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2020-01-23 16:37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559
  写在前面的话  从本篇起,我不再是这篇系列文章的作者的身份,而是一个整理者的身份。以下各篇长挖英雄的史料记载,均出自于原长挖宣传部陈玉杰大姐寄给我的,记载了长挖英雄们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泸州冲击波》一书。长挖是出自于老抚挖、骨肉血脉相连的...
  写在前面的话

  从本篇起,我不再是这篇系列文章的作者的身份,而是一个整理者的身份。以下各篇长挖英雄的史料记载,均出自于原长挖宣传部陈玉杰大姐寄给我的,记载了长挖英雄们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泸州冲击波》一书。长挖是出自于老抚挖、骨肉血脉相连的兄弟厂,能整理和传播出自老抚挖的长挖英雄们在异乡创造的业绩,是我的荣幸。

  在此,我谨向陈玉杰大姐和记载了长挖英雄业绩的所有笔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三)长挖先驱孙恩霖

  孙恩霖(1929—1993),辽宁省辽阳县人,1943年2月在抚顺机电厂(后改名抚顺挖掘机厂)参加工作,194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毕业于抚顺机电厂技工学校,曾任抚顺挖掘机厂防空办公室秘书,财务科副科长,供应科科长,计划科科长,1960年任副厂长,1964年12月调入长江挖掘机厂,曾任泸州工程机械现场指挥部副指挥长,长挖厂革委会副主任,厂长。1981年4月调任辽宁省建筑工程机械公司副经理,1982年7月又调任抚顺挖掘机厂厂长。1985年2月退居二线,任厂部调研员,1989年9月离休,享受地市级政治生活待遇,1993年4月20日在抚顺去世,终年64岁。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1
原长江挖掘机厂厂长孙恩霖(后调回老抚挖任厂长)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2
孙恩霖厂长80年代在老抚挖厂部大楼前留影。


  孙恩霖同志是长挖厂创始人之一。他担任泸州工程机械现场指挥部副指挥长期间,精心组织施工,与群众同甘共苦,顶烈日、战酷暑,争分夺秒的工作,从1965年5月长挖厂破土动工,到1966年10月基本建成,仅一年多时间,就在原地方企业的遗址上建成了结构、铸钢、锻造、精工、装配、模型等6个生产车间,8栋5层楼的职工住宅,1栋单身职工宿舍及中央实验室、空压站、各种材料库房,总建筑面积41265平方米。同年,仅用半年时间就建成了从纳溪到茜草坝长达12公里的天然气输送管道,从而形成了一个年产百台的挖掘机厂,为三线建设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1967年7月6日,泸州发生大规模武斗,持续时间长达17个月之久,造成职工被迫外出,工厂不能及时投产。文G动乱年代,他坚守岗位,与广大职工同呼吸,共患难,无私无畏,冒着生命危险四处奔波,为职工筹粮筹款,度过了艰难岁月,维护了工厂财产和职工的生命安全。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3
昔日的长挖厂大楼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4
图为昔日长江挖掘机厂的科技大楼。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5

图为昔日长江挖掘机厂主厂区一角。


  提起这段历史,当年的长挖职工、也是长挖文工团的中坚和四川省“故事大王”高俊章动情地回忆:当时老抚挖与长挖有个约定,老抚挖要对长挖“小兄弟”“扶上马送一程”,老抚挖要负责每个月给远赴泸州的长挖职工开工资。“浩劫”爆发后,工厂停产,武斗的枪声不断,到处混乱,老厂不能直接给长挖打款了,只能把款汇到同为一机部管辖的贵州铜矿,需要长挖派人到贵州铜矿提取工资。在外筹款筹粮的孙厂长就电话通知厂部,组织高俊章等几名身强力壮的年轻职工,跋山涉水,晓行夜住,露宿江边和森林,赶到贵州与他会合。虽然历经磨难最终也没有办成,但孙厂长带着“敢死队”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千辛万苦,也要为职工谋生存的苦心,长挖老职工们感念在心。

  1968年12月27日,经四川省革命委员会批准成立长江挖掘机厂革命委员会。王俊生同志任主任,孙恩霖、王家盛、陈吉才和赵守霖等四同志任副主任,1969年进行了投产前的试生产,生产钢水64.5吨,铸钢件45.3吨,锻钢件11.6吨。1970年开始正式全面投产,他深入第一线组织指挥生产,当年“五一”组装出第1台挖掘机,全年生产出52台挖掘机,创造了新业绩。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6
图为孙恩霖厂长等老一代建设者们建起的长挖“望江楼”单身宿舍,当年没带家属的职工、干部们,后来任泸州市市长的老抚挖团委曹锡森书记,当年都住在这里(这是一宿舍,也称“大望江楼”,在主厂门口不远还有“小望江楼”二宿舍)。


  1971年,为了支援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孙厂长发动职工以“茶壶煮猪头”和“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又制造出5台四立米大型挖掘机,受到四川省政府的表彰。1972年以后,经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批准对工厂进行总体技术改造,实行生产作业线调整,新建热处理、铸铁、工具、设备、金加工等生产车间,添置了检测设备,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挖掘机制造厂。1978年他担任厂长后,认真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搞好工作重点转移,全力进行企业十二项整顿工作,加强班子建设和业务建设,开发WD160全液压挖掘机新产品,提高了产品质量和企业经济效益。1979年使主机生产突破100台设计纲要,年产140台,实现利润326万元。1980年12月,WD160全液压挖掘机经国家技术鉴定合格,并荣获一机部重大科技成果三等奖,同年长挖厂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命名为“大庆式企业”。

  孙恩霖厂长在长挖厂工作了16年,他对党忠诚,对工作兢兢业业,对职工群众亲切关怀,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在长挖老职工心中享受很高的威望。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7
图为1978年长挖厂的《夺钢战报》

王尧:“援建三线”大迁徙——长挖英雄史(三) 图8
90年代,长江挖掘机厂生产的第一台全液压梅花抓斗机(抓钢机),在当时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后记

  1982年孙厂长调回老抚挖时,我还是刚刚入厂工作的一名青年工人。我调到厂团委工作后,虽然与孙厂长没有过多接触,但经常能在厂部大楼见到他。孙厂长是高个子,总是穿着一身黑色呢子中山服或蓝色中山服,他不苟言笑,古铜色的皮肤显得有些黝黑,黑黑的头发有些自来卷,一双浓眉下的一对丹凤眼总是闪着严肃而柔和的光芒,面相酷似老演员郭允泰扮演的电影《智取华山》里那位机智勇敢、带队勇攀天险的侦察英雄刘参谋。孙厂长每天烟不离手,仿佛总是在沉思什么。与他打交道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惜言如金。当年我还不知道他是从泸州回来的,不知道老厂长是长挖建设的先驱。今天知道了孙厂长有这样传奇的经历,不由得心生遗憾。

  英雄,往往把自己的付出视为责任和义务而沉默无言,但愿有责任记载下行进中的这些旗帜的后辈,不要像我这样醒悟得太迟。(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