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哈达国末代贝勒吾儿忽答为何被妻子举报?

2024-04-27 21:05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674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秋哈达部彻底被建州努尔哈赤吞并了。  作为扈伦四部之一的哈达部,其人口众多,这么多人口涌入建州,在当时旗制还不完备的情况下,努尔哈赤依然安排已成为其女婿的吴儿忽答统领哈达部众,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明臣还报......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秋哈达部彻底被建州努尔哈赤吞并了。

  作为扈伦四部之一的哈达部,其人口众多,这么多人口涌入建州,在当时旗制还不完备的情况下,努尔哈赤依然安排已成为其女婿的吴儿忽答统领哈达部众,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明臣还报告称,“海西夷酋吾儿忽答,见在建州寨内住牧”。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七月,兵科都给事中宋一韩甚至还向朝廷献策,提出“苟借为内应,遂因而乖乱之,则几儿虎答(吴儿忽答)可购(可购,收买意——引者)也”。说明此时吴儿忽答还掌握一部分哈达部众,朝中大臣竟然提出想利用他作为内应伺机以待的主意。

  吴儿忽答在建州的遭遇,后金人自己的文献没有过多记载,倒是李朝人的记载透漏了一些信息。据朝鲜国王《光海君日记》卷二十一,光海君元年(万历三十七年)十月十三日条记载,“奴酋之婿吾乙古多(吴儿忽答),乃故名胡王太(王台)之孙也。……(给)奴酋作婿时,(奴酋)先杀其父个应巨(孟格布禄),故宿有不共之仇。而(奴酋)威力所劫,强为从行。名虽为婿,实为仇敌。阴怀报仇之心,潜结其所亲者,通于如许(叶赫)、蒙古等处,又缘其三寸密书于天朝,为自当内应,合击奴营之计。其妻告变其父,奴酋大怒,即绑缚囚之。同谋头头胡七名,先为磔杀矣”。看起来,兵科都给事中宋一韩关于以吴儿忽答为内应图谋努尔哈赤的建议并非空穴来风,吴儿忽答确实曾与明廷联络过,但被妻子举报而事洩,许多参与者被杀。但后来的情况表明,努尔哈赤饶恕了吴儿忽达,他又重新被起用了。

  作为重新被岳父重视的三额驸吴儿忽达,还是尽心尽力为岳父效力的。占领辽阳的天命六年(明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五月初五日,天命汗努尔哈赤命吴儿忽达以副将身份与李永芳同往镇江(在今辽宁丹东),镇压杀掉了后金招抚使臣、拒不剃发的镇江明朝兵民。二人围攻镇江,杀戮拒降者,俘获千余人携归。天命七年六月初七,吴儿忽达以都堂身份被任命为与总兵官达尔汉侍卫、总兵官巴都里和索海等十六人共同担任的“国中审案官”。都堂一职,是仅次于总兵官的后金官员。天命八年(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二月初七,天命汗决定在八旗的每一旗里设都堂一员,“于八和硕贝勒设八大臣副之,以审视诸贝勒之心”,吴儿忽达位居八大臣之一,足见汗岳父对其的重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就在吴儿忽达被任命为八旗都堂官的四个月之后即天命八年六月初九日,本来受命监察一旗和硕贝勒的吴儿忽达却被人告发收受汉官银物。但吴儿忽达否认收取,而且众贝勒都知道实情,但最后还是被定上贪财之罪,被免去都堂之职,贬为庶人,这一次,努尔哈赤再也不能饶恕吴儿忽达了,吴儿忽达被从天堂被打入地狱。

  吴儿忽答所领的哈达部众,在后来编定八旗时,“将属下人分隶八旗,所余之人编佐领,令其孙克什纳统之”,曾经辉煌的哈达部再也无法恢复了。

  62、海西女真辉发部是何时被努尔哈赤吞并的?

