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时间:2018/10/10 20:05:06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由于他工作上的突出表现,他多次被矿里评为劳动模范,多次参加全国劳模会议。1956年5月1日他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先进生产代表会议受到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
《龙凤旧事》矿工父兄

  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刘振山的长子刘柱口述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我的父亲刘振山,生于1929年农历腊月23日,是山东省临清县人。1942年跟我的爷爷刘开忠来到了千金寨。听我父亲讲,当时招工的把头说得可好了,说:到了千金寨每天住高楼大夏,吃白面馒头,还可以挣到大洋。爷爷怀揣着发财的梦,领着只有13岁的父亲,告别家乡和亲人,坐着满载着劳工的闷罐车来到了千金寨。

  到了千金寨被分配到龙凤采炭所才知道,龙凤采炭所招了1万多人,哪里有什么高楼大厦可以住,住的是几十人一间的大房子。二十多口人挤在一铺炕上,翻身都要喊一二,晚上起夜回来,往往找不到睡觉的地方。大伙知道被招工的把头骗了,但又没办法回家,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

  我的爷爷被分配到采煤区,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那时候叫6顶6的班,就是早6点到晚6点,两班倒。每天的工钱只够他们爷俩就着咸盐水泡大葱啃窝窝头填饱肚子。父亲那时候还不到14岁,又小又瘦,为了养家糊口,只好给日本鬼子当“小孩”,就是童工。

  据我父亲回忆:当时矿工在井下采煤安全措施很差,井下的生产条件相当恶劣,经常发生重大的人身事故,死人的事儿经常发生。我父亲听老工人讲,1939年4月26日龙凤矿就发生了一起重大的瓦斯爆炸事故,死亡70多人,重伤26人,轻伤44人。事故的原因就是日本把头根本不顾矿工的死活,就是要煤炭。事故发生的前一天,中国工人已经检测到掌子头瓦斯超限,取消了放炮作业,日本把头木村看到工人退出掌子头,就厉声叱问:“你的为什么不炮的给?”工人回答说:“瓦斯超限,不能放炮!”木村听后,火冒三丈:“什么的超标?你的怕死,我的炮的给”!

  话音未落,给了工人两个耳光,抢下工人肩上的放炮器,就进了掌子。放炮工人一看不好,拉起另一个工人转身就跑,他俩刚跑不远,就听震天动地一声响,炮也响了,引发了瓦斯爆炸。瞬间,巷道的棚子全部坍塌,附近干活的工人全部非死即伤,那个日本把头木村也死于这场瓦斯爆炸事故中。

  一次,我爷爷在井下起溜子,顶板垮落,把他的左腿砸断了,由于没钱医治,伤口发炎溃烂,不能干活了,把头见他成了一个光吃饭不能干活的废人,趁我父亲不在,就把他拖出大房子,拉倒南山万人坑活活冻死了。爷爷死后,14岁的父亲成了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每天提心吊胆去井下采煤。有一次冒顶,把他埋了好几天,幸亏工友们没有放弃,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扒了出来,捡回了一条命,身上留下了累累的伤痕。

  我父亲曾满眼含泪的回忆道:那时候日本人不拿中国人当人看,人命不如猪狗。1943年夏秋之际,龙凤地区发生了霍乱疫情,很快就波及到了矿上。矿里的大房子里卫生条件极差,人满为患,空气浑浊,传染极快。日本人为了控制疫情的蔓延,把工棚用电网围了起来,调来大批军警和防疫人员进行“防治”。凡发现有疑似患病者,一律送交隔离所进行隔离,隔离所挤得满满的,病人根本得不到治疗,日本当局就把患病的活人和死人一车车拉走,送到火葬场,连人带病菌一起焚烧火化,南山的火化炉终日烟火不断。我父亲一直在采煤区工作,不怕苦不怕累,多次负伤。

  有一次瓦斯爆炸,浑身被烧伤,经抢救又是死里逃生,还是坚持在采煤一线。一直到日本投降,再到后来的解放,我的父亲才有了当家做主人的尊严,他更是起早贪黑地坚持在采煤第一线,用实际行动多出煤,来报答把他从苦难中解救出来的共产党。他采煤技术娴熟,虽然才20多岁,每次放完炮后,他都是第一个进掌子,机警、灵活、准确地用镐头清理顶板浮煤,为工友创造安全作业条件,人称外号“小镐头”,在采煤一线有很高的知名度。

  1964年他从一个采煤工、班长、队长当上了采煤一区的区长,但他没有忘记自己和矿工的苦难经历,经常地到学校、街道去向孩子们介绍在日伪统治时期自己和矿工的悲惨经历,告诉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人们不要忘记做亡国奴的辛酸血泪史。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这是1965年刘振山在市南台小学掀开衣服露出身上被瓦斯爆炸烧伤的伤痕给师生们做忆苦思甜报告)

  由于他工作上的突出表现,他多次被矿里评为劳动模范,多次参加全国劳模会议。1956年5月1日他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先进生产代表会议受到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照片后排左一为刘振山)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与全体代表合影局部)

  我父亲经常告诫我们,千万不要忘记矿工在旧社会的苦难,要记住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他对我们这样说,自己也是身体力行,严格的要求自己。60年代初他当上了副矿长,按级别可以改善一下住房条件,但他没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全家7口人挤在矿前东山一间10多平的小房里,烧煤、挑水吃,直到60年代末期才搬进了有瓦斯、暖气的50多平的楼房,生活条件才得以改善。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1961年全家合影)

  1972年,我下乡四年后回城,被分配到老虎台矿137队下井采煤。要想不下井还是有条件和机会的,只要他和老虎台矿的领导打个招呼不算什么大事儿,但他就是不打这个招呼。我多次和他说,他就是不吐口,我在老虎台矿137队下井采煤5年,也多次历经危险。

  1974年我在机电工作的弟弟在支援采煤时被冒顶砸伤,腰椎粉碎性骨折,为了照顾家庭,我才调回了龙凤矿。终于可以离家近一些了,结束了每天起早贪黑通勤的日子。回到龙凤还是下井,一直到退休,家里的老婆、孩子为我提心吊胆,生怕有个什么意外。

  他是主管生产的副矿长,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每月下井都在20个以上,他说,当这个抓生产的副矿长责任重大,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井下生产条件千变万化,每天不下井心里就没数。他的工作受到了领导和工人们的好评,多次被授为矿、局、市、省全国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1977年还出席了全国煤炭工业学大庆、赶开滦群英会,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龙凤旧事:回忆我的父亲——刘振山

  (合影局部)

  1985年我父亲退休了,但也因多年的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大的井下工作,身体不行了,56岁的他已是疾病缠身。1987年诊断确诊为心梗,经常的喘不上起来,心口疼,去医院抢救好几回,还不听我们的劝告,不愿意住院治疗。时常地到矿里去询问生产、安全情况,关心煤炭产量比关心自己的身体还下力气,把我妈气得不行,经常因此和他生气,可谁也说不了,还是睁开眼睛就往矿里跑。对我们的劝阻就是一句话,干好你们自己的工作,不用管我,不到矿里看看,在家里待不住、闹心!

  2000年8月27日,他的心梗又犯了,这次没抢救过来,就在他的外孙子刚刚出生的第7天,他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工作了40多年的矿山,那一年他才71岁。

  我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您安息吧!

  您的长子:刘柱

  整理人:王维俊

  2018年10月9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龙凤旧事 刘振山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