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六)

2020-08-10 10:19 抚顺七千年 王尧 847
  第六篇 征战二毛  1977年7月1日,党的生日当天,担任老抚挖党委常委、政治部主任的郝清忱接到新的任命,市委调任他到抚顺市第二毛纺厂(简称二毛)担任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  组织的信任令郝清忱欣慰。但离开老抚挖,不...

  第六篇  征战二毛

  1977年7月1日,党的生日当天,担任老抚挖党委常委、政治部主任的郝清忱接到新的任命,市委调任他到抚顺市第二毛纺厂(简称二毛)担任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

  组织的信任令郝清忱欣慰。但离开老抚挖,不仅从感情上难以割舍,而且从机械行业跨业到自己完全不懂的纺织行业,这个跨度和挑战实在太大了。但郝清忱别无选择。上级要求他必须在7天之内到任,而且必须把二毛的建设抓起来。


老抚挖政治部全体同志欢送郝清忱(第二排左起四)的合影。


  抚顺市的民用纺织行业自“一五”期间开始起步,到“二五”期间已初具规模。1966年以后,已陆续建起了如抚顺市针织厂、抚顺市国营棉制品厂等一批棉纺、针织、印染行业的国营企业。其中1970年兴建,1971年投产的抚顺市第一毛纺厂,是辽宁省第一家生产腈纶绒线的企业(引自《抚顺经济史》王玉哲编著)。但当时的抚顺市还没有毛纺行业,建设二毛就是提升抚顺轻工业在城市工业经济的比重,调整产业结构的重点项目。

  当时的市机械局、市纺织局和市委干部处领导也向郝清忱交代了组织的重托。二毛自70年代初开始策划建厂,1973年动工建设,但由于各种原因,到1977年还是没有建成。市领导们都很着急:“八年打倒日本鬼子,七年建不成二毛厂,难道抚顺市没人吗?”,所以从老抚挖这座国家大型国企里选拔了郝清忱担此重任,而且对二毛党政领导班子给予了“一正四副”的大企业“标配”。由郝清忱任厂党政一把手,班子成员有党委副书记李景春、罗崇元、副厂长迟汝林、李副厂长(姓名暂不详)。


担任二毛党委书记兼厂革委会主任的郝清忱。


  郝清忱来到了二毛。当时,二毛的建设虽然已有了一定的建设基础,但厂房还没建完,还是一座时打时停的施工工地,厂区连围墙、门卫室也没有。用昂贵的外汇购买的纺织设备,在厂房里堆积或散落着,有的还没有拆装,有的残缺不全,零部件丢失严重,二毛原有的领导班子成员和职工们信心不足。

  看着眼前的一切,郝清忱顿感心情沉重,肩头沉甸甸的,也激起了杀出一条“突围”之路的豪气。

  眼前的困难诚然不少,但比得了当年老抚挖的工人们在困难中硬闯出了土办法,使志愿军的战斗机驰骋蓝天的那场考验吗?


二毛工厂运动会旧影(第二排左起第三人为郝清忱)


  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因为没有副油箱,志愿军战机在空中续航能力不够,作战半径小,中央军委把制造战斗机副油箱的重任交给了当时的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老抚挖厂长韩清泉主动请缨,,承接了制作副油箱,交付沈阳112厂(沈飞前身)配套的重任。

  老抚挖专门成立了第11分厂,配备了3、400名老工人,研制这种副油箱。第11分厂的地点,就在原老抚挖厂榆林老厂区的北大门进门往东,后来厂生活服务公司的那片地方。郝清忱当时是厂运输科团支部书记,与团员青年们加班加点、多拉快跑为支援前线做贡献。他跟运输科的师傅王幼清一同去沈阳,在大东城门的边门旁边的一座屠宰场拉猪血。郝清忱和师傅每天拉一趟。每次工厂给8角钱出差补助。他们驾驶的卡车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缴获的美国大卡车,没有电打火,都是用摇把发动。身大力不亏的郝清忱总是晃着膀子把摇把抖欢了,开着卡车吐着黑烟奔驰在沈阳和抚顺之间,与运输科的司机们一起把猪血源源不断地拉到第11分厂。


郝清忱与二毛厂领导班子成员们。   


    制作战斗机副油箱任务量大,原材料紧缺。库存的铝板吃光了,就改用镀锌钢板;镀锌钢板没有指望了,就用沾锌黑板代替;最后连沾锌黑板原材料也断路了,工人们就沿用民间传统用毛头纸和猪血糊酒篓的方法,因陋就简编制柳条筐,外面糊上了十几层,手工制作飞机上天的副油箱!志愿军战机挂着老抚挖工人们用满腔的爱国主义热情,纯手工制作的1万多只副油箱,与美国“空中强盗”角逐,终于夺回了制空权,赢得了保家卫国战争的胜利。


当年工人们手工制作的战斗机副油箱(图片来自网络)


  ——要说困难,眼前的困难还比那时大吗?

