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人物

康喜鹏:影响清原两代人的革命老妈妈吕景春

时间:2019/5/3 7:38:34   作者:康喜鹏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吕景春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清原县妇孺皆知的革命老妈妈。1962年11月13日,吕景春积劳成疾,因病去世,终年62岁。她去世后,清原县委做出决定,在全县开展向吕景春同志学习的活动。

康喜鹏:影响清原两代人的革命老妈妈吕景春
吕景春(1900-1962)


  1900年10月,居住在苍石村的吕家添了一个女儿。吕家太穷了,妈妈只能用破被子把新生女儿包裹起来。妈妈和爹爹看着这个幼小瘦弱的女儿,憧憬着女儿未来能过上好日子,也乞盼女儿能有个温暖的春天,于是妈妈和爹爹给女儿起名叫吕景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吕景春五岁就能帮妈妈喂猪,六岁就能到山边拣柴、拾草和采野菜。不久,吕景春的爹爹因长年劳累患上了重病,但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为其治病,眼看着爹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吕景春的妈妈含泪把年仅8岁的吕景春许配给本村老耿家当童养媳,以换取几两碎银给爹爹治病。不久,爹爹还是去世了。

  婆家也是个穷苦人家。来到婆家后,吕景春便开始下地劳动。到17岁结婚时,吕景春为了生计到一个富户家当佣人,吕景春受尽了富户的刁难和责骂,在苦难煎熬中吕景春乞盼着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

  天有不测风云。1933年,吕景春的丈夫耿福因突发脑益血而去世,紧接着,婆婆因失去儿子思念成疾也病故了。

  由于有孩子拖累,吕景春被富户轰出门。从此吕景春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沿街乞讨,吕景春手领着一个孩子,肩上背着一个孩子,不论是严冬还是酷暑,奔波在求生的路上。

  多年的乞讨,吕景春无数次被狗咬伤,还不到二十岁头发就全白了,面容衰老成了老太太的模样,满脸褶皱,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就连邻居都戏称她耿大娘。

  这时的吕景春还不懂得“三座大山”压迫穷人的道理,但她在骨子里却恨透了当时的社会。

  1934年,伪苍石村公所派人来找吕景春,雇她到伪村公所给伪职人员做饭,吕景春以自己得过霍乱病为借口,拒绝了这个每天能吃三顿饭的机会。儿子问妈妈为什么不去,吕景春对儿子说:“这些警察们给日本鬼子做事,杀人放火,胡作非为,咱穷死也不去吃她们的饭”。

  1945年8月,日本鬼子投降了,9月中旬,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驻进苍石村。

  初时,老百姓们并不知道东北民主联军是怎样的一支队伍,都躲在家的院子里观望。而吕景春却看到了东北民主联军战士们在帮各家各户劈柴、扫院子、担水,她确信这支队伍与以往见过的队伍不一样,不但不抢不夺,而且还客客气气帮老百姓干活,肯定是支义军。

  一天黄昏,吕景春吆喝左右邻舍到自己的家里。她对乡亲们说:“你们都看到了,这自古以来,天底下有帮咱老百姓干活的兵吗?你们别看他们穿的破破烂烂,却都和蔼可亲,对咱老百姓客客气气的,我看大家伙都别躲躲闪闪了,咱们帮这些当兵的洗一洗缝一缝,这些兵们对咱们好,咱们理应也应该有个表示不是?”

  在吕景春的带动下,苍石村的老百姓都出来帮当兵的洗洗涮涮。由于吕景春主动带领乡亲们与战士们接触,战士们称吕景春为耿大娘。乡亲们在与东北民主联军战士的接触中,他们这才弄明白,这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为人民打天下的,名字叫东北民主联军。

  在东北民主联军帮助下,苍石村开始建立村政府、村农会、民兵队、妇救会、儿童团的工作。全村开展反霸除奸,镇压地主富农和地痞恶棍斗争。东北民主联军为老百姓撑了腰,让穷苦人翻身解放做了主人,乡亲们感觉生活有了奔头。

  在扩兵征粮,支援前线等各项工作中,吕景春始终带领乡亲们走在前面。苍石村也夺得了全区第一名的好成绩,吕景春被选为苍石村妇救会主任。

  1946年10月,国民党部队向辽东解放区大举进攻中,东北民主联军实行战略转移,国民党部队迅速占领了苍石村。为配合东北民主联军打击国民党部队,吕景春在夜里偷偷组织老百姓筹粮,并想方设法给转移进山的东北民主联军和区政府送粮和送军鞋。

  1947年6月,苍石村重获解放,可驻南杂木的国民党清剿队却时常在白天窜到苍石村抓丁、抢粮、搜捕区干部,苍石村处在了敌我拉锯状态,态势严峻。在这种情况下,吕景春坚定地为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工作。

