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时期信仰佛教吗?

2024-08-17 13:45 抚顺七千年 肖景全 686
  女真人很早就信奉佛教。十二世纪完颜氏建立金朝后,在契丹和汉人的影响下,“胡俗奉佛尤谨”。明时期的建州女真,东有朝鲜半岛,西为辽东,两边对建州宗教都有影响。据研究,佛教约在高句丽小兽林王二年(372年)传入朝鲜半岛的高句丽,迄至高丽时代(918年~1392年......

  女真人很早就信奉佛教。十二世纪完颜氏建立金朝后,在契丹和汉人的影响下,“胡俗奉佛尤谨”。明时期的建州女真,东有朝鲜半岛,西为辽东,两边对建州宗教都有影响。据研究,佛教约在高句丽小兽林王二年(372年)传入朝鲜半岛的高句丽,迄至高丽时代(918年~1392年),约千年间佛教极为兴盛,及至明时期的朝鲜半岛李氏朝鲜以儒教尤其是朱子学为国教,佛教趋于衰落。

  我们再看辽东,据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重修的《辽东志》卷一《地理·寺观》记载,辽东都司所属的十四座镇城、路城和卫城中,共有佛教寺观115所,其中与建州迩近的沈阳中卫城、铁岭卫城和开原路城共有12所寺观。说明嘉靖及以前,佛教在辽东都司一些城镇内有所流行。但明代中前期以前,各卫所多为军户而民人很少,佛事的规模一定不会很大。而处于朝鲜和辽东之间的建州女真,与朝鲜和辽东往来密切,但我们看万历朝以前,两地的佛教文化对女真似乎影响不大,迄今也没见有什么他们自己所建的寺观遗迹存在,这可能与建州女真迁移游猎,分散居住,不常厥邑以及佛道两教在建州没有流行开来有关。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努尔哈赤从硕里阿拉移居赫图阿拉。十二年后的万历四十三年(农历乙卯年、公元1615年)四月,“于城东阜上建佛寺、玉皇庙、十王殿,共七大庙,三年乃成”。

  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城外建佛寺,又建玉皇庙等堂子,说明他在女真萨满教的基础上,对外来宗教采取了兼容并蓄的态度。《满文老档》记载他曾对属下说:“古传神佛之书,载言虽有万种,但仍以心术正大为上。以我思之,人心之所贵实莫过于正大也!而诸大臣,勿曰为何舍亲而举疏,勿论家世,视其心术正大而荐之,不拘血统,视其才德而举之为臣。”

  努尔哈赤把对佛的理解所得,贯彻到治国理政上来。

  乙卯年(1615年),他还针对佛门僧人的信佛动机,对众贝勒及大臣谈及自己关于对“福”的认识,实际上也是对自己人生观的阐释。他先谈及僧人说:

  彼因信佛,不娶妻室,不食人间粮谷,择精食以为生。其能立志制胜者,何处有之?是乃福也!所谓福者,夫乃信奉神佛,苦修今世之身,求得福至,以期来世生于吉祥之地,所以求福也!

  接着,努尔哈赤剖析了僧人信佛的目的,是追求己身之福。而他则站在“为国为民”的高度,对众贝勒和大臣谈了自己的“幸福”观:

  尔诸贝勒、大臣,与其仅求一身之福,何如克成所委之事,以善言训育属下众民,去其邪念,开导民心,同心向善。对上不背于汗,忠诚尽职,则尔等亦可扬名于当今,传闻于后世,是乃功也!福也!我常念者,上天所予大国之事,励精图治,乃从公听断,弭盗平乱,普济贫困。若能仰副天意,抚养贫困,国归太平,则对天是大功,对己是大福也!(中华书局本《满文老档》,第38页)

  努尔哈赤不但对宗教有自己的独到理解,而且自己与部将也是信徒。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九月初十日,建州围攻叶赫乌苏城,城中人接受劝降,“由那个城的繖坦与扈石木二大人前来与汗叩见。汗将自戴镶有三粒东珠与金佛的煖帽给他们戴,并换了衣服,以金杯赐酒”。据萨尔浒大战时被俘的朝鲜人李民寏在赫图阿拉城所见,“奴酋常坐,手持念珠而数。将胡颈系一条巾,巾末悬念珠而数之”(《建州闻见录》)。努尔哈赤既戴金佛又佩念珠,俨然一位佛教信徒了。

  努尔哈赤利用宗教,维系女真各部政治和精神上的统一,增强民族向心力和凝聚力,为夺占辽沈,奠定了思想基础。


该文章所属专题:肖景全专栏

作品及作者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

标签:走进赫图阿拉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