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

纪儒林至死也从未泄露任何党的机密

2023-08-03 11:56 百家号 857
  他是东北抗联第一军最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之一,在抗联一军的前身南满游击队创立发展中居功至伟。他是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是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王一民的原型李维民的介绍人。由于种种原因,他甚至被怀疑成叛徒,直到1981年才被评定为烈士,他就是纪儒林。&......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他是东北抗联第一军最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之一,在抗联一军的前身南满游击队创立发展中居功至伟。他是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是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王一民的原型李维民的介绍人。由于种种原因,他甚至被怀疑成叛徒,直到1981年才被评定为烈士,他就是纪儒林

  纪儒林是东北地区早期党员之一,曾任磐石中心县委执行委员兼宣传部长,抗联一军的前身红十二军南满游击队代理政委,南满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等重要职务。1937年8月,他以南满省委联络员的身份,到抚顺地区指导和检查工作时,被叛徒出卖,同年12月3日被日军枪杀于奉天(沈阳)小河沿,时年27岁。

  在无数的先烈中,有的人声名显赫名垂背史;有的英勇壮烈,有口皆碑。然而,有的却鲜为人知,默默无闻,有的甚至被人误解,身背骂名。纪儒林烈士作为家庭长子,没有爱情,没有子女,于1928年投身革命,直至献出年轻的生命。2015年8月,纪儒林列入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纪儒林至死也从未泄露任何党的机密 图1

纪儒林烈士(1910-1937)


  (一)中医世家长子,投身革命洪流

  春节前,我随吉林市作协主席团参加文化下乡活动,回到了久违的吉林市缸窑镇。在缸窑烧造技艺展示馆,抚摸那做成围墙的大缸,我仿佛回到青春时代。

  上个世纪永吉县区域调整前,这是我常来的地方。缸窑烧造技艺的传承,自康熙元年(1661年)至今,已有350余年的历史。建国以后,永吉县陶瓷工业公司在80年代最辉煌时,最多拥有职工2000多人。公司拥有当时最先进的机器和设备,并凭借自己的资源优势以及独一无二的制作工艺供应着东北、华北大量的缸瓷需求,蜚声中外。缸窑镇也因此成为当时东北三省最大的陶瓷制造和销售基地,被称为北国陶都。

  当时已近春节,疫情还没有开始传播,大街上人来人往,充满喜庆气氛。缸窑的乡亲们是否知道,这里还出生过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东北抗联优秀政治工作者。他是开辟南满抗日游击根据地,创立东北抗联第一军,尤其是对开展抗联部队的政治工作有过汗马功劳的人。

  纪儒林,1910年12月出生于吉林省永吉县一个中医世家。祖父、父亲两代行医。治病救人,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在方圆百里,没有不知道的,被称为老纪先生、小纪先生。纪儒林兄妹八人,他是老大。他们家里的规矩,是谁有能力谁上学,没能力就干活养家。纪儒林从小学习成绩名列前茅。1927年春,他来到松花江畔著名的吉林毓文中学继续求学。

  纪儒林天赋聪颖,勤奋好学,周日和课余时间很少上街闲逛,总是抓紧时间学习。所以在入学不久,就得到老师尤其是有进步老师付梦悦的器重。纪儒林通过付老师的言传身教和进步书籍的熏陶,如同在茫茫黑夜中,发现了前方引航的灯塔。

  因为志趣相投,他和从安徽转学而来的同学卓英成为莫逆之交。在代课教师、党员冯铁生的组织下,由卓英、纪儒林、李爱民三人组成了毓文中学的第一个团支部。从此,纪儒林投身到革命洪流中。

  1928年7月前,形势极度紧张,当局打压各种进步思想,纪儒林不怕风险,组织同学阅读和散发进步书刊,使很多同学受到启迪,团结在毓文中学团支部的周围,壮大了革命力量。

  一到假期,纪儒林总是留在学校,在图书馆浏览各种书籍。有一年的暑假快要结束了,他才回了一趟家,看望了祖父、父亲和母亲。母亲急于抱孙子,想给纪儒林张罗订婚。纪儒林说:“等到该结婚的时候,儿子会领媳妇来见父母的。这个事就不用你们老人操心了。”

