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2020-07-09 08:54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232
  引子  知道老抚挖(原抚顺挖掘机厂)老一代领导干部的名字和事迹点滴,缘于小时候听母亲的谈论。  母亲是老抚挖职工医院的药剂师,具有知识分子的正直和清高,与老抚挖第一代电气工程师、安技科长的我大舅一样,也有刚烈如火、嫉...
  引子

  知道老抚挖(原抚顺挖掘机厂)老一代领导干部的名字和事迹点滴,缘于小时候听母亲的谈论。

  母亲是老抚挖职工医院的药剂师,具有知识分子的正直和清高,与老抚挖第一代电气工程师、安技科长的我大舅一样,也有刚烈如火、嫉恶如仇的性格,从不趋炎附势,阿谀奉承位高权重者。而谈起郝清忱这个名字,母亲和很多老抚挖人都很尊敬。

  记忆里的印象,是这位厂领导在乱批乱斗、乱象丛生的“文G”中,总是很富斗争艺术、又很原则地避免工人和知识分子蒙受不公正的冲击、歧视性的待遇,是深受工人干部信任、可依靠的领导干部。我儿时的印象里,牢牢记住了评价这位老抚挖前辈的两个字:正直。

  郝清忱老人,是老抚挖这座万人大厂位高权重的老前辈,老抚挖辉煌历程里的殿堂级人物,而我却是八十年代才入厂的晚辈,没有想到能有一天走近这位长辈,聆听他的故事。

  去年,我找到了老抚挖辉煌的文艺事业的奠基人、开创者,原老抚挖俱乐部主任高彦和、老抚挖“援建三线”后分出的长江挖掘机厂文工团灵魂人物高俊章,并参加了几乎所有健在的老抚挖文艺事业的开山一代精英、传奇英雄人物的几次聚会。老人们邀请了六十年代曾分管老抚挖思想文化工作的原厂政治部主任、老抚挖文教部长(宣传部长)郝清忱老人出席,我也由此得见这位在老一代老抚挖人中口碑绝佳的老领导。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图1
年已九旬,担任过老抚挖厂领导、原抚顺市第二毛纺厂领导、抚顺市集体办主任、市集体企业联合会会长兼党组书记的郝清忱老人。


  郝清忱老人身材高大魁梧,像一座寂然无声的小山一样坐在老战友们的簇拥中,就像传统评书形容的,堂堂一表,凛凛一躯,“坐着也有一人来高”。我估计他年轻时身高要超过1米8,是那一代人里赫赫扬扬的大个子。

  老人浓眉大眼,紫棠色的长方脸,高鼻阔口,朴实而稳重。两眼放射着柔和亲切的光芒,笑起来满口的白牙。像在工作岗位一样,整洁的白衬衣掖在长裤里,高高地挽起袖面。他没有架子,惜言如金,只笑眯眯地看着老抚挖文工团的老朋友们喜笑颜开地欢聚、逗趣,随着回忆时常陷入沉思。初见者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位老人曾是老抚挖叱咤风云的老领导,在全厂大会给工人干部作报告时口才绝佳,掷地有声、感染力厚重的高级干部。

  郝清忱老人看过老抚挖的朋友们转发的,我回忆母厂的系列文章。

  第一次见面,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一辈传奇领导给了我一句难得的褒奖:“王尧啊,你做得好,做得对。你能把老抚挖的历史写下来、传下去,我们这些老人都很高兴,也很欣慰。”机缘眷顾,天赐良机,眼前这位自五、六十年就担任老抚挖领导的郝清忱,是能让我更深入了解母厂历史的神级贵人,我岂能错过这个机会!我趁势求老人一定给我讲讲母厂的老故事,老人笑眯眯地答应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图2
青年时的郝清忱接受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领导接见

(左二为郝清忱,右一为机械部领导)。


  郝清忱老人的工作生涯,经历了老抚挖、抚顺市第二毛纺厂和抚顺市集体办三个不同的阶段,都作为企业领导者和行业开拓者,走过了抚顺市七、八十年代产业发展时代。我得以知道了老人在老抚挖工作27年的历程,从老抚挖走出后为抚顺市诞生辽宁省第一个毛纺行业的辉煌、为抚顺发展企业大集体事业所作出的重要贡献,更真切地体会到了老抚挖这位中国机械制造行业先驱,在百废待兴、一穷二白的创业中凝聚的雄伟磅礴的力量。母厂老一辈开拓者们崇高的信念、铁的纪律作风、高贵的灵魂,也激励着我把这熟悉亲切的崇敬、温暖,思考和力量,以系列回忆、记叙的方式传导给读者。

