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红色记忆

尉常荣:红色新宾1930(一)

时间:2022/11/29 20:33:49   作者:尉常荣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新宾党组织的建设,中共满洲临时省委于1930年8月,在新宾建立兴京特别支部委员会,简称兴京特支。1931年初,为应对严峻的形势,兴京特支的党团员分别被调到海龙、柳河等县工作。不久,在海龙中心县委领导下,成立兴京特支,继续发动...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新宾党组织的建设,中共满洲临时省委于1930年8月,在新宾建立兴京特别支部委员会,简称兴京特支。1931年初,为应对严峻的形势,兴京特支的党团员分别被调到海龙、柳河等县工作。不久,在海龙中心县委领导下,成立兴京特支,继续发动和领导新宾人民进行革命斗争。1934年6月召开的中共南满特委临委和军部联席会议,决定成立党的桓兴联合县特别支部。1935年4月召开的南满特委临委扩大会议决定,把桓兴特支升格为桓兴中心县委,领导桓仁和新宾两县人民进行革命斗争。新宾地方党的组织在上级党的组织的领导下,历经艰苦卓绝的斗争,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封建势力,特别是为支援杨靖宇领导的部队抗击日本侵略者做出了重大贡献,建树了不朽的革命业绩。

  1、兴京特支的建立

  新宾县,早称兴京县,今称新宾满族自治县,位于辽宁省东部,是满族的故乡,清王朝的发祥地,也是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战斗过的地方。

  新宾人民勤劳勇敢,富于革命传统,同帝国主义、封建势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27年10月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成立后,在新宾等南满地区面临需要应对、领导的有两场农民斗争,一场是大刀会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另一场是农民反对“清丈”土地的斗争。这两场斗争都是开展的时间比较长、规模大、参加的人数多的农民斗争。

  1926年大刀会进入新宾后非常活跃,东征西讨威震敌胆,立下赫赫战功。大刀会是白莲教的一个支派,带有宗教色彩的民间秘密的武装组织,于1896年在山东省成立,其宗旨是反对帝国主义,失败后被迫转入地下,在民间秘密活动。1926年春,大法师张树声、匡香圃,应通化八道江的同乡张宗尧等人的请求,由山东渚城来到八道江,设坛授法,成立大刀会。1927年,大刀会一举歼灭惯匪“老得江”,威震东边道地区,加之其纪律严明,主张深得人心,因而加入者甚多,到1927年末,会徒已增至2.5万余人。新宾有很多人参加,成为大刀会活跃的地区。新宾的大刀会由匡香圃率领,转战于该县东江沿一带。这支队伍纪律严明,使用大刀、长矛等武器,作战异常英勇。

  1928年1月1日,在工农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大刀会在通化进行武装暴动,反对奉系军阀的统治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动农民攻占了通化县城,“专在仇视官府”①,“袭击和放火烧毁了脏官污吏的衙宅”,捣毁了“日本贩卖军火的营业所”,给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有力打击。消息传开后,奉天省贫苦农民“暗中欢腾”,新宾、柳河等地的大刀会农民积极响应,袭击官府,杀贪官,除污吏,反帝反封建的农民斗争在新宾等东边道地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对大刀会的农民斗争,满洲临时省委十分关切,在关于农运问题的通告②中明确指出:“大刀会,这是农民自卫的原始的组织,我们必须加以指导,使此等组织成为农民协会武装的组织(农军)。万不可袖手旁观,使此等组织落到豪绅资产阶级指导与利用之下”。

  为了实现对大刀会的领导,满洲临时省委多次派人到通化、新宾等地开展工作。1928年1月16日满洲临时省委的公函指出:“此间各地下层干部的人才真太缺乏,工作总是提不起来,已开始半月短期的训练班,每期七人或八人,第一期是专为柳河区、沈辽区委,……第三期兴京柳河区自发之大刀会已派出军运二人,农运二人前去设法参加工作并指挥之”③。

