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2020-08-24 14:35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315
  “援建三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部署,对我国的国民经济结构和产业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给西部地区的国防战略部署和经济开发以强有力的支撑。在援建大军中,长挖、长起、长建、长液艰苦创业,奋力耕耘,各显神通,为大三线的泸州崛起建立了不可磨灭...
  “援建三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部署,对我国的国民经济结构和产业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给西部地区的国防战略部署和经济开发以强有力的支撑。在援建大军中,长挖、长起、长建、长液艰苦创业,奋力耕耘,各显神通,为大三线的泸州崛起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在建设者们的援建往事里,有很多有趣也值得怀念的往事。

  第二篇  建设者“分家”趣闻

  长挖的援建设备

  1964年,国家决定在泸州建设长江工程机械总厂,起初设计是“一个总厂下辖四个分厂”的格局:由北京汽车起重机厂抽调人员设备建设长江起重机厂,由上海建工机械厂筹建长江建筑机械厂,当地再筹建一个长江液压件厂。

  也就是说,当时的长挖、长起、长建是一个总厂。

  提起长挖获得的产品殊荣,还得说“手巧不如家什妙”。长挖是“援建三线”里名副其实的一支“钢人铁马”,是60年代抚顺挖掘机厂(老抚挖,长挖人亲切地一直称作老厂)抽调的最精锐的职工、最先进的设备援建的,可以说“好人、好马、好设备”齐聚长挖。老抚挖抽调了党政领导干部、管理人员、工艺技术人员、车钳铆电焊等各工种最出色的工人,调拨出273台精良设备、649套工装等“钢人铁马”,包括从厂技校刚刚毕业入厂工作的徒工输送、充实到长挖。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1

长挖职工保存的木模工工具(推刨和日本“清水牌”拉刨)


  老抚挖把伞铇、大立车、龙门铇等好多属于一机部监管的“精、大、稀”级别的重点设备都划到了长挖。50、60年代的老抚挖金工一车间就拥有大批进口精良设备,来自的国家有德国、日本、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苏联、波兰、西班牙等等。当时老厂把金工一车间设备划给长挖的原则是:有两台设备的,长挖可以挑一台;有三台同样的设备,可以拿两台;有一台设备,可以让长挖拿走。

  这次搬迁,让老抚挖金工车间大伤元气,不只是极具精度的大批优良设备,技术工人也出现了严重的缺门。后来,当长挖站稳脚跟后,因为老厂技术工人告急,一时接不上,又批准了一批完成了建设使命的研究人员、技术工人“叶落归根”紧急驰援,回到抚顺去“反哺”老厂。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2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3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4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5

长挖茜草坝职工住宅区残照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6

长挖的“干打垒”楼房


  长挖的设备是长挖职工跋山涉水、吃尽了千辛万苦从故乡的老抚挖拉过来的,长挖模型车间的老工人还珍藏着从老抚挖带来的木模工工具,刃具全是日本“清水牌”拉铇(国内工厂习惯用推铇),是黑色的小滚铇,乌木的木柄,这些工具至今少说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了。设备、工具既是长挖今后保障生产的命根子,也是长挖职工们须臾不可分离的,对老厂的“念想”。为了保住这些设备,还发生了一件趣闻。

  “小一立”大战“太脱拉”

  长挖和长起(长江起重机厂)都在茜草坝,两座工厂大门对大门,相距最近。由于起初同属长江工程机械总公司,又都是机械装备制造类企业,因此开始时长挖原来的工具车间和100名职工、87台设备仪器(一说75台)也都划给了长起厂。1971年1-到8月,根据一机部[1970]一机划字1246号文件通知,长挖、长起两厂分立,成为两个独立的法人企业。原来混在一起的设备、职工也“分家”了,长挖划到长起的100名职工里的75人和全部设备仪器又回到了长挖。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7

