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抗日英雄杨俊恒传略(一)

2023-02-17 17:19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741
杨俊恒烈士  杨俊恒是杨靖宇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爱将,亲密的助手,他早年参加东北军,后反正起义参加抗日义勇军,1933年9月加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任南满游击队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队长,1935年4月任大队长,此后相继任第一军军部直属第一教导团团长,抗联第...

尉常荣:抗日英雄杨俊恒传略(一) 图1
杨俊恒烈士


  杨俊恒杨靖宇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爱将,亲密的助手,他早年参加东北军,后反正起义参加抗日义勇军,1933年9月加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任南满游击队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队长,1935年4月任大队长,此后相继任第一军军部直属第一教导团团长,抗联第一军第三师参谋长,第一军参谋长兼第二师师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部参谋长。


  1938年8月,在今集安县清河镇长岗地方战斗中壮烈牺牲。杨俊恒是抗日队伍中出类拔萃、威名远扬的大将军,著名的抗日英雄,2015年8月24日,被列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家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反正起义上前线  抗击日本侵略者

  杨俊恒,1910年出生在吉林省一个贫苦的农民家里,到了上学的年龄他也上学校念书,由于家里干农活缺乏人手,他这个半劳力不得不辍学干农活。他非常留恋在学校和小朋友相处的短暂美好时光。他经常朗读、书写学过的有限的一些字,因此他字写的刚劲有力,受人称赞。成年后,他到吉林东北陆军第27旅676团当兵,他感到有奔头了,非常满意。在训练场上认真倾听教官的讲话,摸爬滚打等各项动作都按要求一丝不苟地去做。平时他认真温习学过的知识和动作,反复进行练习,认真琢磨每一个要求、要领的含义,力争融汇贯通,掌握运用。正因为这样在每一次考核和比赛中,他都拔得头筹。在射击比赛中,不论是打固定靶或者移动把,他都百发百中。

  在武打比赛中,他身高力壮,手脚灵活,更是无人敌。在骑射比赛中,他打飞身上马,刀枪并用。在马上射击百发百中,令人叫绝。战士们都佩服他,愿意和她相处。长官们都认为他超群出众,堪当重任,于是把他提升为少尉,他是军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九·一八”事变后,杨俊恒关注时局的变化,关心祖国的前途和命运。1931年11月初,江桥抗战爆发后,他拍手称快,遗憾的是身不由己,不能前去助一把之力抗击日本侵略者。江桥抗战失败后,特别是1932年2月5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哈尔滨后,他异常悲愤,心急火燎。

  可是就在这时,他的上司676团团长王树堂竟率部投靠日本侵略者,助纣为虐,和敌人一起进剿抗日军,镇压抗日民众。杨俊恒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在全国抗日运动的推动下,他打算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反正起义。他把自己的想法和排长苏剑飞讲了,苏和他想法一致。苏剑飞具有高尚的民族气节,王树堂用升官发财引诱他投降日本,被他严词拒绝,当面痛斥王树堂认贼作父,发誓“宁可在战场上被打死,也不做亡国奴!”这样,苏剑飞杨俊恒等人的协助下于1932年4月在驻地额穆县新站马家船口率领全排反正起义,和王树堂分道扬镳,到五常、珠河、方正等地开展抗日活动,抗击日本侵略者。

  为扩大抗日阵容,更加有力地打击敌人,苏剑飞率领队伍在舒兰县加入以田麟为司令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他被任命为第一营营长。此后,在田麟的指挥下,杨俊恒协助苏剑飞率部转战额穆、舒兰、蛟河、敦化、安图、五常等县的广大地区,开展攻占敌据点,袭击敌驻地,伏击敌汽车,破坏敌交通等军事行动。在战斗中,苏剑飞杨俊恒总是身先士卒、冲杀在前,屡挫敌军,屡立战功。因此,苏剑飞带领的部队战斗力强,名声显赫,被誉为“苏营”。

  1932年9月,田麟率部参加吉林救国军司令冯占海发动的攻打吉林市的战役,冯占海表示热烈欢迎,委任田麟为第16旅少将旅长,苏剑飞为副旅长。田麟、苏剑飞指挥部队在长春至吉林铁路沿线破坏敌交通,袭击敌军车,有效地阻击了从长春过来增援吉林的敌人的援军。吉林战役失败后,冯占海进关里,田麟率领部队在桦甸县夹皮沟一带休整,整顿人马,以利再战。

