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特殊工人回忆:我们是终身奴隶

2022-05-26 11:30 《中国“特殊工人”》 侯增寿 673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我参加了山西新军政卫队209旅53团2营5连当战士,1939年12月编入抗日决死队42团,后编为25团1营2连任文书。1942年2月在长子方山战斗中被日军俘虏,被押送到抚顺煤矿老虎台矿二区当特殊工人。我在老虎台矿下坑两年,在8路采掘...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我参加了山西新军政卫队209旅53团2营5连当战士,1939年12月编入抗日决死队42团,后编为25团1营2连任文书。1942年2月在长子方山战斗中被日军俘虏,被押送到抚顺煤矿老虎台矿二区当特殊工人。我在老虎台矿下坑两年,在8路采掘。日本领班叫长壁,分管二区的叫波多野。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令人颤栗。

  在抚顺煤矿,一是工时长,劳动强度高,强制劳动手段残酷。大部分人积劳成疾,病死异乡。煤矿实行两班制,每天工作12小时,坑底交接班,加上吃饭和上下班走路,每天至少要14小时。再加上劳动强度大,一锹煤二三十斤,不是装煤箱就是装电溜子,稍有迟慢,日本人领班长壁见了就打,强迫劳动。

  1943年5月的一天,我感冒发烧,恰遇“出炭周”,带病下坑,日本人长壁见我动作迟缓,狠狠地打了我一顿。二把头叫班,手持镐把,不听指挥,开口就骂,动手就打。工房卫生条件差,臭虫、老鼠之多实属罕见,传染病不断,好多工人被折磨成疾而死。仅我住过的三号工房,亲眼看到有20多人死在那里。死后根本不给棺材,拿草席子卷了送到山后乱葬坟里。至今回忆,惨状令人难忍。

  二是残酷的剥削,微薄的工资,牛马的生活。我们在那里下坑,满20天之后,开一次工资,每次开20多元,平均日工资1元多。可是我们出煤,6个人一组每天要出200多吨,给的工资可怜到极点,都被日本人剥削去了。生活实在苦极了,吃的是玉米面、高粱米,一年吃两顿白面,穿的仅有一身破烂衣服,晚上连身睡,没一个人有被褥铺盖,枕的是木头,过着犯人的生活。就连玉米面糕也不能随便买,要经日本人开票发给,不上班不给吃。病了没人管,谈不上医治,除了难友们互相照料外,矿方根本不管,死了抬走了事。当时日本人实行配给制,像食糖、粮油等食品根本吃不上。一句话,只要你干活,不管你死活。

  三是人身不自由,行动受限制。听把头说,特殊工人是日本皇军卖给抚顺矿务局的,只许好好劳动,没有离开抚顺越过浑河的权利。每个工人都有工号,我是4576号,建立有档案,上面有指纹,是他们的终身奴隶。在抚顺各矿区,设有宪兵队、派出所,抚顺市车站、关卡有特务便衣,监视特殊工人的行动。

  1943年7月,我和山西大同一个姓张的工人,托人买好车票计划乘火车逃跑。正当我们在火车站准备检票时,两个特务把我俩叫出,盘查我们要证件(旅行证明书),我们没有,被他带到炭矿地下室关了两天,不让吃饭。第三天把我们送回老虎台,交给了日本人波多野,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没收,又继续下坑。1944年春节之际,我又一次乘机逃跑,才死里逃生,经沈阳、山海关、丰台返回山西。

  编者注:自1942年5月起,东北获得华北特殊工人的企业,向所谓参与“斡旋”的华北劳工协会每名工人交35元,其中18元转交日军军部。后来,费额增至50元,改称“训练费”,其中转给日军份额不详。

  特殊工人: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关东军把从中国各地主要是华北战场抓捕的抗日军民及国民党抗日官兵押往东北各地矿山,迫使其充当劳工。关东军为了掩盖奴役劳工的事实,把这些战俘劳工称为特殊工人。辽宁是当时关押特殊工人最多的省份,主要集中在抚顺、阜新、本溪、鞍山、辽阳和北票等地。


  “特殊工人”的命运比劳工更为悲惨,他们行动没有自由,住所四周布有电网,时时处处有日伪军警监押,绝大多数人在恶劣的生活环境下,从事繁重的“苦役”。“特殊工人”大多数曾是在战场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士,或在各条战线上从事抗日工作的人员,政治思想素质高,斗争性强。在阜新、抚顺、本溪、鞍山等铁矿、煤矿中,不断爆发大规模的罢工、逃跑、破坏生产等反抗斗争,给日本侵略者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中国“特殊工人”》

解学诗 / 李秉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年4月







标签:特殊工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