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探究

历史探究

徐洪:写历史草率不得

2022-09-24 07:02 抚顺七千年 徐洪 496
  刚刚过去的2022年中秋节,也是抚顺“平顶山惨案”90周年纪念日。在缅怀遇难同胞的日子里,偶然从某网站读到一篇署名为“幼儿之声”的大作:《曾日进千金的千金寨 遭日军杀戮后不复存在 许多抚顺人都不知道》的文章(以下称“幼文”),总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该文...
  刚刚过去的2022年中秋节,也是抚顺“平顶山惨案”90周年纪念日。在缅怀遇难同胞的日子里,偶然从某网站读到一篇署名为“幼儿之声”的大作:《曾日进千金的千金寨 遭日军杀戮后不复存在 许多抚顺人都不知道》的文章(以下称“幼文”),总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该文通篇不到1000字,原文大意是:

  1932年9月16日,日军为了报复辽东民众抗日自卫军攻打抚顺,对平顶山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还对栗家沟和千金寨也实施了屠杀。在栗家沟杀害130多人,千金寨杀害40余人。杀戮过后,日军选择了与平顶山村一样的方式,将千金寨三条街300多户人家,1000多栋房屋全部烧为瓦砾。之后,千金寨一下子变得荒芜人烟。直到1933年以后,那些逃离家园的人们才陆续返回,千金寨才逐渐的恢复起来。但日本人为扩大露天采煤量,又想尽一切办法强迫当地居民迁往别处。到1937年以后,千金寨已经变成了一座露天煤矿,千金寨已经不复存在,仅仅是历史上的一个地名而已。

  稍微了解一点抚顺近代史的人都知道,90年前抚顺这段历史绝不是该文中所记述的那样。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幼文”开头,关于平顶山惨案的起因没毛病;结尾“1937年以后千金寨不复存在,仅仅是历史上的一个地名而已”也没有错。而对平顶山村惨遭杀戮过后,“日军还对栗家沟和千金寨也实施了屠杀”,这句话的前半部分是对的。1932年9月15日晚,攻打抚顺的辽东民众抗日自卫军路,在通过与平顶山相邻的栗家沟(今栗子沟)时,烧毁了日本人和大把头郑辅臣合资开办的卖店,日本人对“涉匪”的栗家沟平民也进行了报复屠杀。这是历史事实,各史料矿志均有记载。

  而要说对千金寨也实施了屠杀,这就经不起推敲了。当年辽东民众抗日自卫军首领梁希夫,率主力中路军连夜从抚顺东南部的邓尔、千金堡、经平顶山和栗家沟,抵达腰截子、东乡坑。攻打杨柏堡坑枪杀矿长渡边宽一、捣毁日本人俱乐部等。与此同时,担任左右翼策应的东、西两路军,由于道路不熟而联系中断,又被日寇发现遭到阻击,没有赶到矿区就返回了。致使自卫军“三路会师打下炭矿”的计划落空。中路军因武器简陋孤军作战,寡不敌众不得不退出战斗,撤退时也是向东南离开抚顺的。这与杨柏堡河西的千金寨毫不相干,也就是说自卫军的来、去均没有经过千金寨。这从一张《自卫军进攻路线示意图》,就可得到确切的认证。


徐洪:写历史草率不得 图1


  接下来“幼文”又说,日军对千金寨也进行了杀戮,并“将千金寨三条街300多户人家,1000多栋房屋全部烧为瓦砾。”这就丝毫没有根据了。笔者收集研究抚顺史料数十年,曾重点收集研究过“平顶山惨案”这段历史,却从未见有这样的文献记载。不知“幼文”作者有何根据如此下笔?

  至于屠杀之后,“千金寨一下子变得荒芜人烟。”就更荒谬不靠谱了!我们知道,上个世纪初,由于抚顺煤炭的正式掘采,原本一个农耕村落千金寨,从清末民初开始日益兴隆,人口、商户迅速增长,逐渐发展成为东北地区著名的繁华市镇,有“长春以下,盖以千金寨最为注意”之说。一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因炭矿大揭盖被整体强迁为止。何时有过“荒芜人烟”之说?“幼文”作者真敢信口开河!

  还有,“幼文”中提到:“直到1933年以后,那些逃离家园的人们才陆续返回,千金寨才逐渐的恢复起来。”这更是令人贻笑大方!而事实正好与此相反,1933年的千金寨,正是在炭矿日本人的威逼下,强行搬迁的时候!此时,位于千金寨西南的“日人街”早已于1929年率先迁往永安台,原址已经进行破土露天掘,并迅速向东北侧的老街区进行扩挖,千金寨很快就要被挖掉了。大批商户、居民在断水断电、房屋坍塌、倾倒无法居住的情况下,不得不迁往“满人街预定地”,即“新抚顺”——今“道街”地区。何来的“人们才陆续返回,千金寨才逐渐的恢复起来”之说呢?实在令人不解。

  至此,我们再来回过头看看“幼文”的标题。“曾日进千金的千金寨 遭日军杀戮后不复存在 许多抚顺人都不知道”,这是由三句话构成的解说式标题。第一句没有什么可讨论的,第二句经过前面的论证,显然是极其错误的命题。最后一句“许多抚顺人都不知道”,笔者不知道“幼文”作者是不是抚顺人?如是抚顺人、又撰写抚顺文史稿件,那就不可能不知道千金寨的历史,也不会写出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历史故事”。甚至又得出“许多抚顺人都不知道”的结论,这些无中生有、漏洞百出的东西,只有作者自己“知道”,抚顺人怎么会知道呢!不过这回“幼文”一发表,抚顺人都知道了,但也都蒙圈了!

  反复阅读“幼文”,突然觉得,莫非作者将“千金堡”与“千金寨”两个地名搞混淆了?因为位于平顶山南面的千金堡村,正处于自卫军攻打抚顺进退的必经之路上,况且有多部文献记载,当年日军确在屠杀平顶山同胞后,迅速赶往附近的栗家沟和南面的千金堡进行继续烧杀。如《平顶山惨案》《罪行 罪证 罪责》《历史•永远牢记》《往事旧影》等等,都有详细的记载。下图就是1964年辽宁人民出版社《文史资料选辑(第四辑)》上的一段文字,曾被多处转载引用。

徐洪:写历史草率不得 图2


  写史不像创作文学作品,可以移花接木随意夸张虚构。一定要尊重历史,经得住推敲。总书记指出:“文化和历史是一个城市的灵魂。”如果历史被扭曲了,那不就相当于城市的灵魂被扭曲了吗?那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用科学的理论武装人、用高尚的精神塑造人,用优秀的作品感染人,是我们笔力工作者的责任与义务。尤其是撰写文史类文章,尊重历史既是作者必持的态度;也肩负着向后人负责的重任。因为白纸黑字一旦付梓泼水难收,这不仅是遗憾的艺术,以讹传讹更会给子孙后人带来很多麻烦,千万马虎不得。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徐洪,(1956-2023)  原中共抚顺县委党校副校长。现任抚顺市关工委报告团副团长、市邮协秘书长、市作协纪实委副主任、县关工委副主任等。1980年起在省内外发表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现为辽宁省作家、集邮家。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