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时间:2019/2/15 9:48:53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  古语道“宝剑锋从磨砺出”。老抚挖文艺事业的辉煌,来自文工团团员们对文艺事业的热爱,激情和天赋,如同在生产线上一环扣一环地设计、生产挖掘机产品一样对文艺作品的精益求精,但更重要的是文工团高标准、严要求培养出的责任意识。这些故事依然令人感叹。  第五篇老抚挖文工团的工匠精神&em...
  古语道“宝剑锋从磨砺出”。老抚挖文艺事业的辉煌,来自文工团团员们对文艺事业的热爱,激情和天赋,如同在生产线上一环扣一环地设计、生产挖掘机产品一样对文艺作品的精益求精,但更重要的是文工团高标准、严要求培养出的责任意识。这些故事依然令人感叹。

  第五篇  老抚挖文工团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有很多学术性的解释,放在老抚挖文工团,最直接的含义就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宁叫身受苦,不让脸受热”。无论是对文艺作品的精雕细刻,还是对演员思想作风的锤炼,都洞若观火,引领到位,用行话说就是“按板走”、重艺德。

  “就是剩一根弦,你也得给我拉出来!”

  有一次,老抚挖要举办一场重要的全厂汇演。厂乐团需要一个气势磅礴的开场合奏曲。担任乐队领奏的是一位年轻的小提琴手,小伙子刚刚被抽调到北京参加部委的文艺演出回来,有点“飘飘然”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觉得自己是个“腕儿”了。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60年代辽宁省故事创作学习班合影(第二排右起第六人为老抚挖文工团团长李汇瀛)


  演出前,乐团在舞台上列好阵势,进行最后一次合奏演练。担任乐队指挥的高彦和听出这位小提琴手拉的变得有些“飘”,节奏不是前就是后,与乐队不合拍,游离于整个乐队的整体旋律之外。演出在即,高彦和就一再提醒他调儿不对、赶快再调一下弦,要注意与乐团的配合。不想这位队员膨胀心理下,怎么提醒也不听,反而赌气地一边来回猛力拉着弦,还一边自信满满地喊:“这怎么不对!你说这怎么不对?”——没想到,用力过猛,琴弓子像锯条一样,把蹭热了的琴弦“蹦”的一下子给拉断了。

  这时,大幕马上就要拉开,隔着幕布都能听到台下职工入座后热烈的喧哗。这位队员也没想到出了这么大漏子,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当时脸儿就白了。想现更换琴弦已经来不及了,随着报幕员清脆响亮的声音,台下的职工们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眼看演出就要开始,如果开场就演砸了,那是非常严重的事故,可把高彦和气坏了。高主任是厂文工团出名的“老好人”,性格柔和,虽然是一位严师,但对乐手指导的耐心、细致是出了名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只怨不损”,极其维护队员们的自尊心。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五十年代的“全国故事大王”、老抚挖文工团长李汇瀛


  但这回他实在绷不住了,急怒之下,他指着这名队员怒喝了一声:“就是剩下一根弦,你也得给我拉出来!”“老好人”的这一声怒喝,震人心魄,几十年后高主任说起这句话,依然须发皆炸,声色俱厉,凛凛生威,掷地有声。这名队员急忙收摄心神,严细认真地“回归”了本色。他的水平也算过硬,用剩下的几根弦,在乐队共同的努力下,把这场合奏算是满弓满圆地演奏完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直在场“督阵”这场重要的演出,把全过程看在眼里的厂党委宣传部长看完了这场让人“提溜”着心的合奏后,只对文工团领导说了一句话:“回头叫他(指这名文工团员)明天早上到厂部找我”,说完就走了。

  演出结束,这名队员接到通知后,腿都有点发麻。在老抚挖这座万人大厂,党委常委、宣传部长这样位高权重的厂领导找他,让他深感事情的严重。他明白是由于自己的骄傲自大险些把这场演出搞砸了,这不仅是一场演出事故,更是上升到演员的责任心和政治事故的大问题。第二天,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急忙赶到厂党委宣传部“负荆请罪”,值班的党委秘书告诉他部长下车间去了,请你等他。结果一下午部长也没有回来。他只得第二天一早又到厂部找部长,秘书还是告诉他部长没在机关,临下基层时有话,让他就在这儿等部长回来。但一连三天,部长也没有和他见面。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全国故事大王”喜相逢。右起第二人为老抚挖全国故事大王李汇瀛(50年代),

左起第二人为辽电全国故事大王张功升(60年代)。


  到了第四天一早,当他赶到部长室时,部长已坐在办公桌前等他。小伙子低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诚恳地表示接受处理。最后部长就一句话:“马上回去,立即,现在!去向全团作检讨!”

