退前夕,为了掩盖其侵略罪行,将载有其侵略罪行的历史档案几乎全部销毁,其中就包括屠杀中国人民和奴役中国劳工的档案。不过,有些罪证是无法销毁、不可抹杀的,那就是“万人坑”。


  抚顺市社会科学院的最新调查结果表明,日本在抚顺制造的“万人坑”数量众多,其中较大的就有8处。

  发现:36处“万人坑”中,较大的有8处

  凡是到过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参观“万人坑”的人,无不对那些被日本侵略者残忍屠杀的无辜群众和迫害致死劳工的遗骸留下深刻的印象。事实上,抚顺境内的“万人坑”远不止这一处。上世纪70年代,抚顺相关部门认定的“万人坑”遗址有36处。在此基础上,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又对抚顺矿区的“万人坑”遗址重新进行了调查考证,确定了其中较大的8处“万人坑”。

  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平鲁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这几处“万人坑”的情况。

  龙凤矿附近有3处。在龙凤矿前东侧有一南北走向的山冈,日伪时期在冈上北头曾修有老君庙,如今这里已是楼房林立的住宅区,但当地人仍称此地为“老君庙”。在日本侵占抚顺期间,这个山冈上和东侧的茨沟,建有许多工人独身宿舍,矿工称之为“大房子”。在原“老君庙”后面,就是抛弃中国工人尸体的地方。同行的市社科院调查人员指着一所学校说,在这个中学的位置原有一个大深沟,日伪时期是龙凤矿抛尸较集中的一个“万人坑”。在上世纪80年代,建筑公司在建楼时曾在这里挖出过大量的白骨,当地群众说,那个时候,几百米长的山坡沿线,经常有白骨露出。

  从龙凤矿前再向南800米处是“龙凤南山万人坑”遗址。 1943年,龙凤矿曾经霍乱流行,日本人设置了所谓的“隔离区”,在南山坡下搭了6个大席棚子,周围是刺线和电网,将1000多有患病嫌疑的矿工驱赶到这里。日本人还在南山建有炼人炉,大量尸体甚至还有活着的病人被推进炉里火化,后来死的人太多了,炼人炉不够用,管理者就下令,把尸体直接抛在山沟里,形成了此处的“万人坑”。

  从龙凤矿俱乐部向南上山,再过一个岭,就会看到“夜海沟南山万人坑”遗址。这里现在仍是墓地。有老工人回忆,日本人在占领龙凤矿期间,每年一入秋,都要雇人在这一片山坡挖坑,准备为死难矿工葬身。冬季死去的矿工被扔到事先挖好的坑里,开春再进行埋葬。有的时候挖的坑不够,就在一个坑里扔进两三个尸体。

  在老虎台矿附近有两处。 “青草沟万人坑”遗址位于今老虎台矿南约1300米处。开矿之初,青草沟荒无人烟,因而成为日本统治者埋葬死难矿工尸骨的地点。青草沟沟口与沟底落差较大且陡峭,矿工大量死亡期间,运尸者在沟上把工人尸体一具具扔到沟里了事。老虎台矿原矿长王金生曾回忆说:“当时的死难矿工就往那条沟里一扔,也不埋。‘大房子’里死了人,都往那扔,每天十一二个,用马车拉。因为不予埋葬,招来大批野狗啃食尸体,时间长了,尸骨身首异处,到处都是。 ”

  “万人塔”旧址位于老虎台矿南900米处的一个高岗上,原是日本统治时期修建的矿工“慰灵碑”。因碑下就是抛弃劳工尸体的“万人坑”,当地百姓就称该碑为“万人塔”。王平鲁告诉记者,在1999年1月的一次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找到了当年修建“万人塔”的发起人李春玉。据李春玉回忆,当时死难矿工主要是扔在高岗下的大坑里,到了冬天,尸首被堆得像枕木一样,一堆就是三四层。因为怕死难矿工冤魂不散,影响煤矿利益,在日本人默许下,1942年,由李春玉发起,用石灰、砖头修了这座“慰灵塔”,老百姓称之为“万人塔”。现在这座“万人塔”已经残破不堪,仅剩塔基,成为日本残害中国矿工的一个标志。

  在新确认的8处较大的“万人坑”中,西露天矿和胜利矿南面的 “刘山邱楼子万人坑”是抚顺最大的“万人坑”。这个“万人坑”在胜利矿西南1300米、西露天矿办公楼东南3500米处西南岗下100米的山沟之中。当地群众至今仍称此地为“万人坑”。这里原有两个大深沟,靠里面的坑稍小,长50多米、宽30多米;外面的坑较大,长100多米、宽80米左右,两个坑都有十几米深。里面的坑埋葬的多是被日本军、警、宪、特迫害致死的中国爱国志士,即所谓 “政治犯”,也是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爱国志士的刑场。外面的坑则是死难矿工的抛尸场所。这两个大坑在伪满后期曾被尸体填得满满的,四周野狗成群,乌鸦乱叫。据当地农民介绍,在耕地时还时常犁出白骨,有的地方往下一挖全是人骨。

  在“刘山邱楼子万人坑”遗址向西过一个山冈的山谷中也是一处面积较大的“万人坑”遗址。据老工人回忆,此处曾是有人管的矿工义地。矿工死亡后,由老乡、亲友将其埋葬在这里。

  除上述7处较大的“万人坑”外,在新屯附近还有一处特殊的 “万人坑”,那就是原“抚顺矫正辅导院”附近的“万人坑”遗址

  看完这些遗址后,记者心情沉重。王平鲁悲愤地对记者讲,自1905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抚顺煤矿被日本侵略者霸占整整40年。在日本统治抚顺的40年间,被日本侵略者折磨致死的中国人达到25万到30万人之多。在1931年到1945年这14年间,死亡的人数至少在20万人以上。