  (二)两次被学校开除,介绍“王一民”的原型人物入

  吉林市,建国前是吉林省省会,全国唯一省市同名。

  1928年,日本为了侵占东北,计划修一条从吉林到半岛惠宁的铁路,把两地连成一片。修筑工程由“兴中土木公司”承担。这个公司的股东是吉林一些官僚分子,省教育厅长刘芳圃和毓文中学校长李光汉也都有股份。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吉林民众的强烈反对,毓文中学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强烈反对强修铁路,吉林省督军公署派出大批军警冲散了队伍。护路斗争遭到镇压,暂时处于低潮,毓文校园里更是刮起一阵冷风。学校当局声称要惩办肇事者,再闹没有好下场。这种情况下,一些人动摇了退缩了,关键时刻,一个黑脸膛的学生,从一个班级来到另一个班级,用激动人心的话语,激励大家为国为家乡把斗争进行到底,这个人就是纪儒林

  在这次斗争中,纪儒林、卓英、李爱民以毓文中学团支部为核心,成立了进步组织。在吉林民众的反对下,“吉惠”铁路的修筑不得不停工。

  因为在此次斗争中过于抢眼,1928年秋,学校借故将纪儒林开除。他只好投奔冯铁生老师新任教的文光中学就读,文光中学是英国爱尔兰基督教“长老会”创办的,军阀当局不敢涉足,这里成为进步思想的传播阵地,是地下党的工作重点区域之一。在这里,纪儒林接触了满州省委派来的张玉珩,树立了远大理想。

  在文光中学毕业后,纪儒林考入吉林第一师范。在这里,他和“反帝大同盟”的领导人卓英、李爱民又聚在一起,他们在同学中积极活动,开展活动。学校许多进步师生,都团结在“反帝大同盟”的周围,引起了敌人的仇恨。纪儒林再一次被第一师范开除。

  1930年,纪儒林入党。在他的引导下,不少人走上了革命道路。上世纪三十年代,我党著名的地下工作者、吉林特支书记李维民,就是由张玉珩和纪儒林二人介绍入党。李维民是《夜幕下的哈尔滨》里“王一民”的原型,他在日、伪的血腥统治下,舍生忘死坚持斗争,功绩卓著,新中国成立后任命为鞍山市市长。

  李维民常常怀念纪儒林,他在回忆录里写道:“他一天到晚读书,读的都是进步书籍,和他谈话,对国家大事了解的特别多,见解特别高……估计他是做了无名烈士,牺牲在敌入手中,像他这样坚强的战上,决不会苟活在世界上的。儒林同志不见了,但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震动吉林的一个案件发生后,纪儒林被牵连也在通缉之列。幸亏得到消息较早,他迅速躲藏起来,未遭抓捕。为了躲避敌人搜捕,组织决定调纪儒林到设在沈阳的满洲省委工作。

  1930年10月下旬,吉林县委成立,纪儒林为书记张玉珩联络了一批积极分子,协助他建立县委机关,还受张的委托,深入农村调查研究,组建农民协会。

  1931年春,纪儒林按照安排,打入《东北实业日报》。据当时的编辑周化南回忆:“纪来工作,他不高个子,黑乎乎,胖胖的,身高一米五不到一米六,大眼睛,背个大书包。”他当发行员,以此为公开身份,做党的地下交通工作。纪儒林每天身着毛哔叽料,三个兜的藏青色学生服,脚踏自行车,走街串巷发报纸,并按时传递党的文件。他遵守纪律,从不泄露秘密。

  (三)年纪轻轻担大任,主持特委工作,让杨靖宇将军专心打仗

  静静矗立于松花江畔的毓文中学,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它默默地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兴衰。我的女儿现在就读于这所学校,所以我更对这座在吉林近代史上具有光荣传统的学校心怀敬意。在大门前的陈列橱窗的校友里,我看到了赵尚志、陈翰章,还有纪儒林……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地区迅速掀起了抗日高潮。根据满洲省委的指示,纪儒林先后被派到黑龙江的马占山部和吉林讨伐军166团工作。纪儒林在半年的时间里,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虽然没能把伪军拉出来,但经过军队生活的锻炼,他的革命经验更加丰富,也更加成熟老练。

