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抚顺革命先驱:张焕榕、张振声

2023-04-05 10:38 抚顺七千年 1227
  张焕榕(1884--1912),别名张榕,字阴华,1884年(清光绪十年)生于奉天省兴京县抚民府营盘村新屯(今抚顺县章党乡新屯村),满族,其父张钦善与胞弟张钦元财雄一乡,共为辽东首富。张钦善曾为广宁府(北镇县)仓官,任满后,定居奉天(沈阳)小北关容光胡同,...

抚顺革命先驱:张焕榕、张振声 图1


  张焕榕(1884--1912),别名张榕,字阴华,1884年(清光绪十年)生于奉天省兴京县抚民府营盘村新屯(今抚顺县章党乡新屯村),满族,其父张钦善与胞弟张钦元财雄一乡,共为辽东首富。张钦善曾为广宁府(北镇县)仓官,任满后,定居奉天(沈阳)小北关容光胡同,在奉天另置房产一、二百间。张钦善有长子焕柏、长女焕桂和次子焕榕,聘张振声为家庭教师。


  张振声(1871--1912),字尧臣,1871(同治十年)出生于承德县烂泥洼子村(今抚顺市郊区烂泥村)普通农民家庭、满,族。其父张继广有花匠手艺,生活较为殷实。振声少年时在抚顺中华寺等地读私塾,光绪年间考中秀才,学识渊博,远近闻名,被张钦善、张钦元所推崇。张钦善定居奉天后,将振声请到家中,教子女学习经史。振声思想敏锐,志大虑远,深得焕榕敬重。甲午战败后,振声、焕熔每每谈及甲午之战,谈及国家命运,师生二人唏嘘慨叹,为国运常戚容凝神。振声“以洗刷国耻,振兴民族为已任”,满腔热忱地向焕榕传授维新变法思想和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焕榕少年时便胸怀大志,博览群书,寻觅救国途径。

  1903年(光绪廿九年),焕榕赴北京进泽学馆学俄文。此时,清王朝执行的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卖国方针,国势更加衰微,其间焕榕结识了民主主义者黄中慧,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思想,对封建正统观念发生动摇,产生了变革社会、富国强兵的愿望。

  1904年(光绪三十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焕榕回乡探亲目睹了日俄战争给家乡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面对两个帝国主义在东北的践踏,清政府却宣称“中立”,焕榕愤然弃学回乡,以图救国。

  焕榕弃学救国之举,得到振声的支持,师生二人共谋大策。焕榕在振声的协助下,与好友丁开璋、王阁臣等人组织了关东独立自卫军,公开名称为东三省保卫公所。焕榕手草章程若干条。将章程条文在报刊上发表,呈请清政府备案,以求进行合法活动,并发表宣言:“国土存亡,端赖此策,事成国善,即不成亦足挫强邻之野心,为政府之后援。”“(焕榕)破产数万金,先从兴京、海龙府属实行倡办,内则训练乡军,捍御侮患;外则折冲樽俎,挽回主权。”“战事既烈,战线绵亘数百里,榕(焕榕)出入枪林弹雨中,窥伺颇审,虽屡濒于危,不为稍懈。”关东独立自卫军万余人云集东边道,声势浩大。清廷畏惧,恐其聚众谋反,便电令盛京将军增祺查办,勒令解散。焕榕、振声怀愤返回奉天,另做他图。

