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人物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时间:2018/12/9 10:46:07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评论:0
内容摘要:  1986年4月任仲夷和王玄夫妇在北京市西城区太仆寺街德权公寓二楼。这里是半个世纪前他们初次相识的地点,身后的房间是当时任仲夷居住的处所(李次岩摄)上世纪80年代在广州任仲夷(左)、王玄(中)夫妇与王德(右)亲切握手交谈1937年11月抗战初期任仲夷与夫人王玄在北平的合影本世纪初在广州,任仲夷采下...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1986年4月任仲夷和王玄夫妇在北京市西城区太仆寺街德权公寓二楼。这里是半个世纪前他们初次相识的地点,身后的房间是当时任仲夷居住的处所(李次岩摄)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上世纪80年代在广州任仲夷(左)、王玄(中)夫妇与王德(右)亲切握手交谈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1937年11月抗战初期任仲夷与夫人王玄在北平的合影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本世纪初在广州,任仲夷采下一束花献给夫人王玄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1937年8月8日日本侵略军举行占领北平的入城仪式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最著名的一张一二·九运动演讲照片黄敬演讲

任仲夷王玄的爱情传奇

1936年出版的进步刊物《永生》封面

  这张老照片,摄于1937年11月的北平,记录了原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与他的终身伴侣、原广州市副市长王玄于抗战爆发之初,在日本鬼子眼皮下成婚的那一瞬间;

  这张照片,近年来在报刊网络上广为流传,被誉为一张红色恋人的经典照片。合影在什么情景下拍摄的?这对恋人成亲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李次岩

  1

  他,

  临危受命的

  中国大学男生

  1934年秋,当时叫任兰甲的任仲夷考入中国大学政治经济学系,在这里他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理论。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他在同校同系的著名学生领袖、北平学联主席、共产党员董毓华的带领下,奋勇投入救亡运动。

  1936年2月下旬,北平大学政法学院学生李铨问任仲夷是否愿意加入共青团,他毫不犹豫回答:“我愿意!”几天后,上级批准他入团,并担任中国大学团支部委员。不久,北方局根据中央精神决定取消共青团,原有团员一律转为共产党员。

  1936年5月,任仲夷转为共产党员,并任党支部组织委员。6月,上级决定由任仲夷担任党支部书记。此时,日寇侵华日益猖獗,北平正笼罩在白色恐怖下。其后一年,他领导下的中国大学进步力量成为北平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先锋队。

  1937年6月中旬,北平市委组织部长王德通知任仲夷:“市委书记黄敬同志有重要问题要找你谈话。”两天后,黄敬身穿浅灰丝绸大褂,手拿黑色折扇,戴着银边眼镜,直接到中国大学宿舍对任仲夷说:

  “市委决定,现在有一个任务让你和北大的党支部书记小曹一同去做。你们到北平西郊八大处一带,寻找一个适合搞露营的地方,目的是利用暑假以举行露营活动的形式,从各基层党支部抽调一部分党员,开办党员短训班。明天一早,小曹会来这里找你。”

  第二天,小曹与任仲夷接上头。两人虽初次见面,却毫无陌生之感,亲密合作,一起完成了市委交办的查找地形的任务。

  十来天后,日军加紧侵华挑衅,北平城上空战云密布。王德通知任仲夷:“组织上决定你调离中国大学,到北平市西北区担任区委书记。”22岁的他临危受命,虽倍感肩头担子沉重,但决意在民族危难关头,万死不辞!

  1936年暑假期间,任仲夷为开展中国大学党支部活动,化名任所之,搬出校外,住到西单太仆寺街德权公寓西座二楼的房间。公寓有点像四合院,租住的都是到北平读书的外地学生。任仲夷爱拉二胡,闲暇时常坐在长廊栏杆边拉二胡。

  有6个女学生住在公寓东座一楼,与他的房间隔院相对,常常被他的琴声吸引。这群女生喜欢唱歌,唱的都是《毕业歌》、《打回老家去》等救亡歌曲。她们充满哀怨与悲愤的歌声,也深深打动了任仲夷。她们都是东北大学的学生,从关外流亡到关内读书。

  一天清晨,一位叫余仁惠的女生急匆匆回到房间,告诉同宿舍的王杰说,有人在咱们厕所门口写了字,去瞧瞧。王杰出去一看,发现有人用粉笔写了两行字:“希望你们不仅会歌唱,还希望你们能拿起刀枪上战场。”