  当时磐石游击队刚刚组建,处于初创时期,为加强力量,组织派纪儒林去游击队工作。听说自己被派往对敌斗争的前线,他兴奋得几宿没睡好觉,急忙踏上赶往磐石的路程。从哈尔滨到磐石。正好路过吉林市,纪儒林多么想看望一下自己想念已久的母亲和家人,可游击队在等着他,使命在召唤着他。

  老战友张玉衡见是纪儒林来了,十分高兴,安排他做了磐石中心县委委员兼游击队的秘书。这时的纪儒林,真是如鱼得水,开始不知疲劳夜以继日地工作。但由于错误的指导,游击队当时处于彷徨中,先是和山林队“常占”合并,后来又分离出来,称为“五洋”。

  不久,杨靖宇来检查工作。纪儒林同磐石县委书记全光化妆成商人,到吉林把住在李维民家的杨靖宇接到了游击队。

  经过杨靖宇艰苦细致的工作,游击队总结了经验教训,统一了思想,争取了有志抗日的山林队,取消了山头字号,联合组成了红32军南满游击队。同时,改组了县委,纪儒林担任磐石中心县委执行委员兼宣传部长。

  1933年1月初,杨靖宇去柳河检查工作,游击队遭到地主武装的袭击,队内的主要领导成员相继牺牲,县委个别干部叛变。磐石中心县委决定,由纪儒林代理政委。经过纪儒林的工作,游击队的思想逐渐稳定下来,直到省委派杨靖宇担任游击队政委后,纪儒林才被调出,专做县委工作,并负责领导士兵委员会。

  当时的吉林特支委,由磐石中心县委领导。纪儒林代表着磐石中心县委,往来于磐石与吉林之间,传达杨靖宇同志的一些指示。

  吉林作为吉林省省会,日伪势力较强,市区里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惊。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纪儒林,多次进进出出,把军事情报及时转递给游击队,给游击队运送药品和医疗器械,把有志抗日的知识青年带到游击队。

  吉林特支组成了一个由工人、学生组成的慰问队,在纪儒林的带领下,秘密去游击队慰问。慰问队从游击队那里带回胜利的捷报,使吉林人民大受鼓舞。

  只有24岁的纪儒林,成为杨靖宇将军的得力助手。凡是有重大活动,杨靖宇将军经常派纪儒林前往。

  1933年端午节,曹国安(后为抗联一军二师师长)、宋铁岩(后为抗联一军政治部主任)领导伪军第十四团迫击炮连起义后,纪儒林代表磐石中心县委和南满游击队,前去接应这支起义部队,并组织各界代表组成慰问团,到烟筒山慰问。


纪儒林至死也从未泄露任何党的机密 图2

【1933年5月28日,伪军第14团迫击炮连在曹国安、宋铁岩及张瑞麟等的策动下起义,加入南满游击队。图为吉林省磐石县烟筒山烧锅起义旧址】


  纪儒林以磐石中心县委士兵委员会的名义,随游击队一起活动,并负责同抗日山林队的联络工作和在伪军中的策反工作。在此期间,他联络了许多抗日的山林队,如毛团、殿臣、守团、林团、吴团、乐子、金山、曹格飞等等,同游击队共同行动,围攻敌伪据点,打击与消灭日、伪军的武装力量。其中,一次攻打大兴川伪兵营,打下了伊通营城子,破坏了吉海路120余里的路段。

  8月27日,磐石中心县委改为南满中心县委。由于纪儒林的出色工作,他被选为执委。根据满洲省委的指示,1933年9月18日,以原南满游击队为基础,扩大队伍,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杨靖宇将军任师长兼政委。

  为了动员更多民众抗日,纪儒林在一无资金,二无物资的条件下,因陋就简创办报刊,版面虽小,但红军战士和群众都喜欢读。

  根据满洲省委的决定,杨靖宇将军率独立师南下辉发江,开辟新的游击区。纪儒林随军转战在东边道一带。他不断的对战士们做宣传鼓动工作,作战身先士卒。这支队伍,很快挺进到桦甸、辉南、通化、清源等地,队伍不断壮大。