  1905年(光绪卅一年),焕榕结识了反清志士吴樾。7月,随吴樾回到北京,开始创办秘密刊物,用以宣传革命,并在天津大丰巷设立秘密机关,联络京奉消息,寻机采取革命行动。8月,清政府派载泽等5大臣出国考察宪政,焕榕、吴越认为,这是清政府欺骗人民的手段,如果得逞,会麻痹人民的反清情绪,延长清政府的统治。受暗杀思潮影响,焕榕、吴樾为震慑清朝统治者,采取了简单的革命行动,决定刺杀5大臣。8月26日,5大臣在前门车站登车,焕榕、吴樾乔装仆从登上5大臣的专车,吴樾正准备投弹时,机车与列车接轴车身突然震动,炸弹引发。吴樾遇难,焕榕逃走。9月5日黎明,清警吏100余人密围焕榕匿身的保安寺,刀枪林立,汹汹破门,直扑焕榕床榻。焕榕慢慢抬眼,轻蔑地说:“我的枪在书案下,你们何苦张惶如此。”于是,从容著衣,随众而行。一警吏暗问焕榕:“知交中谁能救君?”焕榕说:“唯有黄中慧。”此后由黄中慧、张焕桂多方奔走营救,焕榕免于一死,判为“永久禁锢”,押入天津模范监狱。狱中,焕榕更加刻苦学习,博通群籍,对军事、政法尤其注重探讨,在狱中著有《阴符经新义》《行政法精义》。

  振声得知焕榕被捕的消息,速往天津探望。两人秘密交谈,分析革命形势,确定奋斗目标。两人一致认为“革命的基础还十分薄弱,今后应从运动奉省各县学警入手,为革命打下坚实基础”。

  张焕桂也常去天津探监,她结识了爱国侠士、典狱长王璋。1908年(光绪卅四年)夏,在王璋的协助下,焕榕越狱,同王璋一同逃往日本东京。不久,焕榕见到了中国同盟会总理孙中山,直接接受孙中山的教诲,加入了同盟会,并与东北地区的同盟会取得了联系。

  振声从天津与焕榕告别回到抚顺后,充任警务区董,积极联络民众,倡办新学,宣传民主共和思想,扩大影响,为革命谋求基础。当时抚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浑河北岸的抚顺城,而河南千金寨一带也因开矿采煤繁华起来,一道浑河阻隔两岸人民的正常往来。振声组织乡绅于学礼等人募集民捐,在浑河上修筑了一座77孔木桥。

  抚顺县成立后,设立了劝学所,振声被任命为劝学所总董。振声一上任便着手创办新学校,在他的主持下,将抚顺城的关帝庙泥像扔到浑河里,把庙所清理干净,买下附近几间民房加以整修,然后把千台庙私学馆的教学用具运到关帝庙,创办了抚顺第一所小学——官立两等小学堂,为平民儿童入学创造了条件。由振声总篡,还完成了抚顺县第一部县志《抚顺县志略》一书。

  1910年(清宣统二年)秋,焕榕奉孙中山之命回奉天与新军第二混成协统蓝天蔚、驻石家庄新军第六镇统制吴禄祯、驻滦州新军第二十镇统制张绍曾等同盟会遥相呼应,秘密策划革命。焕榕投身反清革命,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为避免祸灭九族,更名张榕。

  焕榕擅骑射,精技击,诗书棋画无一不通,他以辽鹤自称,作诗填词,抒发胸襟,曾著有《辽鹤集》。赵尔巽先委他为营务处提调,后提升其为参赞。

  振声听说焕榕又回到奉天,毅然抛弃了劝学所总董的官职,前往奉天见焕榕,并以教书先生为名,住在张家,掩护焕榕革命。

  1911年(宣统三年)8月,焕榕联络革命党人和关外民军欲乘清军大操时,带领民军直捣北京。未及实行,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了东北。保皇势力异常惊恐,赵尔巽秘密会见日本领事,乞求日本警察协助镇压奉天可能爆发的革命运动,并借款500万元,“专备东北非常缓急之用”。又招募步兵四营,加强省城防务,东北各地革命党人精神振奋。10月下旬,焕榕组织革命党人100余人在奉天以“同学社”为名,设置革命机关,共谋响影武昌起义、夺取东北地区革命斗争胜利之大策,并派革命党人四处奔走,发动革命。

