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尉常荣:红色新宾1930(四)

2022-12-20 20:37 抚顺七千年 尉常荣 917
  不惧敌之白色恐怖 千方百计支援抗联  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是在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敌人为拔掉这颗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根据地里捣乱,进行阴谋破坏活动,在游击区袭击我军,烧杀抢掠,疯狂地迫害广大群众。1935年8月21日,新宾日伪响水...
  不惧敌之白色恐怖 千方百计支援抗联

  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是在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敌人为拔掉这颗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根据地里捣乱,进行阴谋破坏活动,在游击区袭击我军,烧杀抢掠,疯狂地迫害广大群众。1935年8月21日,新宾日伪响水河子保甲兵窜到大荒沟,以“通匪”为由,放火烧了20间民房,抓走42名无辜群众(其中有3名妇女,6名儿童)。这些群众被押送到响水河子万人坑被砍头,惨遭杀害。同年秋,伪警察队在大南沟、三道关、蛤蟆沟、小呼伦等地烧毁近千户民房。在苇子峪梁家屯、黄木厂、杨家沟、虎沟、岔地沟、闹技沟等地烧毁近300户的民房。伪集家队在石碑河烧毁500余户的民房,使广大群众流离失所,无处安身。

  为了保卫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保护广大人民群众,人民革命军和地方武装密切配合,在地方党的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支持下,频频出击,自卫队长张鸿举于夜间率领80余人,分两路围攻敌重要据点平顶山镇,经过近一夜时间的战斗,给了兴京县伪公安二中队高海峰部有力打击,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在此以后,高海峰再也不敢轻易出来作恶了。

  1935年冬,日本侵略者在南满地区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冬季大讨伐”,日军三毛师团和伪“靖安军”李寿山部与藤井部计上万人,对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和游击区四面合围,步步进逼猖狂进攻。对群众则推行极其野蛮的三光政策,烧杀掠抢。同年腊月,日本守备队在大四平放火烧村庄,熊熊的大火从四方台,经马架子,一直烧到高城地一带,长达150余里。与此同时,敌人还出动飞机,狂轰滥炸,使广大群众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在旺清门至四道沟一带,敌人也推行了野蛮的三光政策,使这一带数以千计的民房化为灰烬,大批群众惨遭杀害,旺清门后边的万人坑、苇子峪的万人坑都堆满了尸体。

  为了粉碎敌人的“讨伐”,保卫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新宾人民在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不惧敌人的白色恐怖,不怕流血牺牲,千方百计地为部队筹集粮草,传递情报,侦察带路,照顾伤病员,从各方面支援部队,支援前线。西河掌的蒋国恩冒着生命危险,带领5口家人,每人穿一件为部队做的棉衣,以到外地干活为名,通过层层关卡,进入大四平山区,把棉衣交给了在那里坚持斗争的人民革命军指战员。

  在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人民革命军一军一师在新宾,按照杨靖宇的指示,针对日伪军的“放羊群”战术,采取了打伏击和夜袭敌后等游击战术,与敌周旋,打得敌人首尾不能相顾,陷于被动状态。同年冬,一师参谋长李敏焕和师长程斌,采用化装奇袭的办法,智取窟窿榆树,活捉了伪警察署长孙海臣,击毙伪警察一名,俘虏40余名伪警察,缴枪40余支,放火烧了伪警察署。1935年1月,杨靖宇率领几百人组成的大军,攻打碱厂,给了敌人以有力的打击。同年初,我军一部袭击了范家街的伪治安队,缴获大批物资。2月底,我军一部袭击了伪“靖安军”骑兵丙司令所属一部60余人,除连长等少数敌人逃跑外,其余均被我军俘虏。在杨靖宇的领导下,我军在南满地区频频出击,使日军三毛司令的冬季大“讨伐”遭到了可耻的失败。老秃顶子抗日游击根据地经过战斗的洗礼,变得更加巩固,巍然屹立。

  5月中旬,杨靖宇率部到达兴京草盆沟、倒木沟一带,准备在分神树岭上宣布第三师正式成立。地方党组织党员姜东魁发现尾追人民军的300来名日伪军在彭家堡子匆匆忙忙地吃饭,他赶紧跑到木头伙洛给人民军送信。杨靖宇掌握情报后立即把660余人的队伍带上分神树岭,严阵以待。为解决部队的吃饭问题,他派人给地方党组织送信,要求支援粮食。蒿子沟党小组长李成财得知后,立即去二道河子筹粮。第二天早晨他编4个驮子把660多斤的粮食送交人民军驻地。日伪军侦察发现后出动骑兵200人,步兵100人分乘5辆汽车扑向分神树岭。杨靖宇立即抢先占领岭前的姜岗迎击敌人,经过半日激战,重创敌军,击毙日骑兵中队长宫崎正考中尉以下多人。敌人拖着“死倒”和伤员逃跑,后将沟门大庙的40多块门板、窗户全部摘下来用来运送伤者和死者。

  抗联三师于7月间抵达嘎叭寨,准备西进,到抚顺、沈阳等地开展游击活动。地方党组织闻讯后,给予大力支持。岔路子党支部书记陈守平听王仁斋说需要向导,就向他推荐“山林队”的首领“双虎”(程国钧),建议他把这个人收下。“双虎”是新宾一支“山林队”的首领,手下有300多人。这个人主张抗日,非常敬佩抗联和杨靖宇,对抚顺、清原都很熟悉。王仁斋听了陈守平的介绍后,亲自到棒捶砬子附近会见了“双虎”,并收编了他的队伍。接着,王仁斋率部西进。为了筹集给养,由“双虎”带领,三师先后攻打了新宾的苇子峪和南杂木、抚顺县的上哈达、搭连嘴子,抓了一些汉奸走狗,缴获了大批白面之类的物资。