  1934年11月5日,纪儒林被选为特委三名常委之一,并兼任组织部长。在特委书记李东光未到职前,由他主持特委工作,杨靖宇将军专心致志地指挥军事斗争,率一军军部和一师到桓仁、兴京、凤城、宽甸一带打游击。纪儒林随一军二师曹国安部,在蒙江、临江、金川、抚松一带活动。

  (四)“叛变行为”并无依据,亲人44年后才领到烈士证

  参加革命后,纪儒林只在一天夜里,匆匆忙忙见了母亲一次,后来就杳无音讯。新中国成立后,家人热切盼望他归来,但只有失望接着失望,后来他的家人看到《地下烽火丛书》才知道,纪儒林多年前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直到1981年才领到他的烈士证,距1937年纪儒林烈士牺牲,已整整过去了44年。

  事情的起因是,纪儒林被捕后,敌人严刑拷打无果,把偷拍的纪儒林开会讲话的照片,以及叛徒提供的文件和证明材料拿了出来,指认他是南满联络员。为了保护省委,迷惑敌人,纪儒林给自己编造了一整套假的出身历史,并编造了假的省委情况。

  新中国成立后,抚顺市文联副主席杨照权说:“有人说纪有叛变行为,我们全面研究了关于抚顺特支的卷宗,他的所谓供词全是假的、编造的,他供出的满洲省委书记是李东光,当时早已去世,敌人只掌握纪是抚顺特支外围成员之一。如果知道他是满洲省委领导人,是不可能杀他的,只会利用他投降抓杨靖宇,但他临死,也从未泄露这一点和任何党的机密。”

  1936年7月4日,在金川县河里地区会家沟召开了南满第二次代表大会。成立南满省委。纪儒林继续当选省委委员。负责兵运工作,随一军军部在桓仁、兴京、通化一带与敌人作战。

  南满省委所辖的游击区西起辽沈。雨达安东。北至长图路,东到鸭绿江地区,约三十余县。日伪重要的军事工业和物资供给基地大部分集中在这里,铁路、公路密布,属于心腹地帝。日、伪集中大量兵力对抗联接连不断的攻击并买行归村并屯,妄图割断群众和抗日联军的联系,致使抗日部队的军需供给常发生困难。

  为了解决军需供给的不足,杨靖宇将军派纪儒林出入于游击区和敌占区之间,筹集武器、弹药和粮食,用品,解决了抗联的急需。其间,由于奔波劳累他患上了疟疾,住在兴京县响水河子的小青沟子,由群众精心护理,养了几个月的病。痊愈后,同抗联军需部长胡国臣一起,在当地发动农民,组织自卫军,配合抗联部队抗击日、伪军的围攻。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东北抗联更加活跃,活动范围到了本溪、抚顺、沈阳一带。日、伪用重兵连续咬抗日联军没讨得便宜,就狗急跳墙,丧心病狂地出动了空军和骑兵。更加频繁地在南满地区进行扫荡。

  【抗联战士缺衣少食,在东北密林中用碾盘来加工玉米、高粱等食物果腹】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必须在城市里建立联络点,侦察敌人的动向,筹措武器物资等。根据省委的计划和杨靖宇将军的要求,为加强敌占中心城市一带的军事活动,大量牵制日伪军,以与关内八路军的抗日战场相配合,决定让三师加强在沈阳、抚顺一带的扰敌话动,并加强了三师同抚顺地下党组织的联系和配合。

  抗联一军军部急需与张佐汉领导的抚顺县委取得联系。执行这项任务,不仅要有独立的工作能力,还要胆大心细机警,富有牺牲精神。杨靖宇将军考虑再三,把这一任务交给大病初愈的纪儒林

  纪儒林二话没说,接受了这一艰巨任务,拖着虚弱的身子到清原,见到了抗联一军三师师长王仁斋,研究打入抚顺与地下党联系的方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王仁斋率领二十多人的警卫排,护送纪儒林到抚顺下章党佟家坟一带。在三师联络员的引导下。穿过碉堡,钻过铁经网,绕过岗哨,摸进了抚顺城。纪儒林把随身携带的文件,埋在高尔山老君庙附近。