  11月6日,焕榕同蓝天蔚和聚集在奉天的革命党人集会,准备发动第二混成协士兵入城占据各机关,逼迫赵尔巽入关,实现奉天独立,响应南方革命。当日晚,蓝天蔚部营长李鹤祥将此事密报赵尔巽。7日,赵尔巽一面电奏奉天省城各界力谋独立形势,向清廷讨取对策;一面秘密调遣驻守辽阳的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开率部进驻沈阳入卫。驻洮南前路巡防营统领张作霖闻讯先率步兵骑兵七个营,昼夜兼程赶到奉天。10日,赵尔巽委张作霖为全省营务处总办,并秦请撤销蓝天蔚第二混成协协统官职。

  为了在奉天和东三省领导大规模的革命斗争,11月上旬,活动在奉天的革命党人在组织上进一步进行准备,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革命军讨虏大都督,焕榕为奉天省都督兼总司令,奉天咨议局局长吴景濂为奉天省民政局长。经焕榕、蓝天蔚、吴景濂等密谋筹划,11日,奉天咨议局召开农工商学各团体代表会议,议决成立保安会借以逼迫赵尔巽入关,实现奉天独立,并议定翠日继续开会。

  12日,焕榕、吴景濂按原计划继续召开各团体代表会议,不料,蓝天蔚被监视,第二混成协未能按革命党人预先的部署行动,会场被张作霖的反动武装控制。会上,焕榕慷慨激昂,要求宣布奉天独立。赵尔巽拒绝,并诡称恐受日俄外交干涉、暂缓宣布独立、静以观变等等。革命党人赵中鹄予以驳斥,张作霖等人持枪威胁。革命党人和进步人士纷纷退场。在保皇派奉天咨议局副局长袁金铠的主持下,宣布成立了“奉天国民保安会”,赵尔巽被“选举”为会长。赵尔巽当即毁弃与焕榕会前有关“保安会赞助共和,不以军队资财粮械接济清廷”的成约,又惧怕焕榕,唯恐发生“流血五步”的事件,与焕榕虚于逶迤,举焕榕为奉天国民保安会副总参议长。奉天国民保安会被赵尔巽、袁金铠、张作霖等保皇势力所把持,焕榕拒不到任。

  焕榕又与蓝天蔚召开会议,决定采取军事行动,宣布奉天独立会后,第二标统聂汝清向赵尔巽告密。14日,就赵尔巽组织奉天省保安会一事,清廷发出逾旨,对其大加赞赏,并批准赵尔巽的奏请,撤销蓝天蔚协统官职。赵尔巽以派赴东南各省考察为名,逼蓝天蔚出走。

  此时,奉天各界人士及广大群众革命情绪高涨,黑龙江、吉林等地的革命似唯奉天马首是瞻,“各党竟立机关多如毛羽”,奉天及东北革命亟待一举而发。在此关键时刻,吴禄祯被刺杀,张绍曾兵谏失败,蓝天蔚突然南下,焕榕为此优思伤痛。为使奉天及东三省革命不致因此失去重心,年仅27岁的焕榕挺而四处奔走,串联各界人士10万余人,于11月17日成立了联合急进会,焕榕为会长,以小北关容光胡同焕榕自家住址为会址。东三省各革命组织纷纷归附联合急进会。联合急进会声势浩大,公开与奉天国民保安会抗衡,“近遏赵尔巽辅清之谋,远窥北京,以促进共和之成”,奉天反清革命已达高潮。此时,保皇武装力量集聚省城,在省城起义已失时机。焕榕一面准备与赵尔巽谈判,力争奉天独立,一面准备派会员会赴各地策动武装起义。18日,焕榕、张根仁等与赵尔巽谈判决裂,联合急进会连开5次会议议决:焕榕坐镇奉天指挥,副会长及会员分赴各地组织武装起义。杨大实、赵中鹄、张根仁、柳大年,商震、洪东毅等人分别赴庄河、复洲、辽阳、辽远州(兴城)、兴京等地发动起义。

