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威震开原“金山好”(上)

2022-08-01 13:54 东北义勇军抗日影像全纪录 王雷编著 633
  九·一八”事变后,在开原境内活动的被日本人称为“积年悍匪”的金山好部激于民族义愤,将口号由“杀富济贫”改为“抗日救国”。  金山好,原名金海山,梨树县喇嘛甸子人。1931年11月21日,金山好率部在二社窝堡击毙伪警察柏相林、苏德林等十余...

威震开原“金山好”(上) 图1



  九·一八”事变后,在开原境内活动的被日本人称为“积年悍匪”的金山好部激于民族义愤,将口号由“杀富济贫”改为“抗日救国”。

  金山好,原名金海山,梨树县喇嘛甸子人。1931年11月21日,金山好率部在二社窝堡击毙伪警察柏相林、苏德林等十余人。12月11日夜间,开原县伪警察大队长韩蓉萱奉公安局局长程星武之命,率步、炮队150人,冒雪偷袭金山好驻地孟家寨。金山好事先得知消息,于是率部先敌撤出,并带领300余人连夜袭击了嵩山堡伪公安七分局,将该分局放火焚毁。

  金山好部大败敌日伪军,日伪当局惊慌至极,惊呼:“匪真大胆,敢袭警所!”又叹道,“匪久扰铁开两界,屡经日军警痛剿,前仆后继,剿不胜剿。”

  金山好火烧嵩山堡伪公安分局,使开原日伪之敌如坐针毡,席不安寝。于是敌人派部分伪警换上便衣,四处查访金山好部行踪,最终破获了金山好部在开原的内线据点——开原镇大西关月盎西胡同郑公馆。日伪随之查抄此据点,捕获义勇军战士7人,获八音手枪、六轮手枪各1支,子弹200余粒。

  嵩山保一战,使金山好部军威大震。开原四寨子人陆子猷,以日伪扩充大团的名义,从各村抽得马丁60余人,自任该大团团长,组成一支骑兵队伍。陆子猷组织停当后,率部起义抗日,他自报山头“绿林好”,率部加入了金山好部。随后,方振国又率部加入,金山好部实力骤增,对日伪构成建重威胁。

  开原日伪军视金山好部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于是他们一面派人侦察义勇军实力及活动地域,一面勾结铁岭日军守备队联合“围剿”。1931年12月上旬,密探报告说占中原、金山好、方振国部在开原嵩山窝堡、马家赛一带活动,于是伪警察署长程星武、警察大队长韩蓉萱率开原伪公安警察队前去“进剿”,同时请铁岭日军守备队出兵一个中队。日伪军在铁甲车的掩护、支援下,在马家寨将义勇军包围。

  战斗中,方振国作战英勇,缴获日军大洋马一匹,给日伪军以很大杀伤。日伪军见难以取胜,于是调来飞机助战,在上有飞机下有铁甲车及日伪马步炮兵的猛烈攻击下,义勇军渐渐不支。经过激战,金山好、方振国、陆子猷率部突出重围,占中原中弹殉国。此役牺牲义勇军60余名,被俘多人。所幸的是,伪警队炮兵独立分队赵队长“射击贼丛并无命中,虚耗弹药”。这才使得金山好、方振国等人得以突破重围。

  赵分队长放“朋友”炮后,被开原日伪逮捕查办。没有抓到金山好、方振国,敌人便将在家居住的方振国老父亲抓去,并将他和被俘的义勇军一起解往铁岭监狱。

  为得到抗日总队的援助,金山好、方振国率部向铁岭东部山区的抗日总队靠拢。此时,为区别其他队伍,金山好部都戴白袖标。在鸡冠山、白旗寨,金山好将所部合并于赵亚洲领导的抗日总队。为保证原班人马的相对独立,金山好虽接受了抗日总队"宁做战死鬼,不当广国奴”的口号,但所部仍保留原建制,戴白色袖标,行动有很大独立性。金山好被赵亚洲任命为抗日总队副司令后,由方振国任原队大队长。

  1932年1月11日夜,为报马家寨之仇,解救被俘战友,金山好、方振国乘铁岭县“警队多派出分防四境,城内仅有百余人”之机,分三路攻破铁岭城。10日晚,主攻铁岭监狱的一路即潜入城内,隐蔽在东门里金店后院。等至午夜时分,与另两路同时发起进攻。

  义勇军攻入铁岭监狱,救出方振国的父亲及被俘战友。并将200多名人犯全部释放。义勇军还攻下了西门警务所和西关分所。战斗中。打伤日伪张督察及两名看守,打死分所警士一名。日本巡查部长郡山敏夫被义勇军击中眼部,第二天不治而亡。

  放出人犯后,义勇军纵火焚烧了日伪狱署和监房,拂晓前撤出铁岭城,向中固方向运动。此役义勇军大获全胜,共缴获长短枪107支,子弹16万发,奉洋及大洋两万余元及大量衣物装备。

