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2020-07-22 14:16 抚顺七千年 王尧 937
  第四篇 决胜铸钢  50、60时代是老抚挖从一穷二白中起步建设的艰难时期。由于那一代人与生俱来的谦虚,郝清忱老人没有过多地提及自己对工厂的贡献,但曾多次欣慰和怀念地说起自己一件宝贝——一件穿了10多年的苏联式工作服棉袄。 &e...


  第四篇 决胜铸钢


  50、60时代是老抚挖从一穷二白中起步建设的艰难时期。由于那一代人与生俱来的谦虚,郝清忱老人没有过多地提及自己对工厂的贡献,但曾多次欣慰和怀念地说起自己一件宝贝——一件穿了10多年的苏联式工作服棉袄。

  穿着这件油渍斑斑、比工人的工作服更陈旧的苏联式工装棉袄,郝清忱走过了在老抚挖的青春年华。后来走上了厂领导工作岗位,郝清忱也总是穿上它走到基层车间、工段、班组,牢牢地把自己的根植在工人的土壤里,去学习生产流程和技术,去体会工人们的苦与乐、喜与忧,去想方设法解决他们的困难,把情感深深地融入到这些朴实的人们身上。所以,工人们对他毫无“违和感”,他到各车间作报告、讲的话工人入耳、爱听,这也是他来铸钢工作,在工人中有威信、有号召力的良好基础。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1
郝清忱到车间为职工作报告


  临危受命的郝清忱来到铸钢车间任党总支书记后,针对当时众忿难平,人心浮动的局面,立即着手“疏堵点、抓痛点”,紧紧依靠工人群众,开创性地贯彻执行老红军、老八路缔造的老抚挖从严治厂、力争上游的纪律作风,狠“抓”勇“闯”,打开了铸钢工作的新局面。

  一是抓骨干、抓信心。郝清忱到铸钢车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老抚挖一宿舍(原职工医院,当时老抚挖共有5个职工宿舍)专门征用了5个房间,把车间的班组长、工段长以上的干部,电炉段、砂型段、清铲段、设备段、吊车段等各工段的工人技术骨干等全部集中到一起“办班”,集中进行思想整顿、凝心聚力。他向职工们诚恳地检讨,铸钢车间连续17个月没有完成生产任务,主要责任出在领导干部身上,是领导班子的问题,同时,引导工人们重新唤醒主人翁意识、责任意识,回顾铸钢车间作为全厂各生产单位的“老大哥”,自力更生、敢打硬仗、敢于创造、无私奉献的光荣传统。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2

老抚挖试制成功大型排土机剪彩庆典现场


  包括铸钢车间在1958年5月,为扩大产能,发动技术骨干,用土办法将电炉的炉门坎提高,扩大了3台电弧炉的炉膛,达到3吨炉每炉炼出了6吨,共浇注了32吨铸钢件,号称“茶壶煮猪头”的光荣历史(当时正常生产的3吨电炉一般只能浇筑4.5—5吨。后来,这个“土办法”被“援建三线”老抚挖职工们带到了泸州长挖,硬是用3吨炉练出了8吨钢水,解决了铸钢大件儿的一次浇筑问题,为攀钢保质保量地生产出了4立方米挖掘机)。通过平众心、忆传统,提升了铸钢职工的荣誉感、自豪感、责任感。

  郝清忱对工人们讲,“我来当书记,我啥也不懂,也没什么能耐,就得靠大家。大家要说我老郝行,这书记还行,咱就不争馒头争口气,把这任务完成。要不行,要干不好,我就下去当工人,厂子(指厂部)我也不回了,我就跟大家一起干到底。需要大家咱们同心同德,齐心努力扭转局面,咱们共同把铸钢这面大旗重新给它立起来!”。回忆当年,郝清忱总是深情地说:“铸钢工人真不错,工人讲理啊!铸钢干部也不错,话说透了,人心顺了,人心齐了,大伙儿真是齐心努力呀!”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3

老抚挖老厂铸钢车间办公楼珍贵旧影(左为车间)。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4

老抚挖职工医院(原职工一宿舍)


  二是抓作风、抓调研。郝清忱到铸钢车间后,就对工段长、班组长、技师、生产骨干逐家逐户都走遍了。通过家访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苦辣酸甜,对工人家里的“七个碟子八个碗”都熟悉了,征求对干部作风、车间管理、技术工艺等方方面面的意见和建议,做到心中有底,既凝聚了人心,也让自己的心跟工人们贴得更近了。只要在班前会、班后会把任务布置了之后,郝清忱就穿上自己的工作服棉袄,走到工段、班组与工人在一起,学习技术,跟踪关键的生产环节,跟工人一起加班加点,拎着饭盒一起吃饭,拉家常。

