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 > 东北历史

东北历史

满铁调查部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初探

2019-10-26 20:29 《兰台世界》 2019年第7期 尚春宇,金龙云 849
资料图片  满铁始建于1906年11月27日,全称为“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包括位于中国大连的本社和日本东京的分社。满铁是日本侵华势力获取情报的重要渠道,对日本侵华政策的制定及计划的调整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并极大地破坏了中国东北地区的文化①。 &e...

满铁调查部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初探 图1
资料图片


  满铁始建于1906年11月27日,全称为“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包括位于中国大连的本社和日本东京的分社。满铁是日本侵华势力获取情报的重要渠道,对日本侵华政策的制定及计划的调整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并极大地破坏了中国东北地区的文化①。

  一、满铁调查部的沿革

  满铁成立之初,设立了五大部门,即调查部、总务部、运输部、矿业部、地方部。只有调查部下未设课,承担一般经济调查、旧惯调查和图书保管三项任务。

  1908年12月,满铁将原来的五个部改成庶务课、调查课、会计课、用度课、工务课、运输课、矿业课、地方课等8个课。满铁调查课从此延续了20余年之久。无论从其存在时间还是其业务范围上看,都可谓“满铁调查业务之中枢”。改革后的调查课业务范围扩充为以下六项:①关于业务检查事项;②关于规定审查事项;③关于各种调查及统计事项;④关于从业员的培养及训练事项;⑤关于营业报告及年报编纂事项;⑥关于图书、报纸、杂志的订购及保管事项[1]40。

  1914年起,调查课在满铁本社机构改革中又一次改组,隶属于总务部事务局,其主要任务未发生改变。1918年1月,事务局废除后,调查课隶属于总务部。1922年,调查课直属于满铁社长室。1923年4月,改称庶务部调查课,设哈尔滨事务所调查课,将北满调查任务移交给哈尔滨事务所调查课。

  1927年,新设社长室情报课。“这时,本社调查课的职制被规定为‘掌管一般调查、统计、营业报告年报编纂等有关事项’。相应地调查课设9个系从事调查与资料工作,即:法制、产业、商事、贸易统计、交通、俄罗斯、统计、资料、庶务。

  11月18日,新上任的总裁山本条太郎决定设立‘为社业提供直接有效资料’的新的调查机关——临时经济调查委员会。”[1]471930年,庶务部调查课改称总务部调查课。1932年1月26日,成立满铁经济调查会。“当时给经调会规定‘根本目标’是:以开发满蒙本身经济,并使日满经济合理化和扶植日本经济势力为目的,草拟满蒙全区及其各个经济部门的综合第一期经济计划。

  而作为起草工作‘基础’的‘根本方针’则规定为:第一、将日满经济融合为一体,确立两者间的自给自足的经济;第二、建立国防经济(开发国防资源);第三、扶植人口势力;第四、满洲经济不应放任自流,应置于国家统制之下。”[1]203同年12月,调查课改为资料课,仍隶属于总务部。该课设庶务、调查、情报、资料、统计等5个系。其中,调查系的业务仍是编辑调查月报等刊物和处理“调查机关的联络统制”。满铁经济调查会与调查课并行存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后,终取代调查课。经济调查会在东北地区的主要调查活动“是以所谓国防资源为首的资源、兵要和一般经济的调查。”[1]2191935年10月和11月,相继增设了上海事务所调查课和天津事务所调查课。

  1936年10月进行大规模改组,产业部取代了经济调查会。经济调查会被产业部吸收之后,还设立了经济调查委员会和技术委员会。经济调查委员会起着军部的经济调查、起草和咨询机关的作用,技术委员会则承担起了满铁会社内部技术方面的重要计划的审议和技术统一联络事务。

  1938年4月,满铁再次设立调查部。1938年11月8日,满铁首脑于奉天召开理事会议,通过了满铁调查部扩大案。1939年4月,大调查部成立。1943年,改设调查局。1945年,随日本投降而撤销。

  为了与日本侵华诡计更加契合,满铁不断进行机构改革,呈现出多变的特点。然而,其通过对东北地区的考察、情报及资料的收集为军国主义侵略扩张献计献策的工作目的始终未变。

  二、满铁调查部对东北文化的考察与破坏

  满铁调查部随满铁在中国的侵略活动而生,又随日本战败而消亡。其间,对我国东北地区的疯狂考察和研究造成了严重破坏。

  为了对我国东北乃至全国国情、社情更加了解,以方便其推进战争的阴谋,日本侵略者开始对垂涎已久的中国文化宝藏进行形式多样的掠夺。“满铁调查部是当时日本最大的调查研究机构,为满足对高层次的专业图书的需要,它令其驻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大肆搜集图书。”[2]153我国毫无例外地在其搜刮范围之内。“1923年,八木奘三郎奉满铁调查课之命,先后到旅顺南山里、双岛湾、营城子、大连市内、金州、普兰店、貔子窝等地调查,发现史前时代贝丘遗址和积石冢。”[2]145

