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探究

历史探究

孙相适:汉字字典的一大缺漏

2023-04-27 07:53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586
目前,东北、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广大区域仍将“客人”口语叫“qiě”。然而在古今汉语字典里没有这个字,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重大缺漏。我准备建议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给“且”增加一个义项:口语指客人。


  我一直关注一个语言文字现象:在汉语字典里缺少一个很重要的字。

  一

  在我国北方,管“客人”口语称作qiě。比如:“家里来qiě了。”打电话 “喂,先唠到这儿,家来qiě了,以后再唠,挂了。”

  女儿出嫁到婆家举行婚礼,娘家去的客人叫“娘家qiě”。比如:“娘家qiě来不少啊,有三四十人。”“这三桌坐娘家qiě。”相对的婆家这边的客人叫“婆家qiě”。

  操办婚礼等事情,主人要请一位张罗事的,叫执宾,这边口语叫“待qiě的”。比如:“待qiě的,这张桌还缺一个人。”

孙相适:汉字字典的一大缺漏 图1

农村婚礼 马世新摄 


  这种语言现象自古就有。目前在东北、北京、河北、河南、山东、皖北都有把“客人”说成qiě的情况,分布很广。

  据段亚广先生考证,汉语方言中,“客”字的声母以k居多。北京话中有两读现象: 文读音ke,白读为腭化音qie。(注: 《汉语方音字汇》,2003)在北京话里,客字早前读qie,后来官话才读ke。(参考文献:段亚广《北京话和汴洛方言“客”字腭化路径比较》《方言》2021年第3期312—318页,2021年8月24日出版于北京)

  高群、胡习之著《皖北民俗语言概观》(2018)第二章二《皖北语音民俗》有: “皖北话中的一些特殊读音‘隔、客、黑’等,临泉、太和、界首、阜阳等老派话读成iq、x声母。如‘天黑了,家里来客了’,说成‘天xiě了,家里来qiě了”。

  二

  客字方言读qiě的另一文献依据。

  著名姓氏学者王大良先生的文章《我国稀有姓氏研究》,认为客姓有两个读音,分别为kè与qiě,属于两个姓,原文如下:“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小姓 ‘客’,有两个读音,各表示一个姓氏。其中一个读音是kè,是一个常见姓氏,人数虽少但分布很广,今天津武清,山西太原、忻州,新疆塔城,广东吴川,广西荔浦、永福等地都有。它的来源也很早,古书上记载汉代有个叫客孙的人,说明它的得姓不会晚于汉朝。南北朝时人何承天所编的《姓苑》中也收有客姓;另一个读音是qiě,犹如北京方言中所说客人或亲戚的qiě,在今河北固安也有这个姓。该县的独流乡四树村及树林庄南村有21户84位客姓人(1991年统计),他们的家谱上记载祖先名瑞,汉族,是从河北容城县潭城镇迁到独流的,到现在已经经历了7代170多年了。”

  客(qiě)姓虽为小姓,却出了一位名女人——客氏(qiěshì)。这个女人进宫当了明朝皇孙朱由校的乳母(奶娘)。后来朱由校当了皇帝明熹宗,客氏身份愈加高贵,熹宗故后,思宗继位(崇祯),将客氏处死。

  2009年出版的《辞海》缩印本不愧是辞海,在1037页收录了“客氏”。全文如下:“客氏(1581—1628)【笔者提示:与努尔哈赤同时代】,明保定定兴(今属河北)人。民人侯二之妻,入宫为熹宗乳母。熹宗立,封奉圣夫人,与宦官魏忠贤勾结,作恶多端,称为‘客魏’。思宗继位后被处死。”

孙相适:汉字字典的一大缺漏 图2

小皇帝与乳娘 采自网络


  在河北流传一种说法,熹宗乳母客氏原名客印月,河北保定人。她在当奉圣夫人时,曾经风风光光地衣锦还乡,那一天,有人专门封路维持治安,全城街道都用水桶再泼一遍,县太爷亲接轿子。大概是客氏这次回家如此大排场震惊了四邻,成了人们记忆深处的一幅定格画面,于是乎家里来了尊贵客人时,人们习惯称为来客(qiě)。(见阮阮要环游世界文章《来客【kè】来客【qiě】河北方言里你不知道的故事》)。

