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发现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四)

2023-08-01 04:42 抚顺七千年 王平鲁 883
  现在看来,五鹿充宗是史书记载中,西汉王朝在玄菟郡的最后一位太守,此后随着王莽的倒行逆施,东北政局陷入大混乱大动荡之中。公元23年,绿林农民起义军攻入长安,王莽被枭首示众,新莽政权覆灭。而从南阳起兵的刘秀,此时派遣大将军吴汉等人来到河北地区,征发了辽东、玄菟......
  现在看来,五鹿充宗是史书记载中,西汉王朝在玄菟郡的最后一位太守,此后随着王莽的倒行逆施,东北政局陷入大混乱大动荡之中。公元23年,绿林农民起义军攻入长安,王莽被枭首示众,新莽政权覆灭。而从南阳起兵的刘秀,此时派遣大将军吴汉等人来到河北地区,征发了辽东、玄菟、乐浪等十郡的“幽州突骑(当时最出色的骑兵部队)”,作为争夺天下的重要力量。

  在此期间,高句丽乘天下纷乱,边郡空虚之际,多次进行袭扰,建武二年(公元26年)曾兵临玄菟郡的西盖马县,辽东太守不得不于建武四年(公元28年)进行反击,直接攻击了位于今天集安的高句丽“尉那岩城”。至建武六年(公元30年),东汉政权才基本恢复了在东北的行政管理体制,而这个恢复的标志,就是在这一年,任命了东汉王朝的第一位玄菟太守宣彪。

  东汉王朝为了改善与周边少数民族的关系,采取了“驱使四夷,复其爵号”的怀远政策,宣彪的父亲宣秉,是西汉末年“少修高节,显名三辅”的大儒,曾“隐遁深山,州郡连召,常称疾不仕”,刘秀登基后,宣秉被特诏为特诏御史中丞与司隶校尉、尚书令,其人“秉性节约,常服布被,蔬食瓦器”,所得禄奉,辄用以收养亲族,其孤弱者,分与田地,自己“无担石之储”,以“清苦立节”而闻名于仕宦之间,最后死在大司徒司直(辅佐丞相纠举不法之官)任上。

王平鲁:有诗千载咏玄菟(四) 图1

  宣彪就是出身于具有这样良好家风的一位官员,汉光武帝刘秀任用他为玄菟太守,固然是出于对宣家勋劳的表彰,另一方面也应该是对边郡的风尚有所倡导。就是在宣彪的任上,高句丽于建武八年(公元32年)遣使赴洛阳朝贡,刘秀当即恢复了高句丽的王号。

  但与西汉王朝相比较,东汉政权的力量显然不如前朝。当时东北各边郡曾反复受到鲜卑、匈奴等部的攻击,因此东汉王朝统治在辽东的巩固,也经历了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这期间,以辽东太守祭肜(zhài róng)的功绩最为突出。史称祭肜“为人质厚重毅,体貌绝众”,“有勇力,能贯三百斤弓”。

  东汉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一直为刘秀所欣赏的祭肜担任了辽东太守。祭肜一到辽东,就厉兵秣马,广布斥候(侦察兵),为反击“犯塞”做准备。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秋,祭肜亲自披甲陷阵,“率数千人迎击”入寇辽东的万余鲜卑骑兵,打得鲜卑骑兵大败而逃,“投水死者过半”。

  祭肜穷追出塞,鲜卑骑兵丢盔弃甲,“皆弃兵裸身散走”,这一仗共“斩首三千余级,获马数千匹。自是后鲜卑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以后祭肜又招抚了鲜卑大都护偏何,使他攻击匈奴左伊秩訾部,岁岁相攻,史称“自是匈奴衰弱,边无寇警”。

  汉明帝永平元年(公元58年),归于祭肜麾下的偏何主动出击,大破最为顽强的赤山乌桓,将其魁帅斩首,祭肜的威名,至此响彻于北方,“西自武威,东尽玄菟及乐浪,胡夷皆来内附,野无风尘”。自此以后,“鲜卑、乌桓并入朝贡”,边郡兵民方得安歇数年。

  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祭肜被征为太仆(皇帝的高级亲信官员,皇帝出行时,太仆要总管车驾,亲自为皇帝御车)。拜官之日,一向以“严苛驭下”的汉明帝知道祭肜“在辽东几三十年,衣无兼副(没有第二套衣服)”,生活清苦简约,遂“赐钱百万,马三匹,衣被刀剑下至居室什物,大小无不悉备”,以示嘉奖。

  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三月,祭肜扈从东巡时,汉明帝亲临孔子宅,祭祀孔子及七十二弟子,并坐在孔子讲堂上,亲自命令皇太子、诸王解说经文,还指着子路的房间告诉左右说:“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把祭肜比作孔夫子门下最有武勇之名的子路,借以褒扬祭肜。

  700多年后,一位唐代诗人曾写道:“将军带十围,重锦制戎衣。猿臂销弓力,虬须长剑威。首登平乐宴,新破大宛归。楼上姝姬笑,门前问客稀。暮烽玄菟急,秋草紫骝肥。未奉君王诏,高槐昼掩扉。”诗中这位腰大十围、力挽强弓,能解“玄菟急”的大将,应该就是依据史传中祭肜的形象而塑造。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平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有诗千载咏玄菟  玄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