  通化、新宾等东边道地区猛烈开展的大刀会农民斗争给了奉系军阀和日本帝国主义有力的打击,反动当局异常惊恐,奉系军阀张作霖,急令吴俊生率领一千五百名精兵前去镇压。大刀会不怕流血牺牲,与敌浴血奋战,终因敌强我弱,力不能支。加之满洲临时省委过高地估计在东边道开展农民运动的主客观条件,急于利用大刀会和土匪去代替发动和组织农民这一长期艰巨的革命工作,匆忙制定了一些不符合实际的工作计划,如公开游行宣传发动农民等。

  东边道地区党的组织基础和工作基础都十分薄弱,难于执行满洲临时省委的计划,致使东边道地区大规模的大刀会运动在1928年2月就被敌人镇压下去了。满洲临时省委给新宾等东边道地区的大刀会运动很高的评价,1928年9月,省委在政治报告中指出:“一年来满洲农民曾暴发些惊天动地的群众运动,其中最显著就是东边道大刀会的势力漫延三四县。反抗官兵,吴俊生围剿二月之久才算平服”。

  新宾等县农民反对“清丈”土地的斗争,是从中华民国成立后开始的,军阀政府挖空心思地以“清丈”土地为名,巧取豪夺,大肆勒索农民,原来“满洲过去的荒地,有的由农民自行耕种,或者出很少的代价买来,渐渐形成自耕农,或者半自耕农,并没有经过一番手续(即来官厅立丈契)”,“官厅要从这上边取钱,于是便设立清丈局,把农民土地重新丈量,如地多而纳粮少,便罚钱并加粮。如果有土地没有丈量,便由清丈局定出地价使农民重新出钱买,如无力购买,便把土地收为官有而拍卖之。这种方法可以说只是对付农民的,对地主毫无妨害,因为清丈局派出之清丈员和豪绅勾结专门剥削农民。所以清丈的结果,是苦了农民而饱了清丈局及地主豪绅”④。

  为反对“清丈”,新宾农民和辽东其他地区农民一样,开展了抗丈、抗捐、抗税的斗争。1916年6月,“旺清门团总刘惠廷蛊惑佃农抗不领段,并传牌聚众五六十人将办公所围住殴打”清丈人员,致使“公事掠坏”⑤,“清丈”不能进行。1923年11月,小洛乡民百余人手持木棒、铁器等武器,到监绳委员住处,反对“清丈”土地,反对随意逮捕抗丈群众。第二天,委员协同府员乘车赴县,乡民四五十人途中阻截,继续与之理论,并解除卫士武装,后区官派人解围,车上“清丈”官员才得以脱身。

  1927年10月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成立后,密切关注新宾、磐石等东边道地区的动态,尤其关注农民反对“清丈”土地的斗争。同年11月满洲临时省委第五号通告明确指出:“要坚决的领导农民土地革命,这是我们新政策的纲领。东三省的官地清丈,是军阀官僚直接夺取农民的土地与向农民筹饷的一种毒辣手段,农民已纷起反抗(如磐石)。我们的同志要尽量的参加进去活动,扩大反抗所谓官地清丈的风潮,尽可能的领导作包围县城,逐出县官等斗争,在斗争中必须提出反抗官厅夺取农民土地,耕者有其田,农民武装起来等口号。”

  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领导下,东边道地区的农民斗争猛烈开展,1927年冬爆发了“以自耕农中小地主作中心的反抗清丈运动”④。新宾附近的农民已拿起武器,参加这场斗争。同年12月22日,满洲临时省委书记陈为人,在给中央关于省委工作情况的报告,介绍了这方面的情况:“目前因奉系军阀用清丈的方法去向农民筹饷和夺取农民土地,……已引起了全省农民之怨恨,磐石的农民,竟自动的集合五千余人,围困县城,逼迫县长,得到暂时的胜利,……。兴京附近的农民,已自动的起一种类似红枪会的自卫的组织。可以说全满的农民都是在酝酿暴动之中,专待我们去领导。”

  为发动和领导新宾等南满地区人民的革命斗争,满洲临时省委于七、八月间派陈德森为特派员,到磐石、清原、吉林等地巡视工作。陈德森于7月间派高某“赴兴京方面进行反国民府的运动”。高某到新宾后经过工作“分离了一部分国民府的武装”,与国民府进行了斗争,终因“众寡不敌而退至宽甸。此时党特派员朱昌同志和高某一同指导了反国民府运动”⑥。