  在车间工作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郝清忱与铸钢的老技师秦玉波、刘洪林,老段长孟繁科、砂型一段的赵连华、康有为、大朱、小朱等“二朱”、技术骨干邢桂珍等等很多工人结下了一辈子的情谊,后文还要讲到这些感人的故事。铸钢工人们渐渐把这位郝书记真正当成了“自己人”,遇到了窝心事、难心事、解不开的“扣”,都愿意找“老郝”唠一唠,让“郝大哥”给出出主意,解解难题。这份感情已经不能用一般的“深厚”来形容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5

老抚挖榆林老厂的挖掘机配件库房


  当时铸钢车间有位工人出身的技术专家因病不幸去世了,身后留下了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郝清忱含着热泪,带着车间领导班子为这位忠心耿耿的部下料理了全部后事。看到他遗下的孤儿寡母、生活无着的困境,郝清忱作主,让去世者尚未成婚的胞弟与嫂子重新组建了家庭,共同抚养幼小的孩子们。试想,如果没有极其深厚的感情、血浓于水的交情,郝清忱能作这样的主吗?如果不是深受逝去者和家属像家里的长兄一样信任的“郝大哥”拍板发话,就算下了命令,人家能听他的吗?

  三是抓事故、抓质量。当铸钢车间干部职工的心气刚刚起来,加班加点忘我劳动的作风很快恢复了的时候,郝清忱和他的班子成员、全体职工又遇到了一场考验。当时铸钢生产了一批履带板,但当样机试验,挖掘机样机驾驶着越过厂里的铁道时,一块履带板被压断了。厂党委、厂部高度重视,总工程师金作江严厉批评了当时的铸钢车间技术副主任,果断决定铸钢车间已生产出来的800块履带板立即全部作废,重新生产。立即指示马上把800块履带板都运到厂中心实验室,逐一对每一块断裂的履带板作金相照射、检测,查出事故原因。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6

郝清忱为铸钢车间女工先进生产者颁发奖状和奖品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7

郝清忱带领铸钢工人参加拔河比赛(右一为驻老抚挖军代表高仕平)


  因为这一块板的质量问题,800块履带板必须全部报废,这是老抚挖“质量至上”的铁律,是绝对不可逾越,丝毫不能含糊、将就的!把铸钢工人技师出身的技术副主任和老工人们心疼得老泪纵横。郝清忱立即会同铸钢班子起草了报告,申明责任不是技术负责人一个人的,请求厂党委就这次质量事故对他和铸钢党政班子给予集体处分。

  厂党委启动了“容错纠错”机制,否决了郝清忱和铸钢车间领导班子的处分申请,但限期铸钢车间,一定要把质量事故的原因找出来。郝清忱会同厂实验室和车间技术人员、生产骨干刹下腰来下了苦功,就铸件冶炼、成型等每一道工艺流程、每一个环节地详细分析、反复搞压力实验。查明原因后,郝清忱为全车间干部职工作了题为《学习矛盾论,产品质量无止境》的报告,激励大家不要因为挫折而灰心气馁,但一定要汲取教训,坚决严把质量关,同心协力,彻底打好铸钢的翻身仗!并响亮地提出了“三率”的口号,即:“提高成品率、减少回用率、降低废品率”。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8

老红军、老厂长刘斌为铸钢党总支书记、“闯将”郝清忱颁奖


  铸钢车间上下同心,将士用命,经过严格的整顿,“三率”指标达到了铸钢车间历史上空前的优化。老红军刘斌厂长,老八路、党委书记郑披星在全厂推广了铸钢严把“三率”的措施,发出了严把质量关的号召,推动全厂的产品质量都实现了大幅度的提升。

  四是抓硬件、抓建设。为了扩大铸钢车间的生产能力、设备能力和工艺水平,经厂部批准,郝清忱带领铸钢职工投入了车间的扩建。继铸钢车间从1958年9月起步扩建(建筑面积7164平方米、投资262万元)并于1960年9月竣工投产后,第二次扩建工程于1963年6月竣工,扩建面积达4940平方米,车间面貌焕然一新,设备档次、工艺水平、产品质量和职工的技术水平得到大幅提升,成为兵强马壮,名副其实的“钢人铁马”。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9

