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郭秀江:游园记忆

时间:2019/3/11 15:53:29   作者:徐洪郭秀江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1
内容摘要:  在当下的大多数中老年人的记忆中,当年逛公园恐怕也是一项很当回事的活动。  我童年开始记事时,住在一个小村庄里。从房间里向外望,视线越过了院子,越过了院子外面一大片菜田,就被一道郁郁葱葱的山梁阻隔了。  走在那个村庄的...
  在当下的大多数中老年人的记忆中,当年逛公园恐怕也是一项很当回事的活动。

  我童年开始记事时,住在一个小村庄里。从房间里向外望,视线越过了院子,越过了院子外面一大片菜田,就被一道郁郁葱葱的山梁阻隔了。

  走在那个村庄的主街上,看到的是一间间农舍,门口的大树和柴草垛,街上走着马车牛车。如果走到村东的大路上,还有不多见的汽车,那是乡村公路上的一道风景。

  我童年最早见识到的别样建筑,就是山梁那边的疗养院了,记得叫市荣工疗养院。


郭秀江:游园记忆
抚顺市工人疗养院(1957)


  疗养院隔一段时间会放一场电影,如果天气暖和,放映员就把屏幕拉在疗养院的楼前,那片小广场就成了附近村民的乐土。

  如果顺着村东的大路继续向南走,不远又是一片别样的建筑,大人们叫它结核病院,那里我们不去,但在它身后的山坡上,也就是我家门前那道山梁的东端,却筑有一个凉亭,是隔在病院围墙外边的。

  在我幼小的审美观里,那个小凉亭别致,有别于村里所有的建筑,应该是和那个疗养院的大楼一样,属于大人说的市里吧!

  大概是上了小学以后,有了独立活动的能力,下午放学后,假期里,常到那个小凉亭里落脚。

  凉亭能遮雨遮日晒,几面都有座位,座位也舒服。坐在亭里视野开阔,虽看不到落日,却把山下那条大路,大路东边的河套尽收眼底。那个年龄对落日没兴趣,喜欢顺着大路看,越远越好。

  姐姐看我对凉亭感兴趣,就告诉我:我的出生地东公园旁边真有一个东公园,那里不止一个凉亭,比这个还好。我听了后,对父亲把家搬到这乡下的举措很不理解,也很惋惜,对东公园便开始了向往。

  那时小学很重视队日活动,郊区小学校也不例外。六一前后,学校会组织学生集体活动,如果是去市里游园,特别是去东公园,孩子们好多天前就会盼着,家长也会为孩子带的午饭费些筹措。

  东公园的游船,让我们第一次品尝到了了歌词里荡起双桨的快乐。

  读了中学后,我们的五中旁边就是新屯公园,这个环境极大地抚慰了我对于失去东公园的惋惜。美术课在公园里写生,午休时逃避午睡跑到公园里疯上一阵,放学后爬在公园的树上温课,看小说。那时新屯公园有花房,在那里可以看到母亲没养过的花,比如睡莲。

  新屯公园有着得天独厚的山林背景,但它的园林建筑设施毕竟太少,人文气息也过淡了些。所以初一年级时,老师带我们去沈阳北陵公园游园,那座皇家园林的气派,琳琅满目的亭台楼阁又叫我大开了眼界,又有了新的向往。

  下乡插队以后,辽西山区的自然环境比我童年住过的村庄还要荒寂,于是对公园的要求,又放宽许多。

  每次经过辽西重镇锦州换车时,只要时间充裕,也要到公园里转一下。记忆中凌河区的公园距火车站不远,面积也不大,好像进去没走多远就见到了对面的围墙。

  80年代中前期,大庆终于有了第一座公园——儿童公园。对于荒原篝火起家,当时一片片干打垒尚存的大庆油田石化来说,儿童公园就是一颗璀璨的明珠。

  大庆儿童公园是江苏建筑队的作品,那些看起来身材瘦小面目聪颖的江苏民工,把江南的园林技艺移植在这块盐碱地上。除掉儿童游乐场,公园的其他部分完全就是一座江南园林的翻版。它的精巧和细腻,让这里粗犷的石油人别开生面。一时间,从油田的四面八方去儿童公园游览的人成群结队。

  那时交通不便,没有出租,没有小客,只有班次很少的公交车和火车,却也没能阻止人们游园的热情。虽说是儿童公园,成年人有什么聚会活动,也都奔那去,谁叫它是偌大油田唯一的一个公园呢!

  我家第一次带着儿子去儿童公园,起早挤上一班公交车,吱吱呀呀2个小时才到,出来时没了班车,又等了个把小时的火车,逛个公园在路上就要消耗小半天功夫。

  儿子全然没记得交通不便的苦楚,儿童公园的美好印象在他的小脑瓜里扎下了根。每到休息时,遇到好天气就央求我们,要去儿童公园。

  时光到了90年代中期,一次参加大化肥环保行业组活动,路过苏州。记不得是在拙政园还是网师园,那位来自湖南洞庭氮肥厂的小周说:这和我们厂的家属区也差不多。当时我们笑他能夸张,他很正经地说,真的。

  改革开放的确唤醒了人们对环境美的追求意识。有条件的地方,居民小区已经向了园林化方向发展。

  2006年夏,儿子住进位于闵行和松江交界的上海奥林匹克花园,这是个大规模的国际社区。更是个精致的园林化社区。

  我每年南来北往的,都要在奥园住上几个月,一晃几年过去了。在此期间,也逛过一些公园,却没了过去游园的感觉。记得那次去中山公园,在奥园的参比下,反到觉得中山公园的设施有些粗简。

  再去哪旅游,就不再考虑当地的园林了。

  去年秋冬在大庆,去探望几位友人,其中有两位老年大学的师友,就住在近年开发的小区里。外观看去,高层楼而已。进得里边,却各有天地。与江南相比,北地的草木的确不成阵势,但院内的整体规划,休闲活动的设施,也是精心设置的。于过去建造的公园,也可有一拼。

  儿子现在的居处距上海市中心近,比起奥园来,小区的规模虽小很多,但它的设计师硬是在这寸金寸土上做足了功夫。莲池水榭,石桥曲径,高树成荫,绿坪铺地,儿童游戏场色彩缤纷,观鱼谭边绿柳拂岸。一栋栋高层楼就像是摆进了公园里。每天进进出出的,如同过去逛公园一般。

  一天晚上,在小区里散步,路灯的灯光被树荫摇晃的有些迷离,路过的身影或者急急匆匆下班的脚步,或者是同我一样的漫步者。透过大门的阑珊,街上的车流划亮了一道光河,搏动着这个都市的强壮脉搏。莲池边露台上有影影绰绰的人影和手机屏幕的光亮,对面楼的点点灯光在池水面上轻摇缓荡。

  我忽然想起童年对公园的向往,那时何曾想到,我现在天天就住在公园里!(2019年3月8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