  陈德森到新宾时,新宾朝鲜族农民“有三四千人,居住比集集中,而且有相当的共产主义之影响,他们“完全在国民府之统治下,对国民府不满的情绪日渐增加”。同时在国民府内部,军政派中一部分早已分化出来加入京上派(改名再建设派)⑥,该派有相当的力量和影响,于1930年3月同国民府开始冲突,意在消灭国民府,二者关系很紧张。再建设派看到共产党告农民书后,到处找我们党的组织,要求给予指导。鉴于这种情况,陈德森以总工代表的名义,与再建设派接洽,其出发点是统一农民运动,最后达成协议,其中包括由再建设派介绍群众线索,由总工会指导反围民府运动,并派人去组织农民协会。

  陈德森在新宾重点抓了党的组织建设工作。鉴于新宾党的力量薄弱,对再建设派不能报大的希望,陈德森“由吉林、磐石、清原等地调动了五个同志赴兴京秘密工作。这五个同志中,党员四人,团员一人,于8月1日合组一特别支部直属省委(清原县委帮助他们工作)”⑥。兴京特别支部简称兴京特支。

  陈德森对兴京特支的成员比较满意,并报很大的期望,他指出这个支部“有三人曾在兴京作过群众工作,被国民府赶出来了。他们对于兴京情形非常熟悉,农民中也有信仰,而且一般的工作能力都很充分,特支书记很能干,在短期内当有很大发展”⑥。

  陈德森对兴京特支作了如下指示:“(1)在主要乡村中最短期内要建立党的组织。(2)在群众中切实宣传国民府之实质与反帝国主义、反对地主是不能分开的。(3)设法改变军队成分,务须保证我们对这个武装力量之领导。(4)分化再建设派内部,但目前不要吸收他们入党。(5)进行组织与国民府冲突时,有与中国政府冲突之可能,即需要利用这个机会,发动游击战争。(6)特支人员尽可能秘密一部分”⑥。

  “为了建设群众工作以及联络再建设派的关系起见”⑥,在陈德森的指导下,“组织了一个兴京特别工作委员会,成分是特支二人,再建设派一人(名义上并不是把他们当再建设派),国民府军队士兵中一人,当地农民一人。委员会直接与总工会办事处发生关系,委员会主席即由特支书记兼,农协成立后委员会即行取消”⑥陈德森指示兴京特支一定要处理好与再建设派的关系,无论兴京的环境如何,应作好其工作。

  兴京特支成立后,即发动和领导群众进行斗争。当时正值满洲总行委推行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提出党的基本任务是坚决而毫不犹豫地准备全国暴动,推翻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军阀的统治,建立全国苏维埃政权之时。在满洲总行委的领导下,兴京特支按照陈德森的指示,派党团员深入到一些地方去,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召开会议,秘密地进行革命宣传,找群众一个人一个人地谈话,考察、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团组织,建立群众组织,发动和领导农民群众进行抗捐抗税斗争,惩办日本走狗和恶霸地主。

  国民府把“兴京全县和清原、通化、桓仁、辑安等县的一部分”,看作是“他们的中心和基础地盘”,兴京特支建立后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他们“直接引导着中国军队来搜捕共产主义者”⑦。兴京特支积极发动群众同国民府和国民党新军阀作斗争,并在斗争中组建游击队和地方革命武装,准备暴动,开展游击战争,打倒国民府,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统治,建立地方苏维埃政权。

  同年8月10日,满洲省委提出的以抚顺为中心的地方暴动的具体计划的报告。报告提出为组织这次暴动,要作三个方面的工作,其中包括“与清原、兴京(新宾)农民斗争的配合”工作。满洲省委关于这方面的指示下达后,兴京特支积极开展工作,组织地方暴动,密切配合抚顺的斗争。

  同年9月,满洲总行委为推行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统一指挥南满各县的斗争,便于组织地方暴动,成立中共南满特别行动委员会,简称中共南满特委,领导南满地区的革命斗争。在此以后,兴京特支受南满特委领导。南满特委非常关心新宾人民的革命斗争,特委书记王鹤寿跋山涉水亲临新宾视察,指导工作。满洲总行委对新宾寄以很大的期望,在10月份组织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出,要在新宾建立县委组织。(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