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十四 | 仇永德:科研小组在行动

2019-12-28 09:06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326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十四科研小组在行动作者近照  科研小组由景主任负责,手下有老工程师...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十四

科研小组在行动


连载十四_|_仇永德:科研小组在行动 图1
作者近照


  科研小组由景主任负责,手下有老工程师孟宪清,中国科技大学的郑之光,大连工学院毕业的丁学群,我负责情报工作。

  科研小组的房间不大,四张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示波器,信号放大器,万用表,电烙铁,焊锡和硫磺,还有小扁嘴钳子,螺丝刀子,各种漆包线等等一应俱全。

  我记得小组研究的第一个项目是“单通道”对讲机。这大概就是现代手机的雏形。电子仪器厂研究的这个课题,在国际上当时也并不落后。

  所谓“单通道”即发话后,等对方回话需要按一下接收开关。它的传输距离也很短,大约只有50米。

  我同学从国外寄来一本科学画报,上面就有电业工人在高空作业时用“单通道”对讲机跟地面人员通话的画面。我把画报给主任看了,他很有信心,大家研究也更起劲了。

  那天在室外试验。孟宪清一边走路,一边拿着对讲机跟郑之光通话。走到印制板车间墙头,孟师傅突然拐弯了,距离三十米远的小郑在对讲机上立刻就听不到孟师傅讲话的声音。

  旁边路过的湖北大学的秋艳,看了他们两人的举动哈哈大笑:“这么近还用对讲机呀?大声喊话都能听见。”实验没有成功。

  拐弯时接收信号很弱,可能要在放大器上下点功夫,信号弱是否功率也不够?为了提高经济效益,厂里组织人力大批量的装配收音机和音响组合,对讲机的项目搁浅了。

  各车间的生产热情一浪高过一浪,夜间开始大干。那个时代的人们没有金钱观念,只有革命激情,大干没有任何报酬,然而,群众的干劲却有增无减。

  午夜时分,食堂送来馒头和咸菜。为了赶进度,动员了全厂职工,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王吵吵老两口都招来组装设备。精密仪器的生产实行了南泥湾式的人海战术。热情高涨,质量难保。这为电子仪器厂后来走下坡路埋下了伏笔。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