  第一篇  走进工厂

  郝清忱生于1931年农历4月27日。原籍沈阳市新城子区清水台镇,出生在一路街荣家屯儿这个70多户人家的小村落,一直到20岁才走向外面的世界。在农村这20年,城市的工厂没进过,也不知道什么样儿是工厂,什么是工作。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图3
壮年时在老抚挖工作的郝清忱。


  1949年解放后,郝清忱渴望进城求学。解放前,像“我要读书”的高玉宝一样,天资聪颖的郝清忱渴望走向学堂,但国民党时期物价飞涨,一个穷苦的农家也拿不起那么多“金圆券”,只有把读书的愿望藏在心底。解放后,他听说在沈阳在新城子成了一个沈阳第15中学,读书免费,正在招生,就和侄儿郝思文一起去考。结果一考即中,如愿走进了新社会的课堂。

  他的班主任叫廖晶世,为人师表,且擅长音乐、美术,据说给袁世凯画过虎,很有名气,思想先进。郝清忱第一批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又担任了选班长、团支部书记。在担任二年半班干部期间,还上过业余党校。思想得到了提高,本领得到了锻炼。

  1951年,告别中学校园的郝清忱以优良的成绩如愿考入了抚顺矿务局机电厂技校,——抚顺挖掘机厂当时还叫抚顺矿务局机电厂。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图4
时任老抚挖政治部主任的郝清忱与厂文工团

《农奴戟》剧组合影。(第二排左起第八人为郝清忱)


  当时老抚挖的人事科副科长王义勋负责考生录取登记。就询问他想学什么。郝清忱回答要学“旋盘工”,即后来的车工,又听说学钳工是“万能工”,又表示想学钳工。王义勋问说郝清忱是什么学校毕业,听说郝清忱是中学毕业生,当即就说“你学什么钳工,你当职员吧”。

  当时在新中国建立之初,急需有文化的建设者。实际上,像老抚挖这样的老国企重视职工的文化水平,注重技术劳动力培养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了“文G”结束后的80年代。我1982年走进老抚挖,车间、工厂也都非常重视和培养我们几位高中生,都安排到了技术含量最高的模型车间。

  当职员就等于直接进工厂机关。可朴实的农村孩子郝清忱当时对职员、干部还一点概念也没有。他问王科长什么叫职员?是不是像周围这些正在忙着写写画画的人,整天要在本子上画红条儿?王科长回答说,职员就是办事务的。在农村,说这个人是办事务的,外号就是“事务篓子”,郝清忱这么一联想,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郝清忱在老抚挖技校就读期间,正值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保家卫国”凝聚着千百万人民同仇敌忾的决心和意志,抚顺全市人民也都投入到了轰轰烈烈支援抗美援朝前线的斗争中。

  因前线急需从工厂技校里抽调学员补充前线的司机队伍,郝清忱在技校学习刚一年多一点儿,就被抽调到厂运输科学习驾驶卡车。郝清忱是一腔热血的共青团员,人高马大,又是单身没有负担,同时被抽调的还有两位同学申明久、史应龙。只学习了半年多,郝清忱就考试合格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一) 图5
郝清忱老人(摄于2019年)


  后来因为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不得不坐下来签订了停战协议,他和跃跃欲试准备冲上战场的学员们,就被就地分配在老抚挖运输科工作。郝清忱驾驶的是美国的史德奈克,自重5吨的10轮大卡车,是志愿军从战场上缴获过来的战利品——美国军用卡车。

  从这里开始,郝清忱就像他驾驶的大卡车一样,走上了在老抚挖这座共和国最伟大的工厂成长的快车道。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道路上一大批老红军、老革命出身的导师,植根在工人阶级这片温暖厚重的土壤中,很快成长为老抚挖的一名勇于开拓的闯将。(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