60年代长挖从老抚挖跋山涉水运到泸州的老设备。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8

60年代长挖从老抚挖跋山涉水运到泸州的老设备。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9

长挖带到泸州的老抚挖美国设备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10

老抚挖拨给长挖的设备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11

老抚挖最大的插床给了自己的兄弟长挖。


  但在两厂“分家”过程中,建设者们都深知“手巧不如家什妙”,出于更好地在祖国的大西南进行机械行业建设,都争先恐后拿到和保护最紧缺的设备,由此发生了一场长挖的“小一立”挖掘机大战长起的“太脱拉”卡车的趣事。

  长起主要生产行架式5T起重机,但没有锻造车间,没有热加工能力,长挖生产锻件一直在长挖加工。这次分家,长起看中了长挖锻造车间里的汽锤。于是就派人开着一台“太脱拉”卡车到长挖厂内的锻造车间,把汽锤装上车后,就驾车开回到长挖厂大门,想拉回长起。两个厂子大门相对不足百米,非常近,只要踩一脚油门就“冲”过去了。

  恰好长挖厂的生产科科长关世轩正在大门口巡视。关科长绰号“关大炮”,性格耿直火爆,业务精干,也是位责任心极重,看守企业资产的好手,在这“敏感时刻”更是倍加留心。当他发现长起的卡车竟然装上了长挖的汽锤,就向这位长起司机询问。知道要拉走这台汽锤后坚决不同意。

  关科长也没接到长起领导要拉走汽锤的会商意见,就更不能同意了。但任凭关世轩怎么“屈尊”说服,长起这辆“太脱拉”卡车的司机也不同意,就是要拉走。僵持不下,“太脱拉”就这样堵在长挖门口,长挖职工和车辆里出不来、外进不去。关世轩不禁火爆脾气上来了,“怎么?你们还敢强拉设备吗?岂有此理!”他怒从心头起,好似关云长附体,“蚕眉倒竖,凤目圆睁”,大喝一声:“去!把一立米给我拉出来!”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12

泸州南苑楼上俯瞰长江和对岸的茜草坝。


  负责组装1立米挖掘机的长挖装配车间,离门卫室也就百十来米远。关科长一声断喝,长挖门卫赶快一溜小跑赶到装配车间找了一个钳工,把外号“小一立”的一台1立米挖掘机开到了厂门。一看长起的“太脱拉”堵在自己厂门口,里不出、外不进了,钳工和大伙儿都来气了,七手八脚就用钢丝绳把“太脱拉”拴在“小一立”上,连车带人硬拽回长挖厂里的空地上住,疏通了厂门,严令这台“太脱拉”卡车不许走。

  关世轩越想越来气,一气之下,他指挥人把“小一立”开到长起大门,把长起大门也给堵了个里不出、外不进。长起也火了,又派出一台“太脱拉”赶到厂大门,想用“太脱拉”把“小一立”拉走。可谈何容易?

  “太脱拉”卡车是轮胎式的,载重量只有10吨,而“小一立”虽然名曰“小”,实际上是履带式的,自重达40吨,是个钢浇铁铸的“小胖子”。两者“体格”、力量差距悬殊,轮胎式的轻量级“太脱拉”,哪拉得动履带式的“小一立”?长起的“太脱拉”使足了吃奶的劲,死拉硬拽,也如蚍蜉撼树,长挖的“小一立”就像吃饱睡着了似的,稳稳当当堵在长起大门口就是纹丝不动。

  最后,两厂领导紧急出面,两厂握手言和,汽锤继续留在长挖锻造车间,“小一立”和“太脱拉”罢战鸣锣,各回各家。

  如今,在泸州“援建三线”纪念馆,几十年前长挖从抚顺的老抚挖带去的,年代甚至超过百年的设备仍静静地伫立在那里,见证了长挖卓越的贡献和辉煌。


王尧:“援建三线”珍闻拾遗(二) 图13

长挖声名显赫的“小一立”1立方米挖掘机。


  其实,无论是长挖,还是长起,都是万里迢迢来到泸州建设的“黑棉袄”,都是秉承一颗建设祖国大西南的赤诚之心。感谢“三长”之一,同为“援建三线”的“友军”,既保存了自己的厂房,也奇迹般保存了长挖精良设备的长起。“渡尽劫波兄弟在”,谢谢你们!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