  “玉不琢不成器”。此后,这位队员再也没有骄骄二气。后来因为表现出色,还被老抚挖作为骨干输送到省内一个城市担任了群众艺术馆的馆长。

  “看排练的耗子看呆了”

  在六十年代有一次全市“大唱革命歌曲”活动中,市委领导们要观摩职工文艺创作表演。老抚挖文工团选送了一个三弦演奏并说唱节目。本以为能像历次演出一样获得满堂彩,没想到反应平平,有的领导甚至很不满意,从思想性、艺术性上提出了批评,说如果不修改,就取消这个演出节目。老抚挖带队的领导和文工团员们上火了,“咱抚挖文工团的演出什么时候让人家挑过?”参演的团员们赶回厂俱乐部,文工团连夜抽调了创作能手,对作品的唱词、曲调反复酝酿斟酌、再修改、再创作,重新填词、编曲、排练,不满意就重来,一遍遍地“扣”细节,三弦的乐器演奏声和演唱整整响了一个晚上。

  到节目修改、演练成型了,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有名团员突然发现在紧挨着舞台下面的观众座椅上,竟然蹲着一只“苶呆呆”发愣的小老鼠。它蜷缩着小爪子,像“老僧入定”似的一动不动半蹲着打瞌睡,这三弦演唱节目竟成了它的“催眠曲”。团员们挥着毛巾驱赶它,这小家伙也没反应,直到演员拿着道具敲击舞台大声喊喝,它才如梦初醒,一溜烟窜下座椅钻得没影儿了。

  第二天,文工团员们抖擞精神,再一次到市委演出,不出所料顺利过关,并获得“抚顺市职工创作表演优秀节目奖”。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60年代抚顺市职工文艺骨干培训班合影(第一排左起第二人为老抚挖乐团高彦和、第五人为老抚挖乐团徐长福)


  欢送苏联专家的舞会

  老抚挖乐团能演出《血泪仇》、《农奴戟》、《党的女儿》、《沙家浜》等这样大型的歌剧、京剧等等不同剧种的文艺作品,其专业水平足以与省、市级文艺团体相媲美,当然也是当时抚顺市一些重大的外事活动的台柱子。

  六十年代初,为欢送来抚援建的苏联专家回国,抚顺市在友谊宾馆举办了隆重的欢送仪式。抚顺市领导、大型厂矿负责人纷纷与苏联专家们畅叙友情,赠送纪念品,依依惜别。宴会后又为苏联专家们举办了舞会,由老抚挖派出乐队为舞会伴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共青团员之歌》、《马丽诺之歌》……,一曲曲深情动人的苏联歌曲令专家们感动不已,有的专家激动地走上台来请老抚挖乐队伴奏,演唱苏联歌曲和中国歌曲,表达他们的友谊与眷恋。老抚挖乐队的团员们为即将离开抚顺的苏联专家们整整伴奏了一个通宵,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也把抚顺人的淳朴和友谊深深留在了苏联专家们的心里。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三幅彩照为:八十年代老抚挖乐队在排练中、为本厂职工合唱团参加全市歌咏大赛伴奏。


  据载当时有些苏联专家抓紧离华前短暂的时间,向中国的技术人员传授技术,突击解决核心关键技术,甚至将自己的技术笔记留给了中国工厂的同行。就像苏联飞机起落架专家巴兰诺夫说的那样,“在离开你们之前,我要像挤毛巾一样挤得干干净净,把我知道的都留给你们。”笔者暂时无法查阅更不能妄言这场舞会令当年离抚的苏联专家们由于感动为抚顺留下了什么,但可以肯定和确信的是:由代表中国工人朋友的老抚挖乐团不知疲倦为苏联友人们奏响的一曲曲乐曲,一定会久久地萦绕在这些专家们的心中。

  老抚挖乐团“被整”