  为了不让国民党把村里的青壮年抓去当兵,吕景春在夜里秘密到各家做工作,把村里45名青壮年送上山参加了东民主联军。

  一天,吕景春从小西堡归来,恰巧一个在庙山上站岗的民兵向吕景春报告,说发现从门坎哨沿浑河走上来一百多个国民党兵而且还赶着几辆大马车。吕景春意识到,这是国民党部队来抢粮的,吕景春赶紧跑进村通知各家各户藏粮,然后跑回家把放在自家的公粮埋在柴草下面。当国民常部队进村后,把村子翻了个里外翻稍,也没能翻到一粒粮食,只能空手而归。

  还有一次,国民党清剿队100多人突然闯进村,东北民主联军10多个战士还没来得及转移,其中还有一个受了腿伤的战士。吕景春立即让排长带全排转移,把有腿伤的战士交给她掩护。危机关头,吕景春把这个有腿伤的战士埋在院中的草堆里,躲过了清剿队的搜捕。

  国共双方拉锯时期,吕景春不止一次不顾个人安危掩护东北民主联军战士。有一次,一个叫张仁武的战士被清剿队堵在吕景春家屋里,吕景春急忙让张仁武上炕躺下,然后用被盖在身上,装成有病发汗的样子。当几个清剿队进屋发现炕上躺着个人便问:“老太太!炕上躺着的是什么人?”吕景春不慌不忙的说:“躺着的是我儿子,有病了,上吐下泻,请郎中号脉了,说得的是霍乱,郎中说了,不能好了。”清剿队一听是霍乱,慌忙从吕景春家屋内跑出来,张仁武顺利脱险。

  在那段日子里,只要苍石村周边有战斗打响,吕景春就组织村里的妇女准备接应伤病员,走街串户筹购鸡蛋和小米。每当有东北民主联军进村,吕景春都带领一些妇女到各家各户号房子安排住处,并组织妇女给部队磨米、做干粮、补衣服、洗被褥和做军鞋,当时经常在苍石一带活动的东北民主联军各部战士和区政府干部,没有不认识吕景春的。

  吕景春,一个饱受磨难的农家妇女,在党和部队的教育下,逐渐提高了自己的阶级觉悟。1948年12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时被选为南杂木区妇联委员和区人民代表。从此,她更加积极地带领广大翻身农民投身于土地改革和进行反霸除奸斗争。

  在土地改革中,吕景春整天忙碌于各村,忘我的开展工作。每次到区里(南杂木)开会,来回60多里山路她都是起早上路,贪黑回来,从来不坐车,区里领导都劝她坐火车,可她却说我是走在咱新社会的道路上,越走越有劲。

  在丈量分地中,吕景春把最肥沃的土地分给最贫苦的人家,把最薄的土地留给自己和自己的亲戚家,并帮助一些没有劳动力的人家耕种。亲戚问吕景春究竟图什么?吕景春说,我是干部,什么也不图,就图共产党员的威信。1948年底,吕景春被评为辽北省劳动模范。

  1949年3月,吕景春出席了辽北省劳模大会,与省领导合了影。她说,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光荣,而是咱农民的荣耀。1953年,在互助合作运动中,吕景春第一个报名,把家里分得的牛、毛驴和土地入社。在他的带动下,许多人开始入社,因为老百姓对吕景春的信任胜过了信任自己,吕景春成了村里人的主心骨。

  1953年末,吕景春被选为辽东省人民代表。1954年,吕景春又被选为南杂木区苍石中心农业生产合作社副主任。1955年,清原县委任命吕景春为南杂木区苍石乡(区辖乡)党总支副书记,并被老百姓选为出席辽宁省党员代表大会代表。1956年,南杂木区被重新划归新宾县,苍石乡被划归南口前区,吕景春出任南口前区苍石乡副乡长,1962年夏,苍石成立人民公社,吕景春出任苍石人民公社副社长。从1947年到1962年,吕景春先后7次被评为区、县、省劳动模范和拥军优属模范,受过16次区、县、省的奖励和表彰,多次被选为县和省人民代表和党代表。

  吕景春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清原县妇孺皆知的革命老妈妈。1962年11月13日,吕景春积劳成疾,因病去世,终年62岁。她去世后,清原县委做出决定,在全县开展向吕景春同志学习的活动。

  在上个世纪,吕景春的事迹影响了清原两代人。
该文章所属专题:康喜鹏专栏



作者:康喜鹏 

  《(辽宁清原)英额门镇的前世今生》系列

  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研究基地,清原清前史研所。
  康喜鹏,1955年3月生,退休干部,工作之余创作出版有《从英额门走出的和绅家族》《英名千古王仁斋》《黑牛与鳌拜》《黑石木传》《走进打工部落》《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6部长篇小说。
  创作出版有《清原的故事》《在清原的土地上》《砬子山》《拂去清原的历史蒙尘》《民间故事》5部故事专集。把清原民间故事申报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所撰写的《和绅与他的家族》《英名千古王仁斋》《砬子山的丰碑》《满族烤全羊》《大清河》《南口前伏击战》《七道河伏击战》等故事先后被中央电视台七频道每日农经栏目、辽宁电视台、抚顺电视台、开原电视台拍摄成电视《专题片》。
  参加编辑撰写了《辽东满族故事——清原卷》。独立撰写了《清原镇文史资料》、《草市镇文史资料》《清原县文体局文史资料》、《清原地名资料》等。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