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六 | 仇永德:鸡蛋风波

2019-12-02 09:22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419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六鸡蛋风波作者近照  盛夏,我女儿出生了。 &emsp...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六
鸡蛋风波


连载六_|_仇永德:鸡蛋风波 图1

作者近照

  盛夏,我女儿出生了。

  此时,厂里在沟口一栋平房分给我一个单间,和“1720国家项目”主持人刘明信住对面屋。

  为了给我媳妇月子里补充营养,我跑到四家子买了20斤鸡蛋(笨鸡蛋5分钱一个),回家腌了半小缸。

  可是,媳妇偏偏不爱吃鸡蛋和猪蹄子。

  月子里的东西我也嫌弃。好在景厂长经常在厂里值班,我就每天给他带四个咸鸡蛋喝酒。

  食堂到月底查库时,账面上20箱鸡蛋恰好少了20斤!我赶紧向领导汇报情况。

  那年头少了20 斤鸡蛋可不是小事。很快,厂里谣言四起。有说叫大师傅偷吃了,有说叫耗子嗑了。更让我不能接受的说我媳妇正坐月子,说不定我“监守自盗”把鸡蛋拿家去了。

  我的“火”上大了,满嘴起大泡。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从我进食堂工作,媳妇给我立了约法三章:不许我在食堂吃饭喝酒,不许我在食堂买东西回家。不许借食堂进货接受好处……等等,我都严格执行。 

  因此,说我“监守自盗”简直是冤枉!

  我自己家的鸡蛋都没人吃,我干嘛自盗食堂里的鸡蛋?

  厂里为此进行了调查,查了几天也没查出结果。这十箱鸡蛋很快吃完了,接着又进十箱,每箱20斤,总共合200斤。

  这回我聪明了,我把这十箱鸡蛋单独放在通风好的地方,每次出库我都叫大厨们亲自过目,然后仔细清点剩余的蛋箱。那年夏天酷热难耐,食堂里的温度足有38度。十箱鸡蛋在闷热的库房里快要抱出小鸡仔了。

  用完第一箱鸡蛋,我检查账目又发现少了一斤半分量。我把账面情况如实汇报给王耀。之后,越到最后那几箱,分量少得越多。吃到最后一箱,掉了2斤7两!

  在食堂分析会上,老李头慷慨陈词,为我打抱不平。

  他说:“这几箱鸡蛋出入库全过程,我们大厨都亲自查看,没有任何问题!这是天气做的怪。夏天天气炎热,库房温度很高,鸡蛋搁置久了水分就蒸发了。放的越久水分蒸发的越快,鸡蛋分量就不断减少。”

  人们终于明白了鸡蛋分量减少的原因了,不再怀疑我把鸡蛋拿回家给媳妇做月子了。嘴上的大泡也一天比一天减少,就像鸡蛋在热天减少分量一样,消失得很快。(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