  还有一次,郝清忱和师傅为工厂拉生产用硫酸,险些出事。卡车快回到抚顺路过一座小桥的涵洞,师傅困倦已极,就在一打盹的功夫,卡车歪下了道,前轮扎到稻田里。如果翻车,满车的硫酸遇水发生爆炸,郝清忱和师傅连同车上的三个装卸工的命就都保不住了。郝清忱让师傅回厂搬兵,自己留在原地看守。后来在“三年自然灾害”的饥荒年,惦记徒弟的王幼清师傅还特地背来一麻袋自己做的“菠萝叶子粉”(即柞树叶子晒干磨成的粉面)。那一夜,孤身一个人在黑沉沉的荒郊野外看守卡车的郝清忱,饿得拔出地上的萝卜,擦了擦泥就狼吞虎咽地充饥,一直坚持到援兵抵达,拉出了陷在泥里的卡车。

  ——今天,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兵有将”,有广大的职工群众,有什么怕的呢?

  郝清忱也想起了他的老朋友,老抚挖50年代的厂团委书记常铁良。这位工人出身的常铁良,一个大字不识,却自创了自己才懂的速记符号,把上级的指令记得连一个字也不差,并极富创造性地开展厂团委的“争创青年班组”、“争当青年突击手”等各项工作。出自老抚挖的王振海,老抚挖的陈娟、修桂月等……都是厂团委树立起来的青年劳动模范、“青年突击手”,车工修桂月作为一名女同志,一年干出了三年的产量,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后来常铁良调任沈阳化工研究所任党委书记,给所里的高级知识分子们作报告,赢得满堂喝彩,那些技术专家、工程师们纷纷打听这位书记是哪里毕业的高材生,水平怎么这么高?

  ——不懂纺织,就从头摸索、从头“闯”,通盘筹谋下好二毛建设这盘棋,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心定彗来”。郝清忱第一步就是把工厂的基础设施完善起来,让职工们看到二毛像一座新工厂的样儿,把心气儿提起来。他指挥工人们修起了工厂围墙、设了保安室。规章建制,强化劳动纪律、人事管理、财务规范、生产例会等各项基础制度,让工厂的管理有章可循,并快马加鞭地安装、调试生产线,很快就搭好了二毛的生产架构和基础条件。

  完成了二毛的基础设施建设后,需要把施工用的工程车辆,如油槽车、水泥罐车等处置掉。很多人来找郝清忱行个“方便”,郝清忱一概拒绝,用制度说话,安排厂有关部门依照程序,公开透明地竞价出售。

  郝清忱又找到当时的抚顺市经委周庭沛主任,请这位经验丰富的老领导出主意、想办法。经过周密、审慎研究,形成了外出“取经”、引进人才、抓队伍培训等一整套“闯字诀”。

  一是“取经”学习,搬取“他山之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经周主任与上海经委的领导牵线搭桥,郝清忱组织二毛的职工队伍赴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毛纺厂学习,对纺织产品设计、生产流程、车间管理加强直观感性认识,向那里的工人师傅现场学习纺织操作技术,从布料、设计、上机器操作等一步一步学,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学,让一批技术骨干率先“入了行、进了门”。

  二是请能人,加强工艺研发。针对技术人员匮乏的问题,郝清忱向市经委、市纺织局求援,最后通过省纺织局到沈阳第二毛纺厂调入了两位技术骨干唐毅、关键,分别担任二毛的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还有一位沈悦也担任技术负责人。为加强工厂的后勤管理,郝清忱力排众议,提拔一位很有个性、性格有些张扬的同志任行政主管,结果此人上任后,把工厂的食堂、福利、绿化、卫生等后勤服务工作搞得井井有条。