  11月中旬,日军三毛一天中将,出动步兵193个连队,骑兵6300余众,对南部东边道地区推行冬季治安肃正大讨伐。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在新宾等地大搞归屯并户,加紧建立“集团部落”,强迫抗联活跃地区及其毗邻地区的小村庄和分散在各沟叉的居民,离开世代居住的土地家园,迁移到指定的地点,对原来的村庄一律烧光、杀光和抢光,制造无人区。在人口聚居的地方,强迫群众修筑“围子”,建立“集团部落”,推行“保甲制度”和“十家连坐”,设置警察侦察网, 不准人们自由行动,凡发现行为可疑者,一律逮捕、监禁。敌人还大搞经济封锁,严禁随意购买粮食、布匹等物资,违者一律严惩。

  敌人的猖狂“讨伐”,给新宾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灾难。我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组织遭到严重的破坏。1936年冬,中共红庙子党支部党员何长春被敌人杀害,支部书记孙盛喜退到县街,红庙子党支部停止了活动。同年秋,著名的农民抗日自卫队大队长赵文喜、县妇联曹主任等相继被敌人杀害。

  在敌人的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的情况下,新宾的地方党组织千方百计地发动和领导群众支援抗联,抗击日本侵略者。敌人在西河掌归屯并户时,群众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白天挖“围子”,修“国道”,应付敌人;夜晚则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给抗联送粮食。经过大家的共同奋战,这个村共给抗联运送5石多粮食。二道河子、岔路子、白家和西沟等地的群众听说敌人要归大屯,赶紧向地下工作队交粮,平均每村交三四十石,最后由专人把粮食运到杨木林子,交给抗联。

  随着敌人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的加紧,抗联的物资供应越来越紧张,不仅吃的日益缺乏,穿的也成了严重的问题,深秋时节,寒气袭人,可是仍有很多抗联战士穿不上棉衣,晚上露营时,怕暴露目标,战士们不敢点火取暖,只好背靠背地依偎在一起取暖。针对这种情况,新宾的地方党组织千方百计地协助抗联破“围子”,拦截敌人的车队,攻打敌人的仓库,从敌人的手中夺取物资。

  一次,一军三师师长王仁斋,带领几个战士到嘎叭寨活动,岔路子党支部书记陈守平,看到战士们衣衫褴褛,肉都露在外面,不能御寒,便建议他拦截永陵的车队。当时,敌人对运送物资的车队把得很严,每个车队都有大批武装人员护卫,永陵的车队由东来胜率领的几十名伪警察护卫。东来胜原是一支山林队的头目,后投降敌人,经地方党组织的工作,他的思想有了转变,愿为抗联出力。王仁斋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决定拦截永陵的大车队,解决部队的物资缺乏问题。在陈守平的帮助下,王仁斋在梨树沟门设埋伏,一举截获了敌人的21辆马车,除4车白梨外,其余全是布匹之类的物资。这些物资运到碗铺后,不仅三师指战员很快地换上了冬装,而且当地的一些群众也穿上了新衣裳。

  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地方党组织还千方百计地为抗联筹集子弹,运输物资,大力支援前线。在敌人岗哨林立,情况异常复杂的情况下,区委的姜东魁仍然不顾个人安危,坚持为抗联购买子弹。一次,他竟从戒备森严的新宾县城里,运出700发子弹和其他一些物资,并用十分巧妙的办法把这些东西送交抗联。同年秋,抗联一军一师教导团,在碗铺附近被铧尖子警察队260余人包围,因左、右、前三个方面敌兵力多,火力强,后面是开阔地,很难突破,因而在哑巴岭上同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战斗,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我地方工作人员刘忠良、徐宝安和孙雨甲闻讯后,立即在当地筹集了60多斤干粮,然后冒着猛烈的炮火,把干粮和水挑上山。战士们得到群众的支援,斗志更加旺盛,他们个个奋不顾身,勇敢杀敌,一直战斗到天黑,终于击退了敌人。

  新宾的地方党组织还组织群众为抗联打扫战场,运送和护理伤病员,掩埋牺牲的同志。1936年10月底,老四团一部在岔路子东山与敌作战,有3名战士牺牲。当天晚上,岔路子党支部书记陈守平带一名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把这3名战士的遗体抬下山,用雪埋上,然后他秘密地组织群众,用4天时间做了3口棺材,最后把这3名战士安葬在岔路子。不久,老四团到岔路子,对地方党组织一再感谢,并付了棺材钱。

  1936年冬,在抗联活跃的地区,敌兵把守交通要道,在山上日夜巡逻、搜查,人们的行动受到严格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上山给抗联送东西的群众有所减少,而且所带东西的数量也不多,在山上坚持斗争的抗联战士生活十分困难,有时甚至一天吃不到一粒粮食。(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尉常荣专题


尉常荣

       尉常荣,中共党员,曾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从1980年开始从事抚顺地方党史研究,1982年,著《中共抚顺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和杨靖宇领导的抚顺特支》被辽宁省社科联评为优秀论文;1984年,编撰《中共抚顺地区组织发展概况》并出版发行。后陆续出版专著《抚顺地区人民抗日斗争史》《辽东英烈》,译著《抚顺史话》(日译汉),主编出版了3卷《抚顺市志》

 

>>> 延伸阅读:尉常荣先生编著的《抗联一军英烈》一书出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