  1933年2月25日,日本侵略者出动10余万日伪军分三路向热河一带进犯,矛头首先指向朝阳、凌源、开鲁。中国军队也分三路应战,时任抗日自卫军第三军团总指挥的唐聚五率部参加抗战,在朝阳、凌源和建平与敌交战。3月,田麟应唐聚五的邀请,率领500多人的队伍,长途跋涉去参加“热河保卫战”,当这支队伍到达目的地时,热河已经失守,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唐聚五已率部队撤走了。

  田麟只好率领部队在敌占区阜新、康平、彰武和朝阳等地与敌周旋,不时进行战斗,终因孤军奋战,人生地不熟,援助断绝,难以为继,为摆脱困境,田麟决定率部返回群众抗日基础比较好、地势险峻的吉林东部山区进行抗日斗争。于是他命令“苏营”当先锋在前面开路,他率领大部队跟在后面向辽东挺进。当队伍进入清原县境内时,大批日伪军蜂拥而至,对抗日军堵截、包围。双方短兵相接,杀声四起,刀枪飞舞,血肉横飞,仗打得异常激烈。

  打近战,白刃格斗,是杨俊恒的强项,他身高力大,刀枪并用,左右开攻,劈杀大量敌人。正当他杀敌正在兴头上来劲儿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田麟于7月28日在清原县南杂木镇栏木桥子壮烈牺牲了。他立即撤出战斗,协助苏剑飞指挥部队撤退,他在前面开路,杀出一条血路,近百名战士迅速进入深山老林,很快摆脱了尾追的敌人,后向吉林柳河挺进。

  苏剑飞杨俊恒率领队伍到柳河后,当地群众听说他们是赴热河的远征军,对他们倍加关爱、照顾,纷纷拿米拿面,杀鸡宰鸭进行慰劳,苏剑飞杨俊恒他们感到很惭愧,出发时是大队人马有500多人,如今只剩下百余人,他们是无功而返。尽管是这样,他们仍然如实地向群众介绍了一路所见所闻和感受,群众听了心情沉重,更加痛恨日本鬼子,纷纷表示一定要大力支持抗日队伍,抗击日本侵略者。苏剑飞杨俊恒组织官兵对这次西征进行了总结,对下一步的打算进行了研究。

  官兵们历经广大的沦陷区,亲眼看到祖国“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悲惨情景,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抗日救国的决心更加坚定。他们耳有所闻热河抗日失败,是由于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执行不抵抗政策,张学良指挥不利,他带领的东北军无能造成的,抗日救国不能指望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担当这一重任,领导全国人民战胜日本帝国主义。通过浴血奋战,官兵们深刻地认识到,敌人是异常强大的,和他们打仗不能单打独斗,硬碰硬,抗日武装要联合起来,采用灵活的战术,才能取得良好的战果。要找共产党,找共产党领导的武装队伍,这是官兵们的一致呼声。于是,杨俊恒协助苏剑飞重整旗鼓,于8月初在稗子沟将队伍改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游击队(简称苏营),继续进行抗日救国斗争。

  “苏营”的旗号打出去以后,队员们的精神焕发,斗志昂扬,满怀信心地在山岭中前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天都在大山里转悠,队员们的思想产生了变化、波动,他们天天脚踏连绵不断的嵩山峻岭,身在一望无垠的茫茫林海,感到找共产党领导的武装,犹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简直是可望不可及,因而感到前途渺茫,有些心灰意冷,加之上百号人无立足之地,给养得不到补充,棉衣不能更换,得到群众的支援有限,有时群众对他们误判,把他们当胡子打,部队的战斗力下降,和敌人交战一再失利。因此队员们的情绪低落,萎靡不振。

  苏剑飞心急火燎,和杨俊恒苦口婆心地进行规劝、教育,才把队伍安抚住。8月初,苏剑飞听说有一只共产党的游击队在大沟一带活动,他喜出望外,立即派人前去联系。但去的人如泥牛入海,渺无音信。他急不可耐,亲自率领部队前去联系,经过长途跋涉,几经周折,终于在柳河县大清沟(五道沟),找到了由政委刘三春率领的海龙游击队。

  刘三春和苏剑飞相互认识,他热烈欢迎,亲切接待苏剑飞和他带来的部队,在听了苏剑飞对部队的状况、经历和打算简要的介绍后,他讲述了中国共产党的性质、主张,政策以及游击队的宗旨、任务,介绍了全国和柳河、海龙一带抗日救国形势,热烈欢迎苏剑飞到柳河来参加抗日救国斗争。苏剑飞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和共产党领导的武装部队一起抗击日本侵略者。于是两支部队合在一起,在刘三春、苏剑飞的带领下北上,到达桦甸县发背沟西南岔。(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