  三是“闯路”办学,积蓄自己的技术力量。有技术人员还不够,必须加强对直接生产出产品的生产骨干的培训。郝清忱一句话:“培养!”,拍板办起了二毛自己的“721大学”,专门开设毛纺专业。自主招生,就凭成绩,不准走后门儿。一共招收了21名工人学员。没有教师,郝清忱就安排去大连轻工学院请教员,每次讲课用车接来、送回,给讲课费,好好“优待”。办学期间,省教育厅领导来抚顺调研,发现二毛自己有座大学,就询问郝清忱是经谁批准建的大学?郝清忱说“我批准的”。

  领导又问“你有什么权利批准呢?你知道未经批准不能参加全省统考,拿不到文凭吗?”,郝清忱回答“我需要。我没人呢,你也不分配我(指省高校毕业生)”。郝清忱把情况讲了以后,省教育厅领导也表示同情,决定支持郝清忱这种创造精神,当即拍板二毛的工人学员们可以参加全省统考,获取文凭。结果,这21名学员毕业之后真起作用了,不仅加强了全厂的生产、技术力量,也有几位后来调到市委、市政府,走上了处级、局级领导岗位。

  四是成套“猎头”,招才引智。郝清忱深知打好基础对于二毛未来扩大生产经营的重要。技术人员有了,工人培训了,但匆忙干起来必定还是生涩,打不下好底子就保障不了未来的连续高质量生产。最后,郝清忱申请市里,能不能到上海、北京、天津毛纺基地“挖人”,从工人到干部请一整套人马来,给二毛工人们“扶上马,送一程”。市里支持了郝清忱的想法。于是,二毛就从上海纺织一厂、纺织十厂,从制备、精纺、精织、连整等工艺“一条龙”,从退休副厂长到退休技术骨干,共引进了成套的班底30多人,到二毛“援建”。安排上海来“援建”的职工住在二毛招待所,开工资。上海人习惯油条不吃第二顿,也吃不惯东北的饺子,喜欢吃馄饨。郝清忱就指示工厂行政科安排厂食堂,专门为这30多人设小灶。为时一年多,彻底带出了技术队伍。

郝清忱在二毛接受市新闻记者采访。


  筑牢了根基,攒足了劲头儿,二毛“七年不鸣,一鸣惊人”。郝清忱带领厂党政班子和全体职工快马加鞭、开足马力,齐心协力,只用了3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二毛的建设收尾和生产、技术准备,于1977年10月开始试生产。1980年7月正式投产后,产品质量持续提高,花色品种不断增加,达120多个,二毛纺织品年产量达到10万锭,产能位居辽宁省之首,成为辽宁省大型纺织企业之一。

  二毛的崛起,对增加轻工业在抚顺城市传统重工业中的比重起到了重要作用,到1980年,抚顺市轻工行业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比例提升为11.3%。

  回忆上世纪80年代,抚顺市民家里办婚事,包括一些领导、企业家都争相购买抚顺二毛的布料,作新郎、新娘的料子服,作自己待人接物、应酬出场的“正装”。后来,二毛又由只生产布料开设了服装厂,粗纺布料用于生产大衣,精纺布料则用于料子服。二毛的社会知名度大幅提升,经济效益持续增长,与80年代抚顺的客车、电视机、铝合金自行车、无绳电话机和传真机、酒类、饮料、食品、卫生纸等等驰名省内外的明星企业、满目琳琅的轻工名牌产品一道,成为抚顺广大市民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城市名片之一。

  但是,时代在前进。毛纺,毕竟是上世纪30年代的产品,到80年代后期已逐渐落伍。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一个窗口对外”的外贸体制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进出口自营权扩大到所有具备条件的企业主体,五光十色的进口产品也纷纷涌入国内消费者的眼帘。纺织品中,进口的化纤布料具有不倒裤线、好洗好用、造型时尚新颖的特点,对国内毛纺产品的打击最大。产品滞销、库存积压,使毛纺行业逐渐走向了没落,避免不了一哄而起,又一哄而下的宿命,二毛的辉煌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时代的选择。何况,从70年代初开始筹划建厂,1977年才试产运营,可以说二毛的辉煌已足足迟到了7年。换句话说,二毛已错过了应该及早崛起的7年,这是时代的局限。


80年代二毛厂区珍贵旧影。


  完成了在二毛的使命,闯出了辉煌的郝清忱,于1984年接到新的任命,负责筹建抚顺市集体企业办公室。挥别了二毛的干部职工,郝清忱又踏上了开辟集体企业“光彩事业”的征程。(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