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文化  

郭秀江:本是同根生

2023-06-07 08:28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627
  很多年前的一幕,始终难以忘怀。  那是改开初年,计划经济体制和观念在这块土地上还颇牢固。而南风渐吹,商品经济的流动性有所萌发,不时地“资本主义尾巴”就“流窜”出来。  一个早春的周日,和一同事结伴去市里百货大楼。公交...
  很多年前的一幕,始终难以忘怀。

  那是改开初年,计划经济体制和观念在这块土地上还颇牢固。而南风渐吹,商品经济的流动性有所萌发,不时地“资本主义尾巴”就“流窜”出来。

  一个早春的周日,和一同事结伴去市里百货大楼。公交总站在大楼后边的广场,从大楼前门绕过来进公交车场,还得有一段路。那时路边还没有现在的板房和摊床,只有人们从荒草中踏出的一条土路。由于当时百货大楼是全市唯一的商业中心,人们要是买穿的用的,都能在这里解决。而回程都要到公交总站乘车,所以这条路尽管不起眼,行人却是络绎不绝。

  我俩从大楼出来赶公交,时间已过了中午,腹中有些饿,不免脚步匆匆。经过这条土路时,看见路边蹲着一名男子,他面前地上铺着一张纸,上面摆着几只好像是蒜头的东西,旁边立着一个布袋子,袋子表面凸凹着,也就半袋,估计装的也是这“蒜头”。

  只听有人问:这是啥?回答是南方口音:知道百合花吗?把这根侵到水里就能长出来百合来。噢,百合,那么吉祥的花竟源自这样的“蒜头”,我俩来了兴趣,也停下了脚步,想仔细看看这很像蒜头的百合“块茎”。

  突然耳边有人厉声断喝,哪来的,谁让你在这卖!扭头一看,是两位大盖帽,身着制服的女“管理”,我不准确知道那种制服的行业,现在猜想是市场管理,其实那时还没啥市场呢!

  蹲着的男子估计是吓傻了,嗫嚅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两位管理人员不依不饶,其中一人飞起一脚把摆在纸上的“蒜头”踢飞,另一人倒提起立在旁边的口袋,那半袋子百合的块茎,便都铺撒在地上。

  那个南方人本能地俯下身去,伸出手臂,去保护他的卖品。可能这动作更激发了管理人员的战斗精神,两双大皮鞋一边向远处踢,一边踩踏,还一边号召周围的看客,你们快捡啊!别说,还真的有人弯下腰去。我俩没忍心看那个男人怎样面对他眼前的场景,扭头向车站走去。

  油城住地分散,那时车又慢,回家路上也要一个多小时。一路上,想着那个背井离乡的南方人,跑了这么远的路,一定是家里有了急需,不知怎么听说这里能换些钱,那半袋百合的“块茎“,就是他所能凑集的本钱了。刚才那两双大头鞋踩踏的剪影老是在眼前回放。那皮鞋应该和她们身上的制服一样,做工精良,踩踏起来,显的孔武有力。多年后电视连播《跨过鸭绿江》时,我突然联想,在长津湖的冰天雪地里埋伏的志愿军战士,要是有这样的装备,得减少多少伤亡!

  去年在网上看到一段小视频,看场景不像造假。那时在一条不宽的街边,一个来自贫困家庭的大学生,在地上摆了个小摊,遭到城管人员的殴打,这次明确看出制服是城管了。大学生是个单细的瘦高男孩,背着一只双肩包,显然不是那个五大三粗的壮年城管的对手,或者他根本就不敢还手,只有挨打的份。在他挨打的过程中,摆在地上的小商品被另外两个城管收走了。


郭秀江:本是同根生 图1


  让人格外看不下去的是:城管的殴打没完没了,大学生被打倒在地,被拳脚齐下,他挣扎着爬起来又被踢倒。远处有几个人躲躲闪闪地观看,或者有人偷着拍照。路上不时有小车驶过去,没有一辆车停下来。还好,终于有个中年人上来拦一下那只暴打的拳头,但明显可以看出,拦的力度也是轻描淡写,不敢实质性的拦。