  1937年8月1日,在约定的时间,纪儒林张佐汉会面了,传达了省委明确的任务。从这时起,纪儒林化名王品三,在村公所当临时雇员,掩护自己的工作。

  第二天,在僻静的高尔山上的老君庙中,召开了抚顺县委部分领导骨干参加的第一次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是张佐汉和由省委地方工作巡视员吴振指定的组、宣二部部长苏振久、王绍纯张佐汉纪儒林汇报了抚顺县委的工作。纪儒林传达了省委的决定,两天后,又在城郊二道房村王绍纯家召开了第二次会议。

  纪儒林讲解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的国内外形势。要求把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抗日战争上来,把地方党的工作,同抗日武装斗争密切结合起来,支援抗联,配合抗联是抚顺党组织的首要任务。

  就在这个时候,抚顺县委的同志侦查得知:日伪为了能及时调动和运送军队到东部山区,围剿抗联。奉天省上测量局的日本高级官员村上博,要来勘察奉天到抚顺的警备道。弄清了村上博来抚顺的时间和路线,纪儒林及时把情报传递给了三师。

  9月18日这天是星期一,刚度完周末的村上博,乘坐了一辆小汽车从奉天出发。路过浑河时,这个钓鱼迷,蛮横地夺过垂钓者的鱼竿,兴致勃勃的钓起鱼来。正当这个侵略者玩兴正酣之时,埋伏在附近的三师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村上博擒住,押进密林里处死。此举震动了奉天全省,打击了日伪嚣张气焰。为适应军事斗争的需要,纪儒林张佐汉一起把抚顺县委改为抚顺特支,直接由一军党委领导,负责向抗联一军提供军事情报和物资供应。特支发展二十多名党员,扩大了党组织的力量。

  (五)抗联为啥出了那么多叛徒?东北战场的艰苦漫长和残酷,世所罕见

  前文写了是由于叛徒的出卖,导致纪儒林最后的牺牲,包括杨靖宇的牺牲,也是叛徒的出卖把他逼入绝境。堡垒最容易在内部攻破,叛徒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也许有人会问:“东北抗联为啥出了那么多叛徒”,这缘于当时战争的艰苦漫长和环境的残酷,还有抗联人员成分的复杂性。但意志坚定的大有人在,抗日联军对日作战14年,是全世界最活跃、战果最辉煌的一支游击队,日本在东北比内地“三光”还狠毒,一个人私通抗联,就屠全村,可见东北抗联有多么孤立。

  东北抗联的补给从哪来?是东北百姓们冒死往山里送棉衣,粮食,烟卷,一直没停过;东北抗联的枪支弹药谁供应?都是从日军手里抢来的。现在的我们,无法体会到抗联当年有么多艰苦,抗联,是一种精神,是中华民族的血性和傲骨。

  纪儒林和特支的同志们,千方百计为部队搞武器、弹药,购买物资和医药。由于敌入封锁得严、查得紧,给运送造成很大的困难。纪儒林等就想办法,把弹药装在火油桶里运送给三师。在抗顺特支的支援下,三师战士如鱼得水,不仅转战于抚顺的郊区。而且经常出没于市区。给侵略者以有力的打击。

  抚顺县委第二次会议上,组织部长苏振久,为了骗取党的信任,表示愿意回奉天去筹集经费支援抗联,还说他可以在奉天建立党组织,以搜集奉天日、伪军的活动情报。苏振久是1927年在奉天入党的,曾做过抚顺特支负责人。在两次被俘叛变后,成了日本宪兵队奉天本部特高科的特务。

  张佐汉纪儒林同意了苏振久回奉天筹集经费的要求。纪儒林为了抗联经费,冒着极大的危险,随苏振久进了奉天,住在铁西一个小旅馆中。

  苏振久把纪骗到奉天安顿后,就立即向日本宪兵队的武田博报告,并把他抄下来的文件底稿,全部交给了武田博。日寇为了更进一步掌握抚顺地下党的组织与活动情况,密令苏振久回去参加8月11日召开的改组抚顺县委的会议,并给了苏振久一笔钱,作为他筹集的经费,这笔钱很快被苏挥霍一空。

  按照预定的日期,在王绍纯家,由纪儒林主持,召开了县委的第三次会议。会上,纪儒林就国内外的形势和进一步加强抚顺党的工作讲了话。并提出,特支要加强同抗联三师的密切配合,开展以奉天、抚顺中心城市为核心地带的对敌骚扰活动,以牵制敌人更多的兵力,迎接新的抗日战争高潮的到来。