  振声回到抚顺,与焕榕相呼应,成立了同志急进会。凭他已往在抚顺建立的威望,入会人员达3000多,有识之士以不得入会为耻。振声挑选有枪械的会员1000余人,潜伏备征,克期待发。洪东毅在兴京一带组织民军4000余人,与振声的同志急进会相应和,抚顺地区反清革命情绪也空前高涨。

  革命已成大势,有人劝焕榕先发制人取代赵尔巽。焕榕说“我所以毁家谋国,百折不挠者,冀民国之速成,而阻强臣之反侧也。至于权利,非我思存,其强毅之力,澹泊之操,有如此者。”

  11月下旬,庄河、复洲、辽阳、凤城等地先后起义。此时,清朝廷已与民军停战议和,又有开国会之说。赵尔巽与焕榕相约:东省事,静俟国会解决,彼此毋复争持。焕榕以生灵为念,答应停战期内,不为强之举。赵尔巽一面用“和谈”麻痹焕榕,一面加紧镇压革命的筹措活动。此间,振声赴奉天见焕榕,商议抚顺地区斗争策略。二人议定,抚顺地区的斗争等待谈判结果再做部署。振声回抚顺向同志急进会员传达了他和焕榕会谈决定。焕榕也电令洪东毅暂停举义。12月2日,赵尔巽通令所属:“乱未起,预防之;乱初生,力制之;乱既起,痛剿之。”对革命党人和各地起义民军进行了血腥镇压。革命党人和民军多避走大连,设立革命机关。12月上旬,赵尔巽以“避免激起事端”为掩饰,命令警兵在焕榕的住宅添岗加哨,昼夜“警戒”,对焕榕予以监视。

  1912年(民国元年)1月13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令蓝天蔚率军北伐,在烟台与东北革命党人和民军会师,这给东北革命带来了新的生机。焕榕十分兴奋,组织革命党人在省城大街小巷张贴署名“民军”的革命传单,号召各族民众团结起来,推翻腐败的清王朝,奉天的反清斗争又一次掀起高潮。

  清廷总理大臣袁世凯收买焕榕,遭到焕榕严词拒绝。袁世凯恼羞成怒,电示赵尔巽严治“乱党”。赵尔巽急召袁金铠、张作霖密谋了一场大屠杀,并决定首先暗杀焕榕。赵尔巽密令袁金铠到革命队伍中坐探,同时麻痹革命党人。袁金铠与焕榕结为“好友”,过往甚密。焕榕对赵尔巽暗藏杀机一无所知,认贼做友,疏于防范。

  袁金铠假称张作霖有参加革命之意,怂恿焕榕宴请张作霖以便规劝。1月23日晚,焕榕在平康里德义楼宴请张作霖。宴毕,袁金铠辞去,焕榕、张作霖偕行,路过平康里时,张作霖预先埋伏的便衣探长于文甲和高金山用手枪向焕榕射击,焕榕中弹,“至死,怒毗尽裂,露尸一昼夜,目未瞑也”。

  当天晚上,清军到小北关容光胡同抄家,将住在焕榕家的联合急进会机关报《国民报》编辑田亚宾、焕榕的好友宝琨当场刺死,抄走焕榕家几乎全部家产。同夜,另一部分清军到大东关听西胡同抄了张焕相家。这天晚上,振声来奉天汇报抚顺情况,住在张焕相家,被捕至清军营务处。清军对振声施用酷刑进行审讯,逼迫振声交待革命的活动情况及起义计划。振声怒骂不屈,被杀害于奉天万泉河畔,40多名革命党人同时遇难。

  1912年(民国元年)7月28日,联合急进会副会长张根仁在北京驿马市街湖广会馆为焕榕及248位死难烈士举行追悼大会,与会者数百人,挽联200余幅。

  孙中山在南京为焕榕烈士开了追悼大会,表彰了焕榕为革命而奋斗及破家殉国的爱国精神。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