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三 | 仇永德:“复旦”对“北外”的交接仪式

2019-11-27 12:15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773
我话音一落,响起一片掌声。我给大家鞠了躬,就陪陈文祥——这位上海复旦大学高能物理专业的高材生走出食堂,又回到粮食库房,帮他打理行装。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三

“复旦”对“北外”的交接仪式


仇永德:山沟里来了德语翻译
作者近照


  在食堂大门口正好碰到我的前任陈文祥。

  中等个头,一副黑框眼镜搭在鼻子尖上,挂在胸前的白色围裙几乎脏得跟抹布差不多。他正忙着,风风火火地往外走。我把他拦住:“陈文祥!”我喊他。他站住愣了一下:“你是……?”“我是新来的,接你的班,姓仇!”“哦…!知道了,知道了!北外学德语的,是吧?先到库房吧!”

  库房在食堂对面的小平房第一间屋。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靠墙堆满了米袋子。门的左边是一个双层木头床,陈文祥住在上铺,早起他被也来不及叠。

  这是正房,窗户下面靠墙是老式暖气包,回水管通向两侧的房间。管道口很不规范,可以爬过一个小孩,隔壁说话声音听得很清楚。

  “让你见笑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仔细地观察每一个角落。一双脏袜子放在枕头旁,敞开盖的饭盒里有一块吃剩的馒头,几只苍蝇在床头上飞来飞去嗡嗡叫,好像对我说:“欢迎新主人,我们会光顾你的!”库房里充满了霉味。

  “这些账本都是今年才立的。我们俩先把这些粮食对一下。”他指着满屋堆积的米袋子说。“你休息一下吧!晚饭后再对账吧!”我笑着说。“不行啊!我们必须抓紧对账,我要赶下午三点那趟车回市里。”他用手往上推推眼镜,一边仔细地一页一页地翻看账本。对完米袋子账,我们又到食堂副食品库房。

  几个老厨师正忙着炒菜,三个胖乎乎的系着白围裙的中年妇女,有的刷地,有的洗菜,都在忙着,看见我们进来冲我笑笑,我也向他们打个招呼。

  他打开锁,门一开,库房里五味杂全扑面而来。“这二十箱鸡蛋是前天进来的,这些粉条和蘑菇是昨天买来的。还有两大桶酱油,十瓶醋,榨菜,还有土豆,茄子,辣椒,咸盐……”他像“数来宝”似的滔滔不绝地跟我对着库房里的东西,我听得脑袋都要炸开了!

  唉,我这个德语翻译本应该在庄重,高雅的谈判桌旁,或在富丽堂皇的国家宴会大厅里淋漓尽致地展示我的工作魅力,今天我成了第三任大学本科食堂保管员了,担负着一千多人的吃喝拉撒睡!我心里虽是这么感叹,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没让我的前任觉察到我一丝一毫的尴尬。

  我们很快对完账了,我接过账本,在上面一一签上我的大名,就算顺利交接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最让我头疼的是“记账”。小时候数学不好,珠算也不行,因此,有生以来我最烦跟数字打交道。今天,我是撞到“枪口”上了,每时每刻都离不开那些倒霉的数字。可我必须认真对待,否则后果很难预料,就算我把这些“数字”当做我的可爱的“伴侣”吧!

  我和陈文祥走出库房,他把库房钥匙交给我,我关门上了锁。陈文祥把我介绍给厨师们。所有人都停止了手里的活,礼貌的站成一排等候我发话。“各位师傅,我刚从校门出来,没经历过这些事情,今后请大家多多关照,有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指正。希望我们相互帮助,团结一致把食堂工作搞好,让全体职工满意。”

  我话音一落,响起一片掌声。我给大家鞠了躬,就陪陈文祥——这位上海复旦大学高能物理专业的高材生走出食堂,又回到粮食库房,帮他打理行装。(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