  会后,纪儒林向苏振久询问经费一事,苏说正在筹集。纪儒林急于解决三师的军费,又一次冒险同苏振久一起到了奉天,日寇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只好又拿出一笔钱交给苏振久。

  苏把这笔钱交给纪儒林,编造说:“沈阳火车站前,有一个姓安的汉奸大商人,专门替日本人经营毒品,如果能将这个人抓起来,可以逼他交出一大笔钱来赎身。”为了使纪儒林深信,苏还领他到火车站前察看了地址和地形。这个可耻的叛徒,一步步地把抚顺地下党组织的引向深渊。

  中秋节刚刚过去,树木葱荣庄稼成熟、一幅火热的丰收景象。抗联三师在敌占区打游击,不能向敌占区的群众征集军粮,只能用钱从群众手中买粮。为了解决三师过冬的军需品,王仁斋纪儒林再一次同意了按苏振久提出的,用绑架逼汉奸商人拿钱赎身的办法筹款。于是,王仁斋派傅景生和指导员石振华二人,身藏短枪奔赴奉天,与苏振久接了头。苏把傅、石二人安排住下,立即向日本宪兵队做了报告。日本宪兵队立即在苏振久带领下,将傅、石二人在旅馆中秘密逮捕了。

  日寇为了诱紧抚顺地下党的负责人来奉就范,又指使苏振久给张佐汉发了信,诡称他筹到一笔经费和一部分枪支弹药,由于患了急病,不能赴抚,请张佐汉来奉,商议此事。张佐汉纪儒林不知有变,于10月2日,赶到奉天火车站前的苏生堂药房找苏振久。二人刚上楼,看见苏振久躺在床上,盖着缎子绣花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藏在楼下的日本特务抓了起来,押进了日本宪兵队。纪儒林曾多次依靠情报化险为夷,但这次,命运的天平没有倾向于他!

  日本人经过策划,10月4日,七股敌人一起出动追捕敌下党和革命群众,5日下午,共有29人被捕。王仁斋得知抚顺地下党被破坏,大批骨干被捕,立即带小分队去营救,可惜的是,这只小分队赶到抚顺,人已经被押解到沈阳。

  日伪当局企图对纪儒林等29名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分化瓦解,把他们分别押在几个监狱里。同抚顺地下党其他同志一样,没有任何口供。依据叛徒苏振久提供材料,证实纪儒林是省委联络员。敌关东军宪兵总部司令官田中静壹在审讯报告上批示,要突破纪儒林,让他提供南满省委的境况,最好能使纪儒林归降,宪兵队根据田中静壹的批示,集中力量审讯纪儒林。在审讯中,敌人对纪儒林使用了各种酷刑:灌辣椒水。上大挂、坐老虎凳、鞭子抽、棍子打、手指甲钉竹签。在难以忍受的毒刑下,纪儒林纪儒林铮铮铁骨,拒不开口,展现了浩然正气。

  直到临刑前,他一直没有暴露秘密。审讯共进行了一个月的时间,11月5日结束后,对19名被捕人员提出了处理意见:纪儒林张佐汉等12名“主犯”死刑,称“犯徒无酌量余地,并无悔改之意”。

  1937年12月3日,纪儒林张佐汉及抚顺特支的其他革命志士被押到奉天小河沿。奔赴刑场时,日伪当局派出全副武装的军警,如临大敌。纪儒林等志士们,满身伤痕,被红布蒙上双眼,用粗铁丝绑住双手,脚上戴着沉重的铁镣。在汽车上,他们迎着凛冽的寒风,挺胸昂首地高唱《国际歌》。路上的人们,被震撼人心的歌声打动,有些人流下滚滚的热泪。有的人暗中伸出大拇指,赞叹“中国人好样的!”

  枪声响起,回荡在山谷。山鸟惊起,大地呜咽,日失光华,云愁雨泣。

  纪儒林成为流血牺牲的无名英雄。因为在南满省委工作过的同志,都先后牺牲,还有所谓的“变节行为”困扰,直到1981年7月11,才给他的亲人发放烈士证书。(作者:阿盾