  这些以“科学考察”“保护文物”之名对我国东北地区进行的文物掠夺、情报收集、地图测绘等活动,破坏了文物古迹,造成了学术混乱,为进一步侵略东北打下了基础。

  调查部从建立到1945年撤销的40多年中,为更加全面、细致地了解我国东北地区的自然风物、经济发展、抗日力量等情况,进行了名目繁多的考察,并将其考察所收集的数据进行整理分析,形成了大量调研报告、资料等,共计6200件。其中,有最广为人知的“三大调研成果”:《中国抗战实力调查》《日满华通货膨胀研究》《论战时经济》;有主要记载东北土地制度、传统习惯的《满洲旧惯调查报告》(9卷)、满铁调查课最早的不定期刊物《资料汇存》(12号;后改为调查时报)、以东北地区经济为主要内容的《经济调查资料》(17卷)、以对东北经济的调查报告为多数内容的《调查报告书》(29卷)、以中国的政治经济调查资料为主要部分的《调查资料》(11辑)、涉及中国政治、法律、财政、金融、农工、矿业、贸易、交通等方面的《满铁调查资料》(173编);还有《汉译调查资料》《调查小册子》《满洲产业丛书》《资料》《中东铁路问题时报》等丛书。

  调查课出版的经济年报主要有:1927-1939年间的《满洲经济年报》、1928-1932年间的《满洲产业统计》(年刊)、1923-1940年间的《满洲农产物收获高预想》、1925-1937年间的《关东州及满洲国盐业统计(年刊)》、1917-1931年间的《北支那贸易年报(满洲贸易统计年报)》、1924-1931年间的《满洲贸易详细统计(年刊)》等。此外,还有《调查时报》《满蒙事情》《满铁调查月报》《太平洋会议小丛书》《太平洋问题小丛书》《满洲问题研究》《满洲经济统制策》等。

  调查部打着“保护”建筑的幌子、“购买”图书等资料的旗号,对我国东北地区大量文物古迹、书籍资料进行明目张胆的抢夺,对不对外销售的记录我国风土人情、社会风貌、地理历史、政治经济等的图书进行名目众多的研究,对我国东北地区文化的发展与文脉传承造成了巨大创伤。

  三、军事侵略与文化侵略相交织的满铁调查部

  “当‘文化’被用来为武力侵略服务的时候——包括事先制造侵略他国的思想舆论,对将来武力侵略他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进行种种学术意味的设想、研究和论证;或在战争中为侵略进行宣传、辩护;或在占领他国的条件下,以奴役被侵略国的人民为目的,蓄意歧视、污蔑、毁损、破坏、掠夺对象国的文化,并将自国的思想观念、宗教信仰、文化设施、自国的语言文学等强加于对象国,——这些‘文化’的行为都构成‘文化侵略’。”[3]4

  通过对满铁调查部的存在及演变的梳理,可以显而易见地看出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具有这些特征。满铁机构众多,实为日本侵略中国之据点。作为重要情报部门的调查部,为其侵华的推进提供了通达的情报、丰富的东北地区自然和社会文化资料,在日本对华侵略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

  日本明治维新后,军国主义势力逐步成长,加之因偏重追求实现国强而产生的一系列负面问题,遂蓄意发动侵略战争。满铁自成立以来,长期盘踞在中国东北,一步步垄断东北的经济,压榨东北的财富。满铁调查部搜集和整理了涵盖经济、军事、政治、社会等方面的资料,为日本发动和进行战争提供了情报来源与信息基础。满铁第一任总裁后藤新平提出的“文装武备”殖民政策思想,为满铁调查部等情报机构的龌龊行径提供了行动指南,促进其搜集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情报,掠夺中国资源。随着满铁历次的机构改组和侵略事业的推移,调查部几经改革和变换,却始终以为侵华服务为中心,成为日本殖民中国东北的重要力量。

  从满铁调查部的沿革可知日本侵略中国野心之大、心情之迫切、各派系相争之激烈,亦可知晓满铁的调查项目众多、覆盖范围广泛,且都是综合性的调查,并常常与军事侵略紧密相连。曾任满铁理事、副总裁和总裁的松岗洋右其在《话说满铁》一书中将满铁称为“推行我国国策的生命线”,可见满铁与军事侵略关系之密切。满铁调查部在对中国东北文化进行侵略的同时,积极为军事侵略提供情报、为资源掠夺提供指南。松岗洋右在1936年9月26日的《社报》上发表的《训谕》中明目张胆地提出设立产业部是为了实现“适应日满两国国策,协助满蒙的经济开发”及“满铁必须一体化”两个基本主张。解学诗在其《隔世遗思——评满铁调查部》一书中写道:1932年1月26日正式设立的满铁经调会是“协助军部”的政策起草制定机关。可见,军事侵略与文化侵略之密切。

  满铁调查部在日本对华侵略的过程中充当了情报机构、智囊团等角色,其统一的组织、系统的计划、明确的规划、强大的学者及研究队伍为其进行各种名目的侵略活动提供了有利条件,极大地破坏了中国东北地区的文物古迹、教育设施、文化宝藏,给东北地区的文脉传承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注 释]

  ①相关学术成果主要有:李庄:《满铁利用日本佛教对中国东北进行文化侵略》,《东北史地》2010年第5期;李娜:《满铁对中国东北古遗址的盗掘及文物掠夺》,《东北史地》2011年第3期;吕汝泉:《浅析满铁对东北经济与文化的侵略》,《沧州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等。

  [参考文献]

  [1]解学诗.隔世遗思——评满铁调查部[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12.

  [2]李娜.满铁对中国东北的文化侵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9.

  [3]王向远.日本对中国的文化侵略——学者、文化人的侵略战争[M].北京:昆仑出版社,2005.

  [作者简介]尚春宇(1994- ),女,硕士研究生,从事东北亚国际关系研究;金龙云(1978- ),男,副教授,博士,从事东北亚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史研究。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