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2022-07-05 18:57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1337
  在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腰站村西岗子居民组堡子西头,有一棵古榆,北距清朝皇帝祭祖御路约100米,南距当代的罕王路约200米。古榆屹立在开阔的平地上,非常显眼。  (图1 从南向北看神树,右侧远山为莲花山)  当地人称...
  在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腰站村西岗子居民组堡子西头,有一棵古榆,北距清朝皇帝祭祖御路约100米,南距当代的罕王路约200米。古榆屹立在开阔的平地上,非常显眼。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图1

  (图1 从南向北看神树,右侧远山为莲花山)

  当地人称这棵古榆为“神树”,树龄有七八百年。树的胸围6.5米,需5人合抱。直干高3.5米,顶端折断,分成两大侧干。向东的侧干伸出19米,伸向西北的侧干长12米,树高约20米。仰望树形,枝脉虬曲,尽显沧桑。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图2

  (图2 神树主干)

  此树从古至今倍受人们保护。

  老人们讲,大约四百年前吧,外地几个部落组成九部联军,来打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在古勒山设伏迎敌,西岗子是战场。有一个蒙古部落的首领名叫明安,只穿着裤衩,骑一匹没有备鞍的马由西向东仓皇跑到这里。后面追兵尘土飞扬,他情急之下想躲一躲。只见道南有棵大树,他把马拴在一棵小树上,自己跑到大树下,手脚并用爬到了树上,身子紧贴树干,真就躲过了追兵。追兵过后,他爬下树,正愁光着身子,突然刮来一阵大风,将搭在树杈上的一套衣服吹落在地,他心中暗喜,真是树助我也。他穿上衣服,给大树磕三个响头,狼狈地逃回蒙古部落。

  二十年后,明安将颇有丰姿的女儿许给努尔哈赤。他亲送女儿去赫图阿拉完婚,途经此树时,他拉着女儿给古树上香跪拜谢恩。以后,这位妃子每次途经这里,都要停车过来给古树焚香叩拜。

  由于皇亲国戚对此树都顶礼膜拜,所以当地老百姓都对此树关爱有加,自觉地加以保护,并尊称古榆为“神树”。数百年来,神树安然无恙地生长,无人想加害它。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图3

  (图3 近看神树)

  大约四十多年前,社会上突然出来许多新鲜事:有人走村串乡传授中华功。时兴泡红茶菌,说喝这个水能治许多慢性病(非常难喝)。都说营盘东边的新屯有面砬子,从砬缝流出一条细水,称作仙泉,水叫仙水,人喝了这仙水什么难治的病都能治好,哑巴能说话。于是人们大老远地坐车来取水,水不花钱,但水坑旁有人卖塑料壶,这得花钱。又风传向古树讨药,说只要跪地向古树祷告,古树就会赐你神药,你用纸接着,不管接着什么,把它喝了,什么病都治。新宾县许多村子都有古树,于是这些古树之下,陆续有成群的人跪地举纸,等待神树赐药。西岗子古榆当然也不例外。有些妇女私下说,如果你接个干巴树叶、干巴树皮,你喝不?如果接条虫子,你喝不?纯粹扯淡。这阵讨药风很快就过去了。

  十年前,出了一位愣头青,名叫赵成立。这年夏天,他开一辆拖板,拉一台沟机,要从神树下过去。当时有几个人阻止他,说沟机太高,能刮着树,绕道走吧。赵成立不听,硬过,结果真就刮掉一个大杈。过了不到一个月,他开车从腰站东街往西要进腰站街里。下了一个陡坡是座小桥,过了小桥就是腰站街里了。可他开车撞断桥南侧栏杆,将车开到桥下河里。他腿骨受点伤,幸无大碍。人们总是把这两件事往一起联系,愈加敬畏神树。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图4

  (图4 从西向东看神树,箭头指的是受伤处)

  2016年,肇军接任腰站村村主任。这位爱新觉罗氏后裔秉承满族先祖敬山爱林的传统,决心整饬神树环境。第二年,他严令堆在神树下的苞米秸子、柴禾垛,杂物,全部清走。神树北侧、南侧的园田,经镇政府出面,或给钱,或换地,划为神树范围。在村庄街道两旁统一砌围墙的同时,给神树也砌上了同样形态的围墙。围墙长方形,宽35米,长115米,规划长方形的南部辟作健身场地。


抚顺美树系列之九西岗子的神树 图5

(图5 从西北方向看神树)

  肇军说,这么大的古树,它有灵气,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它是历史的见证,是乡愁的载体,是一方水土的名片。保护好古树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内容。保护古树利国利民,这等好事必须坚持下去。

  (孙相适文并摄影  作于2021年6月29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