  控诉:不能干活的矿工被直接埋进“万人坑”

  抚顺市社科院存有一些老工人的回忆录。在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丁美艳翻开的一份1999年3月调查整理的资料上,一个叫冯广学的矿工记录了他劫后余生的经历,他自称是从“万人坑”中爬出来的人。

  他写道:“我是山东人,被招工招来的。我下了两个月的煤洞子,就得了病了。病了一个多月,连个热乎炕都没有,冻得直拉肚子。一天,‘把头’到‘大房子’来催班,那时对工人不叫人名,叫号头。我的号头是5531。‘把头’拿着镐把,背着手说:‘这不是5531吗? 5531号怎么不上班呢? ’我当时病得说不出话了,使劲也说不出话。 ‘把头’摸了摸俺脑袋说:‘给我上班去,不死就快上班!’俺眼睛瞪着,也说不出话来。 ‘把头’又说:‘5531瞪着眼睛不上班,还叫他在屋干啥,给我抬出去! ’上来个狗腿子就把我架到门外去了。我到门外,还是瞪眼睛说不出话来。‘把头’又说:‘5531不行啦,快抬义地去! ’义地就是‘万人坑’,在老君庙下头。这时是晚上,上班的都走了,黑下没有人,两个人把我抬到‘万人坑’,扔到‘万人坑’的坑边上。坑边上有棵小树,小树后边还有个电线杆子。天亮后我迷迷糊糊地醒了,那时心里明白,干瞪眼却动弹不了。又过了一会,慢慢地抬头往里一看,哦!来到‘万人坑’啦!等到日头出来,也就是十点来钟吧,身上有热乎气了,可不觉得饿,我就开始一点儿一点儿地朝坑上爬。我爬到上边,又绕着水泡子爬了半天,才爬回到‘大房子’。有个老工人见俺说:‘5531号不是死了吗?怎么回来了?’说着给我端来水。我喝了两碗水,才感觉好一点。就这样,我在‘大房子’里今天要点水喝,明天要点粥喝,有的拿窝头给俺吃,当时光想喝,不想吃东西,吃不下去。以后又一点儿一点儿好些,一天比一天强了。可是逼命的 ‘把头’又来说:‘5531号怎么样,好啦,上班能行吧! ’俺说:‘刚硬实一点,还上不了班。 ’可是‘把头’硬逼着去上班,我只好硬挺着去,好歹又干了一个月。后来实在干不动了,我就跑出煤矿,到腰截子村一家菜园子里给人扛活。有一天 ‘把头’领着洋鬼子到腰截子来抓人,当时没抓到我,把一个姓林的抓去了,姓林的被抓到劳务系用水给灌死了。我就在腰截子给人家扛活,一直到抚顺解放。 ”

  在另一份资料上,记者看到了老虎台矿退休工人柳文科的回忆。

  “一次,掌子冒了顶,里面着了火,出口的门已被封了……我想,在里面也得烧死,眼看身上也着了,我用尿润湿了毛巾,围在身上,拿着斧子向封口处的板子砍去,掉下两块板,我出去一条腿,一只胳膊。鬼子用镐把照着我的头部打来,我就势跑了出去,接着又跑出6个工人。我一看原来的‘大房子’不能住了,就跑到104号‘大房子’。当时没有烧的,我从井下干活上来,拿一根炮线把二十多斤重的煤背上来,准备烧炕。快到洞口了,碰上大票、腿子、把头,他们把我抓起来,带到‘矫正辅导院’,推进狼狗圈。只见一群狗离我一米多远望着我,院外有站岗的大兵,这时我想活不了了,不断地落泪。一会站岗的走了,我就蹲着往前挨,离门一米多远时,嗖的一下子就跑出去了,回到了大房子。当时抚顺的劳工只许进,不许出。一天,从矿里挑出10个人去修马路、挑石头,其中有我。上午10点来钟,有3个工人跑了,被鬼子抓了回来,在新屯后山准备活埋,有10多个日本兵看着。开始两人挖坑埋一人,后来一人挖坑埋另一个人,最后就剩一个人了,叫他自己挖坑。这个工人一会跪下,一会起来,哀求放了自己。鬼子兵就用刺刀扎他,鲜血直流。我看到这种情景哭了,被鬼子看见,拽我进去问:‘他的死了,你的怎么哭? ’又说:‘你的不同意,你的一块去吧! ’对着我的腿就是一刺刀,逼我和他一块进坑。正在这时,一个挑石头的老头陈方林走来,向鬼子说:‘这是我的朋友! ’鬼子打我几枪把子就叫我走了。事后,陈方林说,你这不是白搭这条命吗?你哭?搭上你这条命也救不了他!我要晚来一步,你的命就交待了! ”

  “我有个姓郑的朋友病了,我就没让他下井。等我到井下放完炮就上来,回到‘大房子’,老郑不见了。我问看房先生,他说上便所了。我房前房后都找遍了也没有,后来一个小孩告诉我:‘老郑早就叫车拉走了,临走时,老郑不断喊:我还能活,我不能死。推车的说:你早晚也得死。’我一听,赶快往‘万人坑’跑。一到沟头,三条狗向我扑来,我打跑了狗,听到有哼哼的声音。我搬了四五个尸体,一看底下就是老郑。我给他灌了点水,好些了,就背着他回到‘大房子’,调养了几天才能下地。 ”

  记者悲愤难当,无心再看下去。篇篇回忆录都是对日本暴行的声讨。这两人的回忆透露的只是众多冤魂的冰山一角。累累白骨、斑斑血泪,“万人坑”是中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虽经岁月流逝,它仍在那里,坚定地控诉着日本帝国主义的罪恶!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