  三

  到字典、词典、辞海里查找这个当客人讲的qiě字。

  2019年出版的《古代汉语词典》第二版,1163页,在qiě音节里只有一个“且”字。且字条没有“客人”义项。2005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1102页;2009年出版的《辞海》第六版缩印本,1501页;1915年编的《中华大字典》子集五页;台湾省1982年出版的《中文大词典》(共四十册)第一册三九0页;也是这种情况。

  康熙五十五年成书的《康熙字典》子集上三页,“且”字无“客人”义。

  从古至今,qiě音节只一个且字,它没有“客人”义项。

  再查找“客”,看它读不读qiě。《古代汉语词典》821页的“客”字条,没有qiě音。《现代汉语词典》774页;《辞海》1037页;《中华大字典》丑集一百四十三页;《中文大词典》第十册五十七页;也是这种情况。

  《康熙字典》寅集上八页,“客”字有三种读音:1.苦格切;2.乞格切;3.叶苦各切。这三种读音都没有声母为q的字。就是说,《康熙字典》里的“客”字没有qiě这个音。

  在古今字典里,“客”字不发qiě音。

孙相适:汉字字典的一大缺漏 图3

《辞海》一页


  在我们的字典、词典、辞海里,没有当“客人”讲的qiě字。

  当人们写文章写到“家里来qiě了”时,这个qiě字怎么写呀?没这个字啊!很犯愁的。汉字有数万个,常用字也有三千,然而,一个现在仍然存在,使用区域广大的一个字,居然没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缺漏。

  四

  上文提到的《辞海》“客”字只有一种读音kè。那么,明熹宗乳母“客氏”就读作“kè氏”了。很遗憾,她原来的姓氏被忽视了。

  客人与qiě意义相同,但“客”与“qiě”不能通用。比如说:“老王家,你家来qiě了,出去接qiě呀。”如果说成:“老王家,你家来客了,出去接客呀。”“接客”是妓院用语,客指嫖客。老王家不骂你才怪呢!

  qiě字不是满语,满语管客人叫安塔哈(antaha)。也不是蒙古语,蒙古语管客人叫卓沁(jocin)。更不是外来语。

  qiě字产生于华北一带。可以推想,随着几次由华北向东北大量移民,这个口语词随移民带到了东北,延用至今。

  五

  在汉字里面应当有一个当客人讲的qiě字。怎么造这个字呢?我想到四种方法。

  1. 按照形声字的规律,我首先想到给且加个单人旁。但《康熙字典》有这个字。子集中第七页:“伹”音疽,拙也。白瞎这个字了。

  2. 用六书假借法给且增加一个义项: 口语指客人,可否?四川辞书出版社湖北辞书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汉语大字典》第一卷15页“且”字,有三种读音: qiě 常作连词、副词。另外,金文、甲骨文用为祖先的祖,后加示旁。乃祖先牌位的象形字,在初有文字时且表祖先。ju (第一声)有四义: a荐也,多也;b农历六月的别称;c骏马;d用于句末,相当于啊。cu (第二声)往也,曹操诗句“号泣而且行”。

  既然“且”这么复杂,那就不给它添麻烦了。

  3. 给“客”字增加个读音qiě,义口语指客人。两种读音,字形一样,字义一样,要区分什么时候读kè,什么时候读qiě,可参照“血”“露”等多音字,合成词读ke,单音词读qie。接客则在不同语境下区分。此法可行。

  4. 给客加个单人旁,读作qiě。古今字典里没有这个字。那好了,就造这个字,让它只有一个读音qiě,只有一个义项: 口语指客人,例“家里来~了”“娘家~”“婆家~”“待~的”。我觉得此法最可行。

  我准备向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建议:1. 造字,客加单人旁,念qiě,义口语指客人。2. 给客字增加读音qiě,口语指客人。供选择。

  * * *

  我在撰写此文时,得到那文卿、李宝凡、程奎、卢然四位老师的鼎力帮助,搜集并提供资料,在此向四位老师一并致以诚挚的感谢。(孙相适作于2023.4.28 玄菟明月网发表)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