  俗语道“树大招风”。有“辽宁二团”之称的老抚挖文工团以高超的专业水平独步五、六十年代的抚顺市,在很多重要演出、包括上文提到的重大外事活动中取代了市级文艺团体的位置,自然令这些团体心生芥蒂,有的甚至千方百计地私下“挖”像高彦和这样的老抚挖乐团核心,并许以优厚的待遇,但都被客气地拒绝了,由此也结下了“梁子”,也使老抚挖乐团遭遇了一次“被整”的趣事。

  有一年抚顺市在工人文化宫举办包括市歌舞团等专业团在内的全市大型器乐合奏比赛。老抚挖乐团尽出精锐,再次艺高一筹,力压群芳荣获了第一名。在比赛结束后的汇报演出时,由老抚挖乐团担纲最后的压轴演出。乐团尽出长号短号、管弦箫笙,接连演奏了三首大型合奏曲,气势磅礴,配合默契,赢得了全场观众一阵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可是这掌声渐渐变味了。接连演奏了三首大曲子,演员们已经很累了,观众在过瘾的同时也很体谅台上的老抚挖乐团,按说到这时演出应该结束离场了。但这掌声就是停不下来,尤其是正对着舞台的最中心的那片三、四排观众席,总是掌声超常地热烈且不停地鼓掌,也不管老抚挖乐手们一再起身鞠躬、谢幕,就是用掌声一个劲地“要”节目、拦着乐手们不让下场,要求继续演奏。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八十年代老抚挖举办“祖国万岁”文艺汇演时,厂工会、团委领导与活动组成员合影。前排右起:厂故事大王娄万库、厂俱乐部主任高彦和、厂工会副主席王文廷、厂党委常委、工会主席韦廷玉、厂工会副主席白相雨、厂团委副书记王尧(笔者)、金工一团总支书记王国强。后排左起:厂工会干事张常明、老文艺骨干徐长盛、3、4为职工文艺骨干、管师傅(文艺骨干、名字不详)、老文艺骨干候恩德。


  掌声就是要求。既然观众要求,你就必须演出下去。出于对观众的尊重,老抚挖乐团就接着又演奏了三首合奏曲,可那片不善意的掌声还是不停,还在继续“要”节目。周围的观众,包括台下的领导们也已看出有些异常,因为只有中间这片“观众”在一直没完没了地鼓掌,那已经“不是个好鼓法”,——“你不是第一名,不是能耐吗?好,我就不让你下去,看你能演多久,让你累得奏不成调儿出笑话。”

  台上的高彦和及老抚挖乐团的乐手们也感觉出了异常——这不是自己专场音乐会的“独角戏”,在全市性文艺汇演中,没有由哪一支乐队演奏这么长时间的。而且一般大型器乐合奏曲的演奏,连续演奏三、四首合奏曲已经很“够份”了,现在都已经是第六首。再这样高强度吹奏下去,管乐手们的肺部、气管可能会由于过度疲劳而受伤。

  高彦和定睛一看,原来坐在中间用掌声“整”老抚挖乐团的,正是当时抚顺市歌舞团的人,其中还有私下“挖”自己和其他成员的人,他顿时明白了,也觉得很气愤,——这些歌舞团的乐手们是专业吃吹奏乐器“这碗饭”的,这种“同行是冤家”,用旧社会起哄、“搅场子”的“要节目”方式,是明知有害却故意为之,要看笑话。同行有同行的“行规”,必须给对方一个明确的讯号——坚决停止演出,否则一定要个说法。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老抚挖歌剧团50年代演出歌剧《党的女儿》剧照。


王尧: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五)
老抚挖舞蹈队排练小歌舞


  他向乐手们一瞥,乐手们早已心领神会。当演奏到曲子的高潮部分,奏响了最后一个长长的最强音时,没等乐声结束,随着高彦和的示意,大鼓、铜钹敲击出一声重响,乐团“刷”的一声停止了演奏。全体乐手齐刷刷地放下各自的乐件,站起身来,先是向全场观众深深鞠躬致谢,然后立起腰身,集体面向中间那群“观众”,静静地站了几秒后,只微微拱了拱手。

  那片“观众”还想抬手鼓噪生事,一见老抚挖乐团凛然难犯的神色和周围观众不平、鄙夷的眼神和议论,也觉得颜面全无,就讪讪地低头退场了。高主任感慨地说,那是老抚挖乐团因为“伤”了同行,而唯一一次险些遭遇的“滑铁卢”,但最终还是顶下来了。(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抚挖 抚顺挖掘机厂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