郝清忱在铸钢车间职工生产大会上动员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10

1963年获老抚挖厂“劳动模范”的郝清忱


  五是抓环境、抓健康。铸钢车间是生产条件最为艰苦的一个车间,由于成年累月在粉尘里劳作,工人们罹患矽肺病非常严重,生产环境非常恶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郝清忱专门去营口硅石矿考察,更加坚定了必须“闯”出改善铸钢车间生产环境新路子的想法。当年,那里硅石矿的青年工人有的工作不到两年,肺子就硬得“水泥化”了,有的年纪轻轻就病逝了,是活生生憋死的,死前用手指抓地,指甲都挠破了,非常痛苦。

  郝清忱回忆,当时周总理签发过一个“100号文件”,规定生产车间在1立方米空间内不准超过有6个有害物污染颗粒。郝清忱回来后认真学习这份文件,动脑筋、想办法,实行了“湿地作业法”。规定每天早晨工人到生产岗位后,不许再用气管子四处吹散地面的硅砂,把车间吹得烟尘四起,都钻入工人们的肺子,而是必须先用水把地面的砂子清洗干净,降低硅砂对人和环境的污染。

  郝清忱又发动车间老技师、老工人,发明了“六五清砂法”,即:在钢水浇铸后冷却到300到650度,把铸件投入水中产生激烈爆炸,把铸件上的型砂清理掉。郝清忱亲自到现场,跟技术人员和工人一起进行试验、检测。经检测、探伤,铸钢件没有断裂,而且清除铸件表面型砂后,提高生产效率1至2倍,这套办法“闯”出来后,老抚挖在全厂进行了推广。生产环境的治理,使工人的硅肺病有了大面积的改善,真正感受到了厂党委、厂部对职工群众的关心关怀,工人们对郝清忱的这些做法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后来“文大”爆发,郝清忱已经是厂政治部主任了,被造反派作为“走资派”押进铸钢车间,造反派要用下跪、扬砂子侮辱批斗。当造反派逼着郝清忱跪下,要用铁锹往脸上扬砂子时,铸钢工人不让了,一拥上前扯着郝书记一声断喝:“不许跪!没有你老郝的事儿!”“带我们搞技术革新的是你老郝,没白天没黑夜玩命干的是你老郝,你跪什么跪,没你事儿!”郝清忱对老抚挖,对工人,对铸钢工人感情最深,他有句话是“工人好啊。你的功,工人都给你记着。”我也曾在铸钢工作了一年,当郝清忱老人回忆工人阻止造反派对他人身侮辱这段往事时,令我想起了曾患难与共的铸钢兄弟姐妹,我们一老一小忍不住相对落泪。

  经过一年半的艰苦奋战和整顿,郝清忱带领铸钢车间从困境中“闯”出了重围,铸钢车间这面龙头的大旗重新高高矗立在了老抚挖雄壮的队列前。铸钢车间由连续17个月没完成生产任务,转为月月超额完成生产任务,由原来的铸钢件“供不上流”导致全厂停产,变成了挖掘机铸钢件源源不断、保质保量,甚至出现了铸钢件库存储备充足、连续“爆棚”的情况,一个月干出了3、4个月的量。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图11

铸钢车间解放前在恶劣的环境下生产的老照片


  老红军、老厂长刘斌和老书记郑披星喜上眉梢,对铸钢领导班子和全体职工给予嘉奖,以厂部名义通知铸钢车间:——工人放假三个月,工资照开;把车间的劳模、先进生产者、生产和技术骨干都安排到新屯疗养院疗养。由于忘我工作的郝清忱浮肿病加重,老红军刘斌厂长还特地把这位爱将、“闯将”安排去大连疗养院疗养,还指定专人到市委干部处,为郝清忱开具了17级干部疗养证明。

  郝清忱到大连去疗养时,疗养院负责人看他工资不够17级干部的标准(当时17级干部工资97.6元),提出异议,正巧当时老抚挖的技术科长李英也在那里疗养,说“这是我们的厂领导(指郝清忱的厂文教部长职务),我都能疗养,他怎么不够17级?”把老抚挖的级格一解释,疗养院负责人才明白了。就这样,冲到前线冲锋陷阵的“瓦西里”郝清忱只稍作休养调整,又回到了厂子,继续投身于铸钢车间火热的劳动前线。

  1963年,老抚挖厂党委授予郝清忱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谈起在铸钢车间的这段经历,郝清忱老人总是深情地说:“铸钢的工人好啊,工人们给你记着功呢,他们都是好样的。只要你一心为他们,他们心里就永远有你,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处了好多铸钢的工人朋友,到现在,健在的老伙计们还在联系和来往。”的确,有很多动人的往事可以证明郝清忱和他的工人朋友们比金子还要珍贵的友情。(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