  我不很清楚城管的具体职责,但就字面的理解,好像没有对被管理者体罚的权力。城管不是公安警察,警察处理刑事犯罪时有时需要武力。城管面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凭什么使用暴力。前一例尽管是踩踏,天地良心,是对物,对人还没碰一手指。几十年过去了,文明应该进步,包括社会的管理水平,怎么还肆无忌惮地大打出手了。有关部门应该对身着制服的管理队伍进行教育约束,使他们清楚他们的职责的本质,是为民众——他们的衣食父母服务的。即使是行使管理职责时,也应该体现文明而不是野蛮暴力。

  如果说原来的市场管理和现今的城管,还有某些社会管理的职责,那么,某一居民小区或机构的保安的职责范围就更局限些。几个月前,网上这段视频也叫人看了愤慨。

  大概是到了午饭时间,一个送外卖的女孩,在某一写字楼的门口停了车,提着外卖匆匆向电梯口走去。门口的保安走过来,拦住她,要她走步行梯。那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视频里显示电梯口也没几个人,而且这座大楼,也不见得有外卖员不得乘电梯的规定,可这保安就是不让这外卖员上。外卖员无奈打电话给买主,说明情况,请买主下来取一趟。视频给了买主镜头,是一个白领模样的女性,按说,她乘电梯上下一趟也不费什么事,可她态度坚决地让女孩上来,而且几分钟内,(具体几分钟我记不准了)否则给差评。女孩在电话里恳请买主,20几层的楼,她?分钟肯定上不去,请买主宽限一下。可楼上的女性不依不饶,急的外卖女孩掉下了眼泪。

  还有一个视频,两个带着头盔,背着箱子的外卖员,坐在一栋大楼门口的台阶上歇歇脚。门口的保安拿起搞清洁的水龙带,向台阶喷水。外卖员的身后马上积了水,两人尴尬地站起来,离开了台阶。

  关于保安的前一个视频也许是杜撰,那个故事的结尾偶然性很大,被我略去。但保安人员刁难外卖的的诟病不是偶然,这故事即使是编,也是有生活基础的。

  今早看到的视频也叫人百感交集,一个女外卖员从楼里出来,发现她的电动车倒了,车上的箱子开了,里边三份外卖落在地上,部分散花了。一定是刚才上楼送货的工夫,有人推倒了她的车子。她一下子坐在地上,捶腿嚎啕大哭起来。一般来说,这事儿会带来一定的损失和麻烦,但这等麻烦对于一个成年人,心理是能够承受的。一定是长期的辛劳,焦虑积淀着,眼下的惨状,不过是压倒她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会她停下了哭声,拿起手机,拨给几位买主,告诉他们,出了点状况,由她赔偿,请不要给她差评。

  这不,几次提到差评了。差评是外卖员的紧箍咒,一个顾客的差评,可能使他一天白干,也可能失去这个饭碗。真希望点外卖的顾客,设身处地的体谅一下外卖员的苦衷,他们或许因为塞路,或者天气恶劣晚到了点,或者遇到了什么意外,外卖的外形有了影响,对于买主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损失。反过来想一下,你去政府机关办事,去大医院看病,你有没有没遇到过推诿、懒政、骄横?有没有遇到欺诈和冷漠?你有过差评吗?

  就业难,过紧日子,大家都不容易,应该换位思考体谅一下比自己更弱的人。我们都是行走在地平线上的芸芸众生,从高处看,或等同于蝼蚁草芥。我们行不了大善,甚至做不了大恶。但先哲曾告诫说: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可能你的一点宽容,举手之劳提供的方便,就会舒缓一具疲惫的躯体,会温暖一颗渐已冷却的心,又何乐而不为呢?

  按照我们过去习惯的阶级分析方法,保安和外卖员甚至包括点外卖的多数人,应同属一阶层,大家都在社会底层劳动服务,应该有更多的共情和互助。如果说为了生存,在求职过程的相互竞争可以理解。可在这底层的群体里,有人用自己手里仅有的一点资源,去为难比自己更弱势的人就难以理解、难以原谅了。或许他们能从这个过程中,获得自己稀缺的存在感和优越感,那么这种内卷,就是人性的劣根了。至于明明知道推翻外卖的箱子,会给外卖员带来什么恶果,还去干,更是低劣的恶作剧。

  大家本是同根生,切莫相煎急。

  2023-6-5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