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当代人物

张学思将军的最后岁月

2019-11-13 21:00 《人民周刊》 2011年第5期 刘永路 1223
  风浪初现  1966年5月,海军参谋长张学思结束了“四清”工作回到海军司令部,正好赶上了海军党委扩大会议。在此之前,林彪集团把罗瑞卿打成了“反党分子”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代表”。在这次会议上,他们以“肃清罗瑞卿在海军的影响”为名,掀起...

张学思将军的最后岁月 图1


  风浪初现


  1966年5月,海军参谋长张学思结束了“四清”工作回到海军司令部,正好赶上了海军党委扩大会议。在此之前,林彪集团把罗瑞卿打成了“反党分子”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代表”。在这次会议上,他们以“肃清罗瑞卿在海军的影响”为名,掀起了夺权的险风恶浪。

  张学思一向以作风严谨而闻名于海军内外,而会议的操纵者们除了批他执行罗瑞卿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外,还要他交代莫须有的“房产不清”问题,企图“从经济上到政治上彻底挖出资产阶级在海军的代理人”。张学思气愤地写了一份关于自己房产问题的说明材料,拿到会议上散发……

  海军会议情况通过简报反映到党中央。担任书记处书记、负责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亲自来到会场,传达了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的指示,指出这个会议不正常,路线错误是第二位的,非组织活动是第一位的!海军党委扩大会议立即发生180度的大转向。

  阴谋逮捕

  “文G”开始后,海军的领导大权完全落到林彪集团的手里,李作鹏当上了海军党委第一书记、海军政治委员,罢免了张学思海军司令部党委书记的职务。

  “运动不让我管,我可以专管作战。”张学思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战备值班、处理海军部队一些日常工作中去。

  1967年7月21日,由叶群出面,向海军的李作鹏打招呼。她在电话中说:“张学思在东北时是反林彪的,以前他和国民党有勾结。”要他们尽快送张学思的材料。

  接到这个信号,李作鹏一伙搞出了一份“关于张学思的严重问题”的材料,给张学思罗织了两条“罪状”。一是说“张学思在东北工作时,与彭真、林枫等关系很好;来海军后,忠实地执行了以苏振华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他在海军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的斗争中,是完全站在苏振华一边的。”二是说“张学思有特务嫌疑”,“蒋匪特务机关长期以来策反张学思”,“张学思自己写的自传中也交代接触过很多国民党上层人物,蒋匪大特务戴笠还请他吃过饭。”

  1967年9月11日,张学思被秘密逮捕。

  宁折不弯

  曾与张学思同期受迫害,就关押在他隔壁房间里的吕正操将军,生前曾告诉笔者这样一段情节:我们每顿吃的饭,是一碗发了霉的大米饭或一个又干又硬的馒头,我们都不够吃,可是张学思的精神压力大,经常剩下一半。剩下了也不许倒,要留着下顿吃,他就拿张报纸盖着。报纸上有毛泽东的像,看守的战士就批他蔑视伟大领袖,他反驳,和战士吵,便受到围攻。每天晚上提审他时,他都据理反驳,和他们争吵得非常厉害……

  吕正操将军认为,一是由于张学思对党内斗争认识上的单纯,缺乏接受这场空前严酷斗争的思想准备;二是他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刚正不阿、宁折不弯的秉性。所以他在蒙冤关押期间,所受到的心理伤害、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比其他人严重得多……

  张学思的所谓问题,经过多次内查外调,搞了几年也无任何证据,连“专案组”也泄了气。在精神上和生活上的双重折磨之下,张学思本来很健壮的身体渐渐垮了下来。到1970年2月,专案组又派人前来“提审”时,张学思已走不动路。上下楼梯都要有人架着,哮喘非常严重,耳朵也几乎聋了。专案组的人这才“发现”张学思确实病得严重,只得向上报告,将他送进医院。

  即使在医院里,对他的迫害也没有停止。笔者查到了张学思申诉的原始记录:“我现在是治病,不是治罪,即使对犯人也要给一些宽大吧!等我病好了,怎么罚我都行,给我加罪也行,现在我不是来医院治罪的!”

  “我想从吃的方面来配合治疗,所以我提出买东西。我也不是想吃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想吃点香肠、酸菜,他们说没有。我想吃土豆,就是马铃薯,这个不会没有吧!用水煮一煮就行,也说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想把我的病治好,恢复成一个健康的人。即使给我加罪,你们也要等到我病好了再加呀!”

  “这里这么好的山林空气,对我这样的病人是多么需要呀!可是这里几个月不开门窗,还用铁丝把窗子拧起来。我这样的人还能跳楼自杀吗?能不能给我点宽大?!难道饭不给我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不行吗?……”

  这是一个身临绝境的人发出的求生呼唤!

  1970年4月1日,周恩来的办公桌上,放着中央军委转来的《关于张学思病情恶化的报告》。周恩来看完这份材料立即提笔批示道:“要告诉医院,设法进行抢救。如果他们力量不够,可以请301或其他医院一块儿进行抢救。”

  李作鹏一伙对周恩来的指示置之不理。张学思的病情继续恶化,5月初,张学思已完全靠输液输氧来维持生命。

  据一位目击者讲述:张学思去世前的一天下午,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中的他神志一下清醒了,他仰卧在病床上,愤然写下了“恶魔缠身”四个大字。他写完一遍,又写了第二遍。身旁人员抓紧问他“恶魔缠身”是什么意思?张学思面部表情愤恨已极!他没有回答。

  1970年5月29日,张学思含恨离世,终年54岁。

  平反昭雪

  “九·一三”事件后,张学思的妻子谢雪萍意识到,为丈夫申冤的日子到了。她直接上书毛泽东,终于赢得对“张学思专案”的复查机会。1975年4月8日,海军召开了给张学思同志平反、恢复名誉大会。

  1980年12月,中央军委、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了为张学思同志进一步平反昭雪的报告,对张学思同志作出了全面高度的评价。

  摘自《党史纵横》2010年第9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