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建州三卫是怎么回事?

2023-08-26 20:23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595
  建州卫设立后,斡朵里部包含其中,斡朵里部酋长猛哥帖木儿被任命为建州卫指挥使,与建州卫指挥使阿哈出同署卫事。永乐十一年(1413年)冬十月,猛哥帖木儿与建州卫都指挥佥事李显忠(阿哈出之子)等一同赴京城应天府(今南京)觐见永乐皇帝,贡马及方物。永乐皇帝对二人等......
  建州卫设立后,斡朵里部包含其中,斡朵里部酋长猛哥帖木儿被任命为建州卫指挥使,与建州卫指挥使阿哈出同署卫事。永乐十一年(1413年)冬十月,猛哥帖木儿与建州卫都指挥佥事李显忠(阿哈出之子)等一同赴京城应天府(今南京)觐见永乐皇帝,贡马及方物。永乐皇帝对二人等“特厚赍之”。有可能的是,此次赴京,猛哥帖木儿向永乐皇帝奏报了其所部与建州卫的关系问题,表明斡朵里部别建一卫的条件已经成熟,获得批准,斡多里部从建州卫析出,一个建州新卫——建州左卫诞生了。建州左卫成立后,与建州卫关系依然密切。两卫于永乐八年(1410年)和永乐九年双双迁居回波江(即辉发河)方州(亦称凤州)比邻而居。

  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二月,建州卫在李显忠之子李满住的带领下为躲避蒙古鞑靼部的袭扰,从回波江畔迁居婆猪江。三月,猛哥帖木儿带领建州左卫人马复又返回朝鲜阿木河地区居住。不幸的是,明宣德八年(1433年)十月十九日,被朝廷通缉的女真人杨木答兀,突然“纠合各处野人约有八百余名人马各被明甲到来,猛哥帖木儿、凡察、阿谷、歹都等家并当职营寨,围绕房屋放火烧毁。……将猛哥帖木儿与养子阿谷等男子俱被死杀,妇女尽行抢去”。猛哥帖木儿之弟凡察等奋力杀出逃脱。猛哥帖木儿的另一个儿子童倉(董山)等被抢去,后得毛怜卫指挥哈儿秃等赎回。

  面对如此变故,凡察与董山决定离开阿木河地区,在历经艰险冲破朝鲜人的阻拦后,建州左卫经明廷批准,移居辽东三土河(今吉林柳河、通化县辉发河支流三统河)及婆猪江迤西东古河(今桓仁大雅河及其支流黛龙江)两界间生活。

  董山是建州左卫首任主官猛哥帖木儿的亲生儿子,当年董山的父亲猛哥帖木儿、哥哥权豆(阿古)皆死于杨木答兀之乱,董山的另一个兄弟都赤投入朝鲜成为向化人,建州左卫主官一职按理应由董山承袭,但当时董山和权豆之妻被掳去未还,凡察赴京向朝廷报告情况,于是朝廷命其主持卫事,授都督佥事职,并领回朝廷新颁制的建州左卫官印。凡察进京如何奏报左卫人事情况不得而知,也许他说,左卫里猛哥帖木儿的直系亲人就剩他一个人了,朝廷自然就任命他执掌左卫了。“及权豆妻与童仓(董山)生还,且得遗腹之子,一部人心皆归于权豆之子与童仓……其赴京也,朝廷薄童仓而厚凡察,赐凡察以玉带,且命凡察曰:汝生时管一部,死后并印信与童仓。以此一部之人不得已附于凡察,然其心则或附童仓,或附权豆之子,时未有定”。从李朝人的记载中似乎隐约透露出童仓与凡察可能已经形成了两个穆昆,左卫之人依穆昆的不同各有自己的政治取向,这也是日后凡察与董山叔侄二人争夺卫印的史因。

  正统六年(1441年)春正月,董山属下塔察尔利用赴北京的机会,曽向朝廷为董山升职请命,明廷遂“升建州左卫指挥使董山为都督佥事”,董山成为与其叔凡察比肩而立的建州左卫同级首领。

  建州左卫一卫两官,协同署事,且凡察执掌明廷新颁的卫印,董山握有卫之旧印。开始,明廷来令董山将旧印上缴,后凡察又借口“旧印传自父祖,欲俱留之”。因此,明廷又决定“尔凡察掌仍旧印,尔董山护封如旧,协心管事,即将新印遣人奏缴,不许虚文延缓,以取罪愆”。

  不知董山与凡察交换了印信没有,但新印迟迟没有上缴朝廷,而且叔侄二人同署左卫之事渐生嫌猜,“凡察乃奏董山不应署事,都指挥李章加等又奏保凡察独掌卫事”,明廷于是“复敕辽东总兵官都督佥事曹义等遣人往察其二人不和之故及多人之情,并计议处置之方”。

  辽东总兵都督佥事曹义接到朝廷敕命,随即遣人调查凡察、董山争掌卫印之事。可二人各执一词,纷纭不已,于是曹义将凡察与董山招至开原,经反复工作,凡察将新印上缴,并且准备入朝陈论。曹义令凡察暂还本卫,至秋后赴京再说。曹义向朝廷奏报称,“臣窃观其部落意响,颇在董山,而凡察怏怏终难安靖”。曹义调查的印象是,叔侄二人争印(实际上是争领导权),建州左卫多数人倾向董山。因此曹义建议,“请设建州右卫以处凡察,庶消争衅,以靖边陲”。对此,英宗“命俟其来朝,议之”。

  正统七年(1442年)二月,明廷“分建州左卫,设建州右卫,升都督佥事董山为都督同知,掌左卫事。董山收掌旧印,凡察给与新印收掌。并升建州左卫指挥使塔察儿为都指挥佥事、指挥同知哈当为指挥使、指挥佥事木答兀、火儿火孙为指挥同知、千户张家中卜为指挥佥事;建州右卫指挥佥事兀乞纳、古鲁哥哈、塔克苦为指挥同知,千户牙失答、忽里哈辽哈为指挥佥事”。

  明廷及时设立建州右卫,避免了建州左卫斡朵里部女真的分裂,从此,建州女真形成三卫,这在女真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建州右卫虽从左卫析出,但两卫之间关系依旧密切,他们与建州卫在婆猪江(浑江)流域共同生息,这里成为建州女真繁衍发展的根据地。建州三卫女真,是后来努尔哈赤大金国的中坚力量。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