  当时,驻铁岭公园附近的日本铁道独立守备队、驻中央街的日军宪兵队约150人全部出动,在守备队长丸山定、宪兵队长藤川九十九、警察署长山猪重、日军驻铁工兵联队长成泽清的率领下,和部分守城伪警尾随追击。

  为甩掉追击,11日,金山好率部袭击了尚阳堡伪公安分局。在焚烧了伪公安分局及日本殖民者在尚阳堡的房屋后,义勇军撒往八棵树一带山区,甩掉了铁岭日伪军的迫击。1月中旬,金山好、方振国部开赴沈阳附近,准备与友军共同进攻沈阳。后进攻沈阳计划夭折,金山好又率部返回开原马家寨,继续进行抗日活动。

  2月14日,日伪步、炮、骑兵200余人在开原伪警察大队长韩蓉萱率领下进攻金山好部,两军在马家寨展开激战,一直从上午打到下午3时,伪警队渐渐不支。这时,伪警察署长程星武率队来援。金山好部以伤二人的代价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后撤出战斗,向抗日总队本部靠拢。

  16日,金山好率部到达铁岭东部的大甸子附近。伪铁岭县警务处长李世荫、区警务局长王德振得到消息,于是会同伪保安总队长李万忠率队前往“围剿”。金山好派一小部分人将敌伪主力引开后,突然袭击防守空虚的大甸子。此时,大甸子警务所只有数名留守警察,听到金山好部进村的消息,赶紧逃往民户避险。义勇军将警务所内能搬运的物品尽数搬运,不能搬运的就举火焚毁。此战,金山好部所获甚多,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器械、被装等物。

  随着抗日总队的发展壮大,部队士气日益高涨,对日伪作战也接连获胜。1932年2月下旬,金山好之一部在开原半拉山与日本守备队交火,击毙日军两名。日军败退,义勇军无一伤亡。从1932年1月到2月,伪奉天省政府撤换一批不甘当亡国奴的县长,引起各阶层人民的强烈不满。利用这种有利形势,抗日总队挺进铁岭、抚顺、开原及南满铁路附近。

  开原县伪政权成立后,日伪为加强对基层的统治,按伪奉天省统一规划,在农村实行区、村制,即把全县划分若干区,区设区官和警察署。以下肥地为中心的附近村落马家寨、柴河堡、靠山屯、黄旗寨、曾家屯等村划为开原县第八区。八区以区官和警察署长为头,成立了反动武装八区联庄会。联庄会在日伪授意下,名为保境安民,实则是为日伪服务的反动地方武装。因此,在金山好率部与日伪军作战失败时,八区联庄会拦击了突围经过柴河堡的金山好部。八区联庄会当时在各联庄会中是势力较强的武装,有团丁(又称乡勇)300人。直至后来栾法章自卫军抗日时,八区联庄会仍是抗日义勇军的一大威胁。此时八区联庄会由各村会首带队,正驻柴河堡。

  金山好部在马家赛与日伪作战失利,向铁岭境内赵亚洲的抗日总队靠拢时。途经柴河堡、靠山等村,遭到驻柴河堡的以伪警署长陈老麻子为首的伪八区联庄会的拦击。义勇军头目江北被八区联庄会打成重伤,抬到李千户屯时牺牲;队员刘海被俘。刘海因是柴河堡村人,求村里会首李子元出面作保,这才免于一死。

  为报开原八区联庄会乘危拦击之仇,拔除伸入铁开边界山区的钉子,赵亚洲、金山好、方振国决定进攻柴河堡。他们先派队员、柴河保的曲六子回村侦察敌情,然后于3月3日夜,挑选600名身体好、枪法好、胆子大的队员,分两路进攻柴河堡。

  3月4日早晨,以金山好、绿林好为指挥,抗日总队发起了对柴河堡的攻击。为防备金山好骑兵队,八区联庄会早已在村边大路上设下木栅栏等路障。金山好部在正面发起攻击后,遭到八区联庄会的顽强抵抗。村中百姓听到枪声,多数逃往山里。经过激烈战斗,金山好部一路从村北沟攻入村内。靠山村会首戴明阳、下肥地会首韩秃子见状带队逃走,义勇军攻入街里。柴河保会首李子元自恃枪法好,退到村里的大庙内顽抗,打死打伤了几名义勇军战士。金山好见状大怒,命人在村内要害部位——联庄会办公的村公所及会首家放火,大火烧起后,因风大连带烧着了300余间民房,村北整个一条街全被烧毁。

  战斗至10点钟,靠山联庄会的金林芳带人在柴河堡村东山上放了几排枪,金山好以为是开原县城日伪军来援,在击毙十余名团丁、缴了柴河堡联庄会的枪后撤走。此役俘获会首李子元、村中大户人家及平民百姓家妇女和团丁裕殿照等20人。被抓去的妇女及人票当天到太平沟即大部放回。

  当时的日伪报纸《盛京时报》曾以“匪扰柴河堡暴行续志”为题报道:“本月4日早7时,被贼头目金山好、绿林好等率匪一千余,攻陷该村,伤民八名,烧房二百三十余间,掠去团丁十余名,架去美女十名,奔铁岭大甸子盘踞。”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