  王杰暗暗思忖,说不定是对面二楼那个拉二胡的小伙子干的。王杰从公寓大门茶房里挂着的小木牌上查到,他叫任所之。其实,任仲夷也注意到了王杰。她活跃又不失沉稳,她爱唱歌,也勤奋读书,几乎每天清晨都约女同学到中南海去念外语。

  2

  她,

  爱唱救亡歌的

  东北大学女生

  在德权公寓南面的西长安街六部口,有家“中央电影院”,经常在周日早场放映进步电影,门票8分钱一张,王杰她们每周都去看。6月上旬的一个周日早晨,电影院放映苏联摄制的《今日之苏联》,王杰与女伴去看。

  当银幕上出现斯大林的镜头时,学生们兴奋异常,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时,电影院周围布满军警,生怕进步学生情绪激动起来会闹事。散场后,王杰和女伴兴奋地边走边谈论电影。

  几个推着自行车的男生从她们身边走过,其中一个主动与她搭讪:“这部电影不错吧?”王杰一看,是任所之。她早注意到他也是每周都来看早场电影,便答道:“不错,很好哇!”

  之后,女生的宿舍门口不时会出现小字条,写着何时何地将放映进步电影,例如写:“明晚在辅仁大学礼堂有好电影《大路》。”王杰猜想,这又是任所之写的。

  不久,她在宿舍门口发现有人扔来一卷扎得很紧的纸卷,打开一看,是进步刊物《永生》。她想这还是任所之干的。她们传看完刊物后,重新扎好送到茶房处,让看门老头儿退还给任所之。

  一天,她在公寓门口遇到任所之,便悄声说:“以后不要扔刊物了,这样危险!”他没说话,后来再也没扔了。再后来,他借了一些进步小说,如巴金的《家》、肖红的《生死场》、萧军的《八月的乡村》等给她们看。

  1936年6月13日,北平学生游行反对日本继续向华北增兵,王杰和女友走在东北大学的队伍前面,队伍与中国大学的队伍相汇。途中,游行队伍遭到军警驱赶,军警棍棒纷纷落在男生身上,王杰和其他女生便肩并肩手挽手形成人墙,围在最外层继续前进。

  当晚,任所之到女生宿舍门口,兴奋地对她说:“今天的游行那么危险,你们东北大学的女生很勇敢啊!”王杰一听就知道他今天也参加了游行,而且一直在关注自己。

  1936年暑假过后,王杰和女友离开德权公寓,搬回了东北大学宿舍。有一天,王杰正在学校内的水池边看书,偶尔抬头,只见任所之推着自行车停在路旁看着她。

  任所之主动与她打招呼。他从交谈中得知,她考大学前叫王若瑜,现在叫王杰。是东北抚顺人。她读初中时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占了东北,她的父亲、哥哥、姐姐相继去世,只剩下母亲和她两人。1935年秋,她考入流亡到北平的东北大学。

  这次会面后,他和她的交往愈加频密。周日他与中国大学几个男生约她和东北大学几个女生一起到香山,在山里唱进步歌曲,交换读书心得,议论时政。有时他写信给她。

  1936年11月,王杰由同学王新三、魏启新介绍加入了共产党。入党后,任所之与她交往更多了。这年12月,王德因叛徒出卖被捕关进北平监狱,党组织指示任仲夷参与营救。

  任仲夷便约王杰装扮成情侣,多次以亲戚探望送食物为名,到狱中向王德传递消息。1937年1月王德被营救出狱,这对假情侣也在行动中感情日深。

  3

  他与她,

  生死相约上战场

  任仲夷与王杰的红色恋火越来越炽热。1937年6月下旬,他担任西北区区委书记后便写信给她提出希望两人成亲。他渴望与心上人并肩去战斗,而不愿因风云突变两人天各一方。

  王杰却回答:“等一等,再让我好好想想吧。”毕竟,她才19岁,远在东北的母亲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于是,她写信告诉了母亲。母亲接信后,急忙辗转来北平找到女儿,表示反对。

  但母亲连日来苦口婆心的劝说,始终无法让女儿回心转意,只好郁悒离去。不久,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八年抗战胜利后,当她回东北老家看望母亲时,才知道母亲竟已丧亡于战乱,家中已片瓦不存。

  1937年7月中旬,北平的前线战火在燃烧。任仲夷作为西北区委书记夜以继日奔走于各党支部之间,参与组织北平学联在市民中发起的“为前线捐献一万条麻袋”,“为前线官兵捐献一万件背心”等运动。

  他在西北区指导各校组织成立了战地服务团和联合救护队,上前线护理伤员,又组织民先队员奔赴廊坊前线向守军官兵搞慰问活动。王杰找到忙碌中的任仲夷,把自己与母亲的争论告诉了他。

  他说:“你妈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我们随时有牺牲的可能,你不怕吧?”她坚定地回答:“你不怕,难道我怕吗?我俩生死相伴啊!”这对热血男女青年双手紧握,久久不放。

  北平陷落后,市委书记黄敬召开市委紧急会议决定:北平已非久留之地,为保存实力,学生党员、民先队员、进步青年分批撤走,到全国各地去开展抗日活动。

  任仲夷按照市委的指示,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北平,把区内党组织和党员都安排好,组织一批批人员安全撤离,直到8月上旬才把一切安置好。8月8日,日军打着膏药旗,耀武扬威地举行了占领北平的“入城仪式”。

  这时,济南成了平津流亡学生的最大集散地,黄敬要求任仲夷尽快赶赴济南,到那里接收北平流亡学生中党员组织关系,把他们转到全国各个战场,完成后他再转到抗日根据地。

  这时,东北大学决定迁往西安,王杰没有随学校西迁,而是决心随任仲夷一起行动。临走前,党组织要求任仲夷和王杰把原来在北平用过的名字改掉,任兰甲(任所之)改叫“任夷”(抗战后改为“任仲夷”),王杰(王若瑜)改叫“王玄”。

  这时,两人身上都没有多少钱了,路费怎么办?他们就把所有能典当的衣物都拿到当铺去当了,包括王玄从东北家里带来的一条俄罗斯毛毯,这是典当物中最贵重的一件。他们又分头把党的文件烧掉,把进步书籍和工具书埋起来。

  8月10日,任仲夷和王玄十指紧扣,夹杂在滚滚的北平流亡学生群中,到正阳门东火车站挤上了拥挤不堪的车厢。日本兵端着大盖枪在站台上来回走动,他们刚占领这座巨大的城市,还没有足够的力量逐一检查乘客,也无法上车搜查。

  火车驶出了北平。这时有学生低声吟唱:“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接着,很多人应和,他俩和全车人一起放声加入到歌唱中去。一曲唱毕,一曲又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充满血性的歌声盖过了隆隆的火车声。

  4

  他俩,

  拍下第一张合影

  他俩乘火车到天津,坐轮船到烟台,再改乘胶济线火车,几经周折才到达济南。他带她到父母家,但父母家大门紧锁,向邻居一打听,原来父母已到四川绵阳去了。

  他们立即到济南育英中学,那里是平津流亡学生会临时接待站,她打好地铺住下了。他自己住进了邻居家,并按党组织要求紧张地投入工作,接收并转移了大量北平流亡学生的党员组织关系。大批党员经他的手分赴延安、重庆及全国各地战场。

  1937年11月中旬的一天,组织交给任仲夷一项新任务:迅速返回北平,为一批仍留在北平的党员转接组织关系。这时,日军已牢牢控制了北平城。

  王玄提出来要和他一起回北平。这时,她已接受党组织派遣,进入国民党第三集团军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担任女学员队领队兼任共产党在政训班的党支部书记。

  王玄提出和他假扮成做生意的夫妻,可以减少日军的怀疑。任仲夷向在济南的北平市委组织部长王德请示。王德一听立即同意。得到王德的批准后,任仲夷马上陪王玄去做了两件布旗袍。

  就这样,王玄脱下军装穿上旗袍,任仲夷也穿上长袍,装扮成做生意的夫妻出发了。他俩乘坐满载日本人的火车,靠这身打扮和他们学过的流利日语,瞒过了日本鬼子,安全抵返北平。

  到达北平后,他俩租住在西城一所公寓里。北平天气已开始寒冷,他们靠自己劈木柴、烧煤炉取暖做饭。任仲夷马不停蹄地联络留在北平的党员转接组织关系,工作进展顺利。

  一天,任仲夷对王玄说:“王德同志说咱们是夫妻了


标签:王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