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廿五|仇永德:商调风波

2020-02-20 19:06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519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廿五商调风波作者近照  正当我满怀信心准备回厂大干一番时,一个坏消息正等着我...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廿五

商调风波


连载十八_|_仇永德:显示与电传

作者近照


  正当我满怀信心准备回厂大干一番时,一个坏消息正等着我。回到厂里,有人告诉我,北京派人来厂子商调我,均被厂子挡回去了,有一位科长对北京来人说我“思想有点右”,吓跑了来人。

  我听了很吃惊。对此,我毫不知情。我什么时候反党,反社会主义啦?我的母亲是平民百姓,父亲从抗美援朝前线第一批部队转战到罗布泊核爆炸基地;我从初中被学校保送到高中(一个班只保送一名),然后,刻苦学习考上外交部直属大学,我的前半生很顺利,我有什么理由要反党,反社会主义?这纯属某科头头的一己私利,妒忌他人的小市民心里!我愤怒了,在厂里表达了不满的情绪。

  很明显,这是某科头头在阻挡我回归我的本行。厂子不放我走便罢了,但也不能吓唬北京客人呀!再说了,北京来人商调,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认识北京来的人。更倒霉的窝囊事还在后头,我最信任的,关系也是最好的一位主任,莫名其妙的在厂中层干部会上对我枉加指责,说崴子沟装不下我了,金凤凰要飞出去了,云云。

  如果说,北京来人被吓走我不在意,但是,我的主管领导给我抹黑,我真的几天几夜都没睡好觉,后来失眠症就是由此而生。

  曾几何时,他把我和郑之光(中科大毕业)当做他的左右手,而今他把我抛弃了。当然,这里的缘由我后来搞清楚了——我曾对他的一件绯闻提醒过他,这算是对我的报复吧!我认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位主任和另一位厂领导突然被市纪委约谈了。“忠言逆耳利于行”他不信这句古老的忠告,结果走到了这一步,当然,我为他很伤心,因为他毕竟是我的领路人,我曾经的良师益友。

  这件事给我一个启示,要善待别人,因为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有他的光和热,也许他身上的优点正是我的缺点。我们要爱护每一个正直无私的人,因为有他才看出我的渺小。

  与此同时,经周总理批准的,文G中,国家第一个最大项目—— 辽阳化纤总厂正在筹建。其中的化工三分厂是德国提供的交钥匙工程,它的德文图纸和技术资料能装满一车皮。项目急需德语翻译。辽宁省计委通报抚顺市计划委员会无条件的调我去辽阳,不准许任何人阻拦。

  临走时,我去看望我的恩师,那时他还在山上被约谈中,我不能忘记在我事业最困难的时候,他拉了我一把。我告诉他,我就要去辽化了,希望他保重身体,继续为国家工作。

  我看到,在他忧伤的脸上掠过一丝歉意的微笑。他嘱咐我好好干,有前途。分别时,他没跟我握手。他转身向山坡上缓缓走去,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看着我,那深邃的眼神好像对我说:他与我的恩恩怨怨就此了结了。我走后,他去了沈阳。从此,我们失去联系。据说后来因忧郁而病逝他乡。抚顺一代无线电名师就此默默地终了一生。(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