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五 | 仇永德:“卖臭豆腐”的德语翻译

2019-11-30 08:59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466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五“卖臭豆腐”的德语翻译作者近照  不久,王耀来了,任管理员。人...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五

“卖臭豆腐”的德语翻译


连载五_|_仇永德:“卖臭豆腐”的德语翻译 图1
作者近照


  不久,王耀来了,任管理员。人很好,话语不多,见了谁脸上都挂着甜美的笑容,女孩很喜欢他。职工跟食堂吵架,他总会去摆平。食堂晚饭要是不忙,我和王耀就蹲在食堂门口卖烧酒。

  “哎,西谷粮库原汁原味的白酒,便宜嘞!快来买哟!”

  晚上,很多小年轻的都愿意留在厂里住,打打扑克,聊聊天,喝点小酒娱乐娱乐,是常有的事。

  有时,我和王耀挑着两坛子青红方去姚家堡子卖。“哎,新来的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快来买哟!”,我挑着担,王耀像唱歌似的大声幺呼。

  不一会,农村大妈,大嫂,小媳妇都围上来,半坛子青方很快卖出去了。

  姚家堡的人不知道我姓啥,来找我时,就提“那个卖臭豆腐的小伙”,于是,我在十里八乡也算小有名气了。打我进食堂那天起,出菜口上方的“每日菜谱”我都用德文标上。

  比如:《白菜炒土豆片》,我就写上德文:Chinakohl+ Deutsche Kartoffeln /《红烧肉》Gulasch /《鸡蛋洋柿子》Eier + Tomaten.工人们当然不认识德文,就是觉得好玩。

  日子久了,我要是忘记写德文,有人就会提醒我 :“唉,仇翻译,你忘了写德文了!”

  于是,我赶紧补上德文。

  人们习惯看中德文对照的当日菜谱了,觉得有德文的菜谱才算正常。

  有一天进货,拉来一汽车粮食,十麻袋大米,每袋180斤,还有20袋全面粉,每袋40斤。正是中午饭口时,都忙,没人帮我。我让司机把大米袋子推到我背上,头一次深感180斤分量压在我背上是什么滋味!我一路小跑冲进仓库,库房离车只有二十几米远,进库房,放下袋子,又去背下一袋。

  十袋大米背完,又背全面粉。

  司机说,背面袋子要有技巧,两手在后腰拉住,身体前倾,一袋一袋往上码,司机在我背上码了四袋(40×4),问我能挺住不?我说没问题!

  “好!慢点,走吧!”我路过食堂门口时,打饭的职工都给我叫好。背到第三趟时,因为前边已背了十麻袋大米,体力消耗很大,实在背不动了。

  这时,张黑子跑过来接过我背上的两袋面粉,帮我放到库里。

  王小子,杨正和,中科大的郑之光,还有几个年轻人帮我把车上的八袋面粉都搬到库房里了。

  有生以来我从没背过这么重的东西——总重量2600斤哪!那年我33岁。

  工人们走后,我坐在床上,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望着满屋子粮食,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到我的儿子,眼框有点湿润。然而,更危险的事情还在后头。

  一天深夜,我在库房睡得正酣。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迅速爬起来,看见我床头一摞全面袋(15袋600斤)轰然倒地,把粮垛旁边的鉄瓷洗脸盆砸个稀巴烂!幸亏我睡在下铺,由上铺挡着,否则我的小命就为革命“奉献”了。(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