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抗日英雄周建华传略(五)

2023-01-27 17:07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637
  教导团政治委员  1935年7月中旬,杨靖宇召开南满特委和党委成员联席会议。会议作出多项决定,共中包括将苏剑飞领导的南满游击队第一总队余部,整编为军部直属第二教导团,任命杨俊恒为团长,周建华为政委,调王仁斋到军部筹建第三师。 ...
  教导团政治委员

  1935年7月中旬,杨靖宇召开南满特委和党委成员联席会议。会议作出多项决定,共中包括将苏剑飞领导的南满游击队第一总队余部,整编为军部直属第二教导团,任命杨俊恒为团长,周建华为政委,调王仁斋到军部筹建第三师。

  教导团成立后,在杨俊衡和周建华的带领下,转战到边家堡子时,一举缴了四方台一个中队伪警察的枪。后奉命去辑安县同杨靖宇带领的队伍会合。这支200来人的大军,在杨靖宇的带领下,到辑安北部时,被敌骑兵队发现跟踪,怎么躲也未能摆脱。后行至一险要地区时,杨靖宇设埋伏,一举击败了这群尾追之敌,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给了敌人有力的打击。

  这次战斗结束后,杨靖宇召开了军部会议,最后决定军部队伍与教导团分开,向北挺进,去桓仁一带活动。当队伍出发时,被敌人包围,我军与敌人从早晨一直战斗到晚上,仍不分胜负。后周建华和杨俊衡奉杨靖宇之命,带领教导团赶到战场参加战斗,打掩护,痛击敌人,杨靖宇才得以率部撤出战斗向北转移。

  这次战斗结束四五天后,杨俊衡和周建华带领教导团到柳河、桦甸、辉南等地开展游击活动,历经多次战斗。不久,教导团抵达辉南县样子沟,吃完早饭后,周建华和杨俊衡派一部分人上山活动,吸引敌人。然后他俩带领大部队上山,埋伏在半山腰。

  10时许,一支一百二十来人的日本守备队开过来了,边跑边打枪,气势汹汹,跑到山根后,日本兵狂呼乱叫,端着刺刀枪拚命地向山上冲。当冲到半山腰时,我军的机枪突然吼叫起来了,日本兵纷纷栽倒在地。日本指挥官挨了当头一棒,非常恼火,挥舞战刀命令部下往山上冲。周建华和杨俊衡镇定自若,沉着指挥,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一直把敌人扼制在半山腰。天黑后,周建华和杨俊衡率部主动撤出战斗转移。这一仗打得十分激烈,敌人伤死很多,而我军却只牺牲了4名战士。

  时过不久,四方台的一大群伪警察,向教导团的驻地辉南县边家堡子猛扑过来进行“讨伐”。周建华接到情报后,带领部队在边家堡子沟里设埋伏,一举将伪警察全部俘虏,缴获短枪一支,湖北造、老套筒子等杂牌枪50多支。被俘的伪警察经过教育后,每人发5元钱全部释放回家。

  1935年10月4日,周建华在那尔轰附近的于家沟,参加军民联欢大会,热烈庆祝一军和二军胜利会师。参加会议的二军部队是由该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李学忠率领的西征队,这支队伍是从东满过来的。在此以后,南满和东满的红色游击区连成一片,东北抗日游击战争迅速地向高潮发展。

  大会结束后,周建华和杨俊衡率领教导团踏上征途,几经转战,于12月抵达清原。抗日军的首领“金三好”、“东来好”、“朱中好”等闻讯后,纷纷前去拜访周建华和杨俊衡,热情接待教导团的全体指战员。“金三好”特意把教导团的团部和一连安排在转弯子山岗上的一座三间大瓦房里,把二、三连安排在团部附近,并供给全团一百三、四十人吃的和用的。周建华和杨俊衡亲切地同“金三好”、“东来好”“朱中好”等抗日军首领交谈,向他们询问了清原的情况,介绍了抗日救国的形势和党的有关政策,鼓励他们奋勇杀敌,为抗日救国多作贡献。

  教导团离开转弯子后,迅速开到距清原县城三十里的清河川一带开展游击活动,这时,敌人正在进行冬季“讨伐”,到处都是敌人,枪炮声昼夜不断,教导团几乎天天打仗。由于敌人的“讨伐”和封锁,部队的供应断绝,没有粮食吃,不得不吃树皮、草根,甚至把牛皮煮了用来充饥。尽管环境极其恶劣,生活异常艰苦,但由于政治工作开展得非常活跃,指战员们的政治热情一直很高。平时,他们深入群众,满腔热情地进行抗日救国宣传;战时,个个争先恐后奋勇杀敌。阴历年三十,周建华和杨俊衡组织大家在地窖子里召开了联欢会,恭贺新禧,欢庆1936年新春佳节。

  春节后,教导团离开清河川,到清原县斗虎屯时在一座大山上,被清原县伪警察大队和伪军栾六队包围,与敌交战打了一整天。天黑后,一名战士受周建华的派遣,去伪军栾六队作争取工作成功,教导团才得以突围,转移到新宾南杂木。

  周建华对部下亲如兄弟,关怀备至。在清原,军医单怡然得了传染病猩红热,咽痛、发高烧、呕吐,扁桃体肿胀,非常痛苦。周建华看到后立即把他安排到一个姓李的农民家里治疗。部队转移前,他特意把他委托给“东来好”照看。教导团快要离开清原时,单怡然的病仍然没好,周建华放心不下,冒着风险,和杨俊衡去看他。这时单怡然眼窝塌陷,瘦得皮包骨,身上脱了一层皮。周建华见他病成这个样子非常难过,他抚摸着单怡然的手,亲切地询问了病情和生活状况。单怡然说,群众对他照顾得非常周到,早晨把他背上山,晚上敌人走后,再把他背回来,“东来好”已派人给他送药了。听到这些情况后,周建华的心情才平静下来,露出了笑容。临走时,他嘱咐单怡然要安心休养,病好了以后再回部队。单怡然病好后顺利归队。(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