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史沫特莱:《中国的战歌》(4)

2012-03-05 14:09 中国记忆论坛 史沫特莱 (翻译:liaot) 5494
当我乘坐的火车从北平呼啸而南下,我坐在车厢里,我的脸映照在车窗上,眼睛盯着北方的大平原。汽笛悲凉地号叫着,我们一头冲进了漆黑的深夜。坟墓,坟墓,坟墓,数不尽的古老墓地中的古老坟墓!一些光秃秃的树排列在铁路两边……

史沫特莱:《中国的战歌》(4) 图1
史沫特莱

 

  第二章 中国,过去和现在(1928-1931)

  ※※※※※※※※※※※※※※※※※

  进入中世纪

  在满州里的中苏边境,苏联的搬运工帮我们搬行李。他们静静地帮我们把行李搬到旅客候车室。在那里他们的代表坐在桌前,按件给我们算了搬运费。没有人要小费,也没有人鞠躬或下跪。他们的制度保护了我们的利益,同时保证了搬运工们的自尊。

  当我们的行李托运后,转过脸来,我们面对的是——中世纪。多少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忘记那位黑眼珠的苏联铁路工作人员脸上的冰冷表情,站在那里看着中国的苦力搬运着我们的行李,伸手要着钱。

  一群衣裳褴褛的苦力,大叫着向我的行李猛扑过去,开始争夺着每一件行李。五六个人扑倒在我的四个箱子上,另两个争夺着我的小打字机——因为每个人都与最高大、最强壮的美国人一样,他们的行为看起来格外令人鄙视。最后,他们中的两个人抬走了我的打字机,在我还没能从震惊中醒过来时,所有的苦力开始拖着行李到了火车上。在车厢里,六个男人围着我,伸出手,吵闹着向我要钱。刚开始我的头脑有点麻木了,然后便开始慷慨地付帐,希望能快点打发他们走。一位女乘客不断地警告我,如果我付得太多,他们会要得更多。我不理睬她;然后这些苦力围着我,大叫着,挥动着他们的拳头,向我威胁着。

  一位中国列车员坐车过来了,看到了这个场景,大叫一声,就开始结结实实地将那些苦力们给踢下了火车。苦力们抓着自己的钱,象狗一样逃走了。

  我站在那里,浑身僵硬了。我的脸色一定与那位站在候车室看着这一切的黑眼睛的苏联工作人员很相似。也许他的心情正如我此刻一样:这真是人性的丧失。作为反复无常的命运的牺牲品,这些人象动物一样成长起来,没有一丝对于他人或是人类同伴的责任感。当一次获利的机会来临,他们象野兽一样彼此争斗,而弱者得不到任何保护。这就是“丑陋的利己主义”和“适者生存”的最原始形式。

标签:行李  搬运工  史沫特莱  工作人员  黑眼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