  辉发国为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之一,源于弗提卫。弗提卫本为永乐七年(1409年)三月所置忽儿海卫一部,辖地包括今黑龙江、牡丹江下游至富锦一带。

  明成化年间,由塔失、亦把哈等人统领的弗提卫一支由松花江下游西迁到忽剌温江流域地区。其后,弗提卫这一枝被海西女真南迁潮流裹挟,逐渐溯今开原清河而上,向东进入辉发河,历尽种种艰辛曲折,最后发展为扈伦四部中的辉发部。

  辉发河两岸山势浑圆低矮,土地平阔,水草肥美,物产丰富,宜农宜猎,宜牧宜渔,是古代部族良好的生息之地。辉发部到第七代首领王机奴(汪加奴)时期征服了周围各零散部落,在辉发河边筑城以居。辉发王城位于今吉林省通化市辉南县政府驻地朝阳镇东北17千米的辉发河与支流黄泥河交汇处的北岸。在王机奴统治的三十余年时间里,是辉发部的中兴时期。此时的辉发部的周边,叶赫、哈达、乌拉三部呈半月形居于辉发部的西、北和东北部,南与以努尔哈赤为主体的建州诸部相接。

  在扈伦四部中,辉发的实力最弱。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夏六月,努尔哈赤夺取多壁城,打开了辉发部西南方的门户。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八月,努尔哈赤迁居赫图阿拉,九月灭哈达,开始考虑降服扈伦四部中实力相对弱小的辉发部。此时,辉发部由王机奴之孙拜音达里贝勒执政,由于辉发部内部纷争,许多族众叛离而去,投奔叶赫部,叶赫部开始觊觎辉发,拜音达里的部属亦有叛谋迹象,辉发的局势濒临失控。于是,拜音达里求救于努尔哈赤,他先是“以七臣之子为质,借兵于太祖,太祖以兵一千助之”。建州军入驻辉发,拜音达里借以掌控了局势。可是,当叶赫部贝勒纳林布禄哄骗拜音达里称:“尔若撤回所质之人,吾即反(返)尔投来族众。”糊涂的拜音达里竟然相信了纳林布禄的谎话,天真地以为“吾将安居于满洲叶赫之间矣”。“遂撤回七臣子,复以子与纳林布禄为质”。但拜音达里万万没想到,“纳林布禄竟不反(返)其族众”,耍了拜音达里。无奈之下,拜音达里又派人乞求努尔哈赤,称:“曩者误信纳林布禄赚言,今仍欲倚汗为生,乞将汗女欲许常书之子者赐我(拜音达里)为婚。”为争取和平解决辉发问题,努尔哈赤不计前嫌,答应了拜音达里的请求,同意将女儿许配与他。但想不到的是,“后,拜音达里背盟不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努尔哈赤还想挽救拜音达里,他遣使辉发,捎口信对拜音达里说:“汝曾助叶赫二次加兵于我,今又聘我女而不娶,何也?”拜音达里找理由对建州来人道:“吾曾质子于叶赫俟,质子归吾即往娶,与尔合谋矣。”拜音达里对努尔哈赤虚与委蛇,建州来使走后,“随将城垣修筑三层以自固,质于叶赫之子亦撤回”。面对摇摆不定的拜音达里,努尔哈赤做到了仁至义尽,他再次遣使对拜音达里说:“今质子已归,汝意有如何也?”“拜音达里恃城垣已固遂绝婚”。面对如此不讲信义的拜音达里,努尔哈赤终于被激怒了,他决定发兵进攻辉发。

  开始,努尔哈赤“暗使精兵数十骑扮作商人,身持货物送于回波(辉发),留连坐商,又送数十人依此行事,数十数十以至于百人,详探彼中事机,以为内应”。接着,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九月九日,努尔哈赤亲自“率兵往伐其国。十四日兵到”,建州“内应者作乱,开门迎兵趋入,城中大乱,以至于失守。然回波兵以死迎敌,极力大战,竞虽败没,老军(即努尔哈赤兵)亦多折损,将胡之战死者多至六人”。最终,围攻辉发城的建州大军“即时克之,杀拜音达里父子,屠其兵,招服其民,